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十九章:宫学日常

第十九章:宫学日常

  『赵弘润:为本书第三位舵主“ireland353”加更。另外代作者解释一下,不是【大魏宫廷】说舵主就加更,只是【大魏宫廷】觉得打赏了不表示一下过意不去。所以作者决定,每档每人加更一更,聊表感谢。作者存稿不容易,壕别将他逼到绝路啊。目前舵主三更已经齐了,所以诸位还是【大魏宫廷】投推荐票吧,本书需要大量大量的【大魏宫廷】票票,希望诸位读者大力支持。』

  ——————————————

  两日后,八皇子赵弘润十分罕见地来到宫学听讲。

  宫学,顾名思义,是【大魏宫廷】建设在皇宫内,专门用以教导皇子公主学识的【大魏宫廷】讲堂。除了东宫太子有专门的【大魏宫廷】授课讲师外,其余未出阁的【大魏宫廷】皇子公主们都要求每日到宫学听讲。

  不过随着年长的【大魏宫廷】几位皇子逐渐长大成人,出阁辟府,如今还呆在宫学里的【大魏宫廷】,除了『麒麟儿』赵弘昭外,也只有赵弘润跟赵弘宣这两兄弟了。

  再有,就是【大魏宫廷】几名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面的【大魏宫廷】公主。

  与性格乖僻的【大魏宫廷】赵弘润不同,九皇子赵弘宣是【大魏宫廷】一位乖巧听话的【大魏宫廷】皇子,从未缺席过宫学的【大魏宫廷】讲课,虽然论才智并不如赵弘昭,但也是【大魏宫廷】宫学内众讲师们所敬重的【大魏宫廷】好学皇子。

  跟赵弘润完全不同。

  “哥,你今朝怎么来了?”

  趁着授课的【大魏宫廷】讲师还未正式开讲,赵弘宣小声地询问着赵弘润这位比他年长一岁的【大魏宫廷】哥哥。

  虽然他俩都是【大魏宫廷】沈淑妃的【大魏宫廷】儿子,但自从满八岁搬离了沈淑妃的【大魏宫廷】凝香宫后,便是【大魏宫廷】一个住在『文昭阁』,一个住在『听风阁』,除非事先约好,是【大魏宫廷】否也不是【大魏宫廷】随时能见到的【大魏宫廷】。

  谁叫赵弘润基本上不来宫学听课呢。

  “没办法,昨日父皇跟母妃告了状,母妃把我叫过去狠狠训斥了一顿……”

  赵弘润翻了翻白眼,他没想到堂堂大魏天子竟然如此小气,背后告他黑状,将他在幽芷宫做的【大魏宫廷】事添油加醋地告诉了沈淑妃,气得沈淑妃在次日大清早就叫宫女小桃将他叫到凝香宫,狠狠训斥了一顿,害得赵弘润当天的【大魏宫廷】原定计划全部泡汤。

  亏他还准备着挑几个既受大魏天子宠爱、并且又趾高气扬的【大魏宫廷】后妃下手,继续给那位父皇大人添堵呢。

  “这件事我听小桃姐姐说过了。”

  年仅十三岁的【大魏宫廷】赵弘宣悄悄竖起一个大拇指,用憧憬的【大魏宫廷】语气低声说道:“哥不愧是【大魏宫廷】哥,干得漂亮!”

  “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嘿嘿一笑,随即由衷叮嘱道:“对了,今日中午你去瞧瞧母妃,给哥说几句好话,昨日母妃气地不行,我最近可能不敢去了。”

  “包在我身上。”

  赵弘宣信誓旦旦地打着包票。

  『如果换做是【大魏宫廷】我,哪怕知晓母妃受了气,我也不敢到那幽芷宫讨回公道吧……』

  望着赵弘润那熟悉面庞,赵弘宣微微有些沮丧。

  不过一转念,他又高兴起来,因为他觉得,他很庆幸有这么一位有担当、有本事的【大魏宫廷】哥哥。

  “哥,有你在真好……”

  “……,小宣,你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吃错药了?好恶心啊……”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眼中流露出几分骇然之色,有些惊恐地与弟弟保持了一定距离。

  “啊!”赵弘宣顿时抓狂了。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有这样一位兄长的【大魏宫廷】确感觉很好,但是【大魏宫廷】不包括被他用言语戏弄。

  从旁,被誉为『麒麟儿』的【大魏宫廷】六皇子赵弘昭有些羡慕地望着这对正在打闹的【大魏宫廷】兄弟,虽说皇子们都算是【大魏宫廷】同胞兄弟,可事实上,这份兄弟感情淡薄地很,尤其是【大魏宫廷】在皇位的【大魏宫廷】诱惑面前。

  『他们……才称得上是【大魏宫廷】真正的【大魏宫廷】兄弟吧?』

  赵弘昭默默地望着那对兄弟。

  对于小九弟赵弘宣,赵弘昭的【大魏宫廷】印象还是【大魏宫廷】不错的【大魏宫廷】,因为赵弘宣是【大魏宫廷】一位勤勉好学的【大魏宫廷】皇子,虽然才能较他不如,但好歹也是【大魏宫廷】中上之资,未来必定能成为大魏的【大魏宫廷】栋梁俊杰。

  而对于八皇弟赵弘润,以往赵弘昭对他印象就只有一点,那就是【大魏宫廷】八皇弟赵弘润好玩,但凡与玩有关的【大魏宫廷】事,此子总是【大魏宫廷】兴致勃勃,可唯独对学习不感兴趣,往年在宫学纯粹就是【大魏宫廷】混日子,在讲师们的【大魏宫廷】眼皮底下打瞌睡。

  对于这般自甘堕落的【大魏宫廷】兄弟,赵弘昭以往也是【大魏宫廷】“交浅言浅”,也并没有什么交情。

  毕竟皇子们的【大魏宫廷】兄弟情分本来就很淡薄,日后出阁,辟府封王,那更是【大魏宫廷】远远拉开距离,除非特定日子,否则一年也见不着几回。

  历代每一位皇子都是【大魏宫廷】如此,他们始终在忙碌着如何成为储君,如何成为大魏天子。

  在这个总的【大魏宫廷】前提下,哪怕是【大魏宫廷】众兄弟们有接触交往的【大魏宫廷】可能,也基本上是【大魏宫廷】出于利益考虑。

  赵弘昭并不喜欢那样。

  然而在文德殿那场皇试之后,赵弘昭却惊奇地发现,他这位八皇弟竟然是【大魏宫廷】一位才学或许不逊于他的【大魏宫廷】天生贤才,更令他欢喜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同样对皇位不感兴趣,以至于公然写了一篇充斥着嘲讽的【大魏宫廷】《乱赋》,向他们的【大魏宫廷】父皇表明了他只想做盛世闲王的【大魏宫廷】心迹。

  一位同样才华惊艳,也同样对皇位不感兴趣的【大魏宫廷】兄弟,这在赵弘昭看来简直就是【大魏宫廷】上天恩赐予他的【大魏宫廷】最佳的【大魏宫廷】伙伴,因此,他在文德殿时主动替赵弘润挽回了局面,使后者不至于受到大魏天子的【大魏宫廷】责罚,反而逐渐受到重视。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位八皇弟似乎并不怎么承他的【大魏宫廷】情,事后也没来跟他道谢。

  当然,对此赵弘昭并不在意,他只是【大魏宫廷】希望能与这位八皇弟加深交情,一同探讨一些学问。毕竟据他打听,他这位八皇弟的【大魏宫廷】才识,可是【大魏宫廷】能使垂拱殿三位中书大臣都心悦诚服的【大魏宫廷】。

  碍于最近这半个月赵弘润忙着跟他们父皇赵元偲斗法,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昭也就没凑过去。

  不过今日竟然能在宫学碰到这位八皇弟,赵弘昭就不能错失这个时机了。

  “你俩的【大魏宫廷】感情……真好啊。”

  赵弘昭终于忍不住插了句嘴。

  然而出乎意料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这句本想打开局面的【大魏宫廷】话却起到了反效果。

  这不,赵弘宣错误地以为是【大魏宫廷】这位六皇兄嫌他们吵,连忙道歉:“对不起,六皇兄,我们不说话了。”

  “诶?”赵弘昭不禁有些傻眼。

  他并没有意识到,由于他一直以来都是【大魏宫廷】天子赵元偲捧在手心的【大魏宫廷】天之骄子,使得其余的【大魏宫廷】皇子们除了太子赵弘礼外都有些畏惧他。

  哦,这其中不包括赵弘润,因为这家伙向来是【大魏宫廷】无视这位极为受宠的【大魏宫廷】皇兄的【大魏宫廷】。

  这不,赵弘润满脸不爽地扫了一眼赵弘昭。

  『这位八皇弟……貌似对我成见很大啊。』

  赵弘昭有些错愕。

  其实这种事很容易理解,就跟学校里那些不受重视的【大魏宫廷】差生对那些受到学校重视的【大魏宫廷】优等生本能地抱持敌意一样,作为曾经不受大魏天子重视的【大魏宫廷】皇子之一,赵弘润自然对这位极度受到他们父皇宠爱的【大魏宫廷】六皇兄抱有排斥心理。

  “弘润,我好歹在文德殿还帮你一回吧,何以用这种眼神看我?”赵弘昭苦笑着问道。

  赵弘润用『我和你很熟吗?』的【大魏宫廷】眼神望了眼这位六皇兄,淡淡说道:“那也叫帮忙?是【大魏宫廷】帮倒忙吧?”

  “咦?这话何解?”

  “以六皇兄的【大魏宫廷】聪慧才智,怎么会想不明白呢?”

  “……”

  赵弘昭疑惑地望着仿佛对他充满了怨气的【大魏宫廷】八皇弟,皱皱眉,心下思忖起来。

  忽然,他心中一动。

  『不好……依弘润那首乱赋来看,显然他是【大魏宫廷】不希望受到父皇重视的【大魏宫廷】。换句话说,那日父皇呵斥他一顿,从此对他失去期待,那或许才是【大魏宫廷】他想要的【大魏宫廷】……而我自以为帮了他,然而却使他受到了父皇的【大魏宫廷】关注,这与他原本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背道而驰!』

  “呃……”赵弘昭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看来六皇兄想明白了。”赵弘润没好气地扫了眼这位“罪魁祸首”。

  “恕为兄愚钝,至今方想通其中深意。”赵弘昭啼笑皆非地向这位八皇弟道了声歉。

  “……”见这位素来受到大魏天子器重的【大魏宫廷】六皇兄竟然如此好说话,赵弘润不禁有些意外,而赵弘宣更是【大魏宫廷】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所谓不知者不怪,弘润,愚兄向你赔个不是【大魏宫廷】,你就莫要在埋怨愚兄了,如何?”

  赵弘润心中哑然,上下打量了几眼赵弘昭,问道:“你要干嘛?”

  “愚兄只是【大魏宫廷】希望与八弟多亲近亲近。”

  “……”赵弘润瞪大眼睛盯着这位六皇兄片刻,突然向后撤了一个席位。

  赵弘昭看得满头雾水,正要询问原因,却见赵弘宣用右手指了指左手的【大魏宫廷】衣袖,小心翼翼地低声问道:“皇兄……是【大魏宫廷】这个?”

  『衣袖?袖?』

  赵弘昭哪是【大魏宫廷】何等机敏的【大魏宫廷】逸才,结合这对兄弟那怪异中带着几分畏惧疏远的【大魏宫廷】眼神,与赵弘宣那指着袖子的【大魏宫廷】“隐语”,立马反应过来,面红耳赤地连忙解释道:“不不不,愚兄的【大魏宫廷】意思只是【大魏宫廷】想与八弟探讨一下学识而已。”

  “呼……”赵弘润与赵弘宣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

  倒不是【大魏宫廷】他们故意捉弄这位六皇兄,事实上在大魏皇宫,历代皇子们沾染龙阳癖好的【大魏宫廷】例子并不是【大魏宫廷】没有。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由于营养充足,历来皇子们发育就早,可寝阁内却没有女性宫女,只有一群年轻俊秀的【大魏宫廷】小太监从旁服侍。在这种情况下,一旦疏于管教,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值得一提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在这个天底下,上层阶级中有这种癖好的【大魏宫廷】并不是【大魏宫廷】没有,只不过此事不符天道人伦,因此不怎么受待见而已。

  不过经过这件事,虽然赵弘昭感觉有些尴尬窘迫,但是【大魏宫廷】他与弘润、弘宣两兄弟深交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倒也可以说达到了。

  至少赵弘润不再抵触他,赵弘宣也不再畏惧他。

  此时,于宫学授业的【大魏宫廷】讲师张学士走入了学堂,准备教授今日的【大魏宫廷】课题。

  『以力假仁者霸,以德行仁者王!』

  孔孟之道!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谎话大王  神级奶爸  深渊主宰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房贷计算器  笔趣阁  笔趣阁  房贷计算器  贞观帝师  大魏宫廷  修真聊天群  都市之神帝驾到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