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二十九章:奇袭之策

第一百二十九章:奇袭之策

  “你有什么计策?”

  阳城君熊拓惊疑不定地问麾下大将子车鱼道。

  只见子车鱼抱了抱拳,用低沉地声音说道:“公子,我等都晓得,魏国有六个常驻的【大魏宫廷】军镇大营,分别设在『南燕』、『成皋』、『砀山』、『睢阳』、『汾陉塞』、『大梁』这六个战略紧要要地,而此刻在那座魏营内的【大魏宫廷】『浚水营』士卒,便恰恰正是【大魏宫廷】原本驻扎在魏国都城『大梁』的【大魏宫廷】军队……换而言之,魏国大梁眼下京防空虚,或有可趁之机?”

  “……”阳城君熊拓闻言皱了皱眉,有些不乐地问道:“你是【大魏宫廷】说兵袭大梁?”

  “正是【大魏宫廷】。”子车鱼沉声回道。

  阳城君熊拓失望地望了一眼子车鱼,摇摇头说道:“某若是【大魏宫廷】那姬润,待你驱兵深入魏国腹地后,只需断你归路,使军中粮草运输不继,到时候,你有兵无粮,能奈何地了大梁?……别忘了,大梁终归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都城,城内资源丰富,哪怕没有一兵一卒,只要紧急征募城内百姓,亦可坚守一阵,而你,在粮道被断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又能攻几日?”

  他这番话,算是【大魏宫廷】回绝了子车鱼的【大魏宫廷】建议。

  然而子车鱼却并非放弃,低声轻笑道:“公子所指的【大魏宫廷】,乃是【大魏宫廷】『陆路』,而末将所指的【大魏宫廷】,却是【大魏宫廷】『水路』。”

  “水路?”阳城君闻言一愣,仿佛是【大魏宫廷】想起了什么。輸入網址:Нёǐуапge.сОМ觀看醉心张節

  而此时,就听子车鱼沉声解释道:“魏国都城大梁,水路四通八达,东西有黄河横贯,南连蔡河,而这条蔡河,直通颍水……换而言之,我军可以从颍水逆流直上,船经蔡河,直达魏国都城大梁。魏国的【大魏宫廷】舟船坚利,不比我大楚,若在水上,何人能断我军粮道?”

  “……”阳城君熊拓闻言为之动容,登时从座位上站起,在帐内来回踱步,口中不绝地念叨着“舟船”二字。

  诚然,步战其实并非是【大魏宫廷】他们楚国最强的【大魏宫廷】,甚至于楚国几乎没有骑兵,但反过来说,若论舟船水战,他们楚国堪称领先于当世各国,就连齐、鲁两国的【大魏宫廷】联军也不敢在靠近水域的【大魏宫廷】地方与楚军作战。

  而此番阳城君熊拓攻打魏国时,因为魏国并没有什么可用于江湖作战的【大魏宫廷】水军,兼之熊拓为了稳扎稳打,也不敢过于深入魏国腹地,使得他麾下的【大魏宫廷】水军,准确是【大魏宫廷】说应该是【大魏宫廷】那一批舟船,都停靠在蔡河、离水、颍水这三支水脉汇合于一处的【大魏宫廷】地方,即『三川之地』陈县。

  “陈县……”阳城君熊拓喃喃自语着。

  曾经,陈县因为位靠项城,原是【大魏宫廷】属于项城君熊仼的【大魏宫廷】领地。

  当时熊仼在陈县打造了一支船队,将大量颍水郡内的【大魏宫廷】物资,经过颍水输运至他所支持的【大魏宫廷】『溧阳君』熊盛的【大魏宫廷】领地内,这个举动让熊拓十分不快。

  毕竟在熊拓看来,他与项城君熊仼以及平舆君熊琥,三人的【大魏宫廷】领地挨地颇近,因此按理来说,项城君熊仼应该支持他,而不是【大魏宫廷】支持『溧阳君』熊盛。

  记得那当时,熊拓致力于拉拢项城君熊仼这位熊氏一族的【大魏宫廷】兄弟,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后者并没有因此改换门庭,投入他熊拓的【大魏宫廷】麾下。

  见此,正如屈塍向赵弘润所透露的【大魏宫廷】那样,熊拓一不做二不休,用重金买了一个美貌的【大魏宫廷】女子,借平舆君熊琥的【大魏宫廷】手送给了熊仼,非但设计害死了熊仼,还想方设法主使平舆君熊琥谋夺了熊仼的【大魏宫廷】领地。

  而如今,包括陈县在内的【大魏宫廷】原项城君熊仼的【大魏宫廷】领地,已被平舆君熊琥所吞并,事后,熊拓在陈县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大魏宫廷】船坞,在这里打造战船,训练水军。

  但也因为这件事,阳城君熊拓与『溧阳君』熊盛几乎反目成仇,只不过后者在楚王心目中的【大魏宫廷】地位明显不如熊拓,这才使得熊拓这种害死同族兄弟、并指使平舆君熊琥倾吞同族兄弟领地的【大魏宫廷】做法,饱受其余熊氏王族贵族子弟的【大魏宫廷】指责。

  这一得一失,也真说不好究竟是【大魏宫廷】赚是【大魏宫廷】亏:得了地盘,失了人心。

  “调陈县的【大魏宫廷】兵船么?”

  阳城君熊拓来回在帐内踱着步,思索着子车鱼这条计策的【大魏宫廷】可行性。

  不可否认,若是【大魏宫廷】浚水营的【大魏宫廷】魏兵仍驻扎在大梁,那么,哪怕楚军的【大魏宫廷】战船兵临大梁,也不足以撼动大梁。

  可如今,浚水营的【大魏宫廷】魏兵已兵出大梁,驻防在鄢水,使得大梁京防空虚,此时命一支战船逆流而上,从蔡河直袭大梁,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一个不错的【大魏宫廷】办法。

  『不过……』

  好似想到了什么,阳城君熊拓转头对子车鱼问道:“单靠一支战船队伍,你有把握使大梁屈服?”

  子车鱼闻言摇头说道:“公子,末将并非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打算袭击大梁,末将只是【大魏宫廷】想让魏王与魏国朝廷感受到威胁……”

  “佯攻疑兵?”

  “正是【大魏宫廷】!”子车鱼点点头,补充道:“大梁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都城,魏王所在、魏朝廷所设之地,就如当年我大楚遭齐、鲁、宋三国联合攻伐时一样,但凡魏人们还有一口气在,便绝不会让我军攻克大梁……当然,末将也并未奢想能攻克这座城池,末将只是【大魏宫廷】希望能迫使大梁去请援。”

  阳城君熊拓思忖了一下,恍然大悟道:“浚水营?你是【大魏宫廷】想迫使浚水营的【大魏宫廷】魏兵回防大梁?”

  “公子英明。”子车鱼小小夸赞了主公一句,旋即郑重说道:“若是【大魏宫廷】能迫使浚水营的【大魏宫廷】魏兵回防,即便北面那座魏营如何固若金汤,也只是【大魏宫廷】形同虚设罢了。”

  “唔。”阳城君熊拓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因为据败兵所透露的【大魏宫廷】情报,魏军的【大魏宫廷】鄢水大营内充其量也就只有两万浚水营魏兵、一万鄢陵兵,共计三万人罢了。

  在熊拓看来,若是【大魏宫廷】子车鱼的【大魏宫廷】妙计能迫使浚水营的【大魏宫廷】魏兵回防大梁,仅凭那一万鄢陵兵,那肃王姬润凭什么死守住营寨?

  到时候,熊拓有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办法收拾这座仅仅只剩下一万人的【大魏宫廷】营寨。

  “好!好!好……”

  刚要连喊三个好字来表达心中的【大魏宫廷】喜悦,阳城君熊拓忽然想到了什么,皱眉说道:“可……万一浚水营的【大魏宫廷】魏兵不回防大梁呢?”

  听闻此言,子车鱼笃信地说道:“公子,魏国就只有『南燕』、『成皋』、『砀山』、『睢阳』、『汾陉塞』、『大梁』六个常驻军营,其余地方卫戎都只不过是【大魏宫廷】毫无征战经验的【大魏宫廷】治安卫队罢了,派那些乌合之众,岂能挡我大军?……而这六个军营中,『南燕』、『成皋』两地魏人绝不敢轻动,毕竟他们要提防着北方的【大魏宫廷】韩国;而降于魏国的【大魏宫廷】宋将南宫,他所率的【大魏宫廷】『睢阳军』,目前正与『固陵君』熊吾作战;再算上此战打响前公子曾派一支偏师拖住了『汾陉塞』的【大魏宫廷】魏国,如今的【大魏宫廷】魏国,仅有『砀山军营』可以出动……但是【大魏宫廷】,『砀山军营』也未见得胆敢轻动,眼下『砀山军营』坐山观虎斗,时刻关注着南宫的【大魏宫廷】『睢阳军』与『固陵君』熊吾的【大魏宫廷】战况,时刻准备着发兵援救,若『砀山军营』回援大梁,魏国或将面临宋地全线覆没的【大魏宫廷】结局,相信魏国朝廷应该明白这一点。”

  “那也不能保证魏国朝廷当真下令浚水营回援大梁,而不是【大魏宫廷】『砀山营』。”阳城君熊拓显得有些犹豫。

  毕竟万一魏国朝廷当真选择了『砀山营』回营,那么,他阳城君熊拓这边的【大魏宫廷】局势未见得有何改善,反而是【大魏宫廷】给政治场上的【大魏宫廷】对手『固陵君』熊吾做了嫁衣。

  一旦『固陵君』熊吾当真击败了南宫的【大魏宫廷】睢阳军,占领了宋地全境,因此得到了他们兄弟的【大魏宫廷】父亲楚王的【大魏宫廷】青睐,那么,他熊拓日后的【大魏宫廷】日子,也不见得会怎么好过。

  换而言之,子车鱼所提出的【大魏宫廷】建议,对于熊拓而言将是【大魏宫廷】一场赌博,赌大梁遭到袭击后魏国朝廷下令浚水营回援,而不是【大魏宫廷】砀山营。

  『算了……就算最终回援大梁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砀山营,使得我给熊吾那家伙做了嫁衣,我日后亦可如此分说,总能抢回些战功……』

  沉思了良久,阳城君熊琥总算是【大魏宫廷】打定了注意:“好!就依你所言!……对了,你方才说这条计策凶险,若是【大魏宫廷】不顺利,或将使数万兵顷刻间丧生,这话怎么讲?”

  听闻此言,子车鱼面色一正,严肃地说道:“末将担心魏人在蔡河设坝蓄水,毕竟末将所率的【大魏宫廷】战船将经过蔡河,若是【大魏宫廷】魏人到时候开坝放水,或将使我船队,船毁人亡……”

  阳城君熊拓闻言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

  “某还以为你担心什么,原来是【大魏宫廷】这个。”

  摇摇头,熊拓释然般地说道:“眼下已入冬,各地水域的【大魏宫廷】水势本来就不湍急,要筑坝积蓄足够的【大魏宫廷】水量,这谈何容易?别说魏人不晓得此事,就算魏人此刻洞悉了你的【大魏宫廷】计策,于此时派兵前往蔡河筑坝蓄水,亦积蓄不了多少水势……放心吧!”

  “但愿如此。”

  子车鱼点点头,长长吐了口气。

  不知为何,他在提出这条明明不错的【大魏宫廷】计策时,心中总有种莫名的【大魏宫廷】不安。

  当夜,阳城君熊拓便命人前往陈县,调来停靠在陈县附近水域的【大魏宫廷】兵船、战船。

  待两日后,那无数兵船与战船逆蔡河北上,先抵达了鄢水与蔡河交汇之处。

  见此,阳城君熊拓便命子车鱼率麾下士卒三万,登上那些战船,继续逆蔡河往上,直趋魏国的【大魏宫廷】都城大梁。

  那一日,只见蔡河上兵船、战船连绵不绝,仿佛一条游龙,笔直朝着北方而去。

  这一幕,吓得那些在鄢水边打水,准备运水到营内做饭的【大魏宫廷】魏兵们,一个个望着那壮观的【大魏宫廷】战船队伍,就连手中的【大魏宫廷】水桶掉落在河中都不自觉。(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房贷计算器  白袍总管  修真聊天群  笔趣阁  努努书坊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开天录  大魏宫廷  谎话大王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修真聊天群  三寸人间  都市奇门医圣  深圳民升激光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深渊主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凡人修仙传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