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五十一章:降军整顿

第一百五十一章:降军整顿

  向赵弘润告辞之后,屈塍便回到了那五万楚国降兵之中,准备进行整编事宜。

  但是【大魏宫廷】在整编大军之前,他必须先组建起将领的【大魏宫廷】框架,毕竟他一个人,可没办法完成整支五万大军的【大魏宫廷】整编之事。

  因此,他招来了包括谷粱崴、巫马焦、伍忌、晏墨在内的【大魏宫廷】那几十名楚国的【大魏宫廷】降将。

  “肃王殿下,将这支五万军的【大魏宫廷】帅职,给予了屈某……”

  屈塍的【大魏宫廷】第一句话,就让在场的【大魏宫廷】那几十名楚国降将们大吃一惊。

  谷粱崴、巫马焦、伍忌三人还好,毕竟他们早就知道肃王赵弘润对屈塍非常欣赏,可是【大魏宫廷】其余不知情的【大魏宫廷】楚国降将们,听到这番话后却是【大魏宫廷】惊地目瞪口呆。

  因为在他们看来,屈塍也是【大魏宫廷】楚人,而且还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大魏宫廷】贵族出身,为何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如此信任这个屈塍呢?

  别说好不知情的【大魏宫廷】他们,就连心中多少已有些数的【大魏宫廷】晏墨亦是【大魏宫廷】愣了一下。

  他原以为屈塍顶多就是【大魏宫廷】掌握个万余降兵而已,没想到,赵弘润竟然将五万楚国降兵全部交给了屈塍。

  “晏墨,由你来担任屈某的【大魏宫廷】副将,希望不至于辱没了你。”屈塍开着玩笑说道。

  『屈塍……当真是【大魏宫廷】傍上那位魏国肃王了?』

  晏墨心中又惊又喜,毕竟他如今与屈塍可是【大魏宫廷】一根绳上的【大魏宫廷】蚂蚱,他日后若想要在魏国过得滋润,那么自然是【大魏宫廷】希望屈塍愈加得到魏人的【大魏宫廷】信任才好。栢镀意下嘿眼哥关看嘴心章节

  “不敢。”晏墨一脸严肃,郑重地向屈塍叩地行礼。

  『这个礼……』

  谷粱崴、巫马焦等众多降将们瞧见晏墨所行的【大魏宫廷】那个礼节,不由地一愣。

  因为晏墨向屈塍所行的【大魏宫廷】礼,并非是【大魏宫廷】单膝叩地、双手抱拳的【大魏宫廷】军礼。在他们眼中,只见晏墨右膝叩地,左手搭在左膝上,右手攥拳抵住地面,同时头颅低下,神情严肃。

  在楚国,这是【大魏宫廷】宣誓向某人效忠的【大魏宫廷】仪礼!

  只要屈塍扶起了晏墨,那么从此以后,晏墨便可视为屈塍的【大魏宫廷】家臣亲信。

  当然,其实这种宣誓效忠的【大魏宫廷】礼节并无多少约束性,就像当初,屈塍、晏墨等人亦各自向平舆君熊琥以及暘城君熊拓行过类似的【大魏宫廷】效忠之礼,可如今还不是【大魏宫廷】都降了魏国。

  但不可否认,这是【大魏宫廷】晏墨在向屈塍表明心迹。

  这不,屈塍瞧见对他行此大礼的【大魏宫廷】晏墨也很意外,意外之余亦不禁有种从未享受过的【大魏宫廷】喜悦。

  要知道,这在楚国可是【大魏宫廷】君级待遇,一般而言只有那些『熊氏芈姓』的【大魏宫廷】邑君以及楚王才能享有的【大魏宫廷】待遇,何曾轮得到他屈塍这个出身『熊氏屈姓』出身的【大魏宫廷】中层贵族旁支,这可是【大魏宫廷】不合楚国律法的【大魏宫廷】。

  但是【大魏宫廷】晏墨还是【大魏宫廷】这么做了,而随后,屈塍亦坦然地,用双手将前者给扶了起来。

  这一出意味着,屈塍与晏墨二人之间的【大魏宫廷】契约结成。

  “多谢屈塍将军。”晏墨站起来后向屈塍道了声谢,旋即用眼神投向身后方那几十名楚国降将,咳嗽一声提醒道:“左洵、华嵛、公冶、左丘,四位还等什么?”

  话音刚落,那几十名楚将中便走出四人来,在望了一眼晏墨后,学着他方才的【大魏宫廷】效忠仪礼,叩地向屈塍宣誓效忠。

  “末将左洵溪,叩见屈塍将军。”

  “末将华嵛,叩见屈塍将军。”

  “末将公冶胜,叩见屈塍将军。”

  “末将左丘穆,叩见屈塍将军。”

  屈塍心中大喜,面上却不动声色,要知道这四位将军,左洵溪与左丘穆那可都是【大魏宫廷】三千人将,再加上晏墨,三位三千将全部对他宣誓效忠,这绝对是【大魏宫廷】邑君的【大魏宫廷】待遇。

  而另外两人,公冶胜与华嵛亦是【大魏宫廷】两千人将,虽然屈塍并不清楚他们的【大魏宫廷】才能,但他相信,既然能与晏墨相识交好,那么这两位也绝非是【大魏宫廷】庸才。

  “四位快快请起。”

  屈塍脸上堆着笑,逐一将四将扶起。

  望着晏墨与左洵溪、华嵛、公冶胜、左丘穆的【大魏宫廷】这一出,其余众楚将们表情各一。

  他们有的【大魏宫廷】吃惊于晏墨等人竟然向屈塍行此等代表着效忠的【大魏宫廷】大礼,有的【大魏宫廷】则暗恨自己方才没有抓住机会。

  不用想也晓得,屈塍既然能成为这支降兵的【大魏宫廷】主将,获得帅位,相信必定是【大魏宫廷】抱住了魏人的【大魏宫廷】大腿,很有可能就是【大魏宫廷】那位年轻的【大魏宫廷】魏国肃王,反正已归降了魏国,此时不宣誓效忠屈塍,更待何时?

  于是【大魏宫廷】乎,众多的【大魏宫廷】楚将们纷纷向屈塍宣誓效忠,唯独谷粱崴、巫马焦、伍忌这三个早已归降了魏国的【大魏宫廷】楚将冷眼旁观。

  『屈塍……这是【大魏宫廷】打算拉起自己的【大魏宫廷】班底么?』

  谷粱崴与巫马焦对视了一眼。

  他们心中有些不快,毕竟他们与屈塍都是【大魏宫廷】同一时期归降魏国的【大魏宫廷】,因此,在归降了魏国之后,他们与屈塍已不存在所谓的【大魏宫廷】上下级关系,但是【大魏宫廷】如今晏墨引导着这众多的【大魏宫廷】楚将们纷纷效忠屈塍,这就意味着,他们日后若是【大魏宫廷】不服从屈塍,或许会被这帮已结帮结派的【大魏宫廷】楚将们给排挤。

  『……』

  屈塍在逐一扶起了那些位将军后,不动声色地瞧了一眼谷粱崴、巫马焦、伍忌,伍忌倒是【大魏宫廷】没啥表示,但是【大魏宫廷】谷粱崴与巫马焦二人看得出来隐隐有些不快,站在那既不说话,也不做出向他宣誓效忠的【大魏宫廷】举动。

  不过对此,屈塍也无所谓,毕竟在他看来,谷粱崴与巫马焦二人的【大魏宫廷】才能也就一般,能不能得到他们的【大魏宫廷】支持都无所谓,不过对伍忌倒是【大魏宫廷】有些遗憾,毕竟在屈塍看来,伍忌那是【大魏宫廷】一位可造之才。

  但更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因为他们四人都是【大魏宫廷】曾经向肃王赵弘润臣服的【大魏宫廷】楚将。因此,按照不成文的【大魏宫廷】规矩,屈塍不能逼迫谷粱崴、巫马焦、伍忌三人效忠他,否则从另外一个角度上看,他岂不是【大魏宫廷】与肃王赵弘润平起平坐?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事,容易惹来闲言蜚语。

  在这简短的【大魏宫廷】效忠仪式过后,屈塍便立即提拔将领,将谷粱崴、巫马焦以及伍忌三人全部提升为三千人将,华嵛与公冶胜二人亦提拔为三千人将,唯有晏墨、左洵溪、左丘穆三人职位没有变动,仍旧是【大魏宫廷】三千人将。

  他这么安排是【大魏宫廷】经过一番考虑的【大魏宫廷】:毕竟三千人将以上,那便是【大魏宫廷】大将,倘若将晏墨等人的【大魏宫廷】职位提升为大将,那么他屈塍的【大魏宫廷】职位无异相当于那位浚水营的【大魏宫廷】大将军百里跋,这种安排不引起浚水营魏兵的【大魏宫廷】反感才怪。

  因此,即便如今手头掌着五万楚国降兵,但是【大魏宫廷】屈塍还是【大魏宫廷】将自己的【大魏宫廷】职位只定为大将,相当于浚水营的【大魏宫廷】大将李岌、宫渊、吴贲他们的【大魏宫廷】职位,而他手底下的【大魏宫廷】楚将们,亦止步于三千人将,这样的【大魏宫廷】安排稍稍低魏军一头,不至于引起浚水营魏兵们的【大魏宫廷】反感。

  制定了职位之后,屈塍便开始分派兵权,因为谷粱崴、巫马焦、伍忌三人的【大魏宫廷】地位特殊,若没有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首肯,屈塍亦不能任意调遣他们,于是【大魏宫廷】,他索性每个给予了五千兵力,权当将他们三人打发了。

  而剩下的【大魏宫廷】三万五千余楚国降兵,屈塍自己领一万五千,叫晏墨代为统领,其余两万,左洵溪、华嵛、公冶胜、左丘穆四位三千人将分别掌五千。至于那些两千人将、千人将们,亦分别安插于晏墨、左洵溪、华嵛、公冶胜、左丘穆五位将军麾下。

  至于那些个虽然归降于魏国,但是【大魏宫廷】并未向他屈塍效忠的【大魏宫廷】,屈塍便将他们塞到了谷粱崴、巫马焦、伍忌三人的【大魏宫廷】麾下,让他们自行去处理。

  反正谷粱崴、巫马焦、伍忌若是【大魏宫廷】出了什么岔子,跟他屈塍也没有什么关系,毕竟他们四人都是【大魏宫廷】直接向肃王赵弘润负责的【大魏宫廷】。

  分派好兵权后,屈塍便立即要求这些楚将们对这五万楚国降兵进行整顿整编。

  “时间紧迫,我等只有半日的【大魏宫廷】工夫整编军队,待等明日正午,肃王麾下的【大魏宫廷】大军,便要立即向楚国进军,讨伐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领地。屈某希望诸位尽快完成军队编制……”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着重警告道:“虽然我等皆是【大魏宫廷】楚人,然而肃王殿下却这般信任器重我等,更承诺此战得胜之后论功行赏,不分魏人、楚人,这份恩典,古今罕见……若是【大魏宫廷】诸位中有人三心二意,或是【大魏宫廷】心怀不轨者,屈某把丑话说在前头,到时候可莫要怪屈某不顾一国出身之情。”

  众楚将唯唯诺诺应下,随后便陆续告辞了。

  “替我盯着他们。”在晏墨离开之前,屈塍小声地对晏墨示意道。

  晏墨点点头,朝着左洵溪、华嵛、公冶胜、左丘穆四将使了一个眼色,四将心领神会,跟在那群楚将身后,亦退下整编军队去了。

  而此时,谷粱崴、巫马焦、伍忌三人见事情安排完了,亦离开了。

  望着他们离去的【大魏宫廷】背影,晏墨皱眉对屈塍说道:“谷粱、巫马二人,方才面色可不太好看,要紧么?”

  “哼。”屈塍轻哼一声,淡淡说道:“自归降于肃王之后,他二人就对屈某有些不服……屈某只是【大魏宫廷】碍于肃王,不好教训他们罢了,还真当自己是【大魏宫廷】个人物了?”说罢,他摇摇头:“他们此去,必定会方才之事告诉肃王……”

  晏墨一听有些担心地问道:“那……肃王那边?”

  “无妨。”屈塍摇了摇头,笃定地说道:“那位肃王的【大魏宫廷】脾性某逐渐也摸透了,他只在乎我屈塍是【大魏宫廷】否对魏国忠心,并不在乎我手底下收服了多少人……抱紧这棵大树,或许日后『屈』、『晏』两姓亦能成为魏国的【大魏宫廷】大姓。”

  “那感情好。”晏墨闻言亦不由地有些心热。(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白袍总管  深渊主宰  房贷计算器  谎话大王  凡人修仙传  深渊主宰  谎话大王  山东布洛尔  三寸人间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修真聊天群  大魏宫廷  贞观帝师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深圳民升激光  凡人修仙传  三寸人间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