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六十八章:泄露

第六十八章:泄露

  “今日……那位没有来吗?”

  待等七月初七,赵弘润为了履行他对六皇兄弘昭的【大魏宫廷】承诺,再次前往雅风阁赴诗会时,诗会中的【大魏宫廷】士子们见今日只有他赵弘润一人独自前来赴会,而没有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陪同,均感觉有些失望。

  而坐在赵弘润侧席的【大魏宫廷】何昕贤,更是【大魏宫廷】忍不住开口询问。

  见此,赵弘润就简单地解释了一番,大致就是【大魏宫廷】玉珑公主上回来赴诗会的【大魏宫廷】事宫内有人知晓了,因此不方便再露面。

  “也就说,日后都很难再过来了吗?”何昕贤满脸遗憾地问道。

  “差不多这个意思吧。”赵弘润也是【大魏宫廷】微微叹了口气。忽然,他好似察觉到了什么,抬头瞧了一眼何昕贤,取笑道:“怎么,昕贤兄似乎很失望的【大魏宫廷】样子?”

  “没……”何昕贤顿时惊慌失措起来,连连摆手说道:“我只是【大魏宫廷】……”

  “只是【大魏宫廷】什么?”赵弘润坏笑着问道。

  何昕贤尴尬地笑了笑,低着头不再言语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当日的【大魏宫廷】雅风诗会,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玉珑公主没有赴会的【大魏宫廷】关系,总之诗会内的【大魏宫廷】成员们兴致都不是【大魏宫廷】很高,气氛总显得有些沉闷。

  对此赵弘润倒是【大魏宫廷】不难理解,想想也是【大魏宫廷】,他在苏姑娘一同饮过酒后,不是【大魏宫廷】也没啥兴致再跟沈彧那帮宗卫们一起喝酒了么?

  一样的【大魏宫廷】道理。

  不过让赵弘润有些意外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等到黄昏时候他与宗卫们准备回文昭阁时,那何昕贤竟也匆匆地跟了出来。

  “八殿下。”何昕贤面红耳赤地将赵弘润请到一旁,小声说道:“殿下能否帮我一个忙?”

  撇了一眼何昕贤脸上的【大魏宫廷】尴尬表情,赵弘润又低头望了一眼他手中那捏地死死的【大魏宫廷】一张纸,表情不禁有些怪异:“什么事?说来听听。”

  只见何昕贤用袖子擦着额头的【大魏宫廷】汗水,擦了又擦,扭扭捏捏了好一会,这才将手中捏得死死的【大魏宫廷】那张纸递到赵弘润面前,脸上堆着勉强的【大魏宫廷】笑,讪讪说道:“殿下能否帮我将这封信转呈……转呈……”

  眼瞅着他纠结于『转呈』两字,结结巴巴了好一会也不见下文,赵弘润有些不耐烦了,接口说道:“转呈我皇姐?”

  “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何昕贤下意识地点头,可一瞧赵弘润那怪异的【大魏宫廷】表情,他又连忙摆手解释道:“殿下莫要误会,我只是【大魏宫廷】听说玉珑公主因宫内规矩无法来参加诗会,觉得她或许会感到遗憾,因此就将今日诗会上我等交流的【大魏宫廷】事、作的【大魏宫廷】诗词,写在纸上,希望这能使她稍解遗憾。”说着,他连忙将那几张叠得方方正正的【大魏宫廷】纸又重新摊开,举在赵弘润面前,仿佛是【大魏宫廷】为了验证自己的【大魏宫廷】说法。

  赵弘润扫了两眼那几张纸,发现果然如何昕贤所言。

  『怪不得这家伙一直低着头不知在写什么,原来是【大魏宫廷】在写这个……』

  赵弘润微微摇了摇头,忽然问道:“昕贤兄……喜欢上我皇姐了?”

  何昕贤一听大惊失色,连忙摆摆手准备解释,可就在这时,赵弘润却淡淡说道:“昕贤兄想清楚了再回答。”

  何昕贤愣了愣,他这才注意到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表情。

  咬了咬牙,他隐晦地回道:“我……不敢奢望高攀……”

  『不敢奢望高攀……就是【大魏宫廷】说有这个心思咯?』

  赵弘润心下有些好笑。

  好笑之余,说实话他的【大魏宫廷】心情也有些复杂。

  毕竟他对玉珑公主也是【大魏宫廷】有一份特殊感情的【大魏宫廷】,虽说因为两者身份的【大魏宫廷】关系,这份感情变得逐渐淡薄,就目前而言远不如与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大魏宫廷】苏姑娘,但即便如此,玉珑公主在赵弘润心中的【大魏宫廷】地位仍然比较特殊。

  『何昕贤……中书令何相叙之孙,礼部右侍郎何昱之子……』

  赵弘润静静地思索着。

  若是【大魏宫廷】送书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贺崧之流,恐怕他早就回绝了,可送书的【大魏宫廷】人是【大魏宫廷】何昕贤,这就让他不由地沉思起来。

  不可否认,何昕贤的【大魏宫廷】家门背景乃陈都大梁的【大魏宫廷】名门,祖上四代皆是【大魏宫廷】朝中重臣,而到了何相叙这一辈,那更是【大魏宫廷】受到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器重,提拔为中书令,堂堂垂拱殿内朝大臣。

  因此,这何家的【大魏宫廷】家门背景,是【大魏宫廷】足够资格使公主下嫁的【大魏宫廷】。

  而何昕贤本人,那也是【大魏宫廷】才学堪比六皇子赵弘昭的【大魏宫廷】大梁俊杰,年轻轻轻便在新科会试高中第三名,难能可贵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此子并不甘心仅得第三名,因此一边在翰林府当一介书令史熬着,一边苦读诗书准备三年后再考,算得上是【大魏宫廷】一位心智坚韧的【大魏宫廷】年轻人。

  再者,何昕贤为人温文尔雅、谦逊和善,无论品德、文采还是【大魏宫廷】进取心,俱是【大魏宫廷】上佳,不得不说是【大魏宫廷】一位从小受到严格家教的【大魏宫廷】贵公子的【大魏宫廷】典范。

  至少赵弘润看他还比较顺眼。

  考虑了足足半柱香的【大魏宫廷】工夫,赵弘润这才带着几分惆怅说道:“给我罢,我会替你转呈于皇姐的【大魏宫廷】。”

  何昕贤一听大为欣喜,连忙拱手拜道:“多谢殿下了。”

  从何昕贤手中接过那几张纸,藏在怀中,赵弘润便自顾自往玉琼阁去了。

  由于上个月赵弘润将大太监童宪的【大魏宫廷】忠告之事告诉了玉珑公主,因此这位皇姐这段日子都吓得连玉琼阁都不敢轻易迈出,整日里除了在寝居发呆,就是【大魏宫廷】苦苦等着赵弘润到她寝阁与她说说话。

  听赵弘润说一些新奇有趣的【大魏宫廷】事,这已经是【大魏宫廷】玉珑公主唯一的【大魏宫廷】乐趣了。

  这不,今日赵弘润刚到玉琼阁坐下,玉珑公主便迫不及待地询问今日雅风诗会的【大魏宫廷】事,她很想知道,那些与她年纪相仿的【大魏宫廷】年轻士子,今日在雅风诗会又会谈论什么事,或者,又作出了怎样精美的【大魏宫廷】诗词。

  见此,赵弘润便将何昕贤所记录诗会过程的【大魏宫廷】纸从怀中取了出来,递给了玉珑公主:“皇姐自己看吧。”

  “咦?”玉珑公主愣了愣,好奇地看着纸上的【大魏宫廷】文字,直看得津津有味。

  良久,她有些愣神地望着落款上的【大魏宫廷】名字,诧异地问道:“何昕贤……莫不是【大魏宫廷】上回坐在弘润你左侧席位上的【大魏宫廷】那位士子?”『注:上回雅风诗会,从主位的【大魏宫廷】角度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座位在左侧首席,何昕贤的【大魏宫廷】座位在他的【大魏宫廷】下手,从赵弘润与玉珑的【大魏宫廷】角度看,是【大魏宫廷】左手边。』

  “对。”

  “难得他有这份心……”玉珑公主喃喃自语着,似乎有些感动的【大魏宫廷】样子:“弘润,你说我应该写一封回信感谢他么?”

  “这种事情,皇姐你自己决定吧。”赵弘润喝着茶,随口回答道。

  在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偷眼观瞧下,玉珑公主犹豫了良久,最终咬了咬嘴唇说道:“那……那我还是【大魏宫廷】写一封回信吧,弘润你可以帮我转交给他吗?”

  『看来皇姐对那何昕贤的【大魏宫廷】印象不错……』

  赵弘润微微有些怅然,徐徐吐了口气,点点头说道:“只要你开口,我会帮你的【大魏宫廷】。”

  “那弘润你等我片刻哦。”

  玉珑公主当即便吩咐宫内翠儿取来笔墨,提笔在案几上开始书写回信。

  赵弘润忍住不去偷看,因为以他过目不忘的【大魏宫廷】天赋,他只要随便扫一眼,就能清楚记下玉珑公主所写回信的【大魏宫廷】全部内容。

  但是【大魏宫廷】此举不道德,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索性就站起身在前殿溜达,四下瞧瞧。

  没过多久,玉珑公主便将回信写好了,递到赵弘润面前说道:“弘润,你瞧这样写合适么?”

  赵弘润笑了笑,既不看也不评价什么,只是【大魏宫廷】将纸叠好。

  毕竟有些事,他心中早已有数。

  当日,赵弘润便叫宗卫高括出宫将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回信送到了何府的【大魏宫廷】公子何昕贤手中。

  如他所料,何昕贤又写了一封信来,托高括带至皇宫转交玉珑公主。

  高括不敢擅自决定,于是【大魏宫廷】就先带到了赵弘润这边。

  “去送吧。”赵弘润挥挥手打发了高括,毕竟他已经看出何昕贤对玉珑公主抱有爱慕之心,似何昕贤这般又写一封信来,他并不意外。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赵弘润俨然开始充当着玉珑公主与何昕贤之间的【大魏宫廷】信使,替他们相互传递书信。

  对此他并不在意,反正只要玉珑公主高兴,他便觉得值得。

  而随着二人的【大魏宫廷】书信越来越频繁,赵弘润渐渐能够察觉到,玉珑公主显然已逐渐对何昕贤报以好感,甚至是【大魏宫廷】好感以上的【大魏宫廷】感情。

  虽然他心中早已有所预料,不过眼瞅着玉珑公主每日期待何昕贤的【大魏宫廷】书信的【大魏宫廷】模样,他还是【大魏宫廷】略微感觉有点别扭。

  每当这个时候,他便出宫去找苏姑娘私会,喝喝酒、闲聊几句,比起苏姑娘才是【大魏宫廷】与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大魏宫廷】女人。

  而在此期间,大太监童宪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什么缘由,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替赵弘润隐瞒着此事。

  直到有一日大魏天子问起。

  “听沈淑妃说,最近弘润那劣子去凝香宫总之很急急匆匆的【大魏宫廷】样子,问他他也不说,童宪,弘润最近在忙什么?”

  大太监童宪躬了躬身子:“回禀陛下,八殿下最近出了出宫私会那位一方水榭的【大魏宫廷】苏姑娘,并无其他事。”

  “哼!那劣子倒是【大魏宫廷】晓得女人了。”大魏天子不置褒贬地哼了一声,漫不经心地问道:“其他时候呢?总不至于一整天都混迹在一方水榭吧?”

  “其他时候……也没什么。”

  “没什么?你是【大魏宫廷】说摹敬笪汗ⅰ壳劣子变得安分了?”大魏天子好笑地回头瞧了一眼童宪,见他眼神有些闪烁,心中顿时起疑:“童宪,你有事瞒着朕?”

  童宪一听大惊失色,连忙跪地说道:“老奴万万不敢!”

  “……”天子深深地望了一眼童宪,忽然唤来在童宪身后陪同伺候的【大魏宫廷】小太监,问道:“最近八皇子弘润都做了些什么?可有闯祸?”

  那名小太监亦是【大魏宫廷】内侍监的【大魏宫廷】太监,闻言叩地禀告道:“回禀陛下,正如童监正所言,八殿下最近比较安分,除了参加六皇子的【大魏宫廷】雅风诗会以外,就是【大魏宫廷】去玉琼阁比较勤,并无闯祸。”

  “……”童宪跪在地上听得满头冷汗。

  “那劣子竟然没闯祸?呵呵,起来吧,童宪,是【大魏宫廷】朕多疑了。”天子闻言笑了几声。

  童宪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因为他明白,天子终归会反应过来的【大魏宫廷】。

  果不其然,大魏天子提笔正要在章折中写上几笔,忽然眉头一皱:“玉琼阁?朕哪个儿子住在玉琼阁?”

  “回陛下,玉琼阁是【大魏宫廷】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寝阁。”那名小太监疑惑地瞧了一眼跪在地上不起来的【大魏宫廷】童宪,轻声地回道。

  “玉珑?”

  天子喃喃念叨着这个名字,略显迷茫的【大魏宫廷】眼神中逐渐地染上了几分愠色。

  “砰——!”

  天子的【大魏宫廷】手狠狠拍在龙案上,吓得跪在地上童宪浑身颤抖不已。

  “童宪,你好大的【大魏宫廷】胆子!”

  『PS:嘿嘿,求更票入手~话说本书已上三江,求三江票~求推荐票~』

  『再P,赵弘润:国战将至,本殿下封王在即,诸位看管还不速速将手上的【大魏宫廷】票票送来~另外,作者说如果票票多就有暧昧剧情,否则就一笔带过了……』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深渊主宰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笔趣阁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开天录  贞观帝师  修真聊天群  开天录  贞观帝师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都市奇门医圣  山东布洛尔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山东布洛尔  谎话大王  神级奶爸  房贷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