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一十九章:预料之中的【大魏宫廷】不和 二

第一百一十九章:预料之中的【大魏宫廷】不和 二

  “殿下,百里将军所言,放回那三万楚军俘虏乃一石二鸟之计,我多少已猜到些了,但是【大魏宫廷】有件事,我还是【大魏宫廷】想不通,还请殿下提点……”

  在魏军鄢水大营的【大魏宫廷】某个角落,宗卫沈彧很认真地向赵弘润请教着。【风云小说阅读网】┢┡╞┢┝要看書═.<壹

  时肃王赵弘润正蹲在角落运气,冷不防听到沈彧这句询问,不由地眉头微微一皱:“沈彧,在本王替你解惑之前,你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先考虑考虑,这会儿问本王这个问题,真的【大魏宫廷】合适么?”

  “呃……”沈彧这才从自己的【大魏宫廷】深思中醒悟过来,讪讪地笑了笑:“殿下恕罪,我这两日想这个问题都想得有些魔障了……”

  赵弘润瞥了一眼沈彧,没好气地摇了摇头。

  待一阵寂静过后,赵弘润咳嗽一声,低声说道:“纸。”

  沈彧连忙背着身将手中早已准备上的【大魏宫廷】纸递给自家殿下。

  待一阵窸窸窣窣地声音过后,赵弘润提着裤子站起身来,皱眉望了一眼小坑中那些污秽之物,用靴子将一旁方才挖出来的【大魏宫廷】泥土又填了上去,将小坑填好,并且还踩了踩。

  没办法,军营的【大魏宫廷】生活条件就是【大魏宫廷】这么简陋,他赵弘润还算是【大魏宫廷】有公德心的【大魏宫廷】,再看看其余军中的【大魏宫廷】魏兵,他们谁不是【大魏宫廷】随便找个角落解决的【大魏宫廷】,以至于赵弘润在夜里到营内的【大魏宫廷】角落巡视营防漏洞时,都不敢踏足那些偏僻的【大魏宫廷】角落,生怕踩上什么不好的【大魏宫廷】东西。

  该死的【大魏宫廷】战争……该死的【大魏宫廷】楚国……该死的【大魏宫廷】熊拓……

  望了一眼两袖上的【大魏宫廷】污迹,赵弘润无声地叹了口气,随即问沈彧道:“你方才想问什么?”

  “卑职想问,殿下为何对那些俘虏那般……唔,礼待?”

  “礼待?”赵弘润愣了愣,好笑地问道:“怎么个礼待?”

  “卑职说不上来,就是【大魏宫廷】觉得,殿下对那些楚国的【大魏宫廷】俘虏很宽容,别的【大魏宫廷】不说,只说释放那些俘虏的【大魏宫廷】时候。您还让他们每人拿两个馒头在路上充饥……虽说一人两个馒头这并不多,可架不住那有三万余俘虏啊……”

  “你想说什么?”

  “卑职只是【大魏宫廷】觉得,您对那些俘虏过于仁厚了……不只卑职这么想,营内许多浚水营的【大魏宫廷】将士们都有些不能理解。终归。那些人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大魏宫廷】敌人,是【大魏宫廷】侵占我大魏疆土,杀害我大魏百姓的【大魏宫廷】敌人……卑职不明白殿下为何要那般优待他们,难道殿下还指望那些人回心转意,归降我大魏么?”

  赵弘润闻言望了一眼沈彧。点点头说道:“不错,你说得不错。……那三万楚兵是【大魏宫廷】我军的【大魏宫廷】俘虏,与我大魏有仇,如此,他们落在我军手中,即便是【大魏宫廷】我军将士将他们全部杀死,也没有谁能说我军的【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相信就算是【大魏宫廷】那些俘虏们自己,也是【大魏宫廷】这么想的【大魏宫廷】。┢要看╪┢╪╪═書”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片刻,忽然岔开了话题:“沈彧。你说为何雪中送炭比锦上添花更加会让人牢记恩德呢?……同样都是【大魏宫廷】帮助,不是【大魏宫廷】么?”

  “唔?”沈彧想了想,摇摇头说道:“不尽然,那自然是【大魏宫廷】身处于艰难、急需帮助的【大魏宫廷】时候,更会牢记对方的【大魏宫廷】恩情……”

  “你说得对。……人在危难的【大魏宫廷】时候,在急需帮助的【大魏宫廷】时候,才会更加在意这份恩情。说到底,这也是【大魏宫廷】人心……当一个人绝望的【大魏宫廷】时候,稍稍给予他些许恩惠与帮助,这个人就会感恩戴德……”

  “那些楚军俘虏亦是【大魏宫廷】如此?”

  “唔……有点接近。但稍有不同。”

  “请殿下明示。”

  “沈彧啊,人心是【大魏宫廷】很复杂的【大魏宫廷】……正如你所言,那些楚兵乃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大魏宫廷】敌人,因此。哪怕是【大魏宫廷】我们将他们全杀了,这都不为过。这一点我们清楚,那些楚兵心里也清楚。……但是【大魏宫廷】,我军却并没有杀他们,反而给他们活的【大魏宫廷】希望,甚至于。给予一些小恩小惠,比如,在释放他们的【大魏宫廷】时候,给他们每人放两个馒头……你信不信,那些楚兵会因此对我军感恩戴德?”

  “不信。”沈彧丝毫不给面子地摇了摇头。

  “哈哈,本王也不信。”赵弘润哈哈一笑。

  听闻此言,沈彧哭笑不得,正要说话,却见赵弘润脸上笑容一收,正色说道:“但是【大魏宫廷】啊,沈彧,当那些楚兵回到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军中之后,只要稍稍受到一些对他们不利的【大魏宫廷】待遇,他们就会想到我军……联想到我军对他们的【大魏宫廷】好,继而更加愤懑于他们所受到的【大魏宫廷】不公平的【大魏宫廷】待遇。这一点,你信么?”

  “……”沈彧迟疑地摇了摇头。

  见此,赵弘润微微笑了笑,目视着夜空下的【大魏宫廷】南面,淡淡说道:“记得释放俘虏的【大魏宫廷】时候,有人提醒本王,让那三万战俘成为熊拓军中的【大魏宫廷】累赘,这个策略不错,但为了防止那些战俘继续与我军为敌,应当提前做一些保障,比如说,挑断那些俘虏的【大魏宫廷】手筋,或者砍伤他们什么的【大魏宫廷】……这种保障的【大魏宫廷】确不错,但忽略了人心。要是【大魏宫廷】本王当真下令这么做,那三万战俘就会因此对我军怀恨在心,这不合本王释放他们的【大魏宫廷】初衷……”

  “初衷?”

  “啊。”赵弘润点了点头,轻笑道:“本王要让熊拓不得不负担起那三万战俘的【大魏宫廷】口粮,还要让那三万楚国的【大魏宫廷】战俘反过来念我魏军的【大魏宫廷】好……”

  “这……恐怕不太可能吧。”沈彧一脸难以理解。

  “不可能?那就是【大魏宫廷】拭目以待吧。┢═┢要╪┡看╡┡┟书.{1〔”撇了一眼夜空,赵弘润仿佛胸有成竹般地说道:“只要一个契机……一个十有**会出现的【大魏宫廷】契机!”

  “……”沈彧张了张嘴,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

  而与此同时,暗中已归降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楚将屈塍,正亲眼目睹着前者口中所指的【大魏宫廷】那个契机。

  “就算是【大魏宫廷】那些魏军,都不至于如此对待我等!”

  听到这句话的【大魏宫廷】时候,就连屈塍都愣住了。

  就算是【大魏宫廷】他,也没想到那三万被魏军释放回来的【大魏宫廷】原熊琥军士卒,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而更加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句话竟然还得到了附近那些原熊琥军士卒的【大魏宫廷】普遍认同。

  当然,这句话其实有很多夸大成分,充其量只是【大魏宫廷】算是【大魏宫廷】一句气话而已。

  但不知怎么,那些原熊琥军的【大魏宫廷】士卒却普遍认同这句话。

  因为在他们看来,当他们在魏营充当苦力的【大魏宫廷】时候。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那可是【大魏宫廷】第一时间给他们食物的【大魏宫廷】,尽管每个人只能抓一把米饭,但至少当他们吃上东西的【大魏宫廷】时候,那些看守着他们的【大魏宫廷】魏兵还饿着肚子。并且,那些魏兵们也并未挤上前来跟他们抢夺。

  可如今在眼前,这些熊琥军的【大魏宫廷】友军们,却仿佛恨不得将他们挤到角落,任由他们饥饿而死。

  按照常理。不应该由对方挥一下友军之间的【大魏宫廷】和善,先让他们拿到食物填饱肚子么?

  为什么这些友军的【大魏宫廷】做法,竟然连那些明明是【大魏宫廷】敌人的【大魏宫廷】魏军还要不如?!

  抱着这种想法,原熊琥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气愤于己方所受到的【大魏宫廷】不公平待遇,纷纷出言支持那个率先念魏兵好的【大魏宫廷】士卒。

  “说得是【大魏宫廷】!……还他娘的【大魏宫廷】同是【大魏宫廷】本国的【大魏宫廷】士卒,那些魏兵都不会如此蛮横!”

  这不,一时间这种类似的【大魏宫廷】论调,比比皆是【大魏宫廷】。

  听着这类论调,熊琥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丝毫不觉得己方队伍中的【大魏宫廷】人做得过分,反而觉得对方不可理喻。

  这不。有一名熊拓军的【大魏宫廷】士卒撇撇嘴冷笑道:“既然魏军对你们这么好,你们干嘛还回来?留在魏营当俘虏不是【大魏宫廷】挺好么?”

  话音刚落,附近亦有一名熊拓军的【大魏宫廷】士卒接过话茬嘲讽道:“我看这帮人是【大魏宫廷】被魏军吓破胆了,竟然为敌军说好话……”

  一开始是【大魏宫廷】相互指责,紧接着都是【大魏宫廷】相互对骂。

  熊拓军士卒骂那些原熊琥军士卒被魏军俘虏,丢了武器、甲胄,竟然还有脸回来讨东西吃,而熊琥军士卒则反骂我等好歹与魏军正面厮杀,而你们这群狗东西,就晓得在后方捡便宜。虐杀毫无反抗之力的【大魏宫廷】魏国平民。

  “一群败军之卒,魏军怎么不杀光你们?”

  “因为魏兵比你们这群狗东西好得多!”

  “什么?你们他娘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什么东西?六万人,竟然被兵力远远少于你们的【大魏宫廷】魏兵打败……一群废物!”

  “哈哈哈……只晓得在后方抢掠那些手无寸铁的【大魏宫廷】平民,有种你们跟那些魏兵去打……到时候可别吓得尿裤子!”

  “你嘴巴放干净点!”

  “你要做什么?……放手!”

  “放手?我去你娘的【大魏宫廷】……”

  “你敢动手?”

  “动手怎么了?”

  “兄弟们。跟他们拼了!”

  于是【大魏宫廷】乎,这场矛盾从打嘴仗直接上升到动用武力,数以千计的【大魏宫廷】两支楚兵愤怒地朝着曾经的【大魏宫廷】友军挥拳,与其扭打在一起。

  米桶被打饭,汤水洒了一地,本来弥足珍贵的【大魏宫廷】粮食。被践踏为泥。

  虽然附近的【大魏宫廷】楚将们厉声呵斥,但是【大魏宫廷】根本没有用。

  放眼望去,两支楚军的【大魏宫廷】数千士卒,或主动、或被动地参与到了这场内斗当中,那场面,激烈到就连屈塍都感觉难以置信。

  因为随着矛盾的【大魏宫廷】激化,混乱场面的【大魏宫廷】逐步升级,越来越多的【大魏宫廷】两军士卒被牵连进去,仿佛要演变为三万人与八万人之间内斗。

  这种规模的【大魏宫廷】内斗,岂是【大魏宫廷】轻易能压制下来的【大魏宫廷】?

  喂喂喂……这才回到楚营,就被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给猜中了么?

  屈塍没有参合远处的【大魏宫廷】混乱,默默在一旁吃米饭充饥。

  但是【大魏宫廷】在心中,他却对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更高看了一筹,毕竟赵弘润曾笃信地告诉他,被魏军放回的【大魏宫廷】三万楚军俘虏,即原熊琥军士卒,与暘城君熊拓麾下八万兵卒,是【大魏宫廷】不可能和平相处的【大魏宫廷】。

  这不,那三万俘虏才刚刚返回楚营,就与熊拓军的【大魏宫廷】士卒爆了矛盾,计较原因不过是【大魏宫廷】因为用饭排队前后这种鸡毛蒜皮的【大魏宫廷】小事。

  当然这只是【大魏宫廷】在屈塍看来,而说到最根本原因,其实还是【大魏宫廷】轻视与自尊:熊拓军看不起三万熊琥军曾被魏军所俘虏,更气愤于后者竟然还说魏军的【大魏宫廷】好话;而三万熊琥军士卒则是【大魏宫廷】因为己方曾被魏军俘虏,这已经成为他们心底的【大魏宫廷】一根刺,若是【大魏宫廷】有谁敢拨动这根刺,那么就得做好准备迎接这三万熊琥军士卒的【大魏宫廷】愤怒。

  那位肃王……果然是【大魏宫廷】丢了一个大麻烦给熊拓啊。

  心中感慨着,屈塍带着谷粱崴、巫马焦二将也装模作样地上前喝止那些兵卒的【大魏宫廷】愚蠢争斗。

  其实他们恐怕巴不得这些人越打越激烈,打到难舍难分,这样一来,他们就有机会完成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嘱咐:伺机焚烧楚营。

  虽然说眼下的【大魏宫廷】楚营其实只建成了一堵北侧的【大魏宫廷】营墙而已,但不可否认,若是【大魏宫廷】屈塍等人有机会烧毁了营内那众多的【大魏宫廷】帐篷,相信此间这十一万楚兵,都得在寒风中度过一宿,不晓得会被夜里的【大魏宫廷】寒风冻死多少人。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屈塍三人最终也没有得到机会。

  毕竟那些原熊琥军的【大魏宫廷】士卒,在忍饥挨饿了好几日后,体力远不如熊拓军的【大魏宫廷】士卒,毫无意外地被后者按在地上暴打。

  一方尽皆被打倒,这场内斗也很快就结束了。

  “可惜……”巫马焦遗憾地小声嘀咕了一句。

  可惜?

  屈塍心中冷哼了一声,神色冷淡地望着一名熊拓军的【大魏宫廷】士卒,脚踩着一名原熊琥军的【大魏宫廷】士卒,得意洋洋地嘲讽着。

  “来啊,再打啊,狗东西!”

  被踩在地上的【大魏宫廷】那名原熊琥军士卒满脸是【大魏宫廷】伤,用凶狠的【大魏宫廷】眼神死死盯着侮辱了自己的【大魏宫廷】曾经的【大魏宫廷】友军士卒,却碍于力气耗尽,喘着粗气难以挣扎站起来,只好破口大骂。

  但是【大魏宫廷】结果明摆着,这名士卒又被熊拓军的【大魏宫廷】士卒给修理了一番。

  类似的【大魏宫廷】现象,屈塍望眼望去,比比皆是【大魏宫廷】。

  嚯嚯……但愿熊拓别分给“我军”武器与甲胄,否则,待“我军那些士卒”日后逐渐恢复了体力……可有好戏瞧了!

  屈塍冷眼旁观着这一幕,心下暗暗冷哼着。

  虽说今日是【大魏宫廷】原熊琥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不敌熊拓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但那只是【大魏宫廷】两军士卒体力上的【大魏宫廷】差距罢了,待等那些原熊琥军士卒吃了几顿饱饭逐渐恢复了体力,他们会忘却今日的【大魏宫廷】耻辱?

  眼瞅着那些被按在地上暴打的【大魏宫廷】原熊琥军士卒,望着他们那无助的【大魏宫廷】眼神中所饱含的【大魏宫廷】愤怒神色,屈塍心中澄明。

  他越来越感觉,暘城君熊拓要打赢这场仗,当真是【大魏宫廷】越来越艰难了。

  当然,已暗中归降了魏军的【大魏宫廷】屈塍反而乐于见此。(未完待续。)

  ...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努努书坊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开天录  深渊主宰  都市之神帝驾到  深圳民升激光  调教大宋  深圳民升激光  三寸人间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修真聊天群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