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一十七章:疑心

第一百一十七章:疑心

  “话说……屈塍将军,此番安然无恙返回我军的【大魏宫廷】,莫非仅你等三人么?熊琥大人麾下其余的【大魏宫廷】将军们呢?”

  注视着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三人好一会,大将宰父亘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而听闻此言,方才还暴躁不已的【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亦用惊诧的【大魏宫廷】目光望了一眼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三人,仿佛在思忖什么。

  『果然来了……』

  屈塍心中暗道一声,也不惊慌,只见他讪讪一笑,尴尬说道:“请君上恕罪,当时末将见大势已去,遂于乱军中换上了士卒的【大魏宫廷】皮甲,叫亲卫假扮我的【大魏宫廷】样子……”

  “唔。”暘城君熊拓恍然地点了点头。

  事实上,『将领假扮寻常士卒逃跑』这种事,在楚国并不罕见,毕竟楚国是【大魏宫廷】相当注重血统地位的【大魏宫廷】,在战局不利的【大魏宫廷】情况下身为贵族的【大魏宫廷】自己假扮寻常士卒,而让亲卫或者别的【大魏宫廷】士卒穿戴将军甲胄送死,这是【大魏宫廷】司空见惯的【大魏宫廷】事。

  用那些贵族们倨傲的【大魏宫廷】话来说就是【大魏宫廷】,贱民代替贵族去死,这是【大魏宫廷】他们的【大魏宫廷】荣幸!

  而屈塍怎么说也出身『屈』姓,虽然是【大魏宫廷】旁支,但好歹也是【大魏宫廷】贵族,因此,屈塍用这种办法逃过一劫,熊拓并不会说他什么。

  “你二人呢?”熊拓的【大魏宫廷】目光望向了谷粱崴与巫马焦。

  好在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三人早前已商议过,因此,他俩心中也不慌乱,在对视一眼后,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瑟瑟发抖,缩着脑袋不敢言语。нéiУāпGê最新章节已更新

  有了屈塍这前车之鉴,他俩的【大魏宫廷】意思,不言而喻。

  『没用的【大魏宫廷】东西!』

  会错了意的【大魏宫廷】熊拓心中冷哼了一声,本欲训斥甚至责罚二人,但是【大魏宫廷】碍于屈塍也是【大魏宫廷】用这种办法侥幸脱身,他这才没有发作,淡淡说道:“起来罢!”

  “多……多谢君上。”

  谷粱崴、巫马焦惴惴不安地站了起来。

  事实上,他们脸上的【大魏宫廷】惊慌并非全都是【大魏宫廷】假装的【大魏宫廷】,因为他们生怕被暘城君熊拓瞧出什么端倪来。

  而这份惊慌配合他们刚才的【大魏宫廷】动作,倒也可以说是【大魏宫廷】错有错着。

  “屈塍,熊琥麾下其他将军们呢?”熊拓问恰敬笪汗ⅰ奎塍道。

  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屈塍也是【大魏宫廷】楚国贵族的【大魏宫廷】关系,熊拓对他不止态度要好得多,相对而言也给予更多的【大魏宫廷】信任。

  “此事某曾小心打听过。”屈塍抱了抱拳,恭敬说道:“魏军将熊琥大人麾下,千人将以上,皆另外关押……”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几丝犹豫之色。

  见此,熊拓皱眉说道:“怎么了?为何吞吞吐吐?”

  只见屈塍犹豫地瞧了一眼熊拓,这才迟疑说道:“快傍晚的【大魏宫廷】时候,有一些魏兵虐打我军士卒……从他们口中得知了一个消息,也不知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

  “什么事?快说!”

  “从那些魏兵口中听说,下午的【大魏宫廷】时候,那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姬润带着一群弩手到关押熊琥大人以及众将领的【大魏宫廷】大帐篷,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将那些关押的【大魏宫廷】将领们全都杀了,就连熊琥大人都被折磨地生不如死……”

  “什么?!”熊拓闻言一双眼睛瞪了出来,咬牙骂道:“姬润小儿,安敢如此!”

  刚刚骂完,他迅速地沉默了下来。

  因为他忽然想起了今日失败的【大魏宫廷】『交易俘虏』之事,当时那肃王赵弘润拒绝了他的【大魏宫廷】换俘提议,更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将那些魏国的【大魏宫廷】俘虏给射死了。

  于是【大魏宫廷】乎,一个猜想顿时浮现在熊拓的【大魏宫廷】心中:很显然,那位无奈之下射死了本国俘虏的【大魏宫廷】肃王当时必定是【大魏宫廷】憋着一肚子的【大魏宫廷】火,于是【大魏宫廷】,当他暘城君熊拓率军离开之后,那肃王便带着人来到了关押熊琥等人的【大魏宫廷】帐篷,杀死那些楚将并折磨平舆君熊琥泄愤。

  “熊琥……现今如何?”

  “这个……”屈塍为难地说道:“末将也是【大魏宫廷】听说,具体如何,不得而知。”

  “该死!”熊拓闻言,也顾不得屈塍亦是【大魏宫廷】贵族身份,骂道:“你所效忠的【大魏宫廷】君上生死未卜,你却贪生怕死,假扮士卒逃生么?……你等还有脸回来?!”

  “末将该死,请暘城君恕罪。”屈塍叩地恳求道,谷粱崴与巫马焦二人亦慌忙跪倒。

  暘城君熊拓恶狠狠地瞪着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三人,那眼神,仿佛恨不得将他们全部拖出去处死。

  见此,屈塍连忙说道:“君上,我等虽假扮士卒贪生,但也因此获悉了一些魏营的【大魏宫廷】事……”说着,他仿佛生怕熊拓怪罪他,迫不及待地说道:“魏营内部的【大魏宫廷】建筑,末将或能画出一二来……”

  “……”暘城君熊拓闻言一愣,脸上的【大魏宫廷】怒气稍稍减轻了几分:“魏营内的【大魏宫廷】情况,你们清楚?”

  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三人连连点头:“回禀君上,魏营的【大魏宫廷】增固事宜,几乎假借我三万士卒之手,末将等趁机也记住了一些营内的【大魏宫廷】情况……”

  “还有脸说!”熊拓低沉着骂了一声。

  一提这件事他就感到窝火,毕竟赵弘润在榨干了那三万俘虏的【大魏宫廷】利用价值后,便将其视为累赘丢还给了他熊拓,偏偏他熊拓还得老老实实接着。

  这让熊拓感觉极其恼火!

  在熊拓的【大魏宫廷】示意下,屈塍果然将整个魏营的【大魏宫廷】坐落情况画了出来。

  毕竟那个营寨本来就是【大魏宫廷】属于平舆君熊琥的【大魏宫廷】营寨,魏军只是【大魏宫廷】在入驻后增筑了一些防御设施,使得这座营寨变得更加坚不可摧罢了。

  倒不是【大魏宫廷】说屈塍、谷粱崴、巫马焦又背叛了赵弘润,问题在于,如今的【大魏宫廷】魏军鄢水大营,就算屈塍将内部的【大魏宫廷】建筑结构详细地画出来交给熊拓,也无济于事。

  顶多熊拓感慨一声:啊,果然是【大魏宫廷】坚不可摧。

  当然,暘城君熊拓可不晓得屈塍的【大魏宫廷】如意算盘,见他画出魏军大营的【大魏宫廷】坐落图,心中的【大魏宫廷】怒气消退了许多。

  但正如屈塍所料,这张魏军的【大魏宫廷】大营结构图根本帮不了熊拓什么。

  『棘手,何等棘手!』

  久久端详着魏营的【大魏宫廷】建筑图,熊拓越发焦虑起来。

  因为他越瞧这张图,就越发地感觉这座军营简直就是【大魏宫廷】不可能攻下的【大魏宫廷】雄关堡垒,至少在来年开春前,几乎没有攻陷的【大魏宫廷】可能。

  “屈塍,魏营内的【大魏宫廷】粮谷……你清楚么?”

  屈塍闻言苦笑着回道:“回禀君上,魏军有多少军粮,末将不知,可那座军营原本有多少粮谷,末将还是【大魏宫廷】清楚的【大魏宫廷】……”

  “该死!”暘城君熊拓忍不住骂了一句。

  因为他这才想起,如今呈现在他眼前的【大魏宫廷】那座魏营,原本是【大魏宫廷】属于平舆君熊琥的【大魏宫廷】,如果没有出现意外的【大魏宫廷】话,待等熊琥攻下鄢陵或者安陵,那座军营将交接给他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军队,包括整个营内的【大魏宫廷】所有设施与粮草。

  而如今,那一切都归了魏军。

  “熊琥就没有留下守营的【大魏宫廷】士卒么?”熊拓怒不可遏地问道。

  屈塍犹豫了一下,为难地说道:“谁也没有想到,魏军竟能击败熊琥大人,包括熊琥大人自己,所以……”

  “大意!熊琥实在太大意了!”熊拓懊恼地锤着桌子。

  帐内众人闻言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事实上,恐怕这里所有人都没有想过,国力与军队力量远不如楚国的【大魏宫廷】魏国,竟然能一举挫败平舆君熊琥六万先锋师,顺势接管了那座军营。

  在他们看来,平舆君熊琥应当是【大魏宫廷】一路高奏凯歌,一直攻打到魏国的【大魏宫廷】都城大梁才对。

  “这下麻烦了。”大将子车鱼忍不住开口道:“魏军得了熊琥大人军中的【大魏宫廷】辎重、粮草,短期之内应该不会被粮草所困扰,而我军……无端端多了三万张嘴,粮草问题就变得更加严峻了……末将以为,那三万人留在军中,反而是【大魏宫廷】个累赘。”

  “那你说怎样?是【大魏宫廷】叫那三万人回魏营去,还是【大魏宫廷】直接杀了他们,一了百了?”熊拓怒不可遏地反问道。

  子车鱼闻言面色一变,连忙告罪,不敢再说什么。

  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大魏宫廷】熊拓长长吐了口气,平静了一下心神,这才叹息道:“某也明白,留那三万无兵器、无甲胄的【大魏宫廷】士卒在军中,无疑是【大魏宫廷】徒然消耗军粮,可为了军心着想,万不能将他们驱逐,否则必生祸端。”

  “不如让那三万人先行回大楚去?”连璧试探着建议道。

  话音刚落,就听宰父亘苦笑着说道:“恐怕那些人还未走到平舆县,就冻死、饿死在半道上了……此时逼他们回国,无异于叫他们送死。”

  连璧眼中闪过几分凶色,低声说道:“既然如此,不如索性明日强攻魏营……”

  『这家伙……』

  帐内众将皆转头瞧了一眼连璧。

  “不成。”熊拓摇摇头叹息道:“别说摹敬笪汗ⅰ壳三万人如今无兵器、无甲胄,就算某给他们兵器、铠甲,又能有多少人还有力气作战?……你们方才也瞧见了,那些人面黄肌瘦,显然那姬润小儿早就料到,索性就不给他们多少吃食,衰弱其体力……”

  说到这里,熊拓忽然转头望向屈塍:“屈塍,你有什么建议么?”

  屈塍讪讪地说道:“败将之将,岂还敢再向君上建议什么……”

  “有话就直说。”

  “这……”屈塍犹豫了一下,忽然咬咬牙说道:“末将以为,眼下与强攻魏营,即便伤亡惨重,亦不见得能拿下那座军营……不如撤退。”

  “撤退?”熊拓眼中闪过几丝复杂神色。

  “是【大魏宫廷】。”无视帐内宰父亘等三位大将投来的【大魏宫廷】带着怀疑的【大魏宫廷】目光,屈塍冷静地说道:“君上明鉴,眼下召陵、西平、临颍等七个县皆在我军手中,不如将大军分散,分别驻军于这七座县城,待来年开春之际,再重组大军,继续攻略魏国。”

  “……”

  宰父亘、子车鱼、连璧闻言一愣,脸上的【大魏宫廷】怒意顿时被恍然与尴尬所取代。

  而暘城君熊拓亦是【大魏宫廷】颇感意外地看着屈塍,缓缓点了点头后问道:“那……熊琥怎么办?”

  “这个……”屈塍犹豫地望了眼熊拓,低声说道:“末将以为,不如尝试归还一两座魏国的【大魏宫廷】城池,用以交换熊琥大人……”

  熊拓闻言一愣,旋即若有所思地点头说道:“唔,这倒是【大魏宫廷】值得尝试一下……”

  『呼……』

  屈塍暗自松了口气。

  因为方才他莫名感受到的【大魏宫廷】那种锋芒在背的【大魏宫廷】感觉,此时已逐渐远离。(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开天录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笔趣阁  谎话大王  都市奇门医圣  修真聊天群  都市之神帝驾到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贞观帝师  圣墟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正道潜龙  深圳民升激光  三寸人间  三寸人间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