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七十六章:会面『打赏加更6/19』

第一百七十六章:会面『打赏加更6/19』

  『Ps:话说起点新章节无法显示那个繁体的【大魏宫廷】阳字了,都变成了阳字。所以在此解释下,诸位书友知道这件事就好了,可不是【大魏宫廷】我打错。』

  片刻工夫,阳城君熊拓以及士大夫黄砷,便在赵弘润府上魏兵的【大魏宫廷】指引下,来到了府里的【大魏宫廷】书房。

  见了书房后,熊拓并不客气,径直找了一把漆木椅子坐下了,毕竟在他看来,他是【大魏宫廷】这一带的【大魏宫廷】邑君,这里所有的【大魏宫廷】东西都是【大魏宫廷】属于他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好比是【大魏宫廷】一个抢了他东西的【大魏宫廷】强盗罢了。

  而士大夫黄砷则相对要拘谨地多,他惊讶于阳城君熊拓那无礼的【大魏宫廷】举动,更惊讶于赵弘润竟然在这书房接见他们。

  要知道在他原先的【大魏宫廷】预想中,这里应该会有一口铜釜,底下塞满薪火,煮沸釜内的【大魏宫廷】滚油。而赵弘润为了给他们来个下马威,理当动不动就威胁要将他们投入釜内的【大魏宫廷】滚油内烹死。

  不夸张地说,在求见这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之前,黄砷曾预想了许多极有可能发生的【大魏宫廷】事,并且他也相应地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赵弘润接待他们的【大魏宫廷】地方,竟然会是【大魏宫廷】如此……唔,平淡无极的【大魏宫廷】书房。

  没有装满滚油的【大魏宫廷】铜釜,也没有众多的【大魏宫廷】刀斧手,整个屋内,就只有两名护卫以及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大魏宫廷】小丫环。

  『这倒是【大魏宫廷】……出乎意料。』

  黄砷皱皱眉,站在书房门口,有些不知所措。

  要知道自打他们走入书房已有小一会,那位此行要见的【大魏宫廷】对象,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姬润,就只顾自己看书喝茶。彻底无视了他与熊拓。

  熊拓还好说,他毫不见外地自己在书房里找了把椅子坐下了,可这就苦了他黄砷,因为他从未经历过这等尴尬的【大魏宫廷】局面:接见他们的【大魏宫廷】主人对他们不闻不问,彻底无视。

  熊拓、黄砷以及两名护卫,赵弘润、沈彧、张骜、羊舌杏。虽然屋内有足足八个人,可谁也没有率先开口,这份沉闷,让黄砷有些难以适从。

  『必须想办法挑起话题……』

  黄砷定了定神,微笑着开口道:“润公子的【大魏宫廷】器量,黄某佩服不已。”

  “……”正在翻阅书籍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拿眼淡淡扫了他一眼,依旧自顾自地看书。

  就在黄砷倍感尴尬,险些被这份尴尬所压垮之际,忽听赵弘润淡淡问道:“何以见得?”

  『谢天谢地……』

  黄砷暗暗庆幸于赵弘润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开口接了话茬。遂抓住机会,将方才心中所顾虑的【大魏宫廷】事说了出来。

  “装满滚油的【大魏宫廷】铜釜?”赵弘润闻言似笑非笑地望了一眼黄砷,那仿佛看待傻子般的【大魏宫廷】眼神,让黄砷感觉自己没话找话的【大魏宫廷】话题,实在有些愚蠢。

  “你们楚国有那般对待说客的【大魏宫廷】习俗?”赵弘润轻笑了两声,旋即漫不经心地说道:“即便如此,本王为何要特地为你等去准备哪些器物?”

  『为何?……不是【大魏宫廷】这个问题吧?』

  黄砷不由地苦笑起来。

  他由衷地觉得,眼前这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绝对是【大魏宫廷】一个难缠的【大魏宫廷】家伙。

  瞧瞧。此人瞧见他与熊拓迈入书房,视若不见。仍旧自顾自地看书,就仿佛他与熊拓不存在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无视的【大魏宫廷】态度,的【大魏宫廷】确要比置备什么滚油、铜釜,更叫黄砷觉得难以应对。

  好在这个时候,熊拓毫不客气的【大魏宫廷】一句话替黄砷解了围。

  “行了。黄砷大人。他姬润,不是【大魏宫廷】那种会耍无聊把戏的【大魏宫廷】家伙。”说着,熊拓将目光投向赵弘润,有些郁闷地说道:“姬润,本君此番是【大魏宫廷】为罢兵言和一事而来。有什么条件,你就直截了当地说罢!”

  赵弘润闻言转头望向了熊拓,还别说,刨除对熊拓的【大魏宫廷】成见,似这般爽快的【大魏宫廷】家伙,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挺乐于待见的【大魏宫廷】。

  然而熊拓的【大魏宫廷】话,却让黄砷气个半死,他心说,哪有这样谈判的【大魏宫廷】?

  可是【大魏宫廷】既然熊拓已经开口,黄砷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暂时在旁静观,先观望一阵子再说。

  “求和?”赵弘润似笑非笑地看着熊拓。

  “是【大魏宫廷】言和!”熊拓咬牙切齿地纠正道,他自然听得出赵弘润那句话中的【大魏宫廷】讽刺意味。

  “求和也好,言和也罢,都一样了……”

  “如何是【大魏宫廷】一样?”熊拓恨恨地反驳道:“别以为你打败了本君的【大魏宫廷】军队,就可以在我大楚,当着本君的【大魏宫廷】面耀武扬威……”

  “喔?”赵弘润闻言笑了笑,将手中的【大魏宫廷】书卷朝着熊拓扬了扬,嬉笑着说道:“熊拓,你看这是【大魏宫廷】啥,是【大魏宫廷】你们楚国的【大魏宫廷】书诶,怎么会在本王手里呢?好奇怪哦,还有这座宅子、这座正阳县,怎么都会在本王手里呢?”

  “你这厮……”熊拓气地猛然站了起来,怒视着赵弘润,气愤地说道:“你以为你赢了?”

  “不然呢?”赵弘润撇撇嘴道。

  “哼!”只见熊拓冷哼一声,指着赵弘润骂道:“你不过是【大魏宫廷】侥幸击败了本君而已,若是【大魏宫廷】我大楚派来王军,你必败无疑!”

  “王军?哪呢?”

  熊拓激动地走上前一步,指着熊拓呵斥道:“哼,你少得意忘形,若是【大魏宫廷】寿郢派来王军,你毫无胜算!”

  “有没有胜算那且两说,不过你若是【大魏宫廷】再敢对本王无礼,本王可以肯定,你必死无疑!”

  “你敢杀我?”熊拓闻言一愣,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我熊拓此番可是【大魏宫廷】代表大楚与你魏国言和一事而来,你敢杀我?”

  “你可以试试。”

  “我不信!”

  “你试试嘛!”

  二人僵持了良久。

  还别说,熊拓还真不敢再向前了,虽说他可以肯定,赵弘润不敢杀他。

  可当他想起,赵弘润曾二话不说射死了那些被楚军所俘虏的【大魏宫廷】魏国官员时,熊拓就不敢托大了。

  他当时就知道。这个年轻气盛的【大魏宫廷】魏国小子,容不得别人半点的【大魏宫廷】威胁。

  不过就此退缩,也不符合他熊拓的【大魏宫廷】性子,于是【大魏宫廷】,他冷笑一声,替自己打着圆场说道:“就你。也就靠身后两个宗卫罢了……”

  “什么意思?你以为本王就不敢亲自动手么?”

  “你杀过人么?亲手杀过人么?”

  “我……”说到这里,赵弘润还真有些气短。毕竟,虽然间接死在他手中的【大魏宫廷】人已不计其数,可论亲手杀人,他还从未有过。

  “嘿!”熊拓显然是【大魏宫廷】看出了什么,轻蔑地笑了笑。

  『手下败将还敢如此放肆!』

  赵弘润气地面红耳赤,随手将手中的【大魏宫廷】书卷丢在一旁,反手握住了宗卫沈彧腰间的【大魏宫廷】佩刀,将其抽出了半截:“看来你是【大魏宫廷】想做本王刀下之鬼了!”

  “你有这个胆子?”说着说着。熊拓似乎也忘却了初衷,摊开双手冷笑着说道:“本君就站在这里,你来啊?”

  “你以为本王不敢?”赵弘润又将沈彧的【大魏宫廷】佩刀抽出了一小截,冷冷说道:“你过来,让本王砍了你!”

  “凭什么是【大魏宫廷】我过去?我熊拓就站在这里,你有本事你来。”

  “你过来!”

  “你过来!”

  『……』

  屋内众人瞅着这一幕,谁也没有插手,因为看得出来。无论是【大魏宫廷】熊拓还是【大魏宫廷】赵弘润,都心有顾忌。并不敢真像他们所说的【大魏宫廷】那样行动。

  见此,士大夫黄砷眼角不由地抽搐了两下。

  他忽然想起了一句谚语:麻杆打狼两头怕。

  虽然很好笑,但说实话他此刻却笑不出来,毕竟魏楚两国若是【大魏宫廷】无法尽早达成言和的【大魏宫廷】协议,齐国那边就很有可能会出兵攻打楚国。

  “两位,两位?”

  黄砷终于开口打破了熊拓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对峙。并同时频频向熊拓使眼色,让他莫要忘记此行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

  注意到黄砷的【大魏宫廷】眼神示意,熊拓这才率先收手,冷哼一声表明心迹:“姬润,你别以为你打赢了本君。本君才决定与你罢兵言和。本君还没有输给你!……是【大魏宫廷】你的【大魏宫廷】胞兄,姬昭,明白么?”

  『六哥?』

  赵弘润闻言一愣,疑惑问道:“与他何干?”

  “与他何干?”熊拓反问了一句,旋即冷笑道:“若不是【大魏宫廷】他说动了齐王僖,使得齐王僖有意出兵攻打我大楚,你以为我大楚会与你魏国言和?”说到这里,他见赵弘润满脸困惑之色,不解问道:“此事……你不知?”

  赵弘润张了张嘴,无言以对,在默默思忖了片刻后,遂将手中抽出了半截的【大魏宫廷】刀刃,又插回了挂在沈彧腰间的【大魏宫廷】刀鞘内,站在那里皱眉不语。

  “当真?”

  “哼!不然你以为本君肯轻易与你言和?”熊拓哼了一声,坐回椅子上,指着羊舌杏说道:“喂,那丫头,替本君倒茶!”

  丫头,在楚国有小丫环的【大魏宫廷】意思。

  因此,羊舌杏摇了摇头,说道:“奴家并非丫头,乃是【大魏宫廷】殿下的【大魏宫廷】妾室。”

  “妾室?”熊拓愣了愣,看了看羊舌杏,又看了看赵弘润,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充满嘲讽意味地赞道:“唔唔,很配,相当配!”

  羊舌杏喜滋滋地听着熊拓的【大魏宫廷】称赞,然而赵弘润却能从熊拓的【大魏宫廷】称赞中听出浓浓的【大魏宫廷】恶意,不过他眼下可没心思与熊拓争吵,因为他更加在意他的【大魏宫廷】六哥赵弘昭。

  “我六哥,在齐国?”

  “齐国王都临淄,与齐王僖在一起。”

  熊拓倨傲地瞧了一眼赵弘润,他一心想让赵弘润明白,不是【大魏宫廷】这小子打败了他才迫使他提出言和,而是【大魏宫廷】赵弘润那位远在齐国的【大魏宫廷】六兄姬昭。

  可能反复强调这一点,会让熊拓感觉舒坦一些。

  不过此时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可没有心思与熊拓争论什么,坐回书桌后的【大魏宫廷】椅子默然不语。

  正如熊拓所言,方才他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确稍稍有些得意忘形,因为他一开始以为是【大魏宫廷】他打败了熊拓,逼得熊拓乃至整个楚国都有意与他言和。

  可没想到熊拓却告诉了他真正的【大魏宫廷】原因。

  他让赵弘润明白,此次楚国向魏国言和,他赵弘润顶多只有一半的【大魏宫廷】功劳,而另外一半,应该归属于那位为魏国做出了极大牺牲的【大魏宫廷】六皇兄,赵弘昭。

  想到这里,赵弘润便再没有了在熊拓面前占口舌上便宜的【大魏宫廷】心思。

  毕竟他那位已得到他尊敬与亲近的【大魏宫廷】六皇兄弘昭,很有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再回到魏国,只能留在齐国,作为齐、魏联盟的【大魏宫廷】纽带。(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三寸人间  深圳民升激光  山东布洛尔  圣墟  凡人修仙传  努努书坊  调教大宋  谎话大王  都市之神帝驾到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笔趣阁  正道潜龙  努努书坊  神级奶爸  深渊主宰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调教大宋  房贷计算器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