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三十五章:远见

第一百三十五章:远见

  ——时间回到一日前——

  当陈适、王述、马彰三人将那支楚国战船队伍的【大魏宫廷】消息告诉赵弘润时,浚水营大将军百里跋亦得知了有关于那支楚国战船队伍的【大魏宫廷】消息,因此来到了帅帐面见赵弘润。

  相比较陈适、王述、马彰三人,百里跋的【大魏宫廷】表情显然要平静、从容地多,毕竟赵弘润曾命令他麾下的【大魏宫廷】浚水军在蔡河、洧水交汇处筑造了水坝,因此,如今得知楚军似乎有沿着蔡河逆流而上奇袭他们大魏都城大梁的【大魏宫廷】企图,百里跋也并不怎么担心。

  他只是【大魏宫廷】觉得吃惊,毕竟那可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在还未离开大梁的【大魏宫廷】时候,就命令他去办的【大魏宫廷】事,换而言之,赵弘润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猜到楚军会这么做。

  这才是【大魏宫廷】百里跋此番前来帅帐的【大魏宫廷】主要目的【大魏宫廷】。

  “殿下当时便猜到楚国会袭我大梁?”

  在帐内坐定后,百里跋便忍不住询问道。

  虽然说聪慧之人都有远见,可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这个“远见”,未免也太过于远了,预知了楚军两三个月后的【大魏宫廷】行动,这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匪夷所思。

  而面对百里跋的【大魏宫廷】询问,赵弘润笑着解释道:“不,百里将军误会了,并不是【大魏宫廷】本王在当时预知了楚军未来两个多月后的【大魏宫廷】动向,而是【大魏宫廷】本王当时打算『引导』楚军这么做……”

  “……”帐内众人闻言皆露出了不解之色。

  见此,赵弘润补充解释道:“在大梁的【大魏宫廷】时候,本王只是【大魏宫廷】初步思忖了如何应对楚军的【大魏宫廷】计划,只是【大魏宫廷】大致计划而已:第一步,重挫楚军的【大魏宫廷】锐气。毕竟当时暘城君熊拓与平舆君熊琥的【大魏宫廷】十六万大军,已占领了颍水郡数座城池,兵锋正盛。……似这样节节得胜的【大魏宫廷】军队,士气虽高,但难免也会因此心生小觑我大魏军队的【大魏宫廷】轻视之心,针对这一点,我军或有可能诱杀一部分楚军。”

  帐内。陈适、王述、马彰三人闻言恍然大悟,因为在鄢水之战时,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用诈败之计,诱使平舆君熊琥先是【大魏宫廷】追击鄢陵兵。然后又是【大魏宫廷】追击那些从鄢陵迁往安陵的【大魏宫廷】百姓,使得那六万楚兵在长途奔袭中消耗了大量的【大魏宫廷】体力,这才使得随后在中了浚水军的【大魏宫廷】伏击后,浚水军的【大魏宫廷】魏兵们几乎毫不费力地便击溃了这支多达六万人的【大魏宫廷】楚先锋军,以极少的【大魏宫廷】伤亡代价。换取了杀三万人、迫降三万人的【大魏宫廷】璀璨战果。

  “那么第二步呢?”百里跋见猎心喜,好奇问道。

  赵弘润笑笑说道:“平舆君熊琥全军覆没,暘城君熊拓显然是【大魏宫廷】坐不住了,聚拢大军来攻打我军。但是【大魏宫廷】因为他们六万先锋军全军覆没,因此这回,暘城君熊拓必定会多加小心,不会给我们什么机会。因此,凭借我军三万五千兵力,想要全歼或重创暘城君熊拓麾下近十万的【大魏宫廷】大军,这很难。……是【大魏宫廷】故。第二步是【大魏宫廷】再挫楚军的【大魏宫廷】锐气,但只是【大魏宫廷】阻击,使暘城君熊拓近十万大军不得寸进,而非是【大魏宫廷】妄想着连这支楚军都全歼或重创。”

  “所以殿下在占领了这座楚营后,并没有急着趁军队新胜,士气正旺,挥军南下顺势收复失地,而是【大魏宫廷】让孟隗大人增固了营寨的【大魏宫廷】防御。”

  “挥军南下这件事,本王前一阵子就说过了,那时挥军南下。未见得能够击败暘城君熊拓近十万大军,毕竟平舆君熊琥的【大魏宫廷】六万楚先锋军的【大魏宫廷】溃败,对于暘城君熊拓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来说,影响其实微乎其微。那时选择与熊拓正面交锋,以三万五千人对战近十万楚军,我军即便能得胜,恐怕伤亡也难以估量,不值得。……更何况,还未见得一定就能胜出。”

  “唔。”百里跋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因此。本王请工部左侍郎孟隗大人增固营防,为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将暘城君熊琥拖在此地,借怠战消磨熊拓军的【大魏宫廷】锐气。……本王不打算出兵,但也不打算让熊拓继续向北,本王只是【大魏宫廷】希望保持这种两军对垒的【大魏宫廷】僵持局面。而另外一边,本王又请曹玠将军率骑兵去截断楚军的【大魏宫廷】粮道,迫使楚军的【大魏宫廷】粮草供应出现危机。释放那三万战俘亦是【大魏宫廷】如此,只是【大魏宫廷】为了增加楚军每日的【大魏宫廷】粮草消耗,天底下无论是【大魏宫廷】哪支军队,一旦粮草耗尽,斗志也几乎全无。”说到这里,赵弘润笑了笑,继续说道:“当然了,本王还是【大魏宫廷】想在熊拓军身上得到一场胜利的【大魏宫廷】,因为只有在败北的【大魏宫廷】情况下保持两军僵持的【大魏宫廷】局面,才更加能使楚军的【大魏宫廷】士气随着日子的【大魏宫廷】延后迅速殆尽士气。……这一点,暘城君熊拓也很配合,率领六万楚军来强行攻打我军营寨,给我军送上了一场胜利。”

  “那场胜利,说实话也很凶险啊。”百里跋回想起前几日的【大魏宫廷】攻营战事,摇头感慨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稍稍有些尴尬,苦笑着说道:“那是【大魏宫廷】我失算了,我没料到暘城君熊拓比我想象的【大魏宫廷】还要果断,见不得不收纳的【大魏宫廷】三万战俘加剧了他军中粮草的【大魏宫廷】消耗,便立马投入六万楚兵来强攻我军营寨,借楚军的【大魏宫廷】伤亡达到减少每日粮草消耗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当时孟隗大人的【大魏宫廷】两座井阑车以及其余抛石车等战争重器尚未打造完成,如若不然,那场战事不会那样吃力。……好在那场艰难的【大魏宫廷】战事总算是【大魏宫廷】熬过来了,如今暘城君熊拓若想再强攻我军营寨,可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呵。”百里跋轻笑了一声,猜测道:“殿下执意将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大军阻击在此,莫非就是【大魏宫廷】为了『引导』他想别的【大魏宫廷】法子,比如,驱战船沿着蔡河逆流而上,奇袭大梁?”

  “毕竟楚国多战船嘛。”赵弘润耸了耸肩,进一步解释他的【大魏宫廷】作战计划:“总的【大魏宫廷】来说,第二步就是【大魏宫廷】让楚军,让熊拓在陆路上失利。包括本王请孟隗大人将整座军营打造地水泄不通、易守难攻,都是【大魏宫廷】为了迫使熊拓放弃在陆路上推进。如此一来,留给熊拓的【大魏宫廷】便只有两条路,要么等待来年开春再战,要么,就趁着如今蔡河还未冻结,驱战船袭大梁,逼迫我军主动后撤,回援大梁。……倘若我军当真被逼得只能撤军回援大梁,那么这座营寨即便再是【大魏宫廷】固若金汤。也起不到丝毫作用了。”

  此时,王述忍不住插嘴问道:“若熊拓选择来年再战呢?”

  “这也正是【大魏宫廷】本王所不希望看到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望了一眼王述,苦笑道:“若是【大魏宫廷】熊拓选择来年再战,那他就没有必要再留在鄢水附近。十有*会将近十万大军分散,守卫各个被他们楚军攻占的【大魏宫廷】城池。……若真如此,我军就必须主动出击了,因为既然熊拓已决定来年再战,而我军却仍旧死守着这座营寨。那么待等来年开春,天气回暖,我军,甚至是【大魏宫廷】我大魏,这场仗将会打得很艰难。……在这件事上,其实本王也在赌,赌暘城君熊拓并不是【大魏宫廷】一个老成稳重,凡事计算利弊的【大魏宫廷】人,毕竟若他真是【大魏宫廷】每每计较得失,就不会因为父皇当年坑了他一回。便一直记恨到如今,以至于这十年来,他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每年骚扰、攻打我大魏的【大魏宫廷】汾陉塞,看得出,他是【大魏宫廷】一个睚眦必报的【大魏宫廷】人,而一般这样的【大魏宫廷】人,轻易是【大魏宫廷】绝对不会承认失败的【大魏宫廷】,只要这场战役仍有一线机会,他就会继续与我军作战,哪怕大雪封路。”

  “看来这回是【大魏宫廷】殿下猜对了。”马彰配合地笑道:“无论是【大魏宫廷】预知还是【大魏宫廷】引导。殿下使浚水军的【大魏宫廷】第兄弟两个月前在蔡河所建造的【大魏宫廷】水坝,总算是【大魏宫廷】派上用场了。……不过有一点末将很纳闷,明明蔡河蓄水长达两月之久,可为何楚军却未发现呢?按理来说。他们应该能从水位的【大魏宫廷】高低瞧出些端倪才对。”

  “因为我浚水军不止建了一座水坝。”百里跋微笑着替马彰解开了疑团:“我军当时在蔡河、洧水交汇处建坝时,建造了两座水坝,一座用来积蓄蔡河的【大魏宫廷】水势,一座用来阻隔洧水的【大魏宫廷】水势流向下游的【大魏宫廷】涡水,而使其改道流向蔡河下游。因此,楚军很难从蔡河下游的【大魏宫廷】水位瞧出什么不对劲。”

  马彰等人闻言顿时恍然大悟。

  而这时。百里跋却将目光投向了赵弘润,神色莫名地说道:“不过最让某意外的【大魏宫廷】,还是【大魏宫廷】殿下将最后一枚金令用于命令砀山营的【大魏宫廷】军队,命令那司马安……那家伙,可不好相与。”

  赵弘润闻言微微一愣,仿佛从百里跋的【大魏宫廷】语气中听出了几分端倪,疑惑问道:“砀山营的【大魏宫廷】大将军司马安?百里将军与此人熟悉么?”

  百里跋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摇摇头说道:“彼与某同为陛下曾经的【大魏宫廷】宗卫,何谓熟悉不熟悉?某太了解那家伙了,待等这场战事结束,殿下最好备一份礼,礼重礼轻无所谓,只要心意送达。……他,即便遵照殿下的【大魏宫廷】命令在蔡河设下伏兵,也仅仅只是【大魏宫廷】看在那枚金令的【大魏宫廷】份上,那家伙心眼小地很,普天之下只听从陛下的【大魏宫廷】调遣,似殿下这般强令他出兵,那家伙就算不说,心里也恨得很。”

  “不至于吧?”赵弘润有些诧异,他还以为他父皇曾经的【大魏宫廷】宗卫们都像百里跋这么好说话呢。

  “殿下还是【大魏宫廷】相信吧。”百里跋苦笑了两声,由衷地称赞道:“司马安的【大魏宫廷】才能十倍胜某,殿下以为陛下为何命他执掌砀山营,监视着降将南宫的【大魏宫廷】一举一动?因为以司马安的【大魏宫廷】本事,要击败南宫的【大魏宫廷】睢阳军易如反掌,别看我浚水军的【大魏宫廷】兵力多达两万五千,而砀山营却仅仅两万人,真打起来,我浚水营未见得是【大魏宫廷】对手……殿下是【大魏宫廷】没看到那家伙如何训练手底下的【大魏宫廷】士卒的【大魏宫廷】,他手底下的【大魏宫廷】魏兵,才称得上是【大魏宫廷】真正的【大魏宫廷】精锐之师!”

  说到这里,百里跋顿了顿,语气莫名地继续道:“既然此番是【大魏宫廷】司马安的【大魏宫廷】砀山营出马,伏击那支战船队伍的【大魏宫廷】楚兵自是【大魏宫廷】不在话下,不过,殿下也不必等着那家伙派人将楚国的【大魏宫廷】俘虏运至此地了,那家伙无论是【大魏宫廷】与敌国征战还是【大魏宫廷】征剿盗贼内患,向来是【大魏宫廷】不留俘虏的【大魏宫廷】。”

  “诶?”

  赵弘润愣了愣,要知道他确实很需要楚军中将领级别的【大魏宫廷】俘虏,越多越好,因为这关系着他之后的【大魏宫廷】大行动,可如今听百里跋这么一说,似乎不用再指望那位砀山营的【大魏宫廷】大将军司马安会派人送什么俘虏给他了?

  果不其然,正如百里跋所说的【大魏宫廷】,仅一日后的【大魏宫廷】傍晚,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大将军司马安便派人送来了口信:任务完成!

  至于俘虏,在司马安的【大魏宫廷】口讯中,连提都没提。

  后来赵弘润才知道,司马安仅率领一半砀山营的【大魏宫廷】魏兵,在蔡河一带阻击楚将子车鱼麾下的【大魏宫廷】万余楚军。

  全歼了那支楚军,除被逼下蔡河的【大魏宫廷】以外,其余楚兵,一个不留。

  而随后,司马安便率领那一半的【大魏宫廷】砀山营魏兵,返回砀山,准备支援宋地战场去了。

  让赵弘润感觉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司马安命那名传口讯的【大魏宫廷】魏兵明确指出了他的【大魏宫廷】动向:他,要去宋郡了!

  『果然是【大魏宫廷】怨念很深啊……』

  听懂了那句话言外之意的【大魏宫廷】赵弘润不由地苦笑起来。

  他已经想好,待等一场战事结束,定要置备一份厚礼送到砀山营。

  倒不是【大魏宫廷】怕因为这桩事而得罪了司马安,只能说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真的【大魏宫廷】很好奇,那位备受百里跋推崇的【大魏宫廷】砀山营大将军,是【大魏宫廷】如何单凭三四千步兵,在几乎没有多少损伤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击溃了楚将子车鱼的【大魏宫廷】万余楚兵,并将其全部歼灭。

  那俨然是【大魏宫廷】一位非常擅长打仗的【大魏宫廷】大将军。(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都市之神帝驾到  房贷计算器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凡人修仙传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深渊主宰  正道潜龙  笔趣阁  神级奶爸  开天录  谎话大王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山东布洛尔  调教大宋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房贷计算器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正道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