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两百一十三章:讯号

第两百一十三章:讯号

  『Ps:欠的【大魏宫廷】章节明日开始继续补,今晚得具体构思一下肃王与朝廷官员关于利益争夺的【大魏宫廷】争执戏码。』

  今日集英殿的【大魏宫廷】庆功宴,唔,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多做叙述的【大魏宫廷】,无非就是【大魏宫廷】按照惯例,请这次协助击退了楚军的【大魏宫廷】有功之士们吃顿饭而已。

  真正的【大魏宫廷】大戏,其实在于明日几日军方与朝廷关于战后所得利益分割的【大魏宫廷】扯皮。

  哦,这里所说的【大魏宫廷】军方,其实就只是【大魏宫廷】一个概念而已,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浚水营、砀山营、汾陉塞等『驻军六营』,包括赵弘润在战后新设的【大魏宫廷】鄢陵军、商水军与鄢水军。

  一个广义的【大魏宫廷】范称而已。

  在赵弘润原先的【大魏宫廷】想法中,他只打算向朝廷户部上缴大概五到六成的【大魏宫廷】战后利益所得,其余四成左右,他会将其中的【大魏宫廷】九成九用作补贴浚水营、砀山营、汾陉塞、鄢陵军、商水军与鄢水军这六支不同规模的【大魏宫廷】军队的【大魏宫廷】军费,其中包括对商水、长平、鄢陵等几个重要城池的【大魏宫廷】再建设工程。

  然而,以原阳王世子赵成琇为典型的【大魏宫廷】那群姬氏王侯世子突然到访大梁,以及二伯父赵元俨的【大魏宫廷】提醒,让赵弘润意识到,他从楚国运来的【大魏宫廷】那笔数额庞大的【大魏宫廷】物资,眼下很有可能正遭人垂涎窥视着。

  不过对此赵弘润并不担心,因为在庆功宴期间,他通过眼神与砀山营的【大魏宫廷】大将军司马安、以及汾陉塞的【大魏宫廷】大将军徐殷二人取得了默契。нéíуапGě.сОМ

  不难猜测,这两位大将军日夜兼程回到大梁,可不单单只是【大魏宫廷】为了参加这次庆功宴而言,相信浚水营大将军百里跋早已通过书信向他们传达了他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意思,因此,因为军费着想,这两位大将军势必得亲自回一趟大梁,无论是【大魏宫廷】向赵弘润表达谢意,亦或是【大魏宫廷】暗中替他站脚助威,免得朝廷夺走了应当属于他们军方的【大魏宫廷】资金。

  唔,尽管『军方』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一个概念,但不可否认,似百里跋、司马安、徐殷等常年领兵驻军在外的【大魏宫廷】大将军,其实他们与朝廷兵部、户部的【大魏宫廷】关系并不默契。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似百里跋、司马安、徐殷等大将军,他们恨不得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编制扩编十倍,恨不得半年更换一次军备,恨不得有充盈的【大魏宫廷】军饷,可在朝廷这边,兵部每两年更换一次军备就可以说谢天谢地,而户部更是【大魏宫廷】年年提出要削减军费,因此,『军方』与朝廷若不存在矛盾,那才叫奇怪。

  不得不说,有些时候,哪怕都是【大魏宫廷】心向着国家的【大魏宫廷】人,但因为立场不同,看待不同,也难免会激发矛盾。

  不过在这一点上,赵弘润显然是【大魏宫廷】支持军方的【大魏宫廷】,毕竟在他看来,无论削减哪方面的【大魏宫廷】费用,也不能削减军费,毕竟这关系着整个大魏的【大魏宫廷】存亡。

  别看眼下击败了一个暘城君熊拓,可问题是【大魏宫廷】,楚国几乎没有因为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战败而受到什么太大的【大魏宫廷】影响,说到底,楚国仍然只是【大魏宫廷】畏惧齐国、畏惧齐王僖罢了。

  更别说在大魏的【大魏宫廷】北方,还有一个对上党、河内甚至是【大魏宫廷】整个魏国虎视眈眈的【大魏宫廷】韩国,眼下削减大魏的【大魏宫廷】军费,简直就是【大魏宫廷】自取灭亡。

  孟子曰,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瞻也。

  一言以敝之,就是【大魏宫廷】要以德服人。

  不过在赵弘润看来,这位圣贤的【大魏宫廷】言论过于理想化了,毕竟天底下并不是【大魏宫廷】人人都用道理说话的【大魏宫廷】,想当初因为楚国使节遇袭一事,魏国向楚国反复解释,但楚王熊胥依旧下令对魏宣战,企图用拳头、用武力胁迫魏国归附楚国。

  在这种情况下,光靠讲道理根本行不通。

  因此,赵弘润一贯认为,他魏国若想在与邻邦的【大魏宫廷】外交沟通中取得一定的【大魏宫廷】话语权,那么前提是【大魏宫廷】,他魏国要足够强大,就算国力不强,但至少军队要保持强大。只有这样,像楚国、韩国这样的【大魏宫廷】强国,在无法短时间内按死他们魏国的【大魏宫廷】前提下,才会收敛战争欲望,坐下来心平气和地与他们魏国交涉。

  否则,就像半年前的【大魏宫廷】那一仗似的【大魏宫廷】,楚国两路大军攻魏,岂是【大魏宫廷】魏人用道理可以退兵的【大魏宫廷】?

  正因为如此,赵弘润非但将鄢陵军给扶正了,使其从原来一支卫戎军蜕变为正规军,又增设了商水、鄢水两支军队,毕竟单单『驻军六营』那总共区区八万正规军,并不足以应付赵弘润心中所预想的【大魏宫廷】最糟糕的【大魏宫廷】局面:楚、韩合纵。

  不过他也明白,朝廷中无论是【大魏宫廷】兵部还是【大魏宫廷】户部,都不会轻易松口承认这三支新设的【大魏宫廷】军队,毕竟这意味着朝廷每年将花费更多的【大魏宫廷】军费与军饷。

  总而言之,今日的【大魏宫廷】庆功宴不过是【大魏宫廷】走个过场,真正的【大魏宫廷】大戏在于明后两日与朝廷六部的【大魏宫廷】争执,好在赵弘润手中有一张大牌,比如,此刻已被五千余浚水营严密看守起来的【大魏宫廷】,那批堆放在祥符县的【大魏宫廷】楚国特产。

  然而让赵弘润感觉意外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在宴席期间前来恭贺他的【大魏宫廷】二哥雍王弘誉,却与他提起了一桩并不想干的【大魏宫廷】事。

  唔,确切地说,倒也不算与他赵弘润浑然不相干,只是【大魏宫廷】他对此并不感兴趣而已。

  “……过几日,听说父皇有意设坛祭天,愚兄觉得,应该没有什么人,比弘润你更适合主持祭天仪式。”

  『祭天?』

  赵弘润听闻此言愣了愣,毕竟他确实不清楚这件事:“因为何事?”

  “还能有什么事?”雍王弘誉笑了笑,低声说道:“为我大魏此次的【大魏宫廷】胜仗呗……弘润有兴趣么?”

  赵弘润狐疑地望了一眼这位看不透心思的【大魏宫廷】二哥,总感觉他在谋划着什么,他想了想说道:“有没有兴致尚在其次,问题是【大魏宫廷】……似这类祭天仪式,不是【大魏宫廷】向来都是【大魏宫廷】由父皇主持的【大魏宫廷】么?”

  雍王弘誉闻言,脸上神色难以捉摸,他淡淡说道:“往年是【大魏宫廷】如此,不过你也晓得,父皇终归已迈向半百之龄,要他前前后后操劳整个祭天仪式,恐怕龙体难安,因此,父皇应该会在我众兄弟中选择一人,协助他主持祭天仪式。……弘润有兴趣么?”

  赵弘润神色古怪地瞅了一眼这位二哥,因为在他看来,刨除迷信色彩,似这种祭天的【大魏宫廷】仪式,最大的【大魏宫廷】效用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安稳人心,唔,顺便涨涨在大梁附近魏国百姓心目中的【大魏宫廷】威望而已,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政治作秀。

  而对于这种非实际利益所得的【大魏宫廷】差事,赵弘润可没什么工夫去凑合,毕竟他手中有一大堆的【大魏宫廷】事要忙,比如,与户部、兵部扯皮,构思对商水、鄢陵、长平等县的【大魏宫廷】再建设等等。

  他打算趁眼下他携得胜之威,将颍川南郡好好整顿一番,至少先巩固一下楚、魏边境一带的【大魏宫廷】防御力度,使汾陉塞、鄢陵军、鄢水军、商水军这四支军队的【大魏宫廷】驻防地连成一线,以免重蹈前一阵子被暘城君熊拓势如破竹攻入大魏腹地的【大魏宫廷】覆辙,哪有什么闲工夫去理会什么政治作秀。

  “二哥的【大魏宫廷】好意小弟心领,小弟怕麻烦,似这种事……还是【大魏宫廷】算了吧。”说着,赵弘润打量了几眼雍王弘誉,试探道:“二哥有兴致?”

  也难怪赵弘润会往这方面想,毕竟雍王弘誉要跟东宫太子弘礼争夺皇储之位,哪怕势必得获得朝野更多的【大魏宫廷】支持,因此,若能协助他们父皇支持祭天仪式,相信对他的【大魏宫廷】帮助颇为巨大。

  若真如此,看在与这位二哥相处地还不错的【大魏宫廷】份上,赵弘润帮他一把,代他向他们父皇推荐一番,也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大不了的【大魏宫廷】事。

  但出乎赵弘润意料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在得知赵弘润对此并无兴致后,脸上却露出了『果然如此』般的【大魏宫廷】笑容,旋即自嘲笑道:“愚兄何德何能,岂有资格协助父皇主持仪式。”

  说罢,他敬了赵弘润一杯,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大魏宫廷】坐席。

  『这……什么意思?』

  赵弘润浑然摸不着头绪。

  他没想到,继雍王弘誉之后没过多久,素无交集的【大魏宫廷】东宫太子弘礼,竟然也举着酒樽来到了赵弘润这一桌,并坐与他交谈起来。

  “此番弘润你击退楚军,扬我大魏国威,为兄没什么好送你的【大魏宫廷】,唯有幕僚骆瑸所谱的【大魏宫廷】一曲《肃王破楚暘城君兵阵曲》……”

  话音刚落,酒席宴间逐渐响起一曲慷慨肃然的【大魏宫廷】军乐,仿佛隐隐有金戈铁马之声。

  “……”赵弘润默然望着大殿中央那一干穿着戎装的【大魏宫廷】宫廷乐女,在金戈铁马般的【大魏宫廷】乐曲声中翩翩起舞,虽然他看着很别扭,但不可不承认,瞧着那些乐师的【大魏宫廷】配乐与乐女的【大魏宫廷】动作,相信这回这位东宫太子可没少下工夫。

  『为了拉拢我,这位东宫太子殿下可谓是【大魏宫廷】煞费苦心……』

  赵弘润心中淡淡一笑,说实话,他与东宫太子弘礼本不应该有什么矛盾,毕竟他们俩最初处于各自浑然不相干的【大魏宫廷】圈子,几乎没有交集,除了那次,被雍王弘誉碰巧相遇。

  “对了,弘润,过两日,父皇有意设坛祭天,向上苍祷告此次的【大魏宫廷】大捷。……为兄觉得,既然你是【大魏宫廷】此次击退楚军的【大魏宫廷】最大功臣,应该由你来协助父皇主持祭天仪式才对。”

  『哎,果真是【大魏宫廷】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赵弘润瞅了瞅这位太子殿下的【大魏宫廷】表情,发现他在说摹敬笪汗ⅰ壳番话时眼神似乎有些焦虑,心下暗暗摇了摇头。

  “小弟对此并无兴趣,太子殿下莫怪。”

  话刚说完,赵弘润忽然心中一愣,不动声色地瞥向雍王弘誉。

  他这才发现,那位二哥在远处的【大魏宫廷】坐席中,正与襄王弘璟低声交流着什么。

  『……』

  赵弘润还未回过神来,这边东宫太子弘礼在听到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后,却是【大魏宫廷】迫不期待地露出一副欣喜之色,旋即对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功勋大夸特夸,说了好一通这才心满意足般离去。

  望着这位东宫太子的【大魏宫廷】背影,赵弘润又瞅了一眼雍王弘誉,却见雍王弘誉已结束了与襄王弘璟的【大魏宫廷】低声交谈,微笑着举起酒樽遥敬了他一杯。

  『原来如此……打算在祭天那一日对东宫下手么?』

  赵弘润恍然大悟,这才意识到,方才他二哥雍王弘誉借恭贺却故意提起祭天之事,并非是【大魏宫廷】当真询问他赵弘润是【大魏宫廷】否有意主持祭天仪式,而是【大魏宫廷】出于同一立场,与他通个气,给个讯号罢了。

  『不过,这又关我什么事?』

  心里嘀咕一句,赵弘润亦举起手中酒樽,遥遥回敬了那位二皇兄一杯。(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都市奇门医圣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都市之神帝驾到  白袍总管  神级奶爸  调教大宋  房贷计算器  谎话大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笔趣阁  房贷计算器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开天录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深渊主宰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