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八十章:八皇子的【大魏宫廷】礼物

第八十章:八皇子的【大魏宫廷】礼物

  一直在旁静静倾听的【大魏宫廷】赵弘润默默地离开了垂拱殿,站在殿外的【大魏宫廷】台阶上,唤来了在殿外等候的【大魏宫廷】宗卫沈彧等人。

  “沈彧,你等走一趟听风阁,跟我弟弘宣知会一声,他的【大魏宫廷】宗卫张骜、李蒙等人,我暂时借来用用。”

  他口中的【大魏宫廷】张骜、李蒙等人,乃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弟弟皇九子弘宣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

  “是【大魏宫廷】。”沈彧虽然不解,但还是【大魏宫廷】点头应了下来:“殿下要做什么?”

  只见赵弘润稍稍思忖了一下,附耳对沈彧说道:“借来张骜、李蒙等人后,你等便去尚功局……”说着,他将他的【大魏宫廷】打算跟沈彧细细说来。

  “诶?”宗卫沈彧闻言脸上露出一个错愕而古怪的【大魏宫廷】表情,仿佛已意识到了什么,但又满脸不敢相信地说道:“殿下,您这是【大魏宫廷】……”

  “去吧,速去速回。”

  “是【大魏宫廷】。”

  打发走了沈彧等宗卫,赵弘润仍旧走回了垂拱殿,继续坐在旁听的【大魏宫廷】位置上,听着殿内那些大臣商议对策。

  他简直难以想象,明明楚国都攻到他魏国国内了,可是【大魏宫廷】这帮朝中大臣们,他们居然还想着求和。

  是【大魏宫廷】,不可否认,大魏的【大魏宫廷】国力的【大魏宫廷】确不如楚国,一旦陷于魏、楚战争,就极有可能会招来韩国的【大魏宫廷】觊视,这无异于是【大魏宫廷】好不容易赶走了前院的【大魏宫廷】虎,后院却又进来一条狼的【大魏宫廷】局面,与其如此,还不如就跟那头虎商量商量,给他一块肉打发走他,也好留着力气防止后院的【大魏宫廷】狼扑进来。

  这样想是【大魏宫廷】没错,可让赵弘润为之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那些位朝中大臣们居然没有一人认为他们既能赶走前院的【大魏宫廷】虎,也能迫使后院的【大魏宫廷】狼不敢窜进来。

  简单地说,这些朝臣们缺乏血性。

  打要打,但是【大魏宫廷】却不能打出楚军的【大魏宫廷】火气来……可笑啊,这种为难人的【大魏宫廷】要求,你叫前线的【大魏宫廷】将士们怎么履行?

  更让赵弘润感到无语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堂堂兵部尚书口中所说的【大魏宫廷】要打,目的【大魏宫廷】竟然是【大魏宫廷】为了随后的【大魏宫廷】求和,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一种表明立场、表明心迹的【大魏宫廷】手段罢了。

  简单地说,就是【大魏宫廷】打一场胜仗搓一搓楚军的【大魏宫廷】气焰,使他们意识到他们不可能一口吞掉魏国,得些好处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纯粹的【大魏宫廷】政治手法。

  而让赵弘润不能接受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那个兵部尚书李鬻竟然提出先把玉珑公主嫁到楚国去,作为这次向楚国求和的【大魏宫廷】好的【大魏宫廷】突破口。

  对此,赵弘润只想对那家伙说三个字:去尼玛!

  然而他并没有立即发作,因为要说服这些殿内的【大魏宫廷】大臣们,他需要借助一些道具。

  大概半个时辰左右,宗卫沈彧站在殿外咳嗽了两声,向赵弘润传递了一个讯息。

  『东西到了么?该是【大魏宫廷】我出场的【大魏宫廷】时候了。』

  在大太监童宪惊诧的【大魏宫廷】目光下,赵弘润正了正衣冠。

  『这劣子……』

  魏天子俨然注意到了这个儿子的【大魏宫廷】异常。

  事实上,天子时不时地在关注这第八个儿子,想看看他是【大魏宫廷】否会提出反对的【大魏宫廷】意见,可让他诧异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哪怕兵部尚书李鬻提出了和亲,以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出嫁作为大魏向楚国求和的【大魏宫廷】突破口,赵弘润依旧没有发表反对的【大魏宫廷】言论。

  事有反常必为妖!

  魏天子可以想象,这个性格恶劣而心智极高的【大魏宫廷】儿子,准是【大魏宫廷】在筹谋着什么。

  “弘润,你莫不是【大魏宫廷】有什么独特的【大魏宫廷】见解么?”魏天子忍不住问道。

  顿时殿内安静了下来,诸朝中大臣们纷纷转头望向赵弘润这位旁听的【大魏宫廷】皇子。

  虽然说由于当初端阳日文德殿一事,朝中已逐渐知晓这位皇子的【大魏宫廷】能耐,知晓这是【大魏宫廷】一位能使东宫太子吃瘪的【大魏宫廷】皇子,但是【大魏宫廷】真正近距离地接触这位皇子殿下,他们也才是【大魏宫廷】第二回而已。

  并且,无论是【大魏宫廷】上回还是【大魏宫廷】这回,这位八皇子始终只是【大魏宫廷】坐在一侧旁听,从未发表过自己的【大魏宫廷】看法,因此,他们心底多少都有些纳闷:看这位皇子的【大魏宫廷】模样,不像是【大魏宫廷】能使东宫太子有苦难言的【大魏宫廷】狠角色呀!

  “父皇是【大魏宫廷】在问皇儿么?”赵弘润指了指自己,摆出很无辜的【大魏宫廷】样子。

  然而天子可不会被他这种故作无辜的【大魏宫廷】样子所蒙蔽,淡淡说道:“莫尽说些无用的【大魏宫廷】,朕只是【大魏宫廷】问你,对于诸位大臣所商讨出的【大魏宫廷】结果,你有何看法?”

  “不知诸位大人商议出什么结果了呢?”赵弘润依旧故作不解地问道。

  天子皱了皱眉,望了一眼兵部尚书李鬻,后者虽然心中有些糊涂,但还是【大魏宫廷】会意了天子的【大魏宫廷】眼神,低声向赵弘润又解释了一遍。

  “原来如此。”赵弘润仿佛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和亲、割地、赔款、求和?是【大魏宫廷】这样子吧?”

  『……』

  众朝中大臣的【大魏宫廷】面色显得有些怪异,虽然他很清楚这位皇子殿下总结地非常精辟,可如此赤裸裸地说出来,这未免也太煞气氛了。

  这不,兵部尚书李鬻,这个五十几岁的【大魏宫廷】老头脸都憋红了,尴尬地解释道:“殿下误会了,并非是【大魏宫廷】一味的【大魏宫廷】求和,而是【大魏宫廷】与楚国修好,免得北韩趁虚而入……”

  然而他的【大魏宫廷】话还未说完就被赵弘润给打断了。

  “李大人脾气不错。”

  『……』

  诸朝臣们面面相觑,想不通赵弘润怎么会说这么一句无关紧要的【大魏宫廷】话。

  兵部尚书李鬻显然也有些傻眼,干笑道:“多谢殿下夸赞。”

  赵弘润笑了笑,赞许道:“好好做,相信在李大人的【大魏宫廷】领导下,礼部会越来越有建树的【大魏宫廷】。”

  “……”听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诸朝臣们更是【大魏宫廷】一头雾水。

  而李鬻也是【大魏宫廷】满脸困惑之色:“殿下,老臣是【大魏宫廷】兵部尚书,礼部尚书是【大魏宫廷】社宥社大人……”

  “咦?”赵弘润闻言露出夸张的【大魏宫廷】惊愕之色,睁大着眼睛,一脸难以置信地说道:“这……我大魏兵部的【大魏宫廷】官员不应该是【大魏宫廷】最具血性的【大魏宫廷】么?”

  兵部尚书李鬻闻言面色微变,而殿内其余朝臣的【大魏宫廷】表情也显得有些怪异起来。

  他们这才意识到,赵弘润这是【大魏宫廷】故意拐着弯骂兵部这帮人毫无血性,不配执掌大魏兵部。

  不过无辜躺枪的【大魏宫廷】礼部尚书社宥就感觉有点别扭了,心说凭什么我们礼部官员就应该是【大魏宫廷】无血性的【大魏宫廷】?

  要知道,他最初也可是【大魏宫廷】主张对楚宣战的【大魏宫廷】,只不过由于底气不足,被兵部尚书李鬻给说得哑口无言罢了。

  『这劣子……』

  见赵弘润当众戏辱朝中重臣,魏天子无言地摇了摇头,开道道:“弘润,不许放肆!……你说摹敬笪汗ⅰ裤对此事的【大魏宫廷】看法。”

  赵弘润笑了笑,抚掌说道:“看法?我认为很好啊,恭喜父皇与诸位大人,使我大魏能免受强敌侵略。……若嫁一个女人,就能使强楚退兵,何乐而不为呢?对吧?……哦,我忘了,还有后续的【大魏宫廷】割地、赔款……啧啧啧!”

  『……』

  殿内众臣一言不发,毕竟傻子都听得出赵弘润这句话中的【大魏宫廷】讥讽。

  “你到底想说什么?”天子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赵弘润微微笑了笑,说道:“父皇,皇儿说的【大魏宫廷】可是【大魏宫廷】真心话呐,当真是【大魏宫廷】真心恭贺我大魏能免受战火……为此,皇儿还准备了一份特别的【大魏宫廷】礼物,送于父皇与诸位大人。”

  “礼物?”天子脸上闪过一丝不解之色。

  见此,赵弘润拍了两下手掌,朝着殿外叫道:“沈彧,进来。”

  宗卫沈彧闻言走入垂拱殿,朝着天子、诸位朝臣以及自家殿下拱手抱拳。

  这时候,就见赵弘润抬手一一指过殿内几位朝臣,笑着说道:“沈彧,将礼物赠予这几位大人,还有父皇。”

  沈彧点点头,出去了,不多时,便领着数名宗卫们捧着一只只精致的【大魏宫廷】盒子走进来,在每一个被赵弘润手指点过的【大魏宫廷】朝臣面前,摆上了所谓的【大魏宫廷】礼物。

  包括魏天子面前的【大魏宫廷】龙案。

  『这些人……』

  中书左丞蔺玉阳与中书右丞虞子启对视一眼,均有些暗暗心惊,毕竟收到这位八殿下礼物的【大魏宫廷】,皆是【大魏宫廷】方才支持向楚国求和的【大魏宫廷】。

  这不,同样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的【大魏宫廷】朝臣们,表情也逐渐变得古怪起来,哪怕他们当中有人收到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礼物,也不敢立即打开。

  “什么礼物?”

  魏天子嘀咕了一句,好奇地叫童宪打开盒子。

  童宪走到龙案旁,躬身打开盒子,好奇地往内瞧了一眼。

  然而这一瞧不要紧,竟吓得他啪嗒几下将手中的【大魏宫廷】盒盖失手掉在龙案上。

  原来,那精致的【大魏宫廷】木盒内,竟然摆着一件女子的【大魏宫廷】衣服!

  “放肆!”

  魏天子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孺子安敢这般辱朕?!”

  “不,父皇,这并非是【大魏宫廷】侮辱,而是【大魏宫廷】皇儿真心奉上的【大魏宫廷】礼物,恭贺父皇以和亲、割地、赔款、求和等等妙策,应对楚国对我大魏的【大魏宫廷】侵略……在他们已攻占了大魏国土、杀戮我大魏军民的【大魏宫廷】情况下。”

  仿佛对魏天子的【大魏宫廷】震怒视若无睹,赵弘润缓缓说道,语气充满了讥讽。

  “……这在皇儿看来,仿佛就是【大魏宫廷】楚人甩了父皇一巴掌,父皇还得满脸堆笑地赔不是【大魏宫廷】……哼,将一国的【大魏宫廷】命运寄托于一个女人的【大魏宫廷】和亲之事上,依皇儿看,这一身,与父皇正合适!”

  “你!”魏天子气地面色铁青。

  然而这时候赵弘润却不再看魏天子,转头沉声喝道:“都给我拿进来!”

  随着他一声令下,二十名宗卫陆续捧着那些木匣走入垂拱殿,将手中的【大魏宫廷】木匣一摞一摞地码起来。

  就在这时,赵弘润环首扫了一眼殿内的【大魏宫廷】众朝臣,冷冷说道:“还有哪位大人,想要本皇子这份『礼』的【大魏宫廷】?!”

  “……”

  众朝臣们望了一眼摆在天子龙案上,望了一眼那木匣子中所摆放的【大魏宫廷】女装,面面相觑,竟无一人再敢吭声。

  而之前已收到赵弘润这份“礼”的【大魏宫廷】朝臣们,更是【大魏宫廷】一副如丧考妣的【大魏宫廷】模样,死死盯着摆在面前的【大魏宫廷】精致木匣,怎么也不敢打开。

  『PS:晚上得去喝喜酒,所以两章都先发了。』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笔趣阁  都市奇门医圣  深渊主宰  圣墟  房贷计算器  努努书坊  笔趣阁  三寸人间  开天录  努努书坊  开天录  正道潜龙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贞观帝师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