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一十五章:释放俘虏

第一百一十五章:释放俘虏

  “你就不打算说两句?”

  赵弘润冷不防突然转头对平舆君熊琥说道。

  “说……什么?”平舆君熊琥似乎有些手足无措的【大魏宫廷】意思。

  也难怪,事到如今,是【大魏宫廷】个傻子都看得出来屈塍的【大魏宫廷】投降有猫腻,可问题是【大魏宫廷】,先前震怒于屈塍竟然投降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平舆君熊琥,根本没有考虑屈塍的【大魏宫廷】投降是【大魏宫廷】否存在着诈降的【大魏宫廷】可能。

  简单地说,他被自己眼睛所瞧见的【大魏宫廷】事物给惊呆了,有种脑子来不及思考的【大魏宫廷】意思。

  “好歹你也喊几句『屈塍,我熊琥绝不会忘恩负义』这样的【大魏宫廷】话啊,不然本王后面的【大魏宫廷】话还怎么接下去?”皱眉瞥了一眼平舆君熊琥,赵弘润不满地说道:“还真是【大魏宫廷】不配合!……算了,屈塍,本王替他说罢!放心,屈塍,我熊琥绝不会忘恩负义的【大魏宫廷】。”

  “……”屈塍面色古怪地望着赵弘润。

  “……”屈塍脸上的【大魏宫廷】表情更加古怪了,看着赵弘润一言不发。

  “知道本王为什么替他这么说么?因为就算他说了这样的【大魏宫廷】话,也不会有什么效果……本王方才就说过,人心,是【大魏宫廷】非常非常复杂的【大魏宫廷】……就算熊琥今日拍着熊琥对天起誓,对你方才的【大魏宫廷】所作所为既往不咎,难道你就会完全信任他?不!就算排除了熊琥,你自己也会逐渐产生疑虑,日后你会不断地去想,『虽然我救了他,但我也伤到了他,并且还看到了他受辱时的【大魏宫廷】样子,他会不会恩将仇报?为了淡忘在魏营所受到的【大魏宫廷】屈辱,而将我杀死?』”

  “……”屈塍闻言皱了皱眉。竟忍不住望了一眼平舆君熊琥。

  瞧见这一幕,赵弘润笑了笑,摆摆手说道:“你不用看他,这回本王说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你。……说到哪了?哦,说到你会时不时地猜测『熊琥是【大魏宫廷】否会加害你屈塍』的【大魏宫廷】这个可能。为什么呢?因为你伤到了他,做出了在你自己看来都不能容忍的【大魏宫廷】事……这可以理解为是【大魏宫廷】内疚。但这份内疚终究会演变成担心,甚至是【大魏宫廷】恐惧。……人在恐惧的【大魏宫廷】威胁下可是【大魏宫廷】相当可怕的【大魏宫廷】,渐渐地,『熊琥是【大魏宫廷】否会加害你屈塍』的【大魏宫廷】这份猜测,会演变成『若是【大魏宫廷】熊琥当真来加害我,我怎么办?』,直到最终演变为『我是【大魏宫廷】束手就擒呢?还是【大魏宫廷】先下手为强?』”

  “……”屈塍舔了舔发干的【大魏宫廷】嘴唇,露出了沉思的【大魏宫廷】神色。

  “当被恐惧占据时,人的【大魏宫廷】想法都会改变。若熊琥对你好。你会想,『他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准备对我下手,因此故意示好让我放松警惕?』若他对你不好,你就会想,『他对我越来越冷淡了,看来是【大魏宫廷】要对我下手了』……呵呵呵,所以说,当你用刀刺穿了熊琥的【大魏宫廷】腿后。你的【大魏宫廷】结局就已经注定了。要么归降本王,要么。就等着熊琥秋后算账,不管是【大魏宫廷】十年、还是【大魏宫廷】二十年,他迟早就会都杀你的【大魏宫廷】那一天。”

  “……”

  屈塍静静地沉思着,足足过了盏茶工夫,他这才长长叹了口气,目光复杂地望着赵弘润。苦笑说道:“肃王殿下,您是【大魏宫廷】屈某迄今为止所遇到过的【大魏宫廷】敌人中,最……最……恕某真不知该如何形容。”他苦笑着摇了摇头。

  赵弘润微微笑了笑,旋即正色问道:“那么……你的【大魏宫廷】打算呢?本王不希望你选择死,因为本王真的【大魏宫廷】很看好你……本王也做不到承诺太多。但是【大魏宫廷】仅你一支『熊屈氏』族人,相信我大魏也有能容纳你们的【大魏宫廷】位置。”

  『……』

  屈塍深深望了一眼赵弘润,自嘲一笑,旋即缓缓弯腰,单膝叩地、双手抱拳:“某……愿降!”

  瞧着这一幕,平舆君熊琥微微张了张嘴,却半响说不出什么话来。

  他终于明白,赵弘润那句所谓的【大魏宫廷】『在他心口撒盐』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因为赵弘润用犀利的【大魏宫廷】言辞,非但打消了谷粱崴、巫马焦、伍忌三人因他平舆君熊琥一句话所滋生的【大魏宫廷】相互怀疑,甚至还策反了屈塍这位原本是【大魏宫廷】诈降,原本是【大魏宫廷】为他熊琥忠心耿耿的【大魏宫廷】将领。

  而让熊琥感到一阵强烈挫败感觉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听着赵弘润那番从人心角度出发的【大魏宫廷】解析,他竟说不出什么有力的【大魏宫廷】话来反驳对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屈塍逐渐掉入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语言陷阱,一头栽进去再也爬不出来。

  “是【大魏宫廷】本王赢了。”

  离开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润低声在熊琥耳边留下了一句话。

  望着这位年仅十四岁的【大魏宫廷】魏国肃王,平舆君熊琥首次为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安危,为他楚国的【大魏宫廷】安危感到忧虑。

  此后,平舆君熊琥便被单独关押起来,而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四名降将,则被赵弘润叫到了不远处的【大魏宫廷】小帐篷。

  “殿下想让我等做什么?”

  在小帐中,降将谷粱崴率先开口问道。

  本来,作为他四名降将中原本职位最高的【大魏宫廷】人,屈塍理当成为他们的【大魏宫廷】主心骨,但因为此人方才作出诈降的【大魏宫廷】举动,因此谷粱崴、巫马焦、伍忌都不信任他。

  “很简单。”环视了一眼四名降将,赵弘润低声说道:“今日,本王会将三万战俘全部释放,你四人想办法混在其中,回到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大军中去……”

  四人点了点头,并不感到意外,毕竟这个事方才平舆君熊琥就已经提了一遍了。

  “殿下想要我等如何配合魏军……不,是【大魏宫廷】如何配合我浚水营的【大魏宫廷】将士?”还不习惯称呼改变的【大魏宫廷】谷粱崴讪讪地问道。

  赵弘润摇摇头,微笑着说道:“回到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大军后,你等什么都不用做。”

  “……”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四人不解地相互望了一眼,心说这位肃王殿下不是【大魏宫廷】让他们当内应么,怎么却嘱咐他们什么都不要做?

  见此,赵弘润解释道:“你等是【大魏宫廷】第一批归降本王的【大魏宫廷】人,本王可不希望你们因为传递消息什么的【大魏宫廷】就被熊拓识破……你等回到楚军之后,以往怎样。如今还是【大魏宫廷】怎样,本王只要你们做两件事。”

  “殿下请讲。”

  “第一,若是【大魏宫廷】那三万被本王释放的【大魏宫廷】战俘在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大营中作乱,你等伺机放火,替本王烧了熊拓的【大魏宫廷】营寨。”

  巫马焦想了想,纳闷道:“若三万人作乱。趁机放火烧营倒是【大魏宫廷】不难……可万一那三万人不做乱呢?”

  “那就算了呗。”赵弘润笑了笑,摇头说道:“呵呵,放心,那三万人作乱是【大魏宫廷】迟早的【大魏宫廷】事,就是【大魏宫廷】不晓得其中有多少人敢参与了……当然,你等可以稍微挑唆一下,不过,前提是【大魏宫廷】熊拓不会因此怀疑你们。否则,不许轻举妄动。本王不希望你四人中有任何一人因此丧生。”

  “明白。”四名降将抱了抱拳,有些感动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器重。

  “殿下,那么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他日若本王在沙场上击败了熊拓,使魏兵们劝降的【大魏宫廷】时候,你们站出来,想办法让附近的【大魏宫廷】楚国兵将,投降我军。……暂时就这么两件事。至于如何击败暘城君熊拓,本王自有办法!”

  见两件事都不是【大魏宫廷】什么比较难的【大魏宫廷】事。四名降将欢喜地点了点头。

  “好了,事不宜迟。待会本王下令释放三万战俘时。你们瞧准时机混进去,若是【大魏宫廷】事后熊拓问起,就说摹敬笪汗ⅰ裤们混在兵卒当中……熊拓或许会对你们有所怀疑,但是【大魏宫廷】只要你们不轻举妄动,安安分分,他拿不着你们什么把柄。也就不至于会加害你们。”

  “明白了。”四位降将点了点头。

  见此,赵弘润转头望向浚水营的【大魏宫廷】大将李岌:“李将军,麻烦你替他们安排一下。”

  “末将明白。”李岌抱了抱拳,对屈塍等人说道:“四位,请随某来。”

  “是【大魏宫廷】。”

  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抱了抱拳。跟着李岌走到帐外去了。

  然而刚走到帐外,便见粱崴、巫马焦转身面向屈塍,似警告般威胁道:“我二人,会时刻盯着你的【大魏宫廷】……屈塍大人。”

  屈塍苦笑连连,叹了口气,默默点了点头。

  站在帐口附近撩着帐幕瞅着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四人走远,浚水营大将军百里跋回头问赵弘润道:“殿下有把握么?对他们四人?”

  “目前还不是【大魏宫廷】完全信任……所以,击败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事,还得咱们来做,不能让他们插手……这四人,本王另有期待。”

  “原来如此。”百里跋恍然地点了点头。

  当日,赵弘润遵守他曾经许诺的【大魏宫廷】『六日之约』,果然释放了营内那三万楚军俘虏。

  此举让不少楚兵在心中对赵弘润感恩戴德,毕竟在『换俘事件』之后,有不少楚兵俘虏在被脾气暴躁的【大魏宫廷】魏兵拳打脚踢泄愤的【大魏宫廷】同时,也得悉了这件事,了解到因为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关系,导致魏军不得不射死了十几名召陵县的【大魏宫廷】魏国官员,此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遍了三万楚兵,使得他们心中难安,生怕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因为这件事而背弃了承诺。

  可没想到,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非但履行了他的【大魏宫廷】承诺,还格外开恩,让他们三万名楚兵俘虏在离开魏军鄢水大营的【大魏宫廷】时候,每人都能得到两个馒头,好在路上果腹充饥。

  当然,兵器与皮甲是【大魏宫廷】不可能还给他们的【大魏宫廷】,毕竟那些东西已经成为了鄢水大营的【大魏宫廷】一部分。

  但即便如此,三万楚兵还是【大魏宫廷】感恩戴德,规规矩矩地拿着馒头,遵守秩序,一个一个从大营营门的【大魏宫廷】刀车通道中钻了出去,朝着魏兵们告诉他们的【大魏宫廷】,南面二十里外的【大魏宫廷】楚军大营而去。

  而期间,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四位降将也在李岌的【大魏宫廷】安排混入了楚兵当中,钻出刀车通道后一边咬着馒头一边朝着南面飞奔。

  时浚水营大将于淳站在营墙上,面色古怪地瞧着数以三万计的【大魏宫廷】楚兵皆朝着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大营而去,忍不住说道:“也不晓得,那熊拓会不会惊喜于他凭白得了三万兵……”

  瞥了一眼那些全身上下仅穿着一件单薄衣衫的【大魏宫廷】楚兵,大将宫渊牵了牵嘴角,露出一个阴冷诡异的【大魏宫廷】笑容。

  “惊是【大魏宫廷】肯定的【大魏宫廷】,不过这喜嘛,那就未必了!”(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谎话大王  深渊主宰  正道潜龙  山东布洛尔  贞观帝师  神级奶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开天录  调教大宋  谎话大王  圣墟  调教大宋  都市之神帝驾到  都市奇门医圣  深圳民升激光  圣墟  修真聊天群  努努书坊  深渊主宰  房贷计算器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努努书坊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神级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