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三十九章:楚营之乱

第一百三十九章:楚营之乱

  “报!营内多处失火,火势甚大。”

  “报!原熊琥军士卒与我军士卒爆发冲突,目前已出现拔刀相向之事,连璧将军正在制止。”

  “报……”

  楚营内的【大魏宫廷】传令兵们,络绎不绝地出入帅帐,将营内最新的【大魏宫廷】消息传达给暘城君熊拓。

  然而暘城君熊拓对于这些消息根本就不在乎,他只在乎一点,那就是【大魏宫廷】魏兵的【大魏宫廷】动向,那支屯扎在鄢水河岸魏营内的【大魏宫廷】魏*队,是【大魏宫廷】否会趁着他营内大乱之时前来夜袭。

  眼下,暘城君熊拓就只关心这一点,其余的【大魏宫廷】,哪怕是【大魏宫廷】营内他麾下军士与原熊琥军士卒假戏真做,当真内乱打起来,他都不在乎。

  毕竟在他看来,若是【大魏宫廷】此次引诱魏军失败,那么他便只有退却到召陵等被他攻陷的【大魏宫廷】魏国城池中,老老实实地等到来年开春再战,既如此,麾下士卒损失几何,都已经不是【大魏宫廷】什么问题。

  毫不夸张地说,待来年开春时,只要他支付一笔恰敬笪汗ⅰ慨财,自能再在楚国他的【大魏宫廷】领地内拉起一支数万人的【大魏宫廷】军队,因此,哪怕今夜营地内的【大魏宫廷】楚兵损失地再多,暘城君熊拓也不会心疼。

  可让他愈来愈焦躁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鄢水河岸的【大魏宫廷】魏营,至今为止都没有什么异动,这让熊拓简直难以理解。

  『难道是【大魏宫廷】我军营寨的【大魏宫廷】火势烧地不够旺?魏军未曾注意?』

  熊拓来回在帐内踱了几步,随即吩咐帐内的【大魏宫廷】亲卫去观瞧营内起火的【大魏宫廷】状况。

  不多时,亲卫便回来了,坦言告诉熊拓,整座大营数处起火,火势冲天,波及甚广。

  甚至于,那名亲卫还传来了将军连璧请他代为传达的【大魏宫廷】讯息:若再不控制火势,再过一会,到时候就算是【大魏宫廷】有心灭火也无力挽回了。

  暘城君熊拓听闻这个消息后在帐内沉思了片刻,叫那名亲卫再次向将军连璧传达他的【大魏宫廷】意思:无妨!

  言外之意。熊拓已经不在乎这座军营了,反正就算有这座军营在,他也无法攻克魏军的【大魏宫廷】鄢水大营。

  在向连璧传达了『纵容火势』的【大魏宫廷】命令之后,熊拓仍旧来回在帐内踱步。一边走一边在心中大骂。

  『该死的【大魏宫廷】魏人……难道他们全都是【大魏宫廷】瞎子么?我军的【大魏宫廷】营寨火势这般旺,那些魏人竟然视若无睹?……难道被那个姬润小儿识破了?不应该啊,他既然放回了那三万俘虏,显然也是【大魏宫廷】打着离间我军军心的【大魏宫廷】主意,照这么想来。我军内乱,应该是【大魏宫廷】在他意料之中的【大魏宫廷】,可……可他怎么就不中计呢?』

  满心烦躁的【大魏宫廷】熊拓负背着双手在帐内走来走去,苦苦思索着此事。

  想来想去,他只能将这件事归于『魏军还在观望』这个结论。

  仔细想想,就算换做他是【大魏宫廷】魏人的【大魏宫廷】主帅,也不可能在发觉敌营失火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就即刻下令偷袭,自然要谨慎对待,天晓得那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敌军的【大魏宫廷】诱敌诡计。

  想到这里,熊拓长长吐了口气。一次又一次地说服自己稍安勿躁,静待魏军的【大魏宫廷】到来便是【大魏宫廷】。

  而在暘城君熊拓静静等待着魏军到来的【大魏宫廷】时候,楚营内的【大魏宫廷】混乱已愈加升级,在惹出了人命之后,熊拓军与熊琥军的【大魏宫廷】矛盾被彻底激化了,尽管将军连璧已当机立断派兵封锁了闹乱的【大魏宫廷】中营,不许东西南北四个偏营的【大魏宫廷】士卒出入,但中营内的【大魏宫廷】混乱,他却无力制止。

  眼下在这片中营内,被混乱波及的【大魏宫廷】士卒已达到七千人。其中有近四千左右是【大魏宫廷】熊拓军的【大魏宫廷】士卒,而另外三千余,则是【大魏宫廷】熊琥军的【大魏宫廷】楚兵。

  很难想象,明明是【大魏宫廷】同属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大魏宫廷】军队。但是【大魏宫廷】这两支楚兵,眼下却犹如死敌般厮杀着,恨不得将对方全部杀光。

  『……』

  屈塍冷眼旁观着远处那帮杀红了眼的【大魏宫廷】两支楚兵,心下微动,对身旁的【大魏宫廷】将军连璧说道:“连璧将军,难道咱们就眼睁睁看着他们自相残杀么?”

  “否则又能如何?”连璧淡淡地说道:“自古以来。军中哗变难以制止,我等只要保证其余四个偏营不受影响,至于这中营……就让这两拨人是【大魏宫廷】闹吧,权当是【大魏宫廷】拿他们来引诱魏军。”

  『嘁!』

  见连璧主意已决,而且态度十分坚决,屈塍有些遗憾地在心中撇了撇嘴。

  事实上,他最好连璧派士卒介入那两拨自相残杀的【大魏宫廷】楚兵当中,如此一来,那些连璧麾下的【大魏宫廷】楚兵也会受到波及,遭到那两拨楚兵的【大魏宫廷】攻击,毕竟那两拨人眼下可是【大魏宫廷】杀红了眼。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连璧不愧是【大魏宫廷】熊拓麾下的【大魏宫廷】大将,行事十分果断,见势不可违,便索性放弃了这中营内的【大魏宫廷】这七千左右乱军,转而派士卒死守住通往东南西北四个偏营的【大魏宫廷】要道,将混乱的【大魏宫廷】局面牢牢控制在中营,这就使得屈塍心中那些意图扩大混乱的【大魏宫廷】小伎俩全都失去了作用。

  这阵乱战,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时辰。

  直到戌时时分,中营内的【大魏宫廷】混乱才逐渐平息下来,而让连璧、屈塍等人很诧异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人数仅三千余人的【大魏宫廷】原熊琥军士卒,竟然在那阵乱战中打败了人数还比他们多上好几百的【大魏宫廷】熊拓军,而造成这一不可思议现象的【大魏宫廷】原因,就在于那名年轻的【大魏宫廷】千人将伍忌。

  『好个凶悍的【大魏宫廷】小将……』

  大将连璧心中亦暗暗吃惊。

  要知道,因为伍忌是【大魏宫廷】最先挑动熊琥军士卒乱入,打乱了他连璧的【大魏宫廷】计划,致使中营大乱,数千楚兵因此丧生的【大魏宫廷】罪魁祸首,因此,连璧对伍忌格外关注。

  倒不是【大魏宫廷】心存着什么报复之类的【大魏宫廷】想法,毕竟在连璧看来,只要控制住混乱的【大魏宫廷】场面,哪怕这些楚兵假戏真做自相残杀而死,对于整个大局而言也不会有什么改变:针对魏军的【大魏宫廷】鄢水大营,楚军仍然占据着兵力上的【大魏宫廷】绝对优势,但是【大魏宫廷】,依旧无法攻克那座魏营。

  说白了,连璧对伍忌只是【大魏宫廷】单纯的【大魏宫廷】关注而已,想看看这个冲动而耿直的【大魏宫廷】年轻人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而让他吃惊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伍忌这个年轻的【大魏宫廷】千人将,他的【大魏宫廷】勇武远远超乎了连璧的【大魏宫廷】想象,诚可谓是【大魏宫廷】一员难得的【大魏宫廷】勇将。

  不过欣赏归欣赏,眼下可不是【大魏宫廷】他破格提拔那位年轻的【大魏宫廷】千人将的【大魏宫廷】时候。当务之急,他必须先考虑如何应付眼前的【大魏宫廷】局面。

  要知道,眼下中营内的【大魏宫廷】近四千熊拓军,可是【大魏宫廷】即将被三千余熊琥军士卒给打败了。不难猜测,当这两拨楚兵打出了胜负后,那么这场动乱十有*也就终结了,毕竟他连璧早以命人派重兵封锁了这个军营。

  那么问题就来了,当这场动乱结束之后。他们楚军拿什么继续引诱魏军?

  难道就此罢手?让这场诱敌伏击以闹剧告终?

  相信若是【大魏宫廷】此事传扬出去,必定会叫天下人笑掉大牙:楚人不惜自相残杀,来引诱魏人夜袭其军营,结果,还没等魏军出动,楚人自己就因为损失过大而结束了这场诱敌之战。

  “这下麻烦了……”连璧低声嘀咕道。

  屈塍闻言瞥了一眼连璧,心中轻笑了两声。

  他当然明白连璧在顾虑什么,事实上,后者正在顾虑的【大魏宫廷】,也恰恰正是【大魏宫廷】屈塍所惊讶并且感到意外的【大魏宫廷】。

  那就是【大魏宫廷】。不知出于什么情况,魏军始终没有来夜袭楚营。

  本来屈塍也稍稍有些担心,担心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见楚营失火,不明究竟地命令麾下魏兵前来袭营,但是【大魏宫廷】眼下,等了许久丝毫不见魏军来也袭,屈塍心中顿时有了些底气。

  他不清楚赵弘润是【大魏宫廷】出于什么原因才没有命令魏军趁机前来夜营,但是【大魏宫廷】不管怎么说,魏军对楚军的【大魏宫廷】内乱视若无睹的【大魏宫廷】举动,对于眼下的【大魏宫廷】情形而言反而是【大魏宫廷】明智之举。

  “连璧将军。不如……”屈塍附耳在连璧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既然魏军、或者是【大魏宫廷】那位肃王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大魏宫廷】明智,那么显然屈塍也对他们最终能战胜暘城君熊拓增添了几分信心,因此便开始不遗余力地替魏军考虑起来。

  “勒令其放下武器?”

  连璧闻言转过头来,皱眉说道:“似眼下情况。若是【大魏宫廷】我麾下士卒介入,勒令熊琥大人的【大魏宫廷】军士放下武器,他们十有*会冲着某麾下的【大魏宫廷】士卒而来……你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牺牲某麾下的【大魏宫廷】兵将?”

  说到最后,连璧的【大魏宫廷】脸上有些不快。

  而面对着连璧脸上不快的【大魏宫廷】表情,屈塍仿佛没有瞧见似的【大魏宫廷】。苦笑着为难道:“连璧将军,可眼下唯有如此了呀……除非,咱们终止引诱魏军的【大魏宫廷】计策。”

  连璧皱皱眉,瞧了几眼屈塍,继而又望向远处那些乱军,脸上露出了几许迟疑之色。

  正如屈塍所言,眼下若想要继续保持楚营“内乱不断”的【大魏宫廷】局面,就必须让他麾下的【大魏宫廷】军卒介入,可是【大魏宫廷】这样一来,非但他连璧麾下的【大魏宫廷】兵将会因此折损,或还会将混乱波及至其余四个偏营。

  而一旦整个楚营内的【大魏宫廷】楚兵都哗变了,那可就不好收场了。

  “这件事,某要问过公子……”

  连璧思忖了半响,最终还是【大魏宫廷】难以做出决定,随派人将此事传达至帅帐内的【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

  没过多久,熊拓便派人传来了讯息。

  虽然仅仅四个字,但足以证明熊拓的【大魏宫廷】果决远在连璧之上:不惜代价!

  “不惜代价……”

  连璧喃喃念叨着这四个字,终于咬咬牙做出了决定:命令自己麾下的【大魏宫廷】兵卒介入,勒令那两拨作乱的【大魏宫廷】楚兵全部放下武器。

  正如连璧所考虑的【大魏宫廷】,当熊琥军的【大魏宫廷】士卒刚刚才好不容易打赢了熊拓军,结果他连璧的【大魏宫廷】军卒立马介入,那些熊琥军士卒会如何看待?

  是【大魏宫廷】谁都会下意识地认为是【大魏宫廷】连璧军的【大魏宫廷】楚兵准备处死他们这些作乱者。

  于是【大魏宫廷】,那千余熊琥军的【大魏宫廷】士卒出于惊恐,毫无意外地跟连璧军又打上了,而在他们乱斗的【大魏宫廷】时候,其余的【大魏宫廷】熊琥军与熊拓军亦纷纷赶来相助,致使才刚刚呈现平息的【大魏宫廷】局面,一下子又变得混乱起来。

  而望着这一幕,屈塍心下实在有些纳闷。

  他已经尽可能地做了他所有能做的【大魏宫廷】,所有能帮到魏军的【大魏宫廷】事,但是【大魏宫廷】那一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他又在做什么呢?

  与此同时,赵弘润正站在魏营西南角的【大魏宫廷】营墙上,淡淡地眺望着远方楚营方向的【大魏宫廷】冲天火势。

  而在魏营的【大魏宫廷】西营门,大将军百里跋率领着一支魏兵,悄然从营内离去,在漆黑的【大魏宫廷】夜幕下逐渐消失。

  魏兵,终究是【大魏宫廷】有所行动了。

  可是【大魏宫廷】百里跋率军前往的【大魏宫廷】方向,却似乎并非是【大魏宫廷】楚营。(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笔趣阁  白袍总管  正道潜龙  深圳民升激光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圣墟  都市奇门医圣  凡人修仙传  开天录  都市之神帝驾到  笔趣阁  房贷计算器  房贷计算器  修真聊天群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贞观帝师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神级奶爸  贞观帝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