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两百零五章:原阳王世子『3/14』

第两百零五章:原阳王世子『3/14』

  “什么人?”

  宗卫沈彧与吕牧二人,方才一直坐在外室,瞅着自家殿下方才频频为芈姜打圆场时那窘迫的【大魏宫廷】样子,暗暗发笑。

  可尽管如此,他们的【大魏宫廷】警惕心却并未因此降低,待等有人贸然推门进来时,他们便已立马站了起来,出声喝问。

  可那位身着朱红色银纹锦袍的【大魏宫廷】年轻贵公子,却并未用正眼打量他们,指着内室的【大魏宫廷】赵弘润等人,转头对身后一名龟奴模样的【大魏宫廷】男子,不悦说道:“不是【大魏宫廷】说摹敬笪汗ⅰ壳位苏姑娘不接待客人么?那是【大魏宫廷】何人?”

  只见那名龟奴紧走几步,瞧了一眼正与苏姑娘对坐的【大魏宫廷】赵弘润,苦笑着对那位富家公子言道:“这位公子,那位是【大魏宫廷】姜润、姜公子,是【大魏宫廷】苏姑娘唯一的【大魏宫廷】入幕之宾。”

  “入幕之宾?”那位富家公子眼中闪过几丝不悦,撇撇嘴嘀咕道:“嘁!已被人拔了头筹么?真是【大魏宫廷】可惜了。”

  他的【大魏宫廷】嘀咕声虽然不响,但在此刻如此安静的【大魏宫廷】屋内,相信绝大多数人都听到了。

  这不,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脸上露出了不快,而苏姑娘的【大魏宫廷】眼中亦流露出厌恶之色。

  唯独芈姜对此一知半解,从她闪烁不定的【大魏宫廷】目色判断,似乎正在思忖猜测何谓头筹。

  而此时,宗卫沈彧与吕牧二人已迎了上去,他俩用自己的【大魏宫廷】身体挡住了内室与外室间的【大魏宫廷】那一层纱帘,神色不善地说道:“喂,这里有客人了!”潶し言し格醉心章节已上传

  话音刚落,就见那名贵公子身后闪过一名护卫来,凶神恶煞地呵斥道:“大胆!两个低贱之奴,安敢如此对我家公子说话?跪下!”

  『什么?!』

  宗卫沈彧、吕牧闻言心中大怒。

  要知道他们可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除了天地与生父生母,他们只跪过魏天子与沈淑妃,毕竟这两位从某种角度说也算是【大魏宫廷】他们半个父亲母亲,而除此之外,他们何曾对其他人『跪下』过?『注:跪下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双膝跪地。』

  哪怕是【大魏宫廷】东宫太子,如今的【大魏宫廷】储君,也没有资格让作为赵弘润身边宗卫的【大魏宫廷】他们跪下。

  而就在沈彧与吕牧二人准备给这群家伙一点颜色看看时,他们忽然发现,对面那名公子的【大魏宫廷】护卫们,竟然各个身挎腰刀。

  要知道,能在大梁城内公共场合,堂而皇之地佩带刀剑的【大魏宫廷】,只有三类人:

  其一,卫军,即兵卫、禁卫、郎卫这三支负责大梁城以及皇宫治安的【大魏宫廷】京师卫戎,包括宗卫。

  其二,公门官署内的【大魏宫廷】公吏以及署兵。比如当初吏部郎官罗文忠的【大魏宫廷】儿子罗嵘请来捉拿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人,便是【大魏宫廷】大理寺的【大魏宫廷】缉贼公吏,除此以外,还有刑部、兵部等等行政府衙的【大魏宫廷】公吏等等;

  至于其三,那就是【大魏宫廷】护卫。

  这里所说的【大魏宫廷】护卫,指的【大魏宫廷】可不是【大魏宫廷】一般意义上护卫,而是【大魏宫廷】指王府、宗府等那些天子允许其组建的【大魏宫廷】府兵,亦可称之为私曲或私兵。

  终归大梁乃魏国王都,天子脚下,因此,大梁城内对于武器的【大魏宫廷】管制非常严格,并不是【大魏宫廷】所有的【大魏宫廷】世家都有资格组建私兵,比如城内好些权贵们的【大魏宫廷】护卫,那些护卫充其量只能随身携带棍棒,只有那些经过天子允许的【大魏宫廷】府衙,府内的【大魏宫廷】护卫才有资格佩戴刀剑。

  比如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府兵,或者朝中某重要大臣的【大魏宫廷】府兵等等。

  反过来说,但凡能在大梁城内堂而皇之地佩戴刀剑的【大魏宫廷】,也全是【大魏宫廷】那些地位崇高、权势颇大的【大魏宫廷】贵族、重臣,以及他们的【大魏宫廷】家兵、府兵。

  正因为清楚这一点,沈彧与吕牧并没有贸贸然将对方暴揍一顿,而是【大魏宫廷】冷静地询问对方的【大魏宫廷】身份,毕竟这是【大魏宫廷】在大梁,尽管他们的【大魏宫廷】殿下已经算是【大魏宫廷】站在国内社会阶层金字塔最顶端的【大魏宫廷】那一层,但不可否认,若是【大魏宫廷】因为冲动而得罪了大梁城内某些隐秘的【大魏宫廷】贵族势力,相信就算是【大魏宫廷】他们的【大魏宫廷】殿下,都会因此感到头疼。

  在这个大梁,还是【大魏宫廷】会有一些人,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不愿意轻易得罪的【大魏宫廷】。

  比如当初,在赵弘润被罗文忠、罗嵘父子陷害时,那位带着宗府内一干宗卫们前来一方水榭,将赵弘润带走的【大魏宫廷】那位堂兄,那位同样是【大魏宫廷】姬氏一族出身的【大魏宫廷】大魏皇室贵勋。

  “问我家公子是【大魏宫廷】何人?”那名出言不逊的【大魏宫廷】护卫在听到了沈彧的【大魏宫廷】问话后冷笑一声,趾高气扬地呵斥道:“我家公子,乃原阳王世子,成琇殿下!……似你这等下奴,还不速速跪下?!”

  『原阳王世子?』

  沈彧与吕牧面面相觑,倒不是【大魏宫廷】震撼于对方的【大魏宫廷】身份,他们只是【大魏宫廷】纳闷,原阳王乃封国的【大魏宫廷】侯王,对方来大梁做什么?

  『莫非是【大魏宫廷】陛下宣原阳王父子进宫面圣?』

  沈彧、吕牧二人有些退缩了,毕竟原阳王他们不怕,可倘若是【大魏宫廷】魏天子宣召原阳王进宫面圣,那他们就不敢造次了。

  而在他们犹豫的【大魏宫廷】同时,赵弘润则侧过身来,打量着那位素未谋面的【大魏宫廷】姬氏族人。

  『成琇……赵成琇。成字辈么?等会。……元弘永守、惟德兴邦……宗家的【大魏宫廷】排谱,近几代并没有成字辈的【大魏宫廷】。分家的【大魏宫廷】么?分家近几代的【大魏宫廷】排谱我记得是【大魏宫廷】……文成武德、匡正毋(无)咎……唔,对了,分家的【大魏宫廷】,成字辈……嘿,恰好与我的【大魏宫廷】“弘”字持平。』

  赵弘润思忖了片刻,心中不以为意。

  倘若对方是【大魏宫廷】『文』字辈,那么这件事若是【大魏宫廷】闹大的【大魏宫廷】话,到了宗府可能他也会有些麻烦,毕竟虽然虽说是【大魏宫廷】分家,但辈分高于他,他理当喊一声王叔。

  不过既然是【大魏宫廷】同辈,那么,姬氏宗家子孙对姬氏分家子孙,这简直毫无悬念。

  只要赵弘润恪守规矩,莫要主动出手,哪怕之后将对方打地满地找牙,宗府也不会来找他的【大魏宫廷】麻烦。

  毕竟,他赵弘润可是【大魏宫廷】姬氏宗家子孙,而且还是【大魏宫廷】当代魏王的【大魏宫廷】嫡系之子,倘若按照楚国的【大魏宫廷】说法,光是【大魏宫廷】论血统就足以将对方远远甩在后头。

  『不过……这小子来大梁做什么?』

  不得不说,赵弘润亦有些纳闷。毕竟封国的【大魏宫廷】侯王或者世子,按理来说,是【大魏宫廷】不怎么情愿到大梁来的【大魏宫廷】。

  毕竟,别看他们也是【大魏宫廷】姬氏一族出身,在其那座姑且也称之为『封国』的【大魏宫廷】小城内,倒也可以肆无忌惮。但若是【大魏宫廷】到了大梁,他们姬氏一族分家出身的【大魏宫廷】血脉,可就谈不上有什么尊贵了,别说赵弘润与他的【大魏宫廷】兄弟们这一群当今大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嫡子们,哪怕是【大魏宫廷】宗族三代之内的【大魏宫廷】族人,也不是【大魏宫廷】那些分家出身的【大魏宫廷】姬氏子弟可以比拟的【大魏宫廷】。

  因此,想来是【大魏宫廷】有什么特殊的【大魏宫廷】原因,让原阳王世子赵成琇这个“乡下皇族子弟”,跑到大梁这座满是【大魏宫廷】姬氏一族宗家子弟的【大魏宫廷】王都来。

  此时,那位原阳王世子赵成琇,已缓缓踱步来到了内室,啧啧品赞着苏姑娘的【大魏宫廷】美色,旋即转头望向神色淡然打量着他的【大魏宫廷】赵弘润,皱眉说道:“你就是【大魏宫廷】姜润?”

  “有何指教?”赵弘润淡淡说道。

  “见了本殿下,为何不跪?”

  『跪你?我怕你承受不起啊!』

  赵弘润心中暗暗冷笑道。

  可能是【大魏宫廷】美色当前的【大魏宫廷】关系,赵成琇并没有过于在意,挥挥手说道:“算了,本殿下也不欲与你计较,带上你的【大魏宫廷】护卫,滚吧!”说罢,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苏姑娘,啧啧赞道:“虽说可惜未占头筹,不过这份姿色,还真是【大魏宫廷】罕见……本殿下昨日还以为你是【大魏宫廷】哪家的【大魏宫廷】千金呢,没想到竟是【大魏宫廷】这一方水榭的【大魏宫廷】姑娘,啧啧啧,可惜,可惜……”

  “他见过你?”赵弘润好奇问道,毕竟据他所知,苏姑娘以往是【大魏宫廷】足不出户的【大魏宫廷】。

  为了避免爱郎误会,苏姑娘连忙解释道:“奴家昨日只是【大魏宫廷】想去瞅瞅,那位名震大梁的【大魏宫廷】肃王究竟长什么模样……”

  尽管苏姑娘没有细说,但是【大魏宫廷】她那幽怨的【大魏宫廷】眼神与口中的【大魏宫廷】话,却是【大魏宫廷】让赵弘润心中一震。

  他如何猜不到苏姑娘这是【大魏宫廷】对他的【大魏宫廷】身份已有所怀疑。

  “然后就碰到他了?”

  “倒也没有。”苏姑娘望了一眼那赵成琇,小声对赵弘润说道:“当时此人在人群中远远地看奴家的【大魏宫廷】眼神,让奴家颇为不喜,因此便速速从人群中离去了,没想到……”

  说到最后,她脸上布满了苦涩。

  可能是【大魏宫廷】察觉到了苏姑娘心中的【大魏宫廷】害怕,赵弘润伸手握住了她的【大魏宫廷】手,轻轻捏了几下,口中宽慰道:“别怕,区区一个封王世子,还吓不倒本公子。”

  “……”赵成琇闻言面色顿变,阴沉着面色冷冷说道:“上回忤逆本殿下的【大魏宫廷】人,你可知是【大魏宫廷】何下场么?”

  赵弘润瞥了一眼对方,淡淡说道:“上回冲撞了本公子与心爱女子私会的【大魏宫廷】人,你又知晓是【大魏宫廷】何下场么?……别忘了,你此刻所在的【大魏宫廷】这座城池,叫做大梁!”

  听闻此言,赵成琇双目一眯,冷冷说道:“看来你是【大魏宫廷】敬酒不吃要吃罚酒了……本殿下再说一句,带上你的【大魏宫廷】人,滚出去!”

  说罢,他眼角余光撇见了芈姜。

  很显然,这位长久沉醉于女色的【大魏宫廷】世子,一眼就看穿了芈姜的【大魏宫廷】女扮男装,并且,芈姜的【大魏宫廷】姿色,亦让他眼睛一亮。

  “等会,这个女人留下!”

  『不知死活……』

  “抱歉,无论是【大魏宫廷】敬酒还是【大魏宫廷】罚酒,若是【大魏宫廷】本公子不想饮,没人可以逼迫!”

  说话时,赵弘润一把抓住芈姜的【大魏宫廷】手臂,示意她稍安勿躁,毕竟他清楚地很,这个女人若是【大魏宫廷】起了杀心,完全可以杀掉一屋子的【大魏宫廷】人。

  “好!这是【大魏宫廷】你自找的【大魏宫廷】!”

  冷哼一声,赵成琇转身走向外室,口中冷冷说道:“来人,将那两个女人带走,其余人,若是【大魏宫廷】胆敢阻拦,给本殿下打断他的【大魏宫廷】腿!”

  “是【大魏宫廷】,世子!”那一干护卫闻言立即冲了过来。

  见此,赵弘润松开了握住芈姜手臂的【大魏宫廷】手,背对着那赵成琇,自斟自饮起来。

  『嘿!』

  沈彧与吕牧跟随赵弘润多年,岂会不知自家殿下的【大魏宫廷】心意,当即操起身边的【大魏宫廷】桌案,朝着那些护卫扑头盖脸地砸了过去。

  顿时间,整个翠筱轩一片混乱。(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凡人修仙传  都市奇门医圣  圣墟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笔趣阁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调教大宋  贞观帝师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努努书坊  修真聊天群  深渊主宰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白袍总管  都市奇门医圣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圣墟  三寸人间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深圳民升激光  谎话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