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一十八章:预料之中的【大魏宫廷】不和

第一百一十八章:预料之中的【大魏宫廷】不和

  “屈塍将军,暂时你们三人先在这帐内住下,有何所需,尽管吩咐帐外的【大魏宫廷】士卒。”

  暘城君熊拓账下的【大魏宫廷】大将子车鱼,带着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三人来到了一座小帐篷内,和气地对他们说道。

  “多谢子车将军。”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三人抱拳感激道。

  子车鱼和气地摆了摆手,转身正要离开,忽然好似想到了什么,回身补充道:“对了,若是【大魏宫廷】没有什么要紧事,三位最好尽量别离开这座帐篷,免得……我想三位都明白的【大魏宫廷】。”

  “末将等人明白的【大魏宫廷】。”屈塍抱拳感谢道。

  见此,子车鱼朝着三人微微一笑,撩起帐幕离开了。

  他刚一走,谷粱崴与巫马焦二人顿时面色一变,期间,巫马焦更是【大魏宫廷】几步走到帐口附近,微微撩起些许帐幕,瞅着外面的【大魏宫廷】动静。

  而谷粱崴,则是【大魏宫廷】一把抓起了屈塍的【大魏宫廷】衣襟,咬着牙恨恨地瞪着他。

  “你疯了么?”屈塍皱皱眉,稍微挣脱了几下,可惜谷粱崴抓地太用力,他一时也没能挣脱。

  只见谷粱崴毫不理睬屈塍脸上的【大魏宫廷】不渝,咬牙低声说道:“屈塍,你在帅帐内所说的【大魏宫廷】那番话究竟有什么意图?莫非你要背弃肃王么?”

  “看来你果然是【大魏宫廷】疯了,竟然在这楚营把『那一位』说出来。”屈塍嘲讽地看着谷粱崴,压低声音冷笑着说道:“若某背弃,你二人方才就被处死了。……放手,你以为熊拓不会派人盯着咱么?”跪求百独一下潶*眼*歌

  谷粱崴转头望了一眼巫马焦,这才犹豫着松开了屈塍的【大魏宫廷】衣襟,但他眼中的【大魏宫廷】疑虑之色仍旧未曾消退:“你要做什么?”

  屈塍整了整衣襟,转头望向巫马焦,见后者密切关注着帐外的【大魏宫廷】动静,这才压低声音说道:“不是【大魏宫廷】某要做什么,是【大魏宫廷】某若不那样说,无法打消熊拓对我等的【大魏宫廷】怀疑。……相信某,某比你们更了解熊拓。”

  然而谷粱崴却对屈塍的【大魏宫廷】说辞置若罔闻,低声质问道:“少说废话,我只问你,你为何要向熊拓献计,提醒他暂时休兵、来年再战……你究竟晓不晓得,唯有熊琥战败,我等才有活路?!”

  屈塍摇摇头,笃定地说道:“放心吧,某比你等更了解熊拓。……熊拓好面子,绝不会轻易承认失败,某越是【大魏宫廷】那样说,他愈发不会同意今年休兵、来年再战。……别忘了,他要取得比『固陵君』熊吾大人更惊人的【大魏宫廷】成就,助涨他在大楚的【大魏宫廷】声势,如今熊吾大人在宋地节节取胜,他又岂甘心被困堵于鄢水不得寸进?”

  “那你那番话……”

  “只为打消熊拓对我等三人的【大魏宫廷】疑虑罢了……终归我等乃败军将领,又遭俘虏过,熊拓又岂会轻易相信我三人?”

  “……”谷粱崴与巫马焦对视了一眼,眼中的【大魏宫廷】怀疑之色稍稍退下了几分。

  良久,谷粱崴忍不住提醒道:“眼下咱们已无退路,若熊拓战胜了那一位,救出了熊琥,咱们都得死……甚至于家中老小也没有活路。”

  “呵。”屈塍轻哼了一声,淡淡说道:“相信那一位吧。某观那一位对击败熊拓一事胜券在握……”

  然而他的【大魏宫廷】话还未说完,就被谷粱崴给打断了:“我并非不相信那一位,我是【大魏宫廷】不信任你。”

  “那你最好尝试着信任我。若非被那一位说服了,我不会跟你们回到楚营。”

  “……”谷粱崴深深望了一眼谷粱崴,终究缓缓地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最好是【大魏宫廷】这样,屈塍。……某与巫马都并非贵族出身,十分清楚,在经过那件事后,我二人都无法再在楚国立足,唯有投向『那一位』……所以,你最好别做出什么让我们怀疑的【大魏宫廷】事来,否则,若我等活不成,死也会拉上你垫背。”

  “好,你的【大魏宫廷】话我记住了。”屈塍微笑着点了点头,旋即亦低声提醒道:“那么,我的【大魏宫廷】话你们最好也记在心里。……这次回到楚营,那一位亲口允诺,凡事以我为主,因此,最好别再发生方才那样的【大魏宫廷】事。”

  “……”谷粱崴思忖着动了动嘴,在与巫马焦互换了一个眼神后,终于缓缓点了点头。

  见此,屈塍脸上露出几分笑容,压低声音说道:“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咱们换上甲胄,先到营内弄点东西吃。”

  谷粱崴与巫马焦二人点了点头,在帐内换上方才子车鱼交给他们的【大魏宫廷】甲胄,旋即三人结伴朝帐外走去。

  刚出帐篷,他们便瞧见帐外对过站着五名似乎正在谈笑着什么的【大魏宫廷】楚兵,那五名楚兵见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三人离开了帐篷,不动声色地跟随了上来。

  显然,这是【大魏宫廷】熊拓安排对他们三人盯梢的【大魏宫廷】眼线。

  “果然有派人盯着咱……”谷粱崴装作打量四周,借机瞧了一眼身后的【大魏宫廷】盯梢楚兵,向两名同伴低声提醒。

  “知足吧。”屈塍压低了声音,淡淡说道:“至少没光明正大地安排在咱们的【大魏宫廷】帐外,否则,光是【大魏宫廷】你方才的【大魏宫廷】举动,就足以使其怀疑……”

  “嘁!”谷粱崴撇撇嘴,没好气说道:“你以为某犯傻么?……正是【大魏宫廷】巫马瞧见帐外没人,我才……”

  “嘘!”巫马焦的【大魏宫廷】低声提醒打断了谷粱崴的【大魏宫廷】话。

  原来,是【大魏宫廷】身后那五名楚兵走得比较近了。

  见此,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三人都不敢再低声说什么,只是【大魏宫廷】若无其事地打量着营地,一路询问过往的【大魏宫廷】楚兵,来到了发放食物的【大魏宫廷】地方。

  不可否认,即便他们三人目前已暗中归降了肃王赵弘润,但他们肚子的【大魏宫廷】待遇却与那三万楚兵俘虏差不多,只有离开魏军鄢水大营的【大魏宫廷】时候吃过两个干馒头,此刻早已是【大魏宫廷】饥肠辘辘。

  这不,当他们从负责做饭的【大魏宫廷】后军楚兵手中接过米饭与热腾腾的【大魏宫廷】汤时,他们感动地险些要热泪盈眶。

  因为当时就差那么一点,他们就会变成枉死的【大魏宫廷】冤魂。

  好在那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他们活着回到了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大军中,并且,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也许诺了他们种种优厚的【大魏宫廷】待遇,优厚到他们的【大魏宫廷】心已逐渐偏向魏国。

  更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那位肃王殿下还用他那毫不客气,甚至于带有几分侮辱性质的【大魏宫廷】言辞,成功地打消了他们心底唯一的【大魏宫廷】顾虑,使得他们“三只蝼蚁”不必担心事成之后被会那位肃王殿下过河拆桥,“用靴子碾死”。

  就在他们三人吃着军粮喝着汤水充饥时,忽然远处响起一阵喧哗。

  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三人心中纳闷,端着木碗走了过去,想瞧一个究竟。

  走近了一瞧,他们这才意识到,原来是【大魏宫廷】那三万被魏军放回来的【大魏宫廷】原熊琥军士卒,与暘城君熊拓麾下的【大魏宫廷】军卒之间的【大魏宫廷】矛盾。

  事情的【大魏宫廷】起因是【大魏宫廷】这样的【大魏宫廷】,在收纳了那三万被魏军放回来的【大魏宫廷】战俘后,暘城君熊拓出自对军心的【大魏宫廷】考虑,因此叫后军负责做饭的【大魏宫廷】士卒优先照顾这三万人,毕竟这三万就像屈塍等人一样饥肠辘辘,看什么东西都像食物。

  可当这帮人一窝蜂似的【大魏宫廷】涌向发放食物的【大魏宫廷】地方时,此时那里已有众多熊拓军士卒正排成长龙似的【大魏宫廷】队伍,挨个等着领食物。

  本来这件事无可厚非,因为在暘城君熊拓收纳了那三万原熊琥军士卒后,第一时间便是【大魏宫廷】令楚将晏墨等将领为这三万人安排入住的【大魏宫廷】帐篷,毕竟在天气如此寒冷的【大魏宫廷】冬季,仅存一件单衣的【大魏宫廷】原熊琥军士卒不可能在寒冷的【大魏宫廷】夜里挨过一宿。

  而在那三万原熊琥军士卒安排入住帐篷事宜的【大魏宫廷】期间,熊拓军的【大魏宫廷】士卒则开始领发放的【大魏宫廷】军粮。

  到这里,这一切都无可厚非。

  可坏就坏在,那三万熊琥军士卒此刻早已是【大魏宫廷】饿地前胸贴后背,强烈的【大魏宫廷】饥饿感,让他们无法忍受排在八万熊拓军士卒之后领食物。

  因此,熊琥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向负责发放食物的【大魏宫廷】熊拓军后军士卒提出请求,请求后者先给他们食物,毕竟他们在魏营时每天只能获得仅足够维持性命的【大魏宫廷】微薄食物,而被魏军释放时,虽然每人领了两个馒头,但那根本不足以填饱肚子,更何况他们还赶了二十余里路程才来到熊拓军的【大魏宫廷】大营。

  对于这些人的【大魏宫廷】恳请,监督着发放食物事宜的【大魏宫廷】楚将思忖了一下,最终点头允许了,示意那些原熊琥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也排成队伍,一同发放食物。

  可如此一来,暘城君熊拓麾下的【大魏宫廷】那八万兵卒心里就不平衡了。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两排队伍同时发放食物,这无疑使排在后面的【大魏宫廷】熊琥军士卒,不得不面对『更晚才能领到食物』的【大魏宫廷】事实。

  这些人心中闷闷不乐地想道:咱们辛苦了砍伐了一天的【大魏宫廷】木头,初步造好了营寨,此时亦是【大魏宫廷】饥肠辘辘,凭什么你们这帮被魏军放回来的【大魏宫廷】俘虏占在我们前头?

  而原熊琥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也不满意。

  在他们想来,魏军是【大魏宫廷】他们的【大魏宫廷】敌人,因此在被俘虏期间,哪怕对他们拳打脚踢这都无可厚非,可事实上,在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约束下,大部分的【大魏宫廷】魏兵对他们还是【大魏宫廷】相当优待的【大魏宫廷】,非但没有杀他们,还发放了一些食物。

  虽然每个人分到的【大魏宫廷】事物的【大魏宫廷】确少地可怜。

  可要知道,那可是【大魏宫廷】魏军发放给他们的【大魏宫廷】食物,是【大魏宫廷】他们的【大魏宫廷】敌人发放给他们的【大魏宫廷】食物。

  作为在沙场我你死我活的【大魏宫廷】敌人,他们不能奢求魏军为他们做得更多。

  可眼前的【大魏宫廷】这些熊拓军的【大魏宫廷】士卒,那可是【大魏宫廷】他们的【大魏宫廷】友军啊,难道这些友军不能看在他们饿得前胸贴后背份上,稍稍忍让些,让他们先领食物么?

  眼瞅着己方队伍的【大魏宫廷】士卒被那些熊拓军的【大魏宫廷】士卒挤到一旁,一名原熊琥军士卒气愤地说道:“就算是【大魏宫廷】那些魏军,都不至于这般对待我等!”

  这一句话,点燃了这场从骂战迅速演变至肉搏的【大魏宫廷】内斗。(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笔趣阁  三寸人间  凡人修仙传  圣墟  深渊主宰  房贷计算器  凡人修仙传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努努书坊  都市奇门医圣  山东布洛尔  开天录  笔趣阁  谎话大王  正道潜龙  房贷计算器  都市之神帝驾到  白袍总管  开天录  白袍总管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