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八十九章:互换立场的【大魏宫廷】敌友 二

第一百八十九章:互换立场的【大魏宫廷】敌友 二

  ps:历史要写得严谨,势必有坎坷,将主角的【大魏宫廷】经历写得坎坷,我太清楚结果了。所以,似现在这种历史文中带点轻松搞笑,可以让诸位书友打发时间,偶尔会心一笑的【大魏宫廷】,我已经很满意了。另外,我也不打算写得太玄幻,太玄幻伤脑细胞。

  ————以下正文————

  在赵弘润那难以置信的【大魏宫廷】眼神注视下,那团火焰迅速消失,露出了那名白衣少年的【大魏宫廷】身影

  此刻的【大魏宫廷】白衣少年,身上那件白衣的【大魏宫廷】上身早已被焚毁,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尽管对方背对着赵弘润,但赵弘润依旧清楚看到,对方除了上衣被焚毁外,身上全无被火焰烧伤之处。

  更渗人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对方的【大魏宫廷】后背那也不知是【大魏宫廷】纹身还是【大魏宫廷】疤痕,总之,一支浴火怪鸟般的【大魏宫廷】形象正散发出一阵忽暗忽明的【大魏宫廷】流光。

  忽然,一声不知源自何方的【大魏宫廷】鸦鸣让赵弘润心头一愣。

  乌鸦?

  赵弘润诧异地望了望四周,却发现四周根本就没有什么乌鸦。

  而此时,那名背对着赵弘润与高冷巫女的【大魏宫廷】白衣少年,却是【大魏宫廷】抬手抓了抓头发,没好气地说道:“闭嘴,燚,她没有挑衅你,乖乖回去睡觉!”

  待等他说完这句话,他背后的【大魏宫廷】那只闪着忽暗忽明流光的【大魏宫廷】怪鸟图案,这才徐徐暗淡下来,变成了很普通的【大魏宫廷】疤痕,似乎是【大魏宫廷】被火烧伤而遗留下的【大魏宫廷】疤痕。

  “有意思的【大魏宫廷】招数……”白衣少年转过身来,目视着高冷巫女,微微笑道:“可惜,挑错对手了。……话说回来,小弟这会儿才注意到,这位姐姐原来是【大魏宫廷】祝融之墟的【大魏宫廷】巫女么?”

  祝融之墟?

  赵弘润闻言一愣。小声询问高冷巫女道:“什么是【大魏宫廷】祝融之墟?”

  可惜,高冷巫女丝毫没有向他解释的【大魏宫廷】意思,只是【大魏宫廷】目不转睛地望着那名白衣少年。眼神充斥着惊骇与难以置信。

  “感觉到了么?”白衣少年惊讶地回望了一眼高冷巫女,旋即淡淡说道:“如此的【大魏宫廷】话。这位姐姐你就应该能理会你我的【大魏宫廷】差距……无论是【大魏宫廷】剑术还是【大魏宫廷】别的【大魏宫廷】什么,你皆不是【大魏宫廷】小弟的【大魏宫廷】对手。……放弃吧,小弟只是【大魏宫廷】想杀了你身边那个作恶之人,与你并无关系。”

  走着,他迈步便朝赵弘润二人走来。

  而就在这时,忽听高冷巫女沉声喝道:“等等!”

  白衣少年依言停下了脚步。

  这时,只见高冷巫女轻吐了一口气,沉声说道:“我有我的【大魏宫廷】理由。断无可能放任你去杀他。……我承认,足下的【大魏宫廷】实力远在我之上。但即便如此,若是【大魏宫廷】你杀了他,我将穷尽毕生光阴,亦会想方设法杀了你……而你,却似乎有着不对女子出手的【大魏宫廷】原则,对么?”

  “……”白衣少年首次皱了皱眉。

  “不如这样,我给你一剑的【大魏宫廷】机会,若你只出一剑,便杀了他。我会放弃。然而,若是【大魏宫廷】你那一剑被我挡下,你便就此收手。如何?”高冷巫女沉声说道。

  “一剑么?”白衣少年闻言微微笑了笑:“足够了!”

  说罢,他右脚一蹬,用远比高冷巫女方才还要的【大魏宫廷】速度窜向赵弘润,手中的【大魏宫廷】三尺青峰迅速地刺向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胸口。

  好快……

  此刻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恐怕也只有思维的【大魏宫廷】速度能跟得上对方的【大魏宫廷】速度。

  他眼睁睁地看着白衣少年的【大魏宫廷】剑锋即将触及他的【大魏宫廷】身体,不过就在这时,高冷巫女的【大魏宫廷】短剑亦迎了上来。

  按照这个速度,这两柄剑显然必将碰在一起。

  而就在这时,却见白衣少年嘴角扬起几分莫名的【大魏宫廷】笑意。随手将手中的【大魏宫廷】剑抛向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身后,旋即。他整个人亦更快的【大魏宫廷】速度窜到了赵弘润身后,不偏不倚地反手握住了那柄丢过来的【大魏宫廷】剑。一剑反刺。

  “噗——”

  剑刃透体穿过。

  不知何时被推倒在地的【大魏宫廷】赵弘润,骇然望着高冷巫女那被剑刃穿透了肩窝的【大魏宫廷】部位,被那温热的【大魏宫廷】鲜血溅了一脸。

  而那名白衣少年俨然也呆住了,竟下意识地松了握着利剑的【大魏宫廷】手。

  “一剑……完了。”

  高冷巫女忍着身上的【大魏宫廷】伤势,艰难地说道。

  “……”白衣少年张了张嘴,旋即脸上露出几许苦笑:“原来如此……没想到竟然用这种方式来算计我?……这下可麻烦了。”

  高冷巫女喘着粗气,有些紧张地看着白衣少年,毕竟若是【大魏宫廷】白衣少年不守承诺的【大魏宫廷】话,她方才的【大魏宫廷】算计便毫无作用。

  而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大魏宫廷】大喊。

  “老大,老大,弄错了,弄错了……”

  三人下意识地转过头去,正巧瞧见昨日见过的【大魏宫廷】这位白衣少年的【大魏宫廷】兄弟,那名曾在他们兄弟卖艺时,举着篓子向围观百姓收取钱物的【大魏宫廷】白面少年,正气喘吁吁地向这里跑来。

  “大福,怎么了?”白衣少年疑惑地问道。

  只见那名叫做大福的【大魏宫廷】少年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指着姬润对白衣少年苦笑道:“老大,咱们弄错了,并不是【大魏宫廷】他强行叫那些城池里的【大魏宫廷】百姓迁到魏国去,是【大魏宫廷】那些百姓自愿的【大魏宫廷】……我查过了,因为魏国的【大魏宫廷】田税只有什二,所以这附近的【大魏宫廷】百姓都恨不得都逃到魏国去。”

  白衣少年眨了眨眼睛:“当真?”

  “千真万确!”

  白衣少年闻言倒吸一口凉气,回头瞅着跌坐在地的【大魏宫廷】赵弘润,以及右胸中剑的【大魏宫廷】高冷巫女,面上的【大魏宫廷】表情顿时就僵住了:“这下……麻烦大了。”

  “……”

  赵弘润神色莫名地瞅着这位白衣少年,此刻的【大魏宫廷】白衣少年,哪里还有方才那等威势,一脸谄笑讨好之色。

  “您看这可真是【大魏宫廷】……误会,误会。”白衣少年将赵弘润扶了起来,轻轻拍着赵弘润身上的【大魏宫廷】雪:“好端端的【大魏宫廷】,怎么就摔地上了呢,我给你拍拍……”

  “……”赵弘润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

  “你看,脸上都伤到了……”

  “……”

  就在此时。忽听噗通一声,赵弘润回头一瞧,这才发现那位高冷巫女因为身体受到重创的【大魏宫廷】关系。无力地摔在地上。

  他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那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讪讪一笑,从怀中取出一瓶金疮药。塞在赵弘润手中,信誓旦旦地说道:“相信我,此药可治一概伤势!”

  赵弘润将信将疑地望了一眼手中这瓶金疮药,冷冷说道:“就这样,便想让我放过你?”

  “那你想要怎样嘛。”白衣少年苦恼地抓了抓头发,无法理解地嘀咕道:“奇怪了,你俩明明昨日还敌对的【大魏宫廷】,怎么今日突然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大魏宫廷】……”

  这话你有资格说?

  赵弘润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对方。郁闷地说道:“因为青蛊。”

  “青蛊?”白衣少年闻言一愣,诧异问道:“她在你身上下了青蛊?”

  赵弘润张了张嘴:“虽然也并非她所愿……就当是【大魏宫廷】这么回事吧。”

  “原来如此。”白衣少年摸着下巴恍然道:“怪不得她死命护着你……原来是【大魏宫廷】你若死了,她也会死。”

  “你知道青蛊?”赵弘润隐约听出了什么。

  “当然。”白衣少年拍着胸口说道:“咱兄弟几个走南闯北,什么稀奇的【大魏宫廷】事没见过?”

  赵弘润一听连忙问道:“那有什么破解之法么?”

  “有倒是【大魏宫廷】有。”白衣少年面色奇诡地望了一眼赵弘润,压低声音说道:“趁她此刻失血昏迷,挖出她的【大魏宫廷】心,取其心内之血,灌入口中,则你体内蛊虫顷刻便死。”

  ……

  赵弘润骇然地瞪大了眼睛,只感觉头皮发麻。

  此时。白衣少年与他兄弟大福使了一个眼色,趁赵弘润走神之意,转身就跑。

  赵弘润一见。大声喝道:“喂!!”

  “就饶、绕过我们吧……”白衣少年头也不回地大叫着,越跑越快。

  在逃走时,白衣少年仍不忘将他方才丢掉的【大魏宫廷】那袋银子又给拾了回来,随后与他的【大魏宫廷】兄弟大福,一溜烟就逃没影了。

  这让赵弘润看得目瞪口呆,感情剥除了方才想杀他时的【大魏宫廷】凛冽气势,那家伙亦是【大魏宫廷】一个逗逼。

  不过……

  “喂!回来啊!好歹将我二人带回正阳县啊!”赵弘润愤怒地大声喊道。

  可时此时,那白衣少年与他兄弟早就逃得没影了。

  这两****犯了太岁了?怎么遇到的【大魏宫廷】尽是【大魏宫廷】这种人?

  先是【大魏宫廷】又蠢又呆的【大魏宫廷】巫女芈芮,然后又是【大魏宫廷】那个剑技超群、但明显可以感觉少根筋的【大魏宫廷】张姓少年。这让赵弘润觉得这两日似乎有些犯冲。

  不过那人所说的【大魏宫廷】解青蛊之法……

  赵弘润望了一眼那倒在雪地上的【大魏宫廷】高冷巫女,望着她身下那片被她鲜血所染红的【大魏宫廷】嫣红的【大魏宫廷】雪。

  “……”

  片刻之后。赵弘润走过去,将似乎已昏迷过去的【大魏宫廷】高冷巫女抱了起来。将其抱上马车的【大魏宫廷】车厢。

  不得不说,高冷巫女的【大魏宫廷】伤势不轻,那柄三尺青峰,从她的【大魏宫廷】后背肩部刺入,横贯了右侧胸口上方的【大魏宫廷】骨头。

  很显然,她是【大魏宫廷】在一把将赵弘润推开的【大魏宫廷】同时,被那名白衣少年一剑刺穿了身体。

  “……”

  望着她的【大魏宫廷】伤口思忖了片刻,赵弘润轻轻解开她的【大魏宫廷】衣服,只解了伤口那一部分,随即,小心地抽出那柄青锋剑,替她抹上了那名白衣少年所给的【大魏宫廷】金疮药。注:由于某点限制这类描述,所以这段不便详细描写,只好让诸位书友自行脑补了。

  做完这一切后,赵弘润这才合上她的【大魏宫廷】衣服,坐在车厢内的【大魏宫廷】一侧思忖着什么。

  就在这时,忽然那名高冷巫女缓缓睁开了眼睛。

  “为何,不挖我的【大魏宫廷】心呢?……那人说得没错,那样的【大魏宫廷】确就可以化解青蛊。”

  这冷不丁的【大魏宫廷】询问,让赵弘润吓得下意识站起来,一头撞在了车厢的【大魏宫廷】顶部。

  “你……你醒着?”

  “嗯。”高冷巫女淡淡地陈述了一个让赵弘润感觉有些后怕的【大魏宫廷】事实:“一直都醒着。”

  赵弘润这才注意到,她一直握着她手中的【大魏宫廷】短剑未曾松手,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足足好一阵,高冷巫女一直面无表情地盯着赵弘润,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这才轻吐一口气,将手中的【大魏宫廷】短剑放在一旁。

  “姜。”她淡淡说道。

  “什么?”赵弘润有些愣神。

  “你不是【大魏宫廷】想知道么?我的【大魏宫廷】名字。”她平静地说道。

  赵弘润闻言一愣,试探唤道道:“芈……姜?”

  高冷巫女缓缓闭上了眼睛。

  “嗯。”

  注:其实是【大魏宫廷】“艹、姜的【大魏宫廷】葁”,即生姜的【大魏宫廷】姜的【大魏宫廷】古体字,不过,就像前阵子的【大魏宫廷】“暘”与“阳”一样,说不好什么时候就打不出来了,所以,就直接简体字吧。(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开天录  三寸人间  贞观帝师  深渊主宰  房贷计算器  调教大宋  凡人修仙传  修真聊天群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圣墟  山东布洛尔  神级奶爸  深圳民升激光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开天录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之神帝驾到  努努书坊  山东布洛尔  正道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