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八十三章:挟持

第一百八十三章:挟持

  『Ps:补上昨日第二更。随后我继续码今日的【大魏宫廷】两更。因为今天下午到晚上有事,所以只能现在熬夜了。诸位书友看在我熬夜的【大魏宫廷】份上多投、多订阅哈~』

  ————以下正文————

  『好厉害……竟然用剑刃正面弹飞那支银针。』

  赵弘润吃惊地望着那名挡在他身前的【大魏宫廷】白衣少年。

  可能是【大魏宫廷】顾忌到他与小丫头羊舌杏,那名白衣少年挡在他们身前,用手中的【大魏宫廷】剑刃挡住了那枚银针,这份侠义之心,让赵弘润为之动容。

  不过待看到他的【大魏宫廷】那些兄弟哭丧着脸苦苦哀求那些逃离的【大魏宫廷】楚国百姓回来,赵弘润又忽然觉得这群人,有点……唔,不同寻常。

  不过最吃惊的【大魏宫廷】,俨然还是【大魏宫廷】那名朝着赵弘润挥射出银针的【大魏宫廷】巫女。

  『哇喔,好高冷的【大魏宫廷】样子……』

  赵弘润仔细观察着那名巫女,心下颇有些吃惊,因为他发现,对方尽管用头巾与围巾似的【大魏宫廷】白绢遮住了小半张脸,但依旧可以看出,对方那精致而美丽的【大魏宫廷】脸庞,美中不足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此女眼神冷冰,面带寒霜,仿佛真是【大魏宫廷】不世人间烟火的【大魏宫廷】世外女子似的【大魏宫廷】。

  “让开!”那巫女对那白衣少年斥道:“不关你的【大魏宫廷】事!”

  “不关我的【大魏宫廷】事?”白衣少年手指着空荡荡的【大魏宫廷】四周,气愤地说道:“本来这里人满满的【大魏宫廷】,现在呢?啊?你还说什么不关我的【大魏宫廷】事?你晓不晓咱们几个兄弟这些日子吃的【大魏宫廷】什么?全靠以往采摘的【大魏宫廷】野果度日……睡雪地、吃野果,好不容易到了正阳县,想攒些钱吃顿好的【大魏宫廷】,这位姐姐你又来扰乱,呵呵,嘿嘿……”树如網址:Нёǐуапge.сОМ关看嘴心章节

  『喂喂喂,你这笑声,不止一丁点的【大魏宫廷】恐怖诶……』

  听着那仿佛人在崩溃时的【大魏宫廷】绝望笑声,赵弘润隐隐感觉,这位救了他一命的【大魏宫廷】白衣少年,俨然要比那两名要取他性命的【大魏宫廷】巫女加起来还要恐怖。

  “嘁!”

  那名高冷的【大魏宫廷】巫女用仿佛恨不得杀了对方的【大魏宫廷】眼神怒视着那名白衣少年,后者丝毫不为所动。

  『忌惮?』

  赵弘润微微一愣,他从那名高冷巫女的【大魏宫廷】眼神中,瞧出了她对那白衣少年的【大魏宫廷】忌惮。

  就在他发愣之际,忽听砰砰几声,附近传来了人体倒地的【大魏宫廷】声音。

  赵弘润下意识地转头望向场中,却骇然发现,正在围攻并且试图生擒那另外一名巫女的【大魏宫廷】沈彧、张骜、褚亨、李蒙等人,不知什么缘故竟然纷纷倒在地上,再无动静。

  而那几名白衣少年的【大魏宫廷】兄弟们,亦倒在了地上。

  “阿义,阿奴?”白衣少年面色大变,连忙跑了过去查看情况。

  此时,还保持着清醒的【大魏宫廷】平暘军将领晏墨,只见他左手握着右手手腕跪倒在地,一脸痛苦之色地冲赵弘润大喊道:“殿下,妖女暗中放毒,速去上风口!”

  说罢,他不知什么缘故,亦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什……什么情况?』

  赵弘润还未回过神来,忽然发现身边的【大魏宫廷】羊舌杏嘤唔一声,亦倒在地上,而他自己,亦随即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大魏宫廷】仿佛花香般的【大魏宫廷】香甜气味。

  『原来如……此……』

  只感觉眼皮越来越沉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噗通一声倒在雪地上。

  见此,那两名巫女迅速地掠起赵弘润,很快地消失在街上。

  此时街道上,唯有那名白衣少年蹲在他兄弟几人身边,查看着兄弟们的【大魏宫廷】状况。

  “只是【大魏宫廷】类似迷药的【大魏宫廷】粉末么?还好。不过……”

  他转过头,望向赵弘润被那两名巫女所挟持离开的【大魏宫廷】方向。

  “殿下……么?”

  且不说沈彧等人苏醒后发现赵弘润被劫持,又惊又怒,当即通知浚水营的【大魏宫廷】大将军百里跋。

  当百里跋得知赵弘润被挟持,亦为之动怒,连忙下令浚水营全城搜索。

  期间,闻讯而来的【大魏宫廷】屈塍亦大惊之色地下令平暘军士卒在城外搜索。

  开玩笑,这位肃王殿下那可是【大魏宫廷】他们平暘军日后在魏国的【大魏宫廷】保命符,岂能有何闪失?!

  且不说整个正阳县因为赵弘润被挟持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且说赵弘润这边。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发现自己身处于一间不知何处的【大魏宫廷】木屋内,被绳索牢牢绑在屋内的【大魏宫廷】柱子上。

  而在不远处的【大魏宫廷】木屋中央,燃着一堆熊熊燃烧着的【大魏宫廷】火堆。

  火堆上方,在那简单的【大魏宫廷】架子上,一只不知是【大魏宫廷】狼还是【大魏宫廷】狐狸亦或是【大魏宫廷】其他野兽,被串在一根木棍般粗细的【大魏宫廷】树枝上,在火上烤着。

  只见在火堆两旁,那两名巫女正襟危坐般跪坐着,也不知在闭目养神,还是【大魏宫廷】单纯在等着那一大串肉被烤熟。

  “他醒了。”

  忽然,寂静的【大魏宫廷】屋内响起一个女声,从声音判断,应该是【大魏宫廷】那名看似高冷的【大魏宫廷】巫女。

  『她怎么发现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心中不禁有些纳闷。

  不过既然对方不知用什么办法探查到了他已经苏醒的【大魏宫廷】事实,他也就没必要再假装昏迷了。

  “你二人,是【大魏宫廷】什么人?”赵弘润沉声问道:“我与两位无冤无仇,两位为何要对我下手?”

  那名高冷的【大魏宫廷】巫女转头望了一眼赵弘润,用一贯冷漠的【大魏宫廷】口吻陈述道:“你乃魏人,是【大魏宫廷】魏王之子,此番率军杀入我大楚,攻陷我大楚十八座城池,胁迫数个县城的【大魏宫廷】大楚子民迁居汝南……”

  “你们是【大魏宫廷】楚人?”赵弘润打断了对方的【大魏宫廷】话,皱眉问道。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大魏宫廷】自顾自说道:“归还我大楚十八座城池,并下令你麾下军队不得再强迫我大楚子民,我姐妹二人便放你回去,如若不然……”

  她并没有说下去,但相信赵弘润已经听懂了她的【大魏宫廷】言外之意。

  『原来并非个人恩怨……』

  赵弘润闻言心中释然,亦微微松了口气。

  他眼下最担心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这两名巫女是【大魏宫廷】为个人恩怨而来,那就比较棘手了。

  事实上他方才还在考虑,考虑这两名巫女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派来的【大魏宫廷】刺客,毕竟暘城君熊拓与他可是【大魏宫廷】有着难以化解的【大魏宫廷】恩怨,对方想要他死,也并不奇怪。

  但转念一想,赵弘润便否决了这个猜测。

  因为在他看来,经过前些日子的【大魏宫廷】谈判,他与楚国的【大魏宫廷】纷争应该暂时告一段落才对,无论是【大魏宫廷】楚国方面还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个人,都不会在这个时候设计杀他赵弘润。

  毕竟自从齐王僖介入了这次楚魏两国的【大魏宫廷】纷争后,楚国便不敢再继续与魏国打下去了,因此不惜赔款言和,也要解决与他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争执,最起码先恢复到互不侵犯。

  而这种情况下,哪怕暘城君熊拓再是【大魏宫廷】恨他赵弘润,也不会傻到派刺客来暗杀他,毕竟他赵弘润乃魏王之子,更是【大魏宫廷】魏王目前最喜爱的【大魏宫廷】两个儿子之一,不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自夸,但可以肯定,一旦他在楚国有何不测,相信他父皇赵元偲绝不会善罢甘休。

  这就意味着,齐、魏、鲁三国联军将会以最快的【大魏宫廷】速度达成一致,一同出兵攻打楚国。

  这绝不是【大魏宫廷】楚国或者暘城君熊拓希望看到的【大魏宫廷】。

  因此,这两名巫女,不可能是【大魏宫廷】楚国或者暘城君熊拓派来的【大魏宫廷】。

  『难道又是【大魏宫廷】我魏人在背后指使?』

  回想起曾经那桩『楚国使节遇袭』的【大魏宫廷】事,赵弘润不敢大意。

  但仔细想了想,他还是【大魏宫廷】排除了这个可能,毕竟据他这些日子从晏墨那里听到片言片语,足可以证明巫女在楚国的【大魏宫廷】地位不低,因此,是【大魏宫廷】魏人在背后驱使这两名巫女的【大魏宫廷】可能性很小。

  『难道是【大魏宫廷】巴国?』

  赵弘润皱眉思忖着。

  巫,这是【大魏宫廷】一个只有在楚国与巴国才流传的【大魏宫廷】鬼神之说,就好比魏人敬奉天地神灵,巴、楚则更加倾向于敬奉鬼神,比如在楚国人文文化中最出名的【大魏宫廷】火师『祝融』,有关于祂的【大魏宫廷】形象、文化、传说,不计其数,当初赵弘润在羊舌氏家中那一尊炉鼎上所看到的【大魏宫廷】铭刻,所刻的【大魏宫廷】便是【大魏宫廷】『火师祝融』的【大魏宫廷】其中一种形象。『注:“祂”指对神明的【大魏宫廷】特称。』

  据说巴楚两国的【大魏宫廷】巫教并不分家,难道是【大魏宫廷】巴国?

  仔细想了想,赵弘润暗自摇了摇头。

  要知道,巴国并不是【大魏宫廷】单指一个国家,在巴蜀之地,存在着许多小国家,这些小国家合起来,才称之为『巴』。

  因此,除非巴国完全统一,否则,就算某人在背后搞鬼,促使齐、魏、鲁三国伐楚,单独一个巴蜀之地的【大魏宫廷】小国,也没有能力在这场大国间的【大魏宫廷】杀伐中讨到什么便宜。

  至于齐、韩,那就更不可能了,因为他们距离齐国太远了,哪能这么凑巧就找到两名巫女逮到他赵弘润。

  被怀疑的【大魏宫廷】对象,一个个地排除,然而弄到最后,赵弘润却越想越迷糊,因为他实在找不出那所谓的【大魏宫廷】在背后指使这两名巫女的【大魏宫廷】人。

  忽然,一个怪异的【大魏宫廷】猜测浮现在他心头。

  『等等,不会是【大魏宫廷】她们两人一般人自作主张吧?』

  赵弘润面色古怪地打量着这对巫女姐妹。

  他心中所想的【大魏宫廷】『一般人』,指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并非是【大魏宫廷】决策的【大魏宫廷】楚国高层,也并未被任何势力所利用,纯粹只是【大魏宫廷】照着自己心中想法行事的【大魏宫廷】楚国平民。

  『喂喂喂,倘若真是【大魏宫廷】那样的【大魏宫廷】话,那可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赵弘润压低声音,试探着问道:“这样好么?以毫不相干的【大魏宫廷】平民身份,擅自干涉两个大国的【大魏宫廷】决策。”

  “……”那名高冷的【大魏宫廷】巫女闻言目光微微一变。

  『猜中了!……该死!』

  赵弘润心中暗骂一声,因为是【大魏宫廷】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大魏宫廷】局面。

  『麻烦了、麻烦了、麻烦了……居然是【大魏宫廷】一般平民,这要让我如何从大局说服对方?』

  而就在这时,屋内响起另外一名巫女的【大魏宫廷】声音。

  那个声音听上去暖暖的【大魏宫廷】,可是【大魏宫廷】那句话却让赵弘润感到一种仿佛『秀才遇到兵般』的【大魏宫廷】无助。

  “姐,我就说他不会轻易交还我大楚的【大魏宫廷】城池的【大魏宫廷】……除非,让他先尝尝生不如死的【大魏宫廷】滋味!”

  『喂喂喂……』

  听着那冰冷的【大魏宫廷】口吻,赵弘润只感觉后背凉气直往上涌。(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开天录  笔趣阁  正道潜龙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深渊主宰  贞观帝师  大魏宫廷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白袍总管  深圳民升激光  调教大宋  圣墟  正道潜龙  笔趣阁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都市之神帝驾到  凡人修仙传  开天录  神级奶爸  深渊主宰  山东布洛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