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六十九章:齐魏之盟 二

第一百六十九章:齐魏之盟 二

  “看来你今日无话可讲了。”

  齐王吕僖奇诡地笑着,缓缓站起身来,往内宫去了。

  尽管赵弘昭心中迫切希望他魏国早日与齐国结成联盟,但是【大魏宫廷】对于此刻齐王吕僖的【大魏宫廷】离去,亦毫无办法。

  正如齐王吕僖所言,赵弘昭今日可无话可讲了,因为他事先所想要的【大魏宫廷】言论,丝毫没有起到效果,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究竟是【大魏宫廷】哪里出了岔子。

  看得出来,齐王吕僖对赵弘昭的【大魏宫廷】印象还是【大魏宫廷】极佳的【大魏宫廷】,专门派人用王驾将赵弘昭送回了驿馆,这份来自齐王的【大魏宫廷】厚待,让驿馆内的【大魏宫廷】齐人对赵弘昭的【大魏宫廷】态度立马转变了许多。

  但是【大魏宫廷】赵弘昭却无暇关注此事,回到驿馆内后,便召集他身边的【大魏宫廷】十名宗卫商讨此事。

  然而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连当面与齐王吕僖对坐而谈的【大魏宫廷】他都摸不透前者的【大魏宫廷】心思,当时尚且等候在王宫之外的【大魏宫廷】宗卫费崴等人,又如何猜得到那位齐王的【大魏宫廷】心思呢?

  当日深夜,赵弘昭无心睡眠,依旧在苦苦思索着这个问题。

  临走前,齐王吕僖曾邀请他次日再到王宫,这可以说是【大魏宫廷】前者给他的【大魏宫廷】机会,但赵弘昭觉得,若是【大魏宫廷】他想不通今日齐王吕僖为何拒绝结盟的【大魏宫廷】真正原因,次日的【大魏宫廷】游说,恐怕十有八九还是【大魏宫廷】得以失败收场。

  次日巳时,齐王吕僖又派王驾将赵弘昭接到了王宫,在正殿的【大魏宫廷】前殿接待了他。醉心章&节小.說就在嘿~烟~格

  看得出来,此时的【大魏宫廷】赵弘昭面前有些睡眠不足,俨然是【大魏宫廷】昨晚上思索问题到深夜,因此歇息不够,反而是【大魏宫廷】齐王吕僖显得精神抖擞,待等赵弘昭在殿内坐下后,便吩咐宫内侍奉的【大魏宫廷】宫女奉上酒菜,与后者对饮。

  说起齐国菜,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地理位置的【大魏宫廷】关系,齐人甚少食肉而好鱼鲜,无论是【大魏宫廷】江泽湖泊里的【大魏宫廷】鱼还是【大魏宫廷】海里的【大魏宫廷】鱼,在这个国家往往都能见到。

  除了鱼鲜外,齐人也好食虾子,以至于赵弘昭初到齐国时大吃一惊:虾子这种以水泽中的【大魏宫廷】腐肉为食,被魏人称其为水虫的【大魏宫廷】东西,魏人那是【大魏宫廷】根本不吃的【大魏宫廷】。

  不过在尝过了虾子的【大魏宫廷】滋味后,赵弘昭不得不承认,这种水虫的【大魏宫廷】美味还要胜过鱼鲜。

  酒过三巡之后,齐王吕僖吧唧着嘴,将其案上那一盘虾子都剥壳吃尽了,只见他毫无君王威仪地用袖子擦了擦嘴,笑嘻嘻地看着赵弘昭说道:“似乎你是【大魏宫廷】苦思了一宿啊,想通了么?”

  赵弘昭闻言放下了手中的【大魏宫廷】酒樽,点点头感慨般地说道:“想通了。”

  “喔?”齐王吕僖挥挥手,示意从旁的【大魏宫廷】宫女再送一盘虾子上来,同时笑吟吟地对赵弘昭说道:“你是【大魏宫廷】说,你想通寡人为何拒绝结盟了?”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

  “说来听听。”

  只见赵弘昭正襟危坐,在深深望了一眼齐王吕僖后,沉声说道:“因为在齐王看来,是【大魏宫廷】否与我魏国结盟,以齐国如今的【大魏宫廷】局势看来,并无改变。”

  “嘿嘿嘿嘿……”齐王吕僖怪笑了两声,但是【大魏宫廷】却不说话,只等着赵弘昭的【大魏宫廷】下文。

  见此,赵弘昭进一步地解释道:“齐王所希望的【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我魏国不被楚国所灭……只要我魏国尚未被楚国所灭,那么,我魏国依然可以替齐王分担一部分来自楚国的【大魏宫廷】压力。问题是【大魏宫廷】在于我魏人,是【大魏宫廷】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国家被楚国所灭的【大魏宫廷】,因此,是【大魏宫廷】否与我魏国结盟,在齐王眼中并不重要。”

  “……”齐王吕僖自顾自斟着酒,闻言撇头瞧了一眼赵弘昭,带着几分欣赏说道:“看来寡人没看错你……”

  说罢,他放下了酒壶,凝神注视着赵弘昭,用前所未有的【大魏宫廷】严肃口吻说道:“不错,我大齐,并无必要与你魏国结盟。”

  赵弘昭顿时感觉一股天子之威扑面袭来。

  别看这齐王吕僖乍一看好似很不正经,毫无君主的【大魏宫廷】威仪,然而事实上,对方却不失是【大魏宫廷】一位高瞻远瞩的【大魏宫廷】君王,因此赵弘昭觉得,用一般的【大魏宫廷】游说手段,恐怕很难说服这位齐王与他魏国结成联盟。

  想到这里,赵弘昭如实说道:“请齐王见谅,姬某今日想以齐人的【大魏宫廷】眼目看待此事,并以齐人的【大魏宫廷】口舌,向齐王陈述利害。”

  齐王吕僖闻言一愣,随即挥挥手笑嘻嘻地说道:“无妨无妨,寡人最喜欢游戏了。”

  赵弘昭望了一眼齐王吕僖,全然没有将这件事当做游戏的【大魏宫廷】心思,毕竟这关乎到他的【大魏宫廷】母国。

  “若姬某是【大魏宫廷】齐人,当建议齐王与魏国联盟……”

  齐王吕僖听闻这第一句,不禁有些失望,不满地咂咂嘴道:“第一句就是【大魏宫廷】这个么?”

  赵弘昭并不在意齐王吕僖脸上的【大魏宫廷】失望,继续吐露着他的【大魏宫廷】自己的【大魏宫廷】观点:“魏,北受制于韩,南受制于楚,虽然此次魏国的【大魏宫廷】年少俊杰、肃王姬润率军攻破了楚暘城君熊拓,占领其十八座城池,但从他仅仅只敢打着『讨伐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名号攻楚,而不是【大魏宫廷】直接『讨伐楚国』,并不难看出,就连这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英杰,亦看得出楚、魏两国在国力、军力上的【大魏宫廷】差距,并不敢贸然触怒整个楚国……别看他此次攻陷了暘城君熊拓十八座城池,但他并未敢真的【大魏宫廷】占为己有,更大的【大魏宫廷】可能,他只是【大魏宫廷】将那些城池视为日后与楚国谈判的【大魏宫廷】筹码。……换而言之,魏肃王姬润判定,如今的【大魏宫廷】魏国,尚无资格与楚国抗衡,与其触怒楚国,不如见好就收。”

  “……”齐王吕僖闻言收敛了脸上的【大魏宫廷】玩笑之色,淡淡说道:“你是【大魏宫廷】想说,此次魏国败楚,只是【大魏宫廷】侥幸么?”

  “不能说全然是【大魏宫廷】侥幸,相信楚国也为想到,魏国竟出了肃王姬润这等年少的【大魏宫廷】雄才……轻敌而已。但是【大魏宫廷】下一回,魏国肃王姬润的【大魏宫廷】名号势必会传遍整个楚国,到时候,楚国的【大魏宫廷】军队再碰到他,就绝不敢再有轻敌之心了,如此一来,魏国日后若是【大魏宫廷】再与楚国交战,胜算……难料。”

  顿了顿,赵弘昭继续说道:“虽说颍水郡的【大魏宫廷】战事,以肃王姬润大胜暘城君熊拓而告终,但宋地战场……魏国的【大魏宫廷】军队却节节败退,至今为止,已沦丧大半个宋地。……为何颍水郡与宋郡两地的【大魏宫廷】战况有着如此天壤之别的【大魏宫廷】差距,无非就在于,魏国就只有一个肃王姬润,他一人难以两顾罢了,而楚国呢?相传,楚国拥有着同时与齐、魏两国两线交战的【大魏宫廷】底蕴。倘若楚国倾尽举国兵力,试问,仅一个姬润,如何挡得住多个战场的【大魏宫廷】楚军?齐王又帮是【大魏宫廷】不帮?”

  “……”齐王吕僖脸上的【大魏宫廷】不正经之色尽皆收敛,看得出来正在思索这个问题。

  而此时,却见赵弘昭摇摇头哂笑道:“事实上到那时,即便齐王好意出兵援助,恐怕也无济于事了。……齐王以为姬某信河开口?其实不然。颍水战场的【大魏宫廷】战况,传至齐国,需要整整一个月,这一个月,很是【大魏宫廷】关键。这一次,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姬润能够在一个月内从魏国的【大魏宫廷】鄢水反攻至楚国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领地,一口气攻克他十八座城池,那么下一次,不排除楚国有在一个月内,从上蔡两国边境一举攻打至魏国的【大魏宫廷】王都大梁,甚至是【大魏宫廷】攻破魏都。……换句话说,若是【大魏宫廷】齐王每每只想着在魏国势弱时再行援助,那么终有一日,齐王会赶不上。”

  “……”齐王吕僖闻言伸手将桌案上的【大魏宫廷】酒樽拿起,将内中的【大魏宫廷】美酒一饮而尽。

  不可否认,赵弘昭所说的【大魏宫廷】,恰恰正是【大魏宫廷】齐王吕僖此时心中顾虑的【大魏宫廷】。

  他毫不在意什么『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打败了暘城君熊拓』、或『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攻占了暘城君熊拓多少多少城池』,那个十四岁的【大魏宫廷】小家伙再厉害,还能灭了整个楚国么?

  说到底,这次楚王只不过是【大魏宫廷】想给魏国一个教训,想趁此次机会割占一部分魏国的【大魏宫廷】国土城池罢了,毕竟楚王也考虑到魏国虽然比较他们楚国较弱,但也不是【大魏宫廷】一朝一夕就能攻灭的【大魏宫廷】小国。

  只有熊拓、熊吾那些熊氏一族的【大魏宫廷】王公贵族们,考虑的【大魏宫廷】才是【大魏宫廷】能否趁此机会将魏国给灭了,毕竟若是【大魏宫廷】他们当真攻灭了魏国,那么他们离魏王的【大魏宫廷】位置也就不远了。

  说句难听的【大魏宫廷】,这次楚国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伸出一只手打了魏国两拳头而已,而且这两拳还都不是【大魏宫廷】打在一个位置,虽说此次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姬润亮出利剑斩落了楚国一根手指,但那又如何?楚国还有九根手指呢,难道姬润还能将这九根手指全斩断不成?

  别看魏国肃王姬润此次举八万大军反攻楚国,弄得好像声势浩大一样,可事实上,那只是【大魏宫廷】楚国本国还未发力的【大魏宫廷】关系罢了,只能说,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败给了姬润,而不是【大魏宫廷】楚国。

  亏得那肃王姬润也算聪明,没有狂妄到提出『讨伐楚国』的【大魏宫廷】口号,否则,若是【大魏宫廷】真激怒了楚国,楚国真有可能伸出另外一只还藏着的【大魏宫廷】手,一手将他给摁死了。

  总的【大魏宫廷】来说,一场国战的【大魏宫廷】胜利,顶多让强国心存忌惮,不好再像以往那样肆无忌惮,但说要凭借一场胜仗使弱国凌驾于强国之上,自古以来,甚为罕见。

  因此,哪怕这次楚国失利,但他依旧还是【大魏宫廷】比魏国强,这是【大魏宫廷】短时间内无法扭转的【大魏宫廷】况势。

  而此时,赵弘昭说服齐王吕僖的【大魏宫廷】话仍在继续。

  “……一场胜仗,不足以扭转楚、魏两国的【大魏宫廷】强弱之势,反而会增添楚人灭魏的【大魏宫廷】决心,若齐王一定要等到魏国不支时再出兵援助,相信终有一日,齐王会后悔的【大魏宫廷】。……世人千千万,楚人万万千,楚国庞大的【大魏宫廷】人口,使得他即便在攻灭了魏国后损失惨重,亦能在短时内恢复元气……没有了魏国,齐、鲁两国又能延续多久?……魏人可以向西逃回陇西,齐人又将何处?逃至海上么?”

  “……”

  “因此,姬某借齐人的【大魏宫廷】名义向齐王建议,齐魏联盟,所为的【大魏宫廷】并非联手抵挡楚国的【大魏宫廷】攻势,而是【大魏宫廷】要主动出击,为了长治久安,尽可能地不断削弱楚国,将这个南方的【大魏宫廷】共同的【大魏宫廷】敌人,逐步扼杀!”

  『……』

  齐王吕僖闻言舔了舔嘴唇,望着赵弘昭嘿嘿嘿怪笑不止。(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调教大宋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都市之神帝驾到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努努书坊  谎话大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笔趣阁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大魏宫廷  调教大宋  凡人修仙传  神级奶爸  山东布洛尔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贞观帝师  谎话大王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三寸人间  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