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九十七章:伏击 二

第九十七章:伏击 二

  『不能逃……逃则必死!』

  楚将申亢暗自提醒自己。

  要知道,他们可是【大魏宫廷】一路从鄢水附近疾奔到这里的【大魏宫廷】,论体力能跑得过这群魏国的【大魏宫廷】伏兵?

  想到这里,他振臂喝道:“列阵,列阵迎敌!不许逃!不许逃!”

  然而他的【大魏宫廷】话,在此时此刻根本就没有用。

  不怪他麾下的【大魏宫廷】楚兵,实在是【大魏宫廷】战车收割楚兵的【大魏宫廷】能力太过于强大。

  要知道弩兵不同于弓手,他们不会因为拉弓而消耗体力,因为他们只是【大魏宫廷】重复装填弩矢以及扣动扳机的【大魏宫廷】过程,甚至连瞄准这个步骤都可以省略,毕竟眼前密密麻麻的【大魏宫廷】楚兵,就算他们闭着眼睛也不可能射失。

  而这些弩兵所处的【大魏宫廷】位置,由于车厢高达一丈左右,因此哪怕是【大魏宫廷】楚兵们手中的【大魏宫廷】长枪,也根本够不着他们。

  唯一可以对他们造成威胁的【大魏宫廷】,便有楚军的【大魏宫廷】弓弩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战车上安置着总共三名盾兵,一名保护御者,两名保护上方车厢的【大魏宫廷】弩兵,这个布置,使得楚兵们几乎无法对战车上的【大魏宫廷】魏兵造成什么威胁。

  要说这种战车唯一的【大魏宫廷】弱点,那就是【大魏宫廷】机动力,由于战车与战车上的【大魏宫廷】承载人员过于沉重,哪怕令拉车的【大魏宫廷】四匹马全力拉车,战车的【大魏宫廷】速度也不如一名轻装步兵奋力奔跑的【大魏宫廷】速度。

  但是【大魏宫廷】这种牺牲了速度的【大魏宫廷】战车,在冲击敌军防线方面所起到的【大魏宫廷】作用,绝对是【大魏宫廷】无以伦比的【大魏宫廷】。

  这不,在这种沙场杀器面前,楚国的【大魏宫廷】士卒们毫无斗志,纷纷向后逃离。

  短短的【大魏宫廷】山坳之地,仿佛成为了楚军士卒的【大魏宫廷】埋骨之所,大批大批的【大魏宫廷】楚兵根本无法做到反击,白白被射杀、被利刃戳死,遍地的【大魏宫廷】尸骸,遍地的【大魏宫廷】鲜血。

  “步兵清道!”

  百里跋沉声下达着命令。

  于是【大魏宫廷】乎,战车两侧的【大魏宫廷】浚水营士卒迅速出动,将战车前面被射杀的【大魏宫廷】敌军士卒迅速拖开,免得堆积过高,阻挡了战车的【大魏宫廷】去路。

  至于一两具的【大魏宫廷】尸骸,魏国的【大魏宫廷】战车就凭借他一人高的【大魏宫廷】车轮直接碾过,连稍作停留都不需要。

  “不要逃!反击!反击!不要逃!”

  楚将申亢大声命令着麾下的【大魏宫廷】士卒,甚至不惜举刀杀了几名逃兵,可即便如此,他亦无法扭转楚兵后逃的【大魏宫廷】既成事实。

  『既然如此……』

  申亢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带领着亲卫率先冲了过来。

  他希望能摧毁一辆这种恐怖的【大魏宫廷】战车,振作麾下士卒们的【大魏宫廷】斗志。

  然而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手中的【大魏宫廷】长枪狠狠砸在战车的【大魏宫廷】前段边侧,竟只能让战车轻微地晃动了一下。

  『好……好结实!』

  申亢的【大魏宫廷】心中泛起阵阵惊骇。

  而此时,这辆战车上的【大魏宫廷】弩兵们显然注意到了这位楚军的【大魏宫廷】将领,二话不说,朝着他射了一波弩矢。

  “笃笃笃——”

  申亢已尽可能地将手中的【大魏宫廷】长枪舞得水泄不通,却仍旧无法阻挡这种近距离下的【大魏宫廷】强劲弩矢。

  只听笃笃数声,他立马身中数箭。

  在近距离下,哪怕是【大魏宫廷】申亢身上所穿的【大魏宫廷】将军式甲胄,也无法阻挡威力强劲的【大魏宫廷】弩矢。

  而在申亢中箭载落马下之后,那些原本还跟随着这位将军一起鼓起勇气反击的【大魏宫廷】楚兵们,亦陆续被战车上的【大魏宫廷】弩手射杀。

  其余的【大魏宫廷】楚兵一瞧,顿时吓得转身就逃。

  『简直是【大魏宫廷】屠杀……』

  望了一眼那位栽落马下的【大魏宫廷】楚军将领,再瞧了一眼遍地的【大魏宫廷】楚军尸骸,百里跋神色复杂地望了一眼那简直所向睥睨的【大魏宫廷】战车。

  他不由地心生感慨,感慨改造这种战车的【大魏宫廷】人正是【大魏宫廷】他们大魏的【大魏宫廷】皇子,肃王赵弘润。

  否则,若是【大魏宫廷】这种恐怖的【大魏宫廷】战车落到别的【大魏宫廷】国家手中,那么惨遭屠杀的【大魏宫廷】,恐怕就会是【大魏宫廷】他们大魏的【大魏宫廷】步兵了。

  摇摇头将这个不切实际的【大魏宫廷】想法抛之脑后,百里跋沉声下令道:“追击!务必莫要使一名楚军逃过鄢水!”

  “喔喔喔——!!”

  战车的【大魏宫廷】恐怖威力,大大助涨了原本就士气高昂的【大魏宫廷】浚水营士卒。

  “骑兵队!出击!”

  随着百里跋一声令下,养精蓄锐依旧的【大魏宫廷】骑兵队正式出击。

  浚水营,是【大魏宫廷】有骑兵队的【大魏宫廷】,整整一个营五千名骑兵,几乎占到了整个魏国骑兵队人数的【大魏宫廷】三成。

  本来,骑兵向来便充当着冲击敌军防线的【大魏宫廷】重任,而此次因为有更加擅长冲击防线的【大魏宫廷】战车,因此,浚水营这支骑兵队只能沦落为痛打落水狗,追杀那些后逃的【大魏宫廷】楚军。

  不过,也并非五千名骑兵全部去追杀那些楚国步兵,有将近一千名骑兵留了下来,只见他们从马背上的【大魏宫廷】囊中取出装有铁钩的【大魏宫廷】绳索,将绳索绑在马鞍上,随即用铁钩勾住战车前段两侧的【大魏宫廷】圆环,拖动战车加快速度。

  驷马战车的【大魏宫廷】四匹马,再加上四名骑兵,这变相的【大魏宫廷】八马拉乘,使得战车的【大魏宫廷】前进速度比之前增快了许多。

  而那些逃离的【大魏宫廷】楚兵,由于之前从鄢水一路疾奔至鄢陵之丘,仅剩无几的【大魏宫廷】体力又哪里足够支撑他们再逃回去,只能是【大魏宫廷】在奋力逃亡的【大魏宫廷】过程时,不短地被射杀,或者被浚水营剩下的【大魏宫廷】四千名骑兵杀死。

  “咱们也跟上去!”

  一名浚水营的【大魏宫廷】营将军大喊了一声。

  于是【大魏宫廷】乎,近两万名浚水营步兵留下一个营五千人跟随战车一起行动,其余一万五千名魏兵丢下了速度较慢的【大魏宫廷】战车,跟在骑兵队身后朝着溃败的【大魏宫廷】楚兵杀去。

  前线的【大魏宫廷】楚军因为畏惧战车而溃败,而后方的【大魏宫廷】楚军却是【大魏宫廷】根本不清楚前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大魏宫廷】盲目地跟着大部队,一同转身而逃,当这种现象称为楚军中的【大魏宫廷】主流时,哪怕那些楚将们死命地喝止,也无法扭转这个局面。

  兵败如山倒!

  而在鄢陵之丘附近,赵弘润与武尉王述、马彰二人,也沿着浚水营的【大魏宫廷】反攻路线,策马缓缓离开了山坳之地,眺望远方平原上的【大魏宫廷】战事。

  或者说,是【大魏宫廷】浚水营魏兵单方面对楚兵的【大魏宫廷】屠杀。

  望了一眼四周遍地的【大魏宫廷】楚兵尸体,武尉王述挠了挠头,苦笑着说道:“这简直……是【大魏宫廷】我所见过的【大魏宫廷】最莫名其妙的【大魏宫廷】仗……”

  可不是【大魏宫廷】莫名其妙嘛,多达两三万的【大魏宫廷】楚兵紧追着他们,从鄢水一路追到鄢陵之丘,一个逃、一个追,两支军队都追逃地精疲力尽,而这个时候,浚水营突然跳了出来,以逸待劳,将那些楚军杀了个片甲不留。

  赵弘润瞥了一眼王述,微笑着说道:“兵法云: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将,五十里而趣利者军半至……鄢水据鄢陵之丘,虽说仅十五六里,可楚军急行军追赶,一旦遭到伏兵依然会全线败退,何来莫名其妙?”

  “我说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咱们……”王述挠挠头,表情古怪地说道:“总感觉,我们除了从鄢水跑到这鄢陵之丘,其余咱啥也没干……”

  武尉马彰瞥了一眼后方不远处那些满脸莫名其妙表情的【大魏宫廷】鄢陵魏兵,亦面色古怪地苦笑对赵弘润说道:“姜润大人,不,眼下应该可以称呼肃王殿下了……您,从一开始就打算将我等用做诱敌么?”

  “哦?”赵弘润似笑非笑地望了一眼马彰。

  “殿下可莫要狡辩。”马彰认真地说道:“末将总算是【大魏宫廷】明白了,为何肃王殿下到了鄢陵后,毫不关注我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士气问题……原来如此,您从一开始都打算用我军诱敌,将楚军六万先锋诱至此地,叫浚水营的【大魏宫廷】友军以逸待劳……似这般想来,您也早料到楚平舆君熊琥所谓的【大魏宫廷】赌斗不过是【大魏宫廷】诡计,只不过将计就计,促成我鄢陵军战败而已……”

  “有这回事么?”

  “事到如今您还要耍赖不成?……您的【大魏宫廷】宗卫假冒您的【大魏宫廷】名义后逃,应该是【大魏宫廷】助涨楚军不惜一切代价攻上鄢水北岸的【大魏宫廷】决心,而鄢陵城池,相信也是【大魏宫廷】你事先叫裴瞻大人焚烧的【大魏宫廷】,否则裴瞻大人断然没有这个魄力……您故意叫楚军看到我鄢陵的【大魏宫廷】百姓向后方的【大魏宫廷】安陵撤离,诱使他们再次急行军追赶,企图追上我军与那十万余鄢陵百姓,以我等为要挟,顺势取安陵……楚军贪心不足,于是【大魏宫廷】中了殿下您的【大魏宫廷】计谋,遭到浚水营的【大魏宫廷】伏击……”

  眼瞅着马彰一脸『我已经看破了』的【大魏宫廷】表情,赵弘润心下好笑,调侃道:“你是【大魏宫廷】在怪本王么?”

  “不敢……”马彰连忙抱了抱拳,旋即苦笑说道:“希望下回,殿下您能稍稍透露些,不至于叫咱们……跟个傻子似的【大魏宫廷】,明明殿下心中妙计,但是【大魏宫廷】咱们由于不知情,像个傻子似的【大魏宫廷】还在殿下面前上蹿下跳……如今回想起来,真的【大魏宫廷】很丢脸。”

  “呵,跟你们说了,你们会信?”赵弘润摇了摇头:“你们从一开始就不信任本王,那就不要怪本王拿你们当诱饵使……本王啊,可是【大魏宫廷】很记仇的【大魏宫廷】!”

  “……”王述、马彰二人对视一眼,苦笑连连,毕竟他们这段日子,可是【大魏宫廷】骂了这位肃王殿下不少难听的【大魏宫廷】话。

  “走吧,咱们原路返回……叫后面的【大魏宫廷】士卒跟上。”

  一听这话,王述、马彰二人顿时心中一阵,有些亢奋地说道:“殿下是【大魏宫廷】要我等配合浚水营一起杀敌么?”

  赵弘润回头瞧了一眼王述、马彰二人,摇了摇头。

  “不,本王只是【大魏宫廷】想去看看,百里大将军是【大魏宫廷】否能一举击溃这六万楚军先锋,至于你们……原路返回时,先将自己的【大魏宫廷】武器、装备拾回来吧?顺便,将楚军的【大魏宫廷】武器、装备也捡回来。”

  『打扫战场啊……』

  王述与马彰对视一眼,耷拉着脑袋苦笑着摇了摇头。

  忽然,王述好似想到了什么,急着说道:“殿下,您是【大魏宫廷】打算一举全歼这六万楚军么?”

  “哟?您睡醒了?”赵弘润没好气地望了一眼王述。

  王述被赵弘润调侃地面红耳赤,连连摆手解释道:“殿下,末将不是【大魏宫廷】这个意思,末将只是【大魏宫廷】忽然想到,似浚水营那般徐徐追杀楚军,这样真的【大魏宫廷】好么?若是【大魏宫廷】没有一支军队迅速抢占鄢水附近的【大魏宫廷】浮桥,即便楚军大败,但仍能逃过鄢水去……”

  “有啊。”赵弘润打断道:“鄢水的【大魏宫廷】上游,我军不是【大魏宫廷】还有一支军队嘛!”

  『上游……陈适?!』

  王述、马彰深吸了一口凉气。

  『好……好厉害的【大魏宫廷】用兵……如此,说不定,说不定真能一举全歼这六万楚军先锋!』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正道潜龙  深渊主宰  神级奶爸  都市奇门医圣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房贷计算器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传  深圳民升激光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都市之神帝驾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奇门医圣  贞观帝师  圣墟  深圳民升激光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