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八十八章:回程

第一百八十八章:回程

  ps:上一章章节名错误,应该是【大魏宫廷】“第一百八十七章”。 另外,我靠,自动发布失败?

  可能是【大魏宫廷】被所听闻的【大魏宫廷】那荒诞而又看似事实的【大魏宫廷】传说所影响,赵弘润吃了两口烤肉后便再无食欲了。

  见此,那名高冷巫女缓缓站起身来,平静说道:“走吧,我送你回正阳。”

  小巫女芈芮一听,急忙说道:“姐,我跟你一起。”

  然而,高冷巫女回头看了她妹妹,用不容反驳的【大魏宫廷】口吻说道:“姐一个人去,你呆在这里。”

  哇呜……好大的【大魏宫廷】怨气。

  赵弘润仿佛能感受到高冷巫女此刻对她妹妹的【大魏宫廷】怨气,也正是【大魏宫廷】那股怨气,吓得那芈芮连忙端端正正跪坐在地,不敢再说什么。

  见此,赵弘润也没多说什么,推开木屋的【大魏宫廷】门便径直走了出去。

  走出屋外一瞧,他这才发现这间木屋建在一片树林旁,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附近的【大魏宫廷】猎户所造的【大魏宫廷】。

  此时,高冷巫女亦走出了屋子,经过赵弘润身旁。

  见此,赵弘润似笑非笑地与她搭话道:“很辛苦呢……”

  不得不说他有些同情这位高冷巫女,带着那么个猪队友般的【大魏宫廷】蠢妹妹,将一次明明成功的【大魏宫廷】挟持,硬生生变成了一场让赵弘润哭笑不得的【大魏宫廷】闹剧。败独壹下嘿!言!哥

  看得出来,这位看似高冷的【大魏宫廷】巫女,要比她妹妹聪明地多,一愣之下便听懂了赵弘润言外之意,满是【大魏宫廷】心酸地叹了口气:“我只有她一个至亲之人了……”

  赵弘润一听,趁机试探道:“其他亲眷呢?你们不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大魏宫廷】贵族么?”

  “……”

  岂料高冷巫女淡淡看了一眼赵弘润,一言不发地走向了前方。

  嘁!要想从这个姐姐嘴里套话,果然要比那个蠢妹妹难得多。

  赵弘润撇撇嘴,有些郁闷地赶了上去。

  等到他跟着高冷巫女来到木屋后,他这才发现,这对姐妹俩有一辆马车。

  那真是【大魏宫廷】,很普通的【大魏宫廷】一辆马车,外观破旧,新旧程度不同的【大魏宫廷】木板比比皆是【大魏宫廷】,显然是【大魏宫廷】修了又修,就连两只车轱辘的【大魏宫廷】木头成色也有明显的【大魏宫廷】差别。

  “你们就是【大魏宫廷】驾着这辆马车,从巴那边回到楚国?”赵弘润见机又问道。

  “……”高冷巫女撇了他一眼,并不说话,只是【大魏宫廷】探身到车厢内取了两件厚实的【大魏宫廷】斗篷,将其中一身递给了赵弘润。

  这是【大魏宫廷】让我坐在外面的【大魏宫廷】意思吧?

  赵弘润想了想,耸耸肩说道:“我只会骑马,不会驾车。”

  话音刚落,就见那位高冷巫女亦披上了厚实的【大魏宫廷】斗篷,握着缰绳坐在了马车夫的【大魏宫廷】位置上,不过却给赵弘润留下了一半的【大魏宫廷】位置。

  ……

  赵弘润皱皱眉,亦上了马车,坐到了高冷巫女身旁。

  车摹敬笪汗ⅰ口,有什么是【大魏宫廷】不能让我看的【大魏宫廷】么?

  趁着高冷巫女缓缓驾驭马车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润趁机撩起些许身后的【大魏宫廷】帘子,往内瞧了一眼。

  他意外地发现,车厢内并没有他所想象的【大魏宫廷】不可告人的【大魏宫廷】秘密,里面只是【大魏宫廷】一个仿佛女子闺房般的【大魏宫廷】小空间罢了,铺着一条被褥,然后,赵弘润隐约看到几件肚兜、褒衣之类的【大魏宫廷】玩意。

  “唰——”

  就在赵弘润还未反应过来之时,高冷巫女便从他手中将那撩起的【大魏宫廷】些许帘子拽了过去,并且眼神不悦地看了他一眼。

  唔,明白了。

  赵弘润恍然地点了点头,环抱着双臂,在迎面吹来的【大魏宫廷】寒冷中缩起了脑袋。

  马车,缓缓地行驶在雪地上。

  期间,赵弘润疑惑地发现,这四周的【大魏宫廷】景致,竟全然是【大魏宫廷】他毫无印象的【大魏宫廷】。要知道他有着堪称绝对记忆般的【大魏宫廷】超强记忆,只要是【大魏宫廷】到过的【大魏宫廷】地方、看到过的【大魏宫廷】景物,几乎没有忘却的【大魏宫廷】可能,而如今,他对四周的【大魏宫廷】环境毫无印象,这就意味着,他还未来过这里。

  北面……

  赵弘润从太阳的【大魏宫廷】位置判断出了二人此刻的【大魏宫廷】朝向,赵弘润冷不丁问道:“暘城君熊拓,与你们姐妹二人是【大魏宫廷】什么关系?”

  “……”高冷巫女闻言下意识地转头望了眼赵弘润,赵弘润清楚地从她眼中看到了惊愕之色。

  但她还是【大魏宫廷】没有开口。

  “不承认么?”赵弘润看了她一眼,低声说道:“你说要将我送回正阳县,可眼下马车的【大魏宫廷】朝向却是【大魏宫廷】北面,这就意味着你们姐妹二人在挟持了本王后,乘坐马车往南而行,正阳的【大魏宫廷】南面……便是【大魏宫廷】暘城。再结合熊拓姓芈、你姐妹二人也姓芈的【大魏宫廷】事实……我是【大魏宫廷】否可以认为,你姐妹二人是【大魏宫廷】熊拓的【大魏宫廷】亲眷,只是【大魏宫廷】以往远居于巴,这次千里迢迢从巴赶回楚国……是【大魏宫廷】因为听说了熊拓兵败的【大魏宫廷】消息?还是【大魏宫廷】因为姬某挥军攻楚的【大魏宫廷】关系?”

  “……”高冷巫女一言不发,面色镇定地注视着远方,仿佛浑然没有听到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

  嘁!这女人果然要比她妹妹难对付地多……

  赵弘润心中有些郁闷。

  看得出来,这位高冷巫女的【大魏宫廷】心性相当坚定,仿佛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不能使她失去方寸,对付这类人,最好就是【大魏宫廷】丢出一个足以使她震惊的【大魏宫廷】秘密,一举摧毁她的【大魏宫廷】心理防线,否则,根本别想从她嘴里套出什么消息来。

  可难就难在,赵弘润对她们姐妹的【大魏宫廷】底细还不是【大魏宫廷】摸得很透彻,根本无从判断对方究竟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与暘城君熊拓有亲眷关系。

  想了想,他故作陈述事实地试探道:“事实上,你们就算将我交给暘城君熊拓,此时此刻,他也不敢对姬某做什么,只能派人将姬某送还正阳县……”

  在说话时,赵弘润一直注意着高冷巫女的【大魏宫廷】神色,可让他感觉失望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对方仿佛就当他是【大魏宫廷】空气似的【大魏宫廷】,对他所说的【大魏宫廷】话充耳不闻,只顾着自己驾驭马车。

  啊啊,是【大魏宫廷】不怎么爱说话的【大魏宫廷】类型啊……唔,更有可能是【大魏宫廷】不喜欢与陌生人说话吧?

  赵弘润有些头疼地暗自叹了口气,对于这种油盐不进的【大魏宫廷】对象,他的【大魏宫廷】言语攻势毫无作用。

  看来只能改变策略了……

  赵弘润沉思了良久,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决定改变话题:“那什么青蛊,此刻在活着么?我是【大魏宫廷】说,在我的【大魏宫廷】体内?”

  可能是【大魏宫廷】没想到赵弘润会突然将话题转移到这方面,高冷巫女略感意外地稍稍转头看了他一眼,终于开口平静地说道:“它若死,你我皆死。”

  总算是【大魏宫廷】开口了……

  赵弘润心中暗自松了口气,看来这招投其所好,或者说捡对方此刻最在意的【大魏宫廷】话题,确实是【大魏宫廷】一招妙棋。

  “唔,很好明白……就是【大魏宫廷】说,你我二人的【大魏宫廷】性命,此刻皆维系在一条虫子上?”

  “蛊!”高冷巫女简单扼要地纠正道。

  “好好好,蛊。那……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化解么?”赵弘润转头望着高冷巫女那白皙的【大魏宫廷】脸庞,诱惑道:“相信你也不情愿将你的【大魏宫廷】性命与我绑在一起,对么?”

  高冷巫女闻言微微叹了口气,低声说道:“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但……青蛊无药可解。”

  “一点办法都没有?”赵弘润不甘心地问道,忽然,他注意到高冷巫女眼神有细微的【大魏宫廷】波动,这让他心中顿时有些惊喜:“有办法解除我身上的【大魏宫廷】青蛊,对不对?”

  可是【大魏宫廷】让赵弘润感到意外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高冷巫女在听了他的【大魏宫廷】后,忽然转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本来毫无波澜的【大魏宫廷】目色,竟隐隐带着几分怒意。

  那目光,即便赵弘润可以笃定对方不会杀他,亦不由地感觉后背一凉。

  我说什么得罪她了?……难道是【大魏宫廷】?

  好似领悟到了什么,赵弘润压低声音说道:“莫非那个办法,会让你……”

  “死!”高冷巫女语气冷漠地接上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冷冷地说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

  ……

  赵弘润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放弃了再继续套话。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若是【大魏宫廷】此事关乎她的【大魏宫廷】生死,相信她就算有办法化解他赵弘润体内的【大魏宫廷】青蛊,亦绝不会透露给他。

  他摇摇头嘲讽道:“真是【大魏宫廷】可笑,两个以往素未蒙面的【大魏宫廷】陌生人,因为一个邪物的【大魏宫廷】关系,不得不在一起?嘿嘿嘿!”

  高冷巫女沉默了片刻,忽然放软了语气淡淡说道:“青蛊,只是【大魏宫廷】让相恋的【大魏宫廷】二人更加坚贞不移,不会因为某些诱惑而背叛彼此……错不在它。”

  对!错不在青蛊,错在你那个除了脸蛋一无是【大魏宫廷】处的【大魏宫廷】蠢妹妹!

  赵弘润咬牙切齿般地哼哼了两声,费了好大劲这才压下心中的【大魏宫廷】愤懑。

  而就在这时,马车忽然停了下来。

  喂喂,我就心里想想,你不至于就把我赶下马车吧?

  赵弘润心中一惊。

  他正要询问,却见高冷巫女的【大魏宫廷】右手迅速地伸向车厢内,从车厢内取出一柄套着刀鞘的【大魏宫廷】短剑。

  而在此期间,她的【大魏宫廷】眼神始终死死盯着前方。

  见此,赵弘润心中纳闷,抬头望向前方,只见他眯着眼睛观瞧,这才发现那翩翩小雪的【大魏宫廷】远处,有一袭人影,正踏着积雪徐徐向他们走来。

  待等对方走近,赵弘润再仔细一看,这才发现竟是【大魏宫廷】他昏迷前在正阳县内遇到的【大魏宫廷】那位白衣少年。

  “找到了……”

  白衣少年淡淡地笑着。

  赵弘润撇了一眼高冷巫女那如临大敌的【大魏宫廷】模样,为了避免二人产生误会,连忙与对方打招呼道:“喂,这位兄弟,没事了,眼下此女与我已并非敌对。”

  可那白衣少年却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大魏宫廷】,眼神冷漠地看着赵弘润,忽然从怀中摸出那袋宗卫沈彧给他们的【大魏宫廷】银子,啪嗒一声丢在马车前。

  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善意的【大魏宫廷】举动。

  “你……”赵弘润吃惊地望着对方。

  却见那位白衣少年双手将一柄剑平举在身前,缓缓将剑刃抽了出来,口中冷冷说道:“魏,肃王姬润,张某今日替天行道,对你施行……天诛!”

  ……

  赵弘润张大着嘴,满脸愕然之色。

  “哈?”(未完待续。)

  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凡人修仙传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之神帝驾到  房贷计算器  深渊主宰  贞观帝师  深渊主宰  修真聊天群  三寸人间  笔趣阁  凡人修仙传  调教大宋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