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八十章:再敲一笔

第一百八十章:再敲一笔

  ps:补上昨日的【大魏宫廷】第二更。

  以下正文

  没过多久,便有几名浚水营的【大魏宫廷】魏兵搀扶着腿伤还未完全痊愈的【大魏宫廷】平舆君熊琥来到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书房内。

  同行的【大魏宫廷】,还是【大魏宫廷】平暘军的【大魏宫廷】屈塍与晏墨两位将军。

  显然,屈塍与晏墨这是【大魏宫廷】不遗余力地向赵弘润表明心迹,让赵弘润更加信任于他们已经舍弃了过去,为此,他们不惜与暘城君熊拓这位曾经的【大魏宫廷】旧主对目而视。

  “很好……很好……”

  不可否认,当暘城君熊拓瞧见对他微微笑着的【大魏宫廷】屈塍时,神色有些扭曲,因为他起初就曾怀疑屈塍早已投靠了魏国,只是【大魏宫廷】当时未被他抓到把柄罢了,而如今这一幕,证实他当初的【大魏宫廷】怀疑是【大魏宫廷】正确的【大魏宫廷】。

  “熊某当初真应该杀了你……”

  熊拓阴沉着脸恨恨说道,其眼神针对屈塍的【大魏宫廷】怨毒之色,甚至还要在针对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程度之上。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毕竟他憎恨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理由,无非就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击败了他罢了,因此确切地说,是【大魏宫廷】熊拓技不如人,但是【大魏宫廷】屈塍,那却是【大魏宫廷】背叛了他与熊琥的【大魏宫廷】将领。

  而望着熊拓阴沉的【大魏宫廷】目光,屈塍面色自若,微笑着说道:“或许,没有这个机会了。”

  “哼!”熊拓冷哼一声,遂又将目光望向晏墨,有些难以接受地喃喃道:“晏墨,连你也……”

  看得出来,晏墨对熊拓仍心存愧疚,闻言低了低头,也不回话。

  见此,熊拓颇有些心灰意冷。

  屈塍还好说,毕竟准确说起来,屈塍是【大魏宫廷】平舆君熊琥的【大魏宫廷】部将,而晏墨却是【大魏宫廷】他一手从千人将提拔为三千人将的【大魏宫廷】将领,因此,晏墨的【大魏宫廷】背叛给熊拓的【大魏宫廷】打击。要远比屈塍背叛大得多。

  而此时,熊拓瞧见了被两名浚水营魏兵搀扶起来的【大魏宫廷】平舆君熊琥,他的【大魏宫廷】堂兄。

  “阿琥,你的【大魏宫廷】腿怎么了?”

  平舆君熊琥闻言苦笑了一下。不由地望了一眼赵弘润。

  见此,熊拓心中恍然,顿时满脸怒意地转头看向赵弘润,咬牙切齿地说道:“姬润小儿,你竟敢……”

  见此情形。熊琥心知要遭,连忙喊止了堂弟熊拓,满脸苦笑却发自肺腑地对他说道:“公子,熊琥能侥幸活命,已然是【大魏宫廷】姬润殿下格外开恩了。”

  “……”熊拓闻言默然不语。

  其实他也明白,按照他熊拓、熊琥堂兄弟二人以往对魏国的【大魏宫廷】所作所为,哪怕赵弘润怀恨之余将他们全杀了也不为过。

  说到底,他只是【大魏宫廷】见自幼便支持拥护他的【大魏宫廷】堂兄受到了不符合贵族的【大魏宫廷】俘虏待遇,心中恼怒罢了。

  “哼!”冲着赵弘润冷冷哼了一声,熊拓对熊琥说道:“阿琥。这些魏人竟然怀疑是【大魏宫廷】本公子派人设法害死了上次那队使臣,你跟他们说。”

  “上次那队使臣?”平舆君熊琥闻言诧异地转头望向赵弘润,其眼神仿佛是【大魏宫廷】在说:那不是【大魏宫廷】你们魏人做的【大魏宫廷】么?

  不过他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没敢那样直接了当的【大魏宫廷】回答,而是【大魏宫廷】避重就轻地说道:“姬润殿下,拓公子与熊某,绝没有加害那队使臣,此事我等可以对鬼神起誓。”

  说起来,楚人虽然也像大魏那样敬重天地,但却更敬畏鬼神,更遑论楚国还盛行巫鬼神术。因此,若是【大魏宫廷】一名楚人能够做到对鬼神起誓,那么他的【大魏宫廷】话,几乎是【大魏宫廷】值得信任的【大魏宫廷】。

  “若真如此。你们怎能在那么短的【大魏宫廷】时日内,组建起十六万大军?……据本王所知,楚国沿承耕战战略,若无战事,那些士卒应该在务农才对。”

  平舆君熊琥闻言,亦不隐瞒。徐徐道出的【大魏宫廷】实情,但是【大魏宫廷】他所说的【大魏宫廷】真相,却与暘城君熊拓一致无二:“初起兵时,仅拓公子六万兵卒,他原本是【大魏宫廷】打算攻打汾陉塞的【大魏宫廷】。……不过待等大王传来消息之后,我这才组建军队,与拓公子汇合……”

  “如何?”熊拓冷笑连连地看着赵弘润。

  赵弘润闻言,默不作声地与百里跋对视了一眼,二人均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大魏宫廷】凝重之色。

  理由很简单:倘若此人当真并非暘城君熊拓所言,那就只有可能真的【大魏宫廷】他们魏人做的【大魏宫廷】了。

  一口气杀掉两百余人,不曾放过一个活口,很显然,对方是【大魏宫廷】早有预谋的【大魏宫廷】,不可能是【大魏宫廷】错杀。

  看来这件事,回到大梁后得通知刑部再好好追查一番……

  赵弘润心中暗暗说道,毕竟眼下,可不是【大魏宫廷】追究这件事的【大魏宫廷】时机。

  而熊拓与黄砷显然也注意到了赵弘润与百里跋的【大魏宫廷】神色,心中暗暗记在心里。

  从赵弘润与百里跋的【大魏宫廷】表情可以看出,他们至今还未查到袭击他们楚国使节的【大魏宫廷】队伍,但排除了幕后凶手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可能性后,嫌疑最大的【大魏宫廷】,就只剩下魏人了。

  但是【大魏宫廷】这件事,黄砷并没有立即说破,毕竟在他看来,赵弘润等人对此毫无头绪,贸然提起只会增添双方毫无必要的【大魏宫廷】不愉快,即便要提,也要等日后在大梁与魏国礼部的【大魏宫廷】官员交涉,谈言和一事时提起。

  那会是【大魏宫廷】一个不错的【大魏宫廷】筹码。

  而熊拓则考虑地比较直接:他见赵弘润无言以对,心中已然很痛快了。

  “既然和约已经签署,我等便就此告辞了。……阿琥,走!”

  说着,熊拓便示意身后两名护卫,去搀扶平舆君熊琥。

  然而此时,赵弘润却出言喊止了熊拓:“等会!”

  熊拓皱眉回头瞧了一眼赵弘润,却见赵弘润指了指平舆君熊琥,淡淡说道:“你可以走,他不可以。”

  “为何?”

  赵弘润哂笑道:“熊琥,可是【大魏宫廷】我军的【大魏宫廷】俘虏,岂能让你说带走就带走?”

  “你想怎样?”

  “拿钱来赎。”赵弘润搓了搓拇指与食指。

  很显然,他还惦记着熊拓在暘城内所积蓄的【大魏宫廷】财物呢。

  “不是【大魏宫廷】已经签署停战和约了么?”熊拓愕然问道。

  赵弘润轻佻地撇了撇嘴:“是【大魏宫廷】谁规定,双方签署了停战和约,就必须无条件释放俘虏的【大魏宫廷】?……再说了,他这些日子在我军中吃的【大魏宫廷】、住的【大魏宫廷】,你看,还专门有人伺候,这都不要钱啊?”他指着搀扶着熊琥的【大魏宫廷】两名浚水营魏兵,补充道。

  熊拓皱了皱眉。问道:“多少?”

  只见赵弘润上下打量了熊琥几眼,轻描淡写地说道:“他,还有那个泌阳君熊启,对吧?打包价。两个人五十万。”

  “什么?!”熊拓闻言险些一口血喷出来:“五十万?!”

  他心说,他们楚国对侵占魏国那一项的【大魏宫廷】赔款也就是【大魏宫廷】五十万!

  “两个人,十万!”熊拓恨恨地说道。

  “还两个人十万?”赵弘润似笑非笑地看着熊拓,摇摇头说道:“十万,也就只能赎回熊琥一条胳膊一条腿……你要左边还是【大魏宫廷】右边?”

  “你……”熊拓气地面色涨得通通红。不敢再减价了,毕竟这简直就是【大魏宫廷】拿熊琥这个一直支持着他的【大魏宫廷】堂兄的【大魏宫廷】性命开玩笑。

  思忖了良久,熊拓咬了咬牙,强忍着心中那心疼地仿佛在滴血的【大魏宫廷】感觉,沉声说道:“某的【大魏宫廷】暘城,没有那么多的【大魏宫廷】积蓄,三十五万,最多了。……若是【大魏宫廷】你还嫌不够,我与熊琥今日便死在这里!”说罢,他抬头望向赵弘润。冷冷说道:“若是【大魏宫廷】我与熊琥今日死在正阳,别说方才和约上的【大魏宫廷】那些钱你姬润拿不到,相信自此楚魏两国不死不休,你也不希望看到吧?”

  正如黄砷方才在心中评价赵弘润与熊拓的【大魏宫廷】那句话,麻杆打狼两头怕。

  不夸张地说,赵弘润与熊拓的【大魏宫廷】性格很像,都是【大魏宫廷】那种一旦火起就会不管不顾的【大魏宫廷】人,因此,熊拓不敢太过于触怒赵弘润,而赵弘润亦不敢过于逼迫熊拓。

  “见好就收吧……”也瞧出了几分端倪的【大魏宫廷】百里跋。小声在赵弘润耳边劝道,反正在他看来,他们魏国此番是【大魏宫廷】赚得盆满钵满了,没有必要因为那十五万破坏了谈妥了一切。

  十五万。那可是【大魏宫廷】一千五百万钱呢……

  赵弘润怏怏地嘀咕了一句,不过他也看得出来,若他再逼迫熊拓,熊拓很有可能真的【大魏宫廷】会鱼死网破,想到这里,他缓缓点了点头:“立下字据!”

  “哼!”

  不多时。便由百里跋亲笔写了一份字据,著名双方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与熊拓,因为这并不属于和约。

  从旁,楚国士大夫黄砷静观不语。

  虽然他有些遗憾于方才没有在合约中提起俘虏一事,不过他也明白,即便当时他提起了此事,赵弘润也不可能无偿释放平舆君熊琥。

  他看得出来,赵弘润留着熊琥不杀,分明就是【大魏宫廷】为了狠宰熊拓一笔,谁让熊琥是【大魏宫廷】熊拓最信任的【大魏宫廷】堂兄呢?

  还有那位泌阳君熊启,作为熊拓的【大魏宫廷】支持拥护者,无论是【大魏宫廷】出自感情,还是【大魏宫廷】熊拓仍旧希望他们协助治理楚西,熊拓都不会放弃这二人的【大魏宫廷】,哪怕倾家荡产。

  相信,这也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如此笃定的【大魏宫廷】原因。

  “满意了吧?”

  熊拓在两份字据上签署了自己的【大魏宫廷】名字,也盖上了手印,毕竟他的【大魏宫廷】私印未曾携带在身边。

  “呵呵。”赵弘润轻笑了两声,小心地收起其中一份字据,旋即笑眯眯地对熊拓等人说道:“几位走好,就不留几位用饭了。”

  “哼!”熊拓冷哼一声,径直走向熊琥,搀扶着他离开了书房,临走时仍不忘提醒赵弘润:“尽快释放熊启!”

  “看在这张字据的【大魏宫廷】份上,你很快就能再见到他。”赵弘润扬了扬手中的【大魏宫廷】字据,并没有阻拦熊拓、熊琥二人的【大魏宫廷】离去。

  毕竟,这个时代的【大魏宫廷】人讲究诚信,各国也以信义立国,因此,但凡是【大魏宫廷】许下的【大魏宫廷】承诺,越是【大魏宫廷】位高权重的【大魏宫廷】大人物,就越发不会轻易背弃。

  因此,赵弘润不怕熊拓出尔反尔,因为他若是【大魏宫廷】敢这么做的【大魏宫廷】话,只要赵弘润拿出字据作为证据,日后将不会有贤才投奔熊拓。

  钱没了,可以再积攒,可信誉若是【大魏宫廷】倒了,那一个人可就算是【大魏宫廷】毁了,相信熊拓不会做出那样愚蠢的【大魏宫廷】决定。

  “这三十五万……就不上报了,咱们自己分了。”

  目送了熊拓、熊琥、黄砷后,赵弘润转头对百里跋、屈塍两位一军之帅眨了眨眼。

  不上报朝廷(魏国朝廷)……么

  百里跋与屈塍对视了一眼,很默契地没有说话。

  要知道价值三十五万楚地特产,待在大魏售出,那可是【大魏宫廷】一笔不小的【大魏宫廷】巨资。

  谁说魏国的【大魏宫廷】将军就不爱财?

  取之有道而已!(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圣墟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神级奶爸  山东布洛尔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都市奇门医圣  开天录  都市之神帝驾到  深圳民升激光  圣墟  修真聊天群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大魏宫廷  都市之神帝驾到  凡人修仙传  努努书坊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