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六十四章:司空见惯『打赏加更4/19』

第一百六十四章:司空见惯『打赏加更4/19』

  『Ps:听说有些书友指责本书与历史有出入?唔,在此提及一下,因为这本书本来就是【大魏宫廷】架空的【大魏宫廷】,不过是【大魏宫廷】借用了历史中某些特定国家、朝代而已。不过地名、人文,以及之后会写到的【大魏宫廷】各国改革等事宜,还是【大魏宫廷】参照历史的【大魏宫廷】,有兴趣的【大魏宫廷】书友可以猜猜出现过的【大魏宫廷】国家分别出自哪些时代的【大魏宫廷】哪些国家,其次,又有哪些人物的【大魏宫廷】设定其实也是【大魏宫廷】参照了历史中出现过的【大魏宫廷】贤臣名将。

  注:不单单只局限于魏国。』

  ————以下正文————

  『九成……』

  闾氏一族的【大魏宫廷】族长闾温在听到这个数额后,只感觉眼前一黑,险些栽倒在地。

  他忍不住恶意地揣测,眼前这个来自弱小魏国的【大魏宫廷】所谓肃王,真的【大魏宫廷】明白『一半家财』意味着多少财富么?

  还真别说,或许在魏人普遍看来,楚国是【大魏宫廷】一个贫穷落后的【大魏宫廷】国家,可在楚国的【大魏宫廷】大氏族眼中,魏国也就是【大魏宫廷】一个穷乡僻壤之地罢了,而且还是【大魏宫廷】一个历年来频频遭受到他们大楚军队攻打的【大魏宫廷】穷乡僻壤。

  只不过这一次,也不晓得这群魏军是【大魏宫廷】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击败了暘城君熊拓麾下的【大魏宫廷】十六万大军,攻到了他们楚国的【大魏宫廷】境内来了。

  因此,即便是【大魏宫廷】此刻被胁迫,不得已跪在雪地上,但是【大魏宫廷】闾氏一族族人看待赵弘润等人的【大魏宫廷】眼神,普遍带着某种轻蔑,就仿佛贵族看待平民、县城人看待乡下土包子般的【大魏宫廷】轻蔑,充斥着莫名的【大魏宫廷】优越感。树如網址:Нёǐуапge.сОМ关看嘴心章节

  “九成?!凭什么?!”

  一名年轻的【大魏宫廷】闾氏族人站起来怒声反对着。

  『凭什么?自然是【大魏宫廷】凭你们一族的【大魏宫廷】生死全捏在本王手中啊,你是【大魏宫廷】有多傻?』

  赵弘润神色怪异地瞅了一眼开口的【大魏宫廷】那名闾氏族人,但是【大魏宫廷】并没有将心中的【大魏宫廷】话说出来,毕竟以他的【大魏宫廷】身份地位,说出这番话不太合适。

  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转头望了一眼身边的【大魏宫廷】晏墨……

  呃?

  晏墨人呢?

  赵弘润诧异地环首四周,这才发现,那位“向导”晏墨将军,此刻正站在他身后,出神地望着那座气派的【大魏宫廷】门楼。

  “晏墨?”赵弘润疑惑地唤道。

  “啊?”晏墨如梦出醒,连忙几步来到赵弘润身边,低声询问道:“殿下有何吩咐?”

  赵弘润不禁有些无语。

  虽说他有心让晏墨来处理这件事,但此情此景,若是【大魏宫廷】他开口解释方才的【大魏宫廷】过程,这未免也太掉价了。

  『晏墨平日看起来挺可靠的【大魏宫廷】呀,怎么这会儿……』

  赵弘润不由地有些犯嘀咕,毕竟晏墨怎么看也不像是【大魏宫廷】会在关键时候掉链子的【大魏宫廷】人。

  好在这会儿,那个闾氏的【大魏宫廷】族长闾温的【大魏宫廷】一句话,倒是【大魏宫廷】化解了赵弘润此刻的【大魏宫廷】尴尬。

  “这位将军……是【大魏宫廷】我楚人?”

  “……”晏墨闻言瞥了一眼那闾温,不知为何态度十分冷淡:“不错,有何指教?”

  那闾温闻言一愣,旋即低声说道:“同为楚人,将军能否为我闾氏向这位肃王求求情?”

  『这种话当着本王的【大魏宫廷】面说出来合适么?』

  赵弘润不禁有些好笑,不过并未制止,因为他从晏墨脸上的【大魏宫廷】神色看出,这位难得的【大魏宫廷】将才似乎与眼前闾氏族人有所瓜葛的【大魏宫廷】样子。

  而且,似乎还并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友善的【大魏宫廷】瓜葛。

  果不其然,晏墨听到闾温那句话后,脸上露出了嘲讽之色,止不住地轻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呵呵呵……你在求我?”

  闾温不解地望着晏墨,良久迟疑地点了点头:“老朽,恳请将军代为求情。”

  赵弘润诧异地望着晏墨,因为从晏墨的【大魏宫廷】表情中可以看出,此刻的【大魏宫廷】他有着一种莫名的【大魏宫廷】畅快,简直比当初赵弘润在众将面前夸赞他还要畅快得多。

  晏墨直直地望着闾温,良久,眼中露出了继续嘲弄之色:“岁末的【大魏宫廷】泔水,还是【大魏宫廷】打算用来喂家禽、家畜么?”

  闾温脸上的【大魏宫廷】神色不禁变了变,因为他从晏墨的【大魏宫廷】神色与话语中听出了别样的【大魏宫廷】意味,一种刻骨铭心的【大魏宫廷】厌恶与憎恨。

  正如他所料,晏墨在说完了那句嘲讽的【大魏宫廷】话后,脸上果然露出了满是【大魏宫廷】厌恶的【大魏宫廷】恨意,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冷冷说道:“抱歉,本将军绝无可能为你闾氏求情,相反,本将军还觉得肃王殿下对你等过于仁慈了……”

  “你……”闾温惊怒交加地指着晏墨。

  “你这厮背主投敌,还敢对我闾氏一族不敬,究竟是【大魏宫廷】谁给你的【大魏宫廷】胆子!”又是【大魏宫廷】一名年轻气盛的【大魏宫廷】闾氏族人站了起来,指着晏墨大声骂道:“须知,这里是【大魏宫廷】大楚!”

  “那又怎样?”晏墨不屑一顾地冷哼了一声,抬手一指对他出言不逊的【大魏宫廷】那名闾氏族人,冷冷说道:“拖出来。”

  从旁,平暘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闻言二话不说,便涌上前去准备将那人拖出来。

  而这时,那人身旁一群年轻的【大魏宫廷】闾氏族人,纷纷站起身来,仿佛准备反抗。

  见此,晏墨虎目一睁,猛地抽出了腰间的【大魏宫廷】佩剑,厉声喝道:“谁敢妄动?!……若有一人胆敢妄动,全族屠尽!!”

  话音未落,附近的【大魏宫廷】平暘军士卒们,亦纷纷将武器对准了那些闾氏族人。

  『全族屠尽?!』

  那些年轻的【大魏宫廷】闾氏族人闻言面色一白,终于在其族长、家老们的【大魏宫廷】呵斥下重新跪在地上,眼睁睁看着那位不知是【大魏宫廷】族兄还是【大魏宫廷】族弟的【大魏宫廷】年轻人被平暘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给拖了出去,拖到晏墨面前。

  『晏墨……好大的【大魏宫廷】杀意……』

  赵弘润眼瞅着看起来有些激动的【大魏宫廷】晏墨,心中不由地嘀咕着。

  毕竟自打晏墨投他以来,他还真未见过这位冷静而理智的【大魏宫廷】将领表露如此激动而狠辣的【大魏宫廷】神情。

  “唰!”

  晏墨直接将手中的【大魏宫廷】利剑架在了那个年轻人的【大魏宫廷】脖子上,淡淡说道:“这里是【大魏宫廷】楚地没错,但,能否阻挡晏某杀你?……不能!”

  说罢,晏墨手起剑落,用锋利的【大魏宫廷】剑刃划破了对方的【大魏宫廷】咽喉,冷冷瞅着那人死死捂着咽喉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

  『真动手啊……』

  赵弘润有些意外于晏墨的【大魏宫廷】果断。

  此刻的【大魏宫廷】他,可不会假惺惺地指责晏墨不该动手杀人,相反,他觉得晏墨杀得好。

  毕竟这天底下,还真有些人是【大魏宫廷】不见棺材不落泪,比如,这些闾氏一族的【大魏宫廷】人,明明全族人的【大魏宫廷】性命都捏在他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手中,竟然还妄图谈什么条件,简直是【大魏宫廷】可笑之极。

  虽说抢掠他人财富并不应该,但倘若是【大魏宫廷】抢掠那些楚国的【大魏宫廷】大氏族,赵弘润还真没有什么负罪感。

  瞧瞧这帮闾氏族人,一个个衣冠鲜艳、身宽体胖,似这等养尊处优的【大魏宫廷】大氏族族人,会自降身份亲自耕种?开玩笑。

  想想也晓得这帮人的【大魏宫廷】家族财富是【大魏宫廷】通过什么手段得来的【大魏宫廷】。

  因此,赵弘润索性不再说话,让晏墨代为处理,他如今可以肯定,晏墨必定与这个闾氏有所怨隙。

  可能是【大魏宫廷】眼角余光瞥见赵弘润自顾自参观那些殿阁去了,晏墨心中更加笃定了,只见他甩了甩手中利剑上的【大魏宫廷】鲜血,冷冷说道:“肃王的【大魏宫廷】好意,你等不屑一顾,眼下换做本将军,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说着,他举剑一指前方那些跪在地上的【大魏宫廷】闾氏家族,沉声说道:“若有谁,肯透露闾氏一族藏匿财宝的【大魏宫廷】地点,本将军做主,分闾氏一族的【大魏宫廷】半成财物予他。”

  这番话,让闾氏族人们大惊失色,毕竟族里可是【大魏宫廷】有不少家奴知晓藏匿财宝的【大魏宫廷】地点的【大魏宫廷】,虽然说摹敬笪汗ⅰ壳些家奴以往很是【大魏宫廷】忠心,可如今,在死亡的【大魏宫廷】威胁与半成钱物的【大魏宫廷】诱惑下,还能保证那些家奴对闾氏的【大魏宫廷】忠诚么?

  这不,当即便有许多家奴争先恐后地站了出来,大声喊道:“我知道,我知道。”

  见此,晏墨脸上露出了冷冷的【大魏宫廷】笑容。

  半响后,晏墨在那座最大的【大魏宫廷】殿阁内找到了正在参观屋内装饰、摆设的【大魏宫廷】赵弘润。

  可能是【大魏宫廷】听到了身后方的【大魏宫廷】脚步声,赵弘润回头瞧了一眼,旋即指着屋内奢华的【大魏宫廷】摆设,感慨道:“晏墨,在汝南时你曾经告诉本王,羊舌氏在楚国不算什么,本王当时还有所怀疑,不过眼下……本王信了。”

  晏墨顺着赵弘润所指的【大魏宫廷】方向瞧了一眼,只见屋内的【大魏宫廷】壁桌上摆满了许许多多不同样式的【大魏宫廷】玉石,有白璧美玉,有裴翠对马,其余珍贵玉石,比比皆是【大魏宫廷】,跟这些珍贵的【大魏宫廷】玉石相比,屋内那些其实也十分贵重的【大魏宫廷】漆木家具,反而显得并不起眼了。

  “可惜末将还是【大魏宫廷】要提醒肃王殿下一句,这些摆在屋内的【大魏宫廷】装饰,跟闾氏藏在密库里的【大魏宫廷】财宝相比,仍然只是【大魏宫廷】九牛之一毛而已。”

  “真的【大魏宫廷】假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有些震撼地瞧了一眼晏墨,因为在他看来,这里远比他大魏皇宫内的【大魏宫廷】文昭阁要奢华地多,有好些珍贵的【大魏宫廷】玉石,他赵弘润别说拥有,就连看都没看到过。

  “千真万确。”晏墨信誓旦旦地说道。

  说完,他见赵弘昭啧啧称赞地打量着屋内的【大魏宫廷】那些玉石,舔舔嘴唇,忍不住说道:“多谢肃王殿下方才对末将的【大魏宫廷】宽容。”

  赵弘润闻言回头瞧了一眼晏墨,从壁桌上拿起一块鸡血石般的【大魏宫廷】美玉,一边把玩着一边淡淡问道:“痛快了?”

  “啊。”晏墨点点头,感慨道:“这段恩怨,深藏在末将心中已有二十余年了……司空见惯的【大魏宫廷】事而已。”

  具体有何恩怨,赵弘润并没有细问,而晏墨也没有明说。

  “闾氏那一族的【大魏宫廷】人……”

  “末将谨记着殿下的【大魏宫廷】教诲,目的【大魏宫廷】达到,就没必要再行无谓的【大魏宫廷】杀戮。”

  “很好。……叫鄢陵兵进来搬东西吧,至于那些闾氏族人,若是【大魏宫廷】他们不愿迁往汝南,就给他们留几口袋的【大魏宫廷】谷物,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吧。”

  “末将明白。”

  晏墨抱了抱拳,恭敬地退了出来。

  走到屋外,目光不经意间又望到了那座宏伟的【大魏宫廷】门楼,晏墨不由地又是【大魏宫廷】一阵失神。

  他仿佛隐约能够瞧见,门楼外头的【大魏宫廷】雪地中,一大一小跪着一对父子,正苦苦哀求着闾氏,希望可以租借一口袋的【大魏宫廷】谷物。

  『……能否再赏些吃的【大魏宫廷】?我家的【大魏宫廷】这小子跟着我走了大半日的【大魏宫廷】路,腹内饥饿……能否给些贵地吃剩下的【大魏宫廷】……』

  『嘿,你这家伙还得寸进尺了?』

  『……喂、喂家畜?这……』

  『……猪吃肥了可以宰了吃肉,你们有什么用?滚!再啰嗦连这口袋谷种都收回去了……』

  『别别,我们这就走,我们这就走……』

  『喂,别忘了,明天岁末前,可要还五口袋……』

  『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

  “呼。”晏墨咽了咽干裂的【大魏宫廷】嘴唇,长长吐了口气:“啊,司空见惯……”

  而此同时,在闾氏城池外远处的【大魏宫廷】小土坡附近,有一行人正驻足在此,皱眉瞧着许多多的【大魏宫廷】兵卒纷纷往外搬东西,将大箱大箱的【大魏宫廷】东西搬运上马车。

  “已攻至此地了么?”

  一行人中领头的【大魏宫廷】那位,摘下了盖在头部的【大魏宫廷】斗篷,露出了真实脸孔。

  仔细一瞧,这分明就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

  “公子,看来消息是【大魏宫廷】准确的【大魏宫廷】,我大楚的【大魏宫廷】军士有不少人已归降了那个姬润……如今那姬润军势浩大,暘城恐怕抵挡不住,不若向大王求援。”

  暘城君熊拓皱眉望了一眼那名多嘴的【大魏宫廷】亲卫,脸色有些不快。

  但是【大魏宫廷】在几番思量之后,他最终还是【大魏宫廷】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也唯有如此了。……你们几个,即刻启程前往王都寿郢(即后来寿春),将此事禀告大王。”

  “那公子您呢?”

  暘城君熊拓闻言咬了咬牙,恨恨说道:“姬润小儿此番必定是【大魏宫廷】冲着我暘城而去,岂能叫他如愿!”

  显然,他并不打算避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锋芒,依旧解决回到治地暘城,重新组建军队对抗赵弘润。(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笔趣阁  修真聊天群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深圳民升激光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谎话大王  山东布洛尔  凡人修仙传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努努书坊  深渊主宰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都市奇门医圣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大魏宫廷  深渊主宰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开天录  圣墟  正道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