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二十章:熊拓的【大魏宫廷】决定

第一百二十章:熊拓的【大魏宫廷】决定

  次日,天刚蒙蒙亮,屈塍便被阳城君熊拓派来的【大魏宫廷】亲卫叫到了帅帐。

  这让屈塍感到些许欣喜,毕竟这意味着阳城君熊拓对他稍微信任了些。

  “君上。”

  “哦,屈塍啊,坐。”

  此时在帅帐内,阳城君熊拓正与宰父亘、子车鱼、连璧三位大将商议着什么,见屈塍到来,熊拓便暂时停下了商议之事,转头询问恰敬笪汗ⅰ奎塍道:“屈塍,依你对魏国那个肃王姬润的【大魏宫廷】看法……他是【大魏宫廷】个什么样的【大魏宫廷】人?”

  『……』

  屈塍心中一惊,下意识地以为是【大魏宫廷】自己哪里露出了马脚,仔细反复思量后,他却怎么也想不出究竟是【大魏宫廷】哪里出了错,遂疑惑地试探道:“君上的【大魏宫廷】话……末将不太明白。”

  “是【大魏宫廷】这样的【大魏宫廷】。”熊拓笑了笑,解惑道:“昨日听了你的【大魏宫廷】建议后,某又写了封书信,送到了魏营,提议用临颍、西华两县交换熊琥……”

  『原来是【大魏宫廷】这桩事。』

  虚惊一场的【大魏宫廷】屈塍暗自松了口气,故作焦急地问道:“那……结果呢?魏军可同意交换?”

  阳城君熊拓闻言,面色有些不太好看,因为跟上回一样,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只在那封书信的【大魏宫廷】背面写了几个字。

  哦,这回是【大魏宫廷】四个字:『滚你个蛋』。

  虽然熊拓不太理解这句话是【大魏宫廷】否也是【大魏宫廷】魏国那边骂人的【大魏宫廷】方言俚语,但沾了一个『滚』字,怎么猜也不像是【大魏宫廷】同意的【大魏宫廷】意思。нéiУāпGê最新章节已更新

  “他拒绝了。”熊拓言简意赅地概括道。

  说罢,他揭过了此事,询问恰敬笪汗ⅰ奎塍道:“屈塍,据你了解,那肃王姬润在魏营……真的【大魏宫廷】一人掌权?某听说魏军有一支援军,是【大魏宫廷】那支援军打败了熊琥……那个领兵的【大魏宫廷】大将,真的【大魏宫廷】认可那姬润一介稚子独掌大权?两者间有否什么矛盾?”

  “君上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魏军浚水营的【大魏宫廷】大将军百里跋?”

  “浚水营?”阳城君熊拓闻言一愣,惊讶问道:“那支援军是【大魏宫廷】浚水营?”

  屈塍愣了愣,还来不及开口,大将连璧惊悟道:“对!君上大人,是【大魏宫廷】浚水营!那日交换俘虏时,那姬润小儿就曾经提过浚水营的【大魏宫廷】名字……”

  “浚水营……”阳城君熊拓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喃喃说道:“竟然是【大魏宫廷】浚水营……”

  屈塍不明就里,好奇问道:“君上,援军是【大魏宫廷】浚水营……这有什么不对么?”

  阳城君熊拓摇了摇头,解释道:“浚水营乃是【大魏宫廷】屯扎在魏国都城大梁京郊之师,其掌兵的【大魏宫廷】大将军百里跋,或有消息称,曾经是【大魏宫廷】魏王姬偲的【大魏宫廷】宗卫……唔,大概相当于亲卫,心腹之臣。”说罢,他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而那姬润是【大魏宫廷】魏王姬偲的【大魏宫廷】儿子……怪不得,怪不得……”

  听到这里,子车鱼遗憾地说道:“魏国的【大魏宫廷】宗卫,忠心耿耿。似这般,想要离间那姬润与大将百里跋,怕是【大魏宫廷】就行不通了……”

  “唔。”阳城君熊拓皱了皱眉,问恰敬笪汗ⅰ奎塍道:“那姬润有什么喜好么?”

  谨慎的【大魏宫廷】屈塍闻言苦笑着说道:“君上,某混在士卒中才侥幸脱身,当时哪有心思打探那姬润有何喜好。”

  “说的【大魏宫廷】也是【大魏宫廷】。”阳城君熊拓遗憾地点了点头,低着头若有所思。

  『看来熊拓还未真正信任我……』

  屈塍在心中暗自提醒自己提高戒备。

  思忖了一会儿,阳城君熊拓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算了算了,熊琥的【大魏宫廷】事暂且揭过。……屈塍,昨日傍晚,我军营内士卒们的【大魏宫廷】内斗,你可知晓?”

  屈塍连忙抱拳回道:“末将当时正在那取米用饭,瞧得清清楚楚。”

  “那正好。……对此你有何什么建议么?”

  屈塍想了想,皱眉说道:“君上,末将以为,君上麾下的【大魏宫廷】军卒,与熊琥大人麾下的【大魏宫廷】溃兵,若是【大魏宫廷】呆在一起久了,或许会引发远比昨日更严重的【大魏宫廷】争斗……”

  “唔……”熊拓不置褒贬地应了一声,问道:“那你有什么好建议么?”

  屈塍苦笑了几声,为难地说道:“末将还是【大魏宫廷】昨日那番话,眼下君上与魏军交战,恐怕……难以取胜。还是【大魏宫廷】来年再战吧……”

  阳城君熊拓闻言瞥了一眼屈塍,皱眉说道:“你是【大魏宫廷】叫本君……不战而退么?”

  “这……”屈塍面色难看地低下了头。

  见他这幅表情,宰父亘、子车鱼、连璧三将对视了一眼,眼中的【大魏宫廷】怀疑之色早已消失不见。

  甚至于,大将宰父亘还忍不住劝说熊拓道:“公子,其实摹敬笪汗ⅰ咯将以为,此时强攻魏营,胜少败多……不如就取纳屈塍将军的【大魏宫廷】建议,还是【大魏宫廷】来年再战吧。”

  阳城君熊拓闻言不悦地望了一眼宰父亘:“你是【大魏宫廷】要某被熊吾比下去么?唔?”

  宰父亘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瞧见这一幕,屈塍心中暗暗冷笑,因为他早就料到熊拓是【大魏宫廷】绝对不甘心被困阻于鄢水的【大魏宫廷】,毕竟阳城君熊琥的【大魏宫廷】敌人不单单只是【大魏宫廷】魏国,还有本国内的【大魏宫廷】同胞骨肉,同样有成为楚王可能的【大魏宫廷】兄弟们。

  比如,眼下已攻入了宋地腹地的【大魏宫廷】『固陵君』熊吾。

  望了一眼帐内的【大魏宫廷】四将,阳城君熊拓正色说道:“退兵、来年再战的【大魏宫廷】话,你等就莫要再提了。……只要熊吾还在攻略宋地,本公子是【大魏宫廷】绝不会退兵的【大魏宫廷】!……与其想着退兵,你们还不如想想,如何攻下那座魏营!”

  『嘿!』

  在宰父亘、子车鱼、连璧三将低头不语的【大魏宫廷】同时,屈塍心下暗暗冷笑了一声。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大魏宫廷】,他很了解这位阳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性子。

  “君上若是【大魏宫廷】无其他事的【大魏宫廷】话,屈塍暂且告退……”

  “唔?你到哪去?”熊拓皱眉问道。

  “我……”只见屈塍露出几分为难之色,尴尬地说道:“某见君上与三位将军似要商议军情大事,某败军之将,实在不便……”

  听闻此言,熊拓的【大魏宫廷】眼神柔和了许多,挥挥手说道:“无妨,你留下吧。……我也想听听你的【大魏宫廷】建议。”说到这里,他着重地补充道:“是【大魏宫廷】攻打魏营的【大魏宫廷】建议,明白么?其余的【大魏宫廷】废话,都给我收起来。”

  “是【大魏宫廷】……”屈塍恭顺地抱了抱拳。

  见此,熊拓点了点头,回顾宰父亘、子车鱼、连璧三位将军道:“方才说到哪了?”

  宰父亘望了一眼屈塍,起初他对屈塍是【大魏宫廷】心存疑虑的【大魏宫廷】,但是【大魏宫廷】在听了屈塍奉劝熊拓的【大魏宫廷】建议后,他对屈塍的【大魏宫廷】疑虑减少了许多,倒也不再介意这位败军之将旁听,闻言恭敬地说道:“说到强攻魏营……”

  “强攻魏营?”屈塍适时地表现出了他的【大魏宫廷】“震惊”,连声劝道:“君上,恕末将多嘴。眼下帐内,没有比末将更了解那座魏营,若是【大魏宫廷】强攻,恐怕……”

  说到这里,他瞧见了熊拓那不悦的【大魏宫廷】眼神,“适时”地闭上了嘴。

  正如他所料,他的【大魏宫廷】这番举动,让宰父亘、子车鱼、连璧三将对他的【大魏宫廷】疑虑大为减少。

  这不,子车鱼还和颜悦色地向屈塍解释道:“屈塍将军放心,只是【大魏宫廷】尝试一下强攻的【大魏宫廷】效果而已……顺便,稍稍减轻些我军目前军粮上的【大魏宫廷】负担。”

  『原来如此,借强攻魏营试探那座营寨的【大魏宫廷】防御力,顺便使军中士卒减员,缓解军粮窘迫……看来熊拓的【大魏宫廷】确无法支撑十一万人的【大魏宫廷】粮食……』

  屈塍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小心地问道:“不知是【大魏宫廷】派哪一些军士?”

  虽然他的【大魏宫廷】话听上去问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帐内几人却心中清楚。

  这不,阳城君熊拓怒不可遏地冷哼道:“自然是【大魏宫廷】本公子麾下的【大魏宫廷】兵将,难道还是【大魏宫廷】姬润小儿放回来的【大魏宫廷】那三万人不成?”

  说罢,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大魏宫廷】熊拓平静了一下心神,冷静说道:“明日强攻魏营,某不便出面。……那姬润多半深恨因我而逼死那一干魏国俘虏,若是【大魏宫廷】瞧见我,或许会折磨熊琥也说不定……宰父,命你为主将,明日率军攻打魏军鄢水大营。”

  “是【大魏宫廷】!”大将宰父亘抱拳应道。

  熊拓想了想,叮嘱道:“记住,明日攻打魏军大营,你不必喊话劝降。……在某看来,那姬润小儿心高气傲,受不得半点威胁,你若是【大魏宫廷】言语激怒了他,他必定拿熊琥泄愤。……直接攻打!”

  “明白。”宰父亘点了点头,问道:“公子,那末将明日带多少兵将前往?”

  阳城君熊拓沉思了片刻,沉声说道:“六万!……待等阵亡人数达到半数以上,你再撤军!”

  『……』

  帐内众将闻言面色微变,他们自然明白熊拓的【大魏宫廷】这道命令意味着什么。

  『好家伙,这熊拓的【大魏宫廷】心狠……果然比那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更甚几筹!』

  屈塍不由地一阵心惊胆战,毕竟熊拓的【大魏宫廷】这一道将令,无异于直接宣判了至少三万名楚兵的【大魏宫廷】死刑。

  如此又过了一日。

  待等十一月初一,阳城君熊拓麾下大将宰父亘率六万楚兵,浩浩荡荡地朝着魏军鄢水大营而去。

  其余将领,非但子车鱼与连璧两位大将随军,就连屈塍亦被临时委任了一支军队。

  至于楚军的【大魏宫廷】大营,则由楚将晏墨负责值守。

  在赶了二十余里路后,屈塍再次瞧见了那座熟悉的【大魏宫廷】鄢水大营。

  他不由得心生感触。

  然而最让他感慨的【大魏宫廷】,还得是【大魏宫廷】这番攻打魏营的【大魏宫廷】六万楚军。

  或许那六万楚军士卒仍旧士气高昂,可是【大魏宫廷】在宰父亘、子车鱼、连璧、屈塍等将军们看来,今日他们楚军想要攻克对面那座固若金汤的【大魏宫廷】魏营,那简直就是【大魏宫廷】难如登天。

  但是【大魏宫廷】阳城君熊拓没有办法。

  因为他军中的【大魏宫廷】军粮不足以供养多达十一万士卒,因此,与其坐吃山空叫麾下十一万人吃光了军粮,还不如强攻魏营,一来可消耗魏军的【大魏宫廷】兵力,摸清楚这支魏兵的【大魏宫廷】实力;二来,也可使己方麾下的【大魏宫廷】楚兵大幅度减员。

  毕竟,死人是【大魏宫廷】不需要吃粮的【大魏宫廷】。(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三寸人间  白袍总管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深圳民升激光  谎话大王  修真聊天群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圣墟  都市奇门医圣  深圳民升激光  都市之神帝驾到  白袍总管  努努书坊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