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一十一章:逼降

第一百一十一章:逼降

  足足好一阵子,帐内鸦雀无声。%乐%文%小说.xs.co

  无论是【大魏宫廷】平舆君熊琥还是【大魏宫廷】其余这些将领级别的【大魏宫廷】楚国俘虏,都被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杀伐果断所唬住了。

  见此,赵弘润这才缓缓开口道:“已没有想死的【大魏宫廷】人了么?既然如此,咱们来谈谈投降本王的【大魏宫廷】事吧。……愿意投向本王的【大魏宫廷】,上前来。”

  这些楚国的【大魏宫廷】俘虏们闻言面面相觑,虽没有人再出言不逊,但也没有丝毫行动,只是【大魏宫廷】默默地看着赵弘润。

  赵弘润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不悦地说道:“没有人愿意主动上前么?那本王就只好挨个点名了……”

  说罢,他抬起手指向最面前最左侧的【大魏宫廷】那名楚国俘虏,问道:“你可愿降?”

  只见那名楚国俘虏眼神冰冷地看了一眼赵弘润,眼神中犹带着几分愤慨,仿佛就是【大魏宫廷】置若罔闻,无视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询问。

  见此赵弘润也不多话:“杀!”

  “卫骄。”

  百里跋指了指宗卫卫骄。

  后者会意,跟方才的【大魏宫廷】沈彧一样,上前一把将那名楚国俘虏拉了出来。

  只见那名楚国俘虏被卫骄生生拖了出来,满脸惊恐,破口大骂,然而卫骄却根本不理睬,举刀朝着此人的【大魏宫廷】脖子便砍了下去。

  于是【大魏宫廷】乎鲜血四溅,又是【大魏宫廷】一具无头尸体呈现在众楚国俘虏面前。

  『这……这……』

  众楚国俘虏又惊又恐,愤怒地瞪着赵弘润。

  然而赵弘润却根本无视这些充满敌意的【大魏宫廷】目光,指向第二名俘虏:“你,可愿降?”

  “我……我……”

  那名楚国俘虏眼瞅着两名魏兵将又一具无首的【大魏宫廷】尸体拖到旁边,满脸惊惧,竟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见此,赵弘润眼神一冷:“杀!”

  这回不用百里跋提醒。宗卫吕牧主动走上前去,将那名楚国俘虏拖了出来。

  “我愿降,我愿降……”

  那名楚国俘虏在死亡的【大魏宫廷】威胁下。方寸大乱,满脸惊恐地大叫起来。

  见此。吕牧犹豫地回头瞧了一眼赵弘润,却见后者淡淡说道:“晚了!”

  听闻这句话,吕牧再没有迟疑,举刀一刀将这名俘虏的【大魏宫廷】脑袋砍了下来。

  连接三人被杀,剩余的【大魏宫廷】那些楚国俘虏们,望向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眼神中已充满了惊惧。

  出言不逊者,杀!

  拒绝投降者,杀!

  犹豫不决者。杀!

  似这等杀伐果断的【大魏宫廷】做法,实在很难想象竟是【大魏宫廷】出自一位如此年轻的【大魏宫廷】大魏肃王之口。

  注意到这些楚国俘虏们惊怒而畏惧的【大魏宫廷】眼神,赵弘润冷冷说道:“本王耐心不佳,没有工夫耽搁许久……或死、或降,一句话的【大魏宫廷】事。”

  说罢,他抬手指向第四名楚国俘虏,沉声问道:“你,降否?”

  那名楚国俘虏闻言眼中闪过一阵挣扎,忽然,他见赵弘润有开口的【大魏宫廷】意思。下意识便想到了前一人的【大魏宫廷】下场,连忙喊道:“我愿降,我愿降……”

  见此。赵弘润眼中杀意收敛了几分:“你真愿降?”

  只见那名楚国俘虏咬了咬牙,重重点了点头。

  瞧见这一幕,赵弘润还未来得及开口,其余楚国俘虏中便有一人破口大骂道:“端木启,你安敢背弃熊琥大人,投降魏人?!”

  那名叫做端木启的【大魏宫廷】楚将闻言羞愧地低下头,不敢还嘴。

  “端木启……”赵弘润念叨着名字,抬手指向那个开口大骂端木启的【大魏宫廷】俘虏,对端木启说道:“他骂了你。你去杀了他。”

  听闻此言,浚水营大将李岌从身边的【大魏宫廷】士卒手中拿过一柄刀来。走到那端木启身边,亲自替他砍断了身上绑着的【大魏宫廷】绳索。随即将手中的【大魏宫廷】刀丢在他脚下。

  只见那端木启眼神挣扎着,缓缓弯腰拾起了地上的【大魏宫廷】刀,神色复杂地望向那名方才骂他背主的【大魏宫廷】同僚。

  “端木启,你……”

  “端木启,熊琥大人可对你不薄啊。”

  “贪生怕死之徒!”

  众楚国俘虏又惊又怒,有奉劝者,也有大骂者。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只见那端木启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竟握着刀反向赵弘润冲了过来。

  只可惜,赵弘润一方早就准备,还没等那端木启迈前一步,十几名弩手便瞬时举起了他们早已装填好箭矢的【大魏宫廷】弩,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笃笃笃——”

  几乎只是【大魏宫廷】眨眼功夫,端木启那已被剥除了铠甲的【大魏宫廷】血肉之躯,便命中了十余支弩箭。

  而其中两支最为致命,一支射中了咽喉,一支射中的【大魏宫廷】心口。

  “噗通——”

  一具已无生机的【大魏宫廷】尸体缓缓瘫倒在地,鲜血顺着创口涓涓流淌。

  “愚蠢!”

  百里跋冷冷地哼了一声,对于这个结果毫不意外。

  他挥了挥手,命魏兵将此人的【大魏宫廷】尸体拖到一旁,旋即转头对赵弘润说道:“殿下,某以为这些人恐怕是【大魏宫廷】不会愿意投降的【大魏宫廷】……反正留着也无他用,不如索性全杀了吧。”

  他这句话,顿时让帐内其余的【大魏宫廷】楚国俘虏面色大变。

  而更让他们感到绝望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那位年纪轻轻的【大魏宫廷】大魏肃王似乎也认可了百里跋的【大魏宫廷】建议,点点头说道:“百里跋说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

  说着,他转头望向那些楚国,淡淡说道:“很遗憾,看来你等是【大魏宫廷】不愿意投降本王了……来啊!”

  话音刚落,帐外便又涌入二十几名弩手。

  只见赵弘润抬手一指平舆君熊琥,沉声说道:“将那熊琥提过来,此人留着还有用,其余人……杀!”

  宗卫们闻言,便一拥上前,生生从其余楚国俘虏用身体的【大魏宫廷】奋力阻挡中,将平舆君熊琥拽了出来,同时,三十余名弩手一同装填了弩矢,将弩对准了那些将领级别的【大魏宫廷】俘虏们,只等着赵弘润下达最后的【大魏宫廷】命令。

  而就在赵弘润正要开口的【大魏宫廷】时候。终于有三名楚国俘虏蠕动着身体,强行挤开同僚,口中连声大喊。

  “肃王。我愿降。”

  “肃王大人饶命,我愿归降。”

  “我愿归降啊。肃王大人。”

  见此,赵弘润抬手示意弩手们暂罢射箭,对那三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上前来。

  在其余楚国俘虏的【大魏宫廷】惊怒眼神中,那三名楚将由于被绳索绑着,像一条巨大的【大魏宫廷】虫子般爬到前头,昂着头一脸活命期待地望着赵弘润。

  “三位怎么称呼?”赵弘润微笑着问道。

  “屈……屈塍。”

  “……谷粱崴。”

  “巫马焦。”

  那三名楚国俘虏纷纷自报姓名。

  赵弘润还未来得及开口,那位已被魏兵们提到帐门附近的【大魏宫廷】平舆君熊琥却愕然地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地喃喃说道:“你……你们……”

  而与此同时,其余的【大魏宫廷】楚国俘虏们也是【大魏宫廷】一脸的【大魏宫廷】震惊。

  『怎么回事?』

  赵弘润脸上浮现起几分不解之色。

  见此,百里跋低声在他耳边解释道:“殿下,从这些人被剥掉的【大魏宫廷】甲胄式样推断,那屈塍是【大魏宫廷】三千人将,其余二人乃两千人将。”

  “三千人将?”赵弘润闻言眼中露出几许意外,好奇地询问那屈塍道:“你是【大魏宫廷】三千人将?”

  “是【大魏宫廷】……”屈塍温顺地回道。

  赵弘润想了想,想到了被魏兵所杀的【大魏宫廷】楚军大将乌干与申亢二人,遂问道:“比你军的【大魏宫廷】乌干、申亢二人如何?”

  那屈塍皱了皱眉,带着几分莫名的【大魏宫廷】情绪。低声说道:“乌干、申亢二人乃五千人将,乃平舆君的【大魏宫廷】心腹爱将……”说着,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奋力昂起头补充道:“某自忖毫不逊色乌干、申亢二人,只因某乃『屈』姓所出,又曾是【大魏宫廷】『项城君』的【大魏宫廷】将领,因此,平舆君不愿重用我罢了!”

  赵弘润好奇地望向百里跋,可惜百里跋对于楚国的【大魏宫廷】事也并不清楚,无奈地耸了耸肩。

  见此,赵弘润便问恰敬笪汗ⅰ奎塍道:“这其中有什么隐情么?”

  只见那屈塍望了一眼平舆君熊琥,沉声说道:“肃王殿下不知我楚国之事。……『屈』姓、与『芈』姓同出于熊氏。然数十年来,屈姓一族与芈姓一族。对于谁才是【大魏宫廷】熊氏正统争论不休,虽然某只是【大魏宫廷】屈姓旁支出身。但仍然为芈琥(熊琥)所忌。……更何况,我曾是【大魏宫廷】『项城君』麾下的【大魏宫廷】将领。”

  “项城君?是【大魏宫廷】何人?”

  “项城君熊仼,乃楚王的【大魏宫廷】叔侄,论辈分是【大魏宫廷】芈琥的【大魏宫廷】堂弟,只因为支持『溧阳君』熊盛大人,因而被芈拓、芈琥所忌,二人合谋将项城君熊仼大人害死……”

  “住口!”平舆君熊琥怒声呵道:“屈塍,你莫要血口喷人!……熊仼死在女人肚皮上,跟熊拓大人以及本君又有何关系?”

  屈塍冷笑道:“那个女人还不是【大魏宫廷】熊琥大人您赠予熊仼大人的【大魏宫廷】?熊仼大人本来身体安泰,可那女子到了熊仼大人身边不过月余,熊仼大人便身染怪病……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贵国真乱……』

  赵弘润似笑非笑地望着对骂的【大魏宫廷】熊琥与屈塍二人,挥挥手示意一名魏兵替屈塍砍断了身上的【大魏宫廷】绳索。

  看得出来,那屈塍的【大魏宫廷】确对熊琥抱有不满,松了绑后站起身来,在向赵弘润感谢之余活动了一下手腕,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大魏宫廷】举动。

  “既然你怀疑熊琥害死了你曾经效忠的【大魏宫廷】封地之君,你为何还要投入他麾下呢?”赵弘润好奇地询问道。

  屈塍犹豫了一下,咬咬牙如实说道:“也不瞒肃王,只因为某的【大魏宫廷】旧主,项城君熊仼大人以往对某等也不怎样,因此,项城君死后,当熊拓做主将项城划入了平舆君治下,于是【大魏宫廷】我等便成了芈琥的【大魏宫廷】部下……可惜因为种种关系,多年来封步于三千人将,不得重用。”说到这里,他转头望向平舆君熊琥,冷冷说道:“芈琥不信任某,便不值得某为他效死!”

  望了眼面色自若的【大魏宫廷】屈塍,又望了眼气急败坏的【大魏宫廷】熊琥,赵弘润心中思忖起来。

  诚然,若是【大魏宫廷】这三千人将屈塍是【大魏宫廷】真心投靠,那么,他的【大魏宫廷】存在,在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谋划中或能起到举足轻重的【大魏宫廷】作用。

  当然,前提此人是【大魏宫廷】真心归降。(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开天录  圣墟  白袍总管  正道潜龙  大魏宫廷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三寸人间  努努书坊  都市之神帝驾到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都市奇门医圣  深渊主宰  修真聊天群  贞观帝师  贞观帝师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