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两百章:戳心戳肺的【大魏宫廷】胜者 二

第两百章:戳心戳肺的【大魏宫廷】胜者 二

  “你……你怎么会在宫里?”

  站在垂拱殿内那距离殿外仅仅只有一步的【大魏宫廷】位置,魏天子满脸惊愕地看着那抢先一步迈入殿内的【大魏宫廷】儿子,脸上尽是【大魏宫廷】难以置信之色。

  “皇儿为何不能在宫里?”赵弘润眨了眨眼睛,很是【大魏宫廷】无辜地说道:“皇儿可是【大魏宫廷】特地来给父皇一个惊喜啊。……唔,看得出来,父皇果然很欢喜,你看,都说不出来话了。”

  『……』

  魏天子张大着嘴,俨然是【大魏宫廷】一副目瞪口呆之色。

  毕竟按照章程,此次他眼前这个儿子立下这等功勋,理当与浚水军一同缓缓回归大梁,而大梁这边,也应当由魏天子、东宫太子弘礼以及众皇子、众朝中大臣们,一同出城相迎,毕竟此次魏楚之战的【大魏宫廷】大捷,那是【大魏宫廷】值得举国庆贺的【大魏宫廷】事,朝中大臣都希望借此机会振奋国民的【大魏宫廷】士气。

  可没想到,作为此战的【大魏宫廷】最大功臣,赵弘润却丢下浚水军,偷偷溜回了大梁,这简直……简直就是【大魏宫廷】视朝廷的【大魏宫廷】安排如无物。

  “你……”魏天子满脸错愕地指着儿子,不敢相信地问道:“你偷偷溜回大梁做什么?”

  “来瞅瞅父皇目瞪口呆的【大魏宫廷】样子啊,喏,就是【大魏宫廷】父皇眼下这样……不枉皇儿及早回来大梁啊!”赵弘润没心没肺地笑道。

  『这劣子……!!』нéiУāпGê最新章节已更新

  魏天子张了张嘴,被他儿子的【大魏宫廷】话气地有些说不出话来,良久,他平静了一下心神,沉声问道:“朕不是【大魏宫廷】命人知会百里跋,叫你们缓缓回军大梁么?他……没有告诉你么?”

  “百里将军告诉我了。”赵弘润若无其事地问道。

  “那你……那你为何不听朝廷的【大魏宫廷】安排,不听朕的【大魏宫廷】安排?”

  在说这番的【大魏宫廷】话时候,魏天子着实有些震怒。

  要知道,『出城恭迎此战功勋之士』,那可是【大魏宫廷】他与朝廷筹备了至少半个月的【大魏宫廷】头等大事,无论是【大魏宫廷】他魏天子还是【大魏宫廷】朝中的【大魏宫廷】百官,都希望借此机会振奋国人的【大魏宫廷】士气,可没想到,作为当事人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却视大梁这边的【大魏宫廷】辛苦筹备如无物,自作主张地提前一步回到了大梁,这,这要这场筹备了半个月的【大魏宫廷】大戏将如何上演?

  『这劣子绝对是【大魏宫廷】故意的【大魏宫廷】!!』

  魏天子咬牙切齿地般地怒视着赵弘润,半响,他凑近眼前这个儿子,压低声音问道:“你是【大魏宫廷】故意的【大魏宫廷】吧?”

  “啊,我就是【大魏宫廷】故意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小声回道。

  就当魏天子听了这话正准备发作时,却见赵弘润压低声音对他父皇言道:“父皇不是【大魏宫廷】忘了吧?当初皇儿离宫前,父皇曾说,只有等皇儿打败了楚国的【大魏宫廷】军队,才能算做是【大魏宫廷】皇儿的【大魏宫廷】胜利,如今,皇儿得胜归来,是【大魏宫廷】胜者。……胜者,想怎么庆贺那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自由,这可是【大魏宫廷】规矩啊!”说罢,赵弘润举起两根手指,压低声音补充道:“两胜两负了!”

  『这兔崽子!!』

  魏天子气地双肩微微发颤,阴沉着一言不发。

  可惜,赵弘润根本不看他父皇的【大魏宫廷】面色,跟同样目瞪口呆的【大魏宫廷】大太监童宪,以及蔺玉阳、虞子启两位熟悉的【大魏宫廷】中书大臣打了声招呼,便转身迈出了垂拱殿。

  临走到殿外时,赵弘润又转过头来,面朝魏天子补充道:“对了父皇,按照当初咱父子俩『男人与男人对话』时的【大魏宫廷】约定,从今日起,玉珑皇姐不想嫁,您,不许再逼!”

  『……』

  魏天子的【大魏宫廷】表情看得出来有些扭曲,咬着牙从嘴里迸出一个字来:“好!”

  见此,赵弘润满脸畅快地迈出了垂拱殿,待等他走至垂拱殿外的【大魏宫廷】台阶时,他忽然又转过头来,故作回忆地说道:“对了,父皇,您看这个情景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很熟悉啊……”说罢,他脸上忽然露出了夸张的【大魏宫廷】笑容:“啊哈哈哈哈——”

  眼瞅着怪笑不止的【大魏宫廷】儿子消失在自己眼前,魏天子额角青筋直冒。

  他如何会不知他这个儿子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哪件事,记得他当初用吏部郎官罗文忠耍了他儿子一回时,他也曾似这般畅快地大笑,很显然,他这个顽劣的【大魏宫廷】儿子此番是【大魏宫廷】特地回来报复的【大魏宫廷】。

  “陛……陛下,那,那我等也先行告退了。”

  宗卫沈彧等人面色古怪地瞅着仿佛正在发作边缘的【大魏宫廷】魏天子,缩着脑袋连忙告辞。

  说罢,他们不等魏天子点头,便纷纷逃走了。

  以至于整个垂拱殿内,只剩下面色铁青的【大魏宫廷】魏天子以及目瞪口呆的【大魏宫廷】大太监童宪,中书大臣蔺玉阳、虞子启,和另外一位新任的【大魏宫廷】中书右丞冯玉。

  “那……便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新任中书右丞不久的【大魏宫廷】冯玉小声地询问两位同僚。

  只见蔺玉阳与虞子启二人对视一眼,苦笑着向这位新同僚传递了一个让后者有些紧张的【大魏宫廷】讯息:作为中书大臣,日后你免不了要与这位肃王殿下打交道。

  而另外一边,大太监童宪正小心翼翼地轻轻拍着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后背,就怕这位当朝天子被那位殿下气出个什么好歹来。

  “朕早该想到的【大魏宫廷】……朕早该想到这个劣子……哼哼哼,嘿嘿嘿……”魏天子低声阴阴地笑着,他那阴诡的【大魏宫廷】笑容,让殿内众人一阵头皮发麻。

  好在这时候中书令蔺玉阳及时传开了话题:“陛下,殿下怎么这么走了?那,那咱们筹备了半个多月的【大魏宫廷】迎军之事……”

  “他摆明了是【大魏宫廷】特地回来给朕难堪的【大魏宫廷】,耍完了朕,他自然就走咯,还留下来做什么?至于朝廷这边的【大魏宫廷】安排,朕的【大魏宫廷】安排,你也听到了,那劣子会在意么?”魏天子满是【大魏宫廷】怨气地冷哼道。

  “不如派人去凝香宫?”大太监童宪低声说道:“殿下此去,必定是【大魏宫廷】往凝香宫向沈淑妃请安去了,沈淑妃知书达理,相信若是【大魏宫廷】陛下派人过去,沈淑妃定会叫……”

  “算了!”魏天子抬手打断了童宪的【大魏宫廷】话,平复地心神说道:“那劣子离宫已有半年之久,就莫要去打搅他们母子了……”

  “是【大魏宫廷】。”童宪恭敬地低了低头,只是【大魏宫廷】心中苦笑连连,他心知肚明:陛下作为老子,肯定是【大魏宫廷】不愿意向他的【大魏宫廷】儿子低头。

  果不其然,魏天子随后的【大魏宫廷】话,充分证明了他此刻心中的【大魏宫廷】怨念。

  “走,随朕出宫,迎接得胜凯旋之士!……没了那劣子,不是【大魏宫廷】还有百里跋,还有浚水军么!”

  眼瞅着魏天子阴沉着脸迈出了垂拱殿,殿内众人面面相觑,只好紧跟在后。

  而与此同时,正如大太监童宪所料,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带着沈彧等人,径直往沈淑妃的【大魏宫廷】凝香宫而去了。

  正巧此时在凝香宫内,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弟弟赵弘宣也在,估计他也等着浚水军回到大梁,好及时前往城外迎接他的【大魏宫廷】兄长,并将这个好消息传回皇宫内,传给他的【大魏宫廷】母妃沈淑妃。

  于是【大魏宫廷】乎,母子团聚、兄弟团聚。

  “润儿,叫为娘仔细看看你。”

  不得不说,当沈淑妃再次见到阔别半年之久的【大魏宫廷】大儿子时,心情着实有些激动,毕竟这个大儿子虽非她所生,但却是【大魏宫廷】视如己出。

  “你长高了,不过也瘦了……”只见沈淑妃抚摸着大儿子的【大魏宫廷】脸庞,满脸为人母亲的【大魏宫廷】心疼,她甚至不由地胡思乱想,她的【大魏宫廷】长子是【大魏宫廷】否在军中时吃不好、睡不好,因此一脸面黄肌瘦。

  “哪能呢,孩儿在军中时吃得好,睡得好,就是【大魏宫廷】长高了,所以看起来仿佛是【大魏宫廷】瘦了而已。”虽然赵弘润也不能肯定自己是【大魏宫廷】否真的【大魏宫廷】长高了,但他只能这么说,否则,恐怕眼前这位母妃说不定有多心疼呢。

  好在旁边还有弟弟赵弘宣,及时打岔转移了沈淑妃的【大魏宫廷】注意:“哥,听说摹敬笪汗ⅰ裤这次打下了楚国十八座城池?让楚国陪了大笔恰敬笪汗ⅰ慨物?”

  “你听说了?”提到这件事,赵弘润也有些欢喜,虽然这么说并不合适,但不可否认,他在这场仗中斩获丰盛,只要运作地好,日后就不需要再过那种苦哈哈的【大魏宫廷】窘迫日子了。

  “当然!”赵弘宣激动地说道:“我听说,哥你从楚国收刮来的【大魏宫廷】那笔恰敬笪汗ⅰ慨物,沿着蔡河运至了祥符县,在当地堆得犹如几座小丘那么多。”

  “什么收刮,太难听了,是【大魏宫廷】楚国那边让哥退军的【大魏宫廷】报酬,懂么?”说着,赵弘润搂过弟弟的【大魏宫廷】肩膀,小声说道:“回头哥分你一份。”说到这里,赵弘润好似想到了什么,转过头对沈淑妃说道:“对了,娘,孩儿也特地从中挑选了一些精致的【大魏宫廷】珍珠、玉石、漆器、铜器,回头派人送到凝香宫来。”

  尽管沈淑妃素来对身外之物并不在乎,但是【大魏宫廷】这份来自儿子的【大魏宫廷】孝敬之心,却是【大魏宫廷】让她颇为欢喜。

  忽然,她好似想到了什么,诧异问道:“对了,润儿,你怎么忽然回宫了呢?你父皇这些日子与朝中大臣们商议着,可是【大魏宫廷】要组织人手专门到城外迎接你们大军凯旋呀……”

  “这个……”赵弘润眼珠一转,不敢说他已经去过垂拱殿报复了一回,讪讪说道:“孩儿这不是【大魏宫廷】想念着娘亲嘛。”

  终归是【大魏宫廷】十几年的【大魏宫廷】母子,沈淑妃如何猜不到这个大儿子心中所想,无奈地摇摇头叹了口气。

  她有种预感:今夜陛下准会到他凝香宫来,向她抱怨她大儿子的【大魏宫廷】种种劣迹。

  对此,沈淑妃亦有些无奈,她觉得,魏天子与赵弘润这对父子,他俩联络感情的【大魏宫廷】方式,是【大魏宫廷】常人所无法理解的【大魏宫廷】那种。

  而与此同时,浚水军大将军百里跋率领着麾下的【大魏宫廷】浚水军魏兵,距离大梁已近在咫尺。

  遵照天子与朝廷的【大魏宫廷】安排,这支得胜凯旋归来的【大魏宫廷】大军,将在大梁的【大魏宫廷】东门接受魏天子与朝中百官的【大魏宫廷】庆贺,随后,大军从东门入城,径直穿过城中央最繁华的【大魏宫廷】横街,在城内百姓的【大魏宫廷】迎贺下,再从西北的【大魏宫廷】侧城门出城,回浚水军原本的【大魏宫廷】驻扎军营。

  毋庸置疑,这绝对是【大魏宫廷】一件大梁的【大魏宫廷】盛事,足以使整个大梁热闹鼎沸。

  不过在赵弘润看来,被数万人乃至十余万人迎接入城,远远不如瞧见他父皇魏天子目瞪口呆时的【大魏宫廷】窘样更让他心情欢愉。(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贞观帝师  贞观帝师  三寸人间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白袍总管  都市奇门医圣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谎话大王  都市奇门医圣  都市之神帝驾到  正道潜龙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笔趣阁  深圳民升激光  房贷计算器  神级奶爸  调教大宋  圣墟  修真聊天群  圣墟  房贷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