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四十二章:扒!
  『真是【大魏宫廷】没想到,皇子陪监的【大魏宫廷】人选竟然会是【大魏宫廷】八皇子。』

  『八皇子弘润?这位殿下还未年满十五岁吧?不是【大魏宫廷】说未出阁的【大魏宫廷】皇子不许参与任何朝中事物的【大魏宫廷】么?』

  『为什么偏偏是【大魏宫廷】八皇子?不是【大魏宫廷】说这位素来顽劣不堪的【大魏宫廷】八皇子历来在皇宫内不受陛下所重视么?陛下为何会应许这位殿下来陪监科试?』

  十六名监考官员面面相觑。

  也难怪,毕竟皇宫内的【大魏宫廷】消息是【大魏宫廷】把持地很严的【大魏宫廷】,若无特殊途径,朝野是【大魏宫廷】断然无可能得知皇宫内近期所发生的【大魏宫廷】事,这是【大魏宫廷】历来维持皇权神秘与威严的【大魏宫廷】手段。

  因此,不光是【大魏宫廷】罗文忠,就连那十六名吏部官员无从得知,这位八皇子赵弘润这一个月里在大魏天子心中的【大魏宫廷】地位大幅度上升,更屡次称赞其为千里驹,否则,想来罗文忠是【大魏宫廷】绝对不敢做出陷害这位皇子的【大魏宫廷】事的【大魏宫廷】。

  而更让那十六名吏部官员感觉惊愕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当看到这位八殿下时,罗文忠的【大魏宫廷】面色就逐渐变得很难看。

  『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罗大人与这位八殿下存有怨隙?』

  十六名吏部监考官完全不能理解了。

  在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示意下,众人在前殿坐了下来。

  本来主位应当由此次担任主监考官的【大魏宫廷】罗文忠来坐,但赵弘润却提也不提,堂而皇之地坐在了主位上。

  这让诸位监考官有些不能适然,不过转念想想,对方终归是【大魏宫廷】皇子身份,坐在主位上也无不妥。

  巳时前后,夫子庙开始放士子们入庙考试,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便起身与这十七位监考官们去前往视察。

  毕竟在陆续放学子们进入的【大魏宫廷】同时,那些主事、干事以及杂役们还得逐个地搜查,看看那些士子们是【大魏宫廷】否随身『夹带』,通俗地说就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否带着小抄之类的【大魏宫廷】东西。

  在视察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润又戴上了那个比较搞笑的【大魏宫廷】面具,毕竟科试监考可是【大魏宫廷】一件比较得罪人的【大魏宫廷】差事,为了日后考虑,他觉得自己应该尽量避免在大众面前露面。

  再者,保不定学子中有些出身富贵的【大魏宫廷】公子哥们,他们或许也是【大魏宫廷】一方水榭的【大魏宫廷】常客,这万一被这帮人瞧见真实容貌,他赵弘润日后再到一方水榭里去私会苏姑娘岂不是【大魏宫廷】更加麻烦?

  因为考虑到这些,因此赵弘润叫穆青随便弄了个面具来,也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值钱的【大魏宫廷】玩意,南城的【大魏宫廷】市集上十几文钱的【大魏宫廷】玩意,纯粹是【大魏宫廷】小孩玩的【大魏宫廷】东西。

  『奇怪,这搜查的【大魏宫廷】力度还是【大魏宫廷】挺严格的【大魏宫廷】嘛,为什么往年还会频频发生舞弊事件?难道有吏部官员牵扯其中?』

  在视察的【大魏宫廷】过程中,赵弘润不免感觉有些诧异,因为他发现夫子庙门口那些人,在放入众士子前会进行一回相当严谨的【大魏宫廷】搜查。

  严谨到什么程度?严谨到就连那些士子们随身携带的【大魏宫廷】吃食,都要经过检查。

  这不,赵弘润亲眼看到有一名杂役将一名士子随行所带的【大魏宫廷】干馒头全部掰开,看看里面是【大魏宫廷】否有夹带。

  “这还让人怎么吃?”赵弘润低声嘀咕了一句,反正他是【大魏宫廷】不愿意吃那种被人捏了又捏的【大魏宫廷】馒头的【大魏宫廷】。

  “到『号房』看看吧。”

  赵弘润对身边那些位监考官说道。

  皇子开口,诸监考官岂敢不从,当即便有一名监考官代为引路。

  所谓的【大魏宫廷】『号房』,又称考棚,指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众士子参加会试的【大魏宫廷】考点,是【大魏宫廷】一间间独立的【大魏宫廷】非常狭小的【大魏宫廷】单间,长五尺、宽四尺、高八尺,三面是【大魏宫廷】墙,一面是【大魏宫廷】出入口。

  当参加考试的【大魏宫廷】士子到了这里后,还得经过一次搜身,这才允许进入号房。

  并且,当某位学子进入相应的【大魏宫廷】号房后,会有负责该地的【大魏宫廷】主事用锁扣将半扇门板锁死,这意味着在会试期间,这名士子只能在这间号房内,无论是【大魏宫廷】考试、休息,还是【大魏宫廷】吃喝拉撒。

  『早就听说会试考场的【大魏宫廷】环境极为简陋恶劣,没想到简陋到这种地步……』

  赵弘润探头往一间号房内瞅了几眼。

  只见整个号房内仅仅只有一张让人连脚都伸不直的【大魏宫廷】,像是【大魏宫廷】床榻但又根本不算是【大魏宫廷】床榻的【大魏宫廷】,由砖头砌成的【大魏宫廷】台,上面铺着一张简陋的【大魏宫廷】草席,草席上,胡乱丢着一条单薄的【大魏宫廷】被褥。

  赵弘润十分怀疑这条被褥中究竟能有多少棉絮。

  除此以外,号房内还有两只木桶,一只装满了清水,一只空置着。

  赵弘润稍稍一想,就不想再去追究为什么会有一只空桶在这里了。

  而除了以上这些后,整个号房内就只有空门处的【大魏宫廷】一张连桌子都称不上的【大魏宫廷】木板了,这大概就是【大魏宫廷】士子们考试的【大魏宫廷】桌子了,而低下,还有一条长凳。

  『这也太简陋了吧?跟个厕所似的【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很难想象,像蔺玉阳、虞子启那样的【大魏宫廷】国士贤才,就是【大魏宫廷】在这里踏出迈向仕途的【大魏宫廷】第一步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感慨地摇了摇头,因为他知道,如今位居垂拱殿中书左丞与右丞的【大魏宫廷】蔺玉阳与虞子启,那可都是【大魏宫廷】寒门子弟出身,换句话说,他们也经历过这种残酷的【大魏宫廷】科试。

  其实这会儿,那间号房内已经有一名士子了,在赵弘润探头探脑的【大魏宫廷】时候,他也在望着赵弘润。

  毕竟赵弘润今日并没有身穿代表皇子的【大魏宫廷】三爪蟒袍,他只是【大魏宫廷】穿了件比较花哨的【大魏宫廷】朱紫文绣锦服,脸上还带着一只跟他身上华贵服饰根本不搭边的【大魏宫廷】可笑面具。

  因此,那名士子也在纳闷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身份。

  也难怪,谁叫赵弘润年仅十四岁,身高远不如成年男子,但是【大魏宫廷】此刻他的【大魏宫廷】身边,却围着十名宗卫与十七位这轮会试的【大魏宫廷】监考官呢。

  是【大魏宫廷】个傻子都猜得出他的【大魏宫廷】身份绝非等闲。

  “士子们这几日的【大魏宫廷】伙食怎么解决?”赵弘润头一回问道。

  一名监考官站了出来,回道:“回禀殿下,伙食有学子自行携带。”

  『殿下?』

  那名学子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他当然知道殿下指代着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赵弘润指了指这名学子,问道:“你准备了吃食?”

  “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

  那名学子结结巴巴地回话道。

  赵弘润瞥了一眼那名学子摆在那桌板上的【大魏宫廷】包裹,以及包裹里散乱的【大魏宫廷】,那已被人掰开的【大魏宫廷】干馒头,不禁皱了皱眉。

  『堂堂会试,设施环境竟简陋恶劣到这种地步!』

  皱了皱眉,赵弘润转头问道:“今年的【大魏宫廷】会试,你们吏部向户部呈报了多少花费?”

  『……』

  那一干吏部监考官的【大魏宫廷】面色顿时稍稍有些不自然起来。

  “呵!”赵弘润不置与否地冷哼了一声,淡淡说道:“今日黄昏之前,将迄今为止这次科试所花费的【大魏宫廷】银两详细列举,交到我手中。我会去户部核对的【大魏宫廷】。”

  众监考官面面相觑,这时,罗文忠沉声说道:“殿下此举,不合规矩。……据下官所知,殿下仅是【大魏宫廷】陪监,并无权干涉我吏部。”

  “……”赵弘润冷冷地看了罗文忠一眼,忽然笑了起来,竟自顾自往前走去。

  『原来这八殿下也仅是【大魏宫廷】纸老虎?』

  罗文忠心中松了口气,要知道他刚才可是【大魏宫廷】豁出去了才拒绝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毕竟赵弘润所说的【大魏宫廷】事牵扯不小。

  其余吏部官员才是【大魏宫廷】松了口气。

  而就在这时,走在前面的【大魏宫廷】赵弘润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说道:“据本殿下所知,主考官罗大人的【大魏宫廷】公子这次也参与了会试吧?”

  罗文忠心中咯噔一下,硬着头皮说道:“回殿下话,犬子的【大魏宫廷】确有参加此次的【大魏宫廷】会试。”

  “带路!”赵弘润淡淡说道:“本殿下去看看。”

  罗文忠没有办法,只好领着赵弘润来到他儿子罗嵘的【大魏宫廷】那间号房。

  此时罗嵘正披着被褥在号房内的【大魏宫廷】石榻上靠着墙歇息,忽然瞧见自己老爹一行人过来,连忙站了起来。

  “爹,你怎么来了?”

  罗文忠面色沉了几分,沉声说道:“会试场内,唯有监官,没有父子,尊呼本官。”

  罗嵘不明究竟,只好乖乖拱手称道:“士子罗嵘,见过罗大人。”

  话音刚落,就见旁边不远处传来一阵抚掌声。

  “呵呵呵,罗大人还真是【大魏宫廷】铁面无私啊。好,好,不愧是【大魏宫廷】监考官,以身作则。……想想也是【大魏宫廷】,若是【大魏宫廷】身为主考官的【大魏宫廷】罗大人不能做到公私分明,下面的【大魏宫廷】人岂不是【大魏宫廷】全乱了套了?”

  『这人是【大魏宫廷】谁?怎么声音这么耳熟?』

  罗嵘愣了愣,正要开口询问,忽然发现有三个人恶狠狠地瞪着自己,仔细一瞅,他顿时面色大变。

  原来,恶狠狠瞪着他的【大魏宫廷】,正是【大魏宫廷】宗卫沈彧、吕牧、穆青三人。

  今日的【大魏宫廷】这三人,可再也不是【大魏宫廷】前几日那寻常百姓打扮,一个个身穿甲胄、腰间挎刀,英武之气十足,唬地罗嵘顿时面色苍白。

  『他……他……难道他是【大魏宫廷】……』

  罗嵘心惊胆战地望着他老子身边那个衣冠华丽却带着面具的【大魏宫廷】家伙。

  “殿下言重了,下官身为主监考官,自然要严以律己。”

  “说得好!”赵弘润抚掌称赞了两句,忽然话峰一转,笑着说道:“既然如此,想必罗大人也不介绍本殿下更加严谨地监考令公子吧?”说着,他指了指罗嵘,毫不客气地说道:“你,出来!本殿下要搜你的【大魏宫廷】身!”

  话音刚落,宗卫沈彧便已从附近的【大魏宫廷】主事手中讨来了钥匙,打开号房的【大魏宫廷】锁,将罗嵘一把拉了出来。

  “你……你们要做什么?”罗嵘顿时惊慌起来。

  毕竟他不是【大魏宫廷】傻子,自然猜得到赵弘润这是【大魏宫廷】要报复他。

  这时,罗文忠站到了罗嵘身前,沉着脸说道,“殿下,我儿已经搜过身了。”

  “哦?是【大魏宫廷】嘛?可是【大魏宫廷】本殿下没有看到啊……罗大人方才不还说要严以律己么?为何阻拦本殿下搜令公子?难道说,令公子身上还真藏有夹带?啧啧啧,这可不好……堂堂会试主考官……”

  “……”罗文忠无言以对,明知道赵弘润是【大魏宫廷】故意针对他,却又不好反驳,毕竟若是【大魏宫廷】坐实了他儿子身藏夹带,那就不止他儿子罗嵘会有麻烦,就连他恐怕也要被剥掉身上的【大魏宫廷】官服。

  “好,殿下就搜吧。”

  话音刚落,沈彧等人便粗手粗脚地搜查起罗嵘来,连号房内都没有放过。

  但很遗憾,无论是【大魏宫廷】罗嵘身上还是【大魏宫廷】号房内,都没藏有夹带。

  “殿下满意了?”罗文忠板着脸问道。

  “哼!”赵弘润轻笑了一声,缓缓走到罗嵘身边,在他耳边低声说道:“那日你命人扒本殿下的【大魏宫廷】衣服,这一笔帐,本殿下先找你要回来。”

  说着,他抬手一指罗嵘,轻笑道:“给我扒他衣服!……天晓得令公子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在衣服内抄了四书经文。”

  『在……在这里?』

  瞅了一眼附近那些陆续进来的【大魏宫廷】士子们,罗嵘顿时面色发白。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神级奶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白袍总管  修真聊天群  调教大宋  开天录  深圳民升激光  白袍总管  都市奇门医圣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三寸人间  大魏宫廷  深渊主宰  凡人修仙传  深圳民升激光  贞观帝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