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四十章:抓阄
  于是【大魏宫廷】乎,重新开始抓阄。

  那只内有机关的【大魏宫廷】木匣,也被遗弃在一旁,大太监童宪吩咐一名伴身的【大魏宫廷】小太监特意去取了一只专门用来抓阄的【大魏宫廷】木匣,免得再次中招。

  不过半柱香的【大魏宫廷】工夫,那名小太监便取了一只木匣过来,童宪又仔仔细细检查过,确认这只是【大魏宫廷】一只普通的【大魏宫廷】匣子,这才将它摆上了龙案,并将大魏天子所写的【大魏宫廷】那九张纸重新放了进去。

  “怎么样,还要抽么?”

  撇了一眼怏怏不乐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大魏天子乐得反而露出了几分笑容,揶揄道:“你试着再抽一张写着你名字的【大魏宫廷】纸出来?”

  赵弘润皱眉望了一眼自己父皇,愤慨地说道:“抽就抽!”

  说着,他抬手便伸入了木匣中。

  别看他一脸仿佛受到挑衅后的【大魏宫廷】愤慨,可事实上,他心中正在暗暗窃喜。

  不错,那只设有机关的【大魏宫廷】木匣,只是【大魏宫廷】一个虚招而已。

  因为不光他清楚,就连大魏天子也清楚他必定会在抓阄的【大魏宫廷】时候想方设法地使鬼主意,为了不使天子怀疑,赵弘润这才故意露出马脚。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凭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聪慧,他会天真地认为天子当真看不穿他的【大魏宫廷】伎俩?

  只有在失败一次后,顺水推舟营造出“背水一战”般的【大魏宫廷】氛围,这才有机会骗过这位大魏天子。

  至于这次如何使诈,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袖子里早就藏了一张写着他名字的【大魏宫廷】纸而已,只要他随便摸到一张,趁手还在木匣内的【大魏宫廷】时候,迅速将其与袖子里的【大魏宫廷】那张纸掉包就行。

  别看这个伎俩简单,但往往越简单的【大魏宫廷】伎俩越发可以达到目的【大魏宫廷】。

  “怎么了?抽啊?”见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手伸在匣子里好一会没有动静,天子不耐烦地催促道。

  “父皇急什么?我犹豫一下不行啊?”在发牢骚的【大魏宫廷】同时,赵弘润迅速地将摸到的【大魏宫廷】纸与袖子藏着的【大魏宫廷】纸掉了包,随后仍旧装出闷闷不乐地样子,这才将那张纸抽了出来。

  不得不说,赵弘润装得很像,他明明晓得手中这张纸写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名字,却故意装出一副犹豫不决的【大魏宫廷】样子,仿佛是【大魏宫廷】担心纸上的【大魏宫廷】名字并不是【大魏宫廷】他。

  良久,他叹了口气,回身将那张纸递给了童宪:“童公公,麻烦你替我念吧。”

  童宪不疑有他,接过纸来,小心地将其摊开:“是【大魏宫廷】八殿下。”

  说着,他将那张纸朝着众人摊了摊,果然上面写着『弘润』二字。

  “真是【大魏宫廷】我?”

  赵弘润装作一脸惊喜的【大魏宫廷】表情,连连拍了拍胸口。

  见他这幅表情,诸皇子虽然觉得有些纳闷,但倒也没做他想,毕竟刚刚那回是【大魏宫廷】因为木匣内藏有机关的【大魏宫廷】关系,而这次,童宪已前前后后将这只木匣检查过,并无机关,就这样赵弘润还能抽出代表他的【大魏宫廷】那张纸来,只能说是【大魏宫廷】上天庇护了。

  可惜,唯独大魏天子不怎么看。

  “呵呵,一虚一实,果然有点门道。可惜……”

  笑了笑,大魏天子一把抓住赵弘润用来抓阄的【大魏宫廷】那只手,伸手在那只手的【大魏宫廷】衣袖里摸索了一阵。

  果然,他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衣袖中摸出了那张真正的【大魏宫廷】抓阄纸。

  两指夹着那张纸,天子有意奚落着赵弘润:“弘润,这猜这是【大魏宫廷】什么?”

  『……』

  赵弘润虽然面色不变,但心中早已在暗暗叫苦。

  他早就知道寻常的【大魏宫廷】伎俩骗不过这位英明的【大魏宫廷】父皇,于是【大魏宫廷】才想到一虚一实的【大魏宫廷】办法,故意暴露那只机关木匣的【大魏宫廷】把戏,同时有装出无计可施的【大魏宫廷】模样,为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让这位父皇能减低防备心。

  可没想到,最终还是【大魏宫廷】被这位父皇给看穿了。

  “父皇真的【大魏宫廷】要赶尽杀绝么?”赵弘润压低声音说道。

  “呵呵呵。”大魏天子听得心中好笑,淡淡说道:“是【大魏宫廷】你伎俩粗鄙,怪得了谁?……下去吧,朕已经给过你机会了。”

  『看来父皇这是【大魏宫廷】有意要阻止我参与科试的【大魏宫廷】陪监了……』

  赵弘润愤愤地看了眼天子,终究怏怏地走回了原来的【大魏宫廷】位置。

  连这都被天子看穿,他也没什么后招了,如今就只有赌运气,看看是【大魏宫廷】否能从那九张中抽到他了。

  看着赵弘润闷闷不乐的【大魏宫廷】样子,诸皇子心下都有些好笑,甚至有几名皇子暗自嘀咕:此子究竟凭什么以为能够蒙骗他们父皇?

  “八弟,你为何要参与科试陪监?”

  见赵弘润走回自己身边,与他关系不错的【大魏宫廷】六皇子赵弘昭好奇地问道。

  从旁,皇九子弘宣也是【大魏宫廷】纳闷地望着自己的【大魏宫廷】哥哥,想不通他哥为何不惜耍伎俩也要争取到皇子陪监的【大魏宫廷】名额。

  “此事一言难尽。”赵弘润微微叹了口气,抬眼瞧见童宪正在检查那些纸张,准备第三回重新抓阄,他也没什么心情来解释。

  此时的【大魏宫廷】他,已做好最坏的【大魏宫廷】打算,就算这次捞不着皇子陪监的【大魏宫廷】名额,他也要想办法混到科试去。

  这一次抓阄,是【大魏宫廷】大魏天子亲自抽取的【大魏宫廷】。

  在诸皇子密切的【大魏宫廷】关注下,天子缓缓地打开了折叠的【大魏宫廷】纸。

  还别说,这会儿就连赵弘润都难免有些紧张。

  忽然,赵弘润注意到天子皱了皱眉。

  『难道说……』

  赵弘润微微有些心跳加速。

  因为他发现他的【大魏宫廷】父皇不但皱了皱眉,还微微撇头瞧了一眼。

  『难道真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脸上浮现出患得患失之色,这会儿的【大魏宫廷】他,还真有些担心是【大魏宫廷】父皇故意戏耍他。

  但事实证明,大魏天子似乎并没有拿他开玩笑的【大魏宫廷】意思,在看了一眼后,便不情不愿地叫出了他的【大魏宫廷】名字。

  “这次科试的【大魏宫廷】陪监人选……弘润。”

  『耶!』

  眼瞅着大魏天子不情不愿的【大魏宫廷】样子,赵弘润激动地攥了拳头。

  『不会吧?』

  『真的【大魏宫廷】假的【大魏宫廷】?』

  已出阁的【大魏宫廷】几位皇子们面面相觑,他们暗自心说,难道作弊还能引来天助?

  “可惜……”

  雍王弘誉微不可查地道了一声可惜,摇了摇头。

  而在他身旁,襄王弘璟也是【大魏宫廷】遗憾地叹了口气。

  不过在对视一眼后,他们却默契地微微一笑。

  因为在他们眼里,或者说,是【大魏宫廷】在除东宫太子以外的【大魏宫廷】四位已出阁的【大魏宫廷】皇子看来,只要这次的【大魏宫廷】科试陪监名额没有落入东宫太子手中,无论给谁他们都可以接受。

  更何况,得到这个名额的【大魏宫廷】还是【大魏宫廷】他们兄弟中的【大魏宫廷】老八,一个根本无心争夺皇位的【大魏宫廷】兄弟。

  唯独东宫太子弘礼的【大魏宫廷】面色很不高兴,望着洋洋得意的【大魏宫廷】赵弘润皱了皱眉,不过倒也没说什么。

  “哈哈哈,果然上天还是【大魏宫廷】站在皇儿这边的【大魏宫廷】……早知如此,皇儿哪用得着费这番工夫。”

  所谓的【大魏宫廷】得了便宜还卖乖,指的【大魏宫廷】恐怕就是【大魏宫廷】眼下的【大魏宫廷】赵弘润了。

  眼见自己父皇接连两次拆穿自己的【大魏宫廷】把戏,可最终陪监的【大魏宫廷】人选竟然还是【大魏宫廷】自己,赵弘润心中那叫一个敞快,尤其是【大魏宫廷】当他看到他父皇皱着眉无可奈何地表情时。

  “好小子!”天子似乎被他这个儿子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大魏宫廷】举动给气坏了,重哼一声,随手将手中的【大魏宫廷】纸丢回了木匣,板着脸唬道:“既然是【大魏宫廷】天意属你,朕就顺应天命罢了。……不过朕有言在先,你此番不过是【大魏宫廷】去陪监科试而已,若是【大魏宫廷】你将今年的【大魏宫廷】科试搅地一团糟,哼哼哼,看朕如何收拾你!”

  『威胁?嘿!』

  “父皇放心,皇儿定会履行起身为陪监的【大魏宫廷】义务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丝毫未将他老子的【大魏宫廷】恐吓放在心上,毕竟他这回只是【大魏宫廷】打算着抓抓那罗文忠的【大魏宫廷】把柄,借此报复前一次被设计陷害的【大魏宫廷】事罢了,又不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打算在科试捣乱。

  “父皇,皇儿先行告辞去准备了。”

  朝着天子拱了拱手,赵弘润几乎是【大魏宫廷】哼着小曲乐哉乐哉地离开了文德殿。

  眼望着八皇子赵弘润离开时兴高采烈的【大魏宫廷】样子,再瞅瞅天子脸上的【大魏宫廷】不渝之色,大太监童宪低了低头。

  他绝没有这个胆子道出实情。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由于他当时就站在大魏天子身边,因此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天子所抽取的【大魏宫廷】那一张纸上,分明写着『弘昭』二字。

  不错,真正被抽中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六皇子弘昭,而非八皇子弘润!

  然而大魏天子却出于某个心思,睁着眼睛说瞎话,愣生生叫出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名字。

  更确切的【大魏宫廷】说法是【大魏宫廷】,无论大魏天子此次抽中了哪位皇子,他都会喊出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名字。

  “父皇,那我等也先行告辞了。”

  “父皇,皇儿等人就先行告退了。”

  可能是【大魏宫廷】见天子满脸的【大魏宫廷】不渝之色,诸皇子们纷纷告辞了,虽然他们都希望被选中的【大魏宫廷】人是【大魏宫廷】自己,但事已至此,他们也不好再做什么,终归他们心中还是【大魏宫廷】惦记着皇位的【大魏宫廷】,因此在大魏天子面前决然做不到像赵弘润那样洒脱。

  诸皇子们纷纷向天子告辞,包括同样满脸不开心的【大魏宫廷】东宫太子弘礼。

  见此刻殿内已四下无人,童宪很识相地替天子善后:将那几张纸在烛台上点燃焚烧掉,消灭证据。

  “你看到了?”天子幽幽地问道。

  童宪闻言手微微一抖,低声说道:“是【大魏宫廷】。”

  “烂在心里。”天子淡淡说道,但语气却是【大魏宫廷】不容置疑的【大魏宫廷】命令似口吻。

  “是【大魏宫廷】。”童宪暗自松了口气。

  只有常伴君王左右的【大魏宫廷】人,才会明白何为伴君如伴虎。

  能坐上如今这个位置,童宪自然清楚有些事势必得烂在心里,谁都不能透露,更何况天子有言在先。

  “走吧,摆驾垂拱殿。”大魏天子言道。

  “是【大魏宫廷】。”童宪躬了躬身子。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都市之神帝驾到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房贷计算器  山东布洛尔  圣墟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凡人修仙传  都市奇门医圣  谎话大王  三寸人间  努努书坊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笔趣阁  正道潜龙  神级奶爸  开天录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贞观帝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