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两百一十六章:欲分羹 三 『4/14』

第两百一十六章:欲分羹 三 『4/14』

  “好了,既然相关人员都到齐了,那么咱们就来分这杯羹吧。网  ”

  尽管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这句话就得颇为隐晦,但是【大魏宫廷】他那神色、那口吻,却让垂拱殿内众朝臣们感觉自己仿佛就像是【大魏宫廷】满嘴利益的【大魏宫廷】市侩商人,让他们一阵不适。

  “先请户部的【大魏宫廷】左侍郎范骉大人说吧。……本王觉得,既然户部的【大魏宫廷】诸位大人此番联袂而来,相信势必有了定论,不妨先说出来听听。”

  “啊?”户部左侍郎范骉闻言一愣,有些转不过弯来。

  在他看来,赵弘润既然召集了这么多人,相信定是【大魏宫廷】向他们做出什么决定,没想到,赵弘润却将皮球踢还给了他。

  要知道,负责分羹的【大魏宫廷】人,干的【大魏宫廷】那可是【大魏宫廷】一件苦差事,因为这非常容易得罪人,甚至是【大魏宫廷】因此树敌。

  若此刻垂拱殿内仅仅只有他们户部的【大魏宫廷】官员,那么说一说也无妨,可如今兵部、工部都插脚站起来了,此时若是【大魏宫廷】利益分配不均,未能满足兵部、工部的【大魏宫廷】利益,相信待等他范骉日后在兵部、工部的【大魏宫廷】人缘会恶劣到极点。

  因此,范骉看起来有些犹豫。

  见此,赵弘润心中冷哼一声,故意说道:“范骉大人这是【大魏宫廷】几个意思?……明明你们户部还未制定好如何分配所得利益,就迫不期待地联合一致来到这垂拱殿,向父皇弹劾本王,难不成,户部要全吞那批钱物?!”

  听着赵弘润越来越寒的【大魏宫廷】语气,范骉浑身一激灵,他心说这个欲加之罪可万万不能坐实,万一这个言论传到百里跋、司马安、徐殷那三位大将军耳中,那三位大将军一怒之下跑到他们户部去撒野,大吵大闹,他们户部怎么惹得起?

  “肃王殿下明鉴,我户部岂有全吞之心?”

  “那就说说吧。……你们户部的【大魏宫廷】分配方案。”赵弘润淡淡地说道。

  『嘿!』

  瞧着户部左侍郎范骉的【大魏宫廷】难看的【大魏宫廷】面色,中书令蔺玉阳暗自冷笑一声。

  正所谓枪打出头鸟,他早就猜到。此番户部左侍郎范骉主动冒头,带着户部的【大魏宫廷】官员怜联袂前来弹劾那位肃王殿下,那位恩怨分明却又睚眦必报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势必不会轻易放过此人。

  果不其然!

  不单单蔺玉阳。§§№卐八§一小說????網似虞子启,甚至是【大魏宫廷】魏天子,都神色淡然地瞅着这一幕,因为他们太了解那位殿下的【大魏宫廷】做事风格了。

  而其余非户部的【大魏宫廷】那些官员们,亦在旁看好戏。

  相信在场的【大魏宫廷】非户部官员们。都乐于让范骉率先开口,毕竟第一个开口的【大魏宫廷】人势必会得罪人。

  至于他们,只要再范骉说完之后,提出反驳的【大魏宫廷】建议即可,既不得罪人,又能保证自己府衙的【大魏宫廷】利益。

  而见此,户部尚书李粱与右侍郎崔璨对视一眼,暗自叹了口气。

  显然,这两位大臣便是【大魏宫廷】对此早有预料,才会装病与范骉“划清界限”。

  在他们看来。去年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就足以让他们头疼了,更何况是【大魏宫廷】如今战胜了楚国,威风正盛的【大魏宫廷】赵弘润,要说范骉极有可能步李老头李鬻的【大魏宫廷】后尘,这两位户部大臣也丝毫不感觉意外。

  而他们这回前来垂拱殿,也可谓是【大魏宫廷】不情不愿,因为他们更倾向于用一种比较怀柔的【大魏宫廷】策略来取得赵弘润手中的【大魏宫廷】物资,毕竟他们是【大魏宫廷】户部,掌管着大魏的【大魏宫廷】国库,这意味着赵弘润势必得上缴一部分从楚国所得的【大魏宫廷】物资。问题就在于或多或少罢了。

  因此,没有必要与这位肃王殿下起正面冲突。

  只可惜赵弘润非要逼他们露面,见此,李粱与崔璨也只能装作虚弱的【大魏宫廷】样子前来垂拱殿了。

  不过。尽管他们同属户部,但是【大魏宫廷】自从来到垂拱殿起,这位户部尚书与右侍郎,便始终与范骉这位本署的【大魏宫廷】左侍郎保持一定距离,至于其中原因,恐怕也只有李粱、崔璨二人心知肚明了。

  范骉。那是【大魏宫廷】早已投向了东宫太子弘礼的【大魏宫廷】人!

  “既然如此,那下官便斗胆说一说。”

  被赵弘润逼得没有法子的【大魏宫廷】户部左侍郎范骉,在思忖了半响后,缓缓说道:“下官建议,两成归于陛下的【大魏宫廷】内库……正因为托陛下洪福,我大魏此番才能击败楚军。”

  冠冕堂皇的【大魏宫廷】理由,哪怕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也说不出反驳的【大魏宫廷】话来,更遑论其他人。

  “……一成归肃王殿下,肃王殿下率军击退楚军并反攻楚国,扬我大魏国威。?  卐¤网  ”

  『哼哼。』

  赵弘润心中哼哼两声,默然不语。

  而其余官员,更是【大魏宫廷】不会在这一条上针对范骉。

  “……其余七成,一成归于东宫,其六归我户部……”说到这里,范骉看了一眼赵弘润,又补充道:“当然,对于此战有功之士的【大魏宫廷】赏赐,从我户部所得的【大魏宫廷】那六成中给予。”

  话音刚落,还未等赵弘润开口,兵部左侍郎徐贯便已露出了不悦之色,沉声说道:“我兵部往年为铸造『六驻军』的【大魏宫廷】军备,亏空巨大,现已无力铸造今年用于更替的【大魏宫廷】军备,几番向你户部申请款项,贵部诸位大人不是【大魏宫廷】随口搪塞便是【大魏宫廷】顾左言他,此番肃王殿下手中这笔巨大钱物,正好可以弥补我兵部的【大魏宫廷】亏空,使我兵部有财力支持军队更替军备……然而范大人,却是【大魏宫廷】打算独吞?”

  “……”赵弘润眉梢微挑,瞥了几眼满脸不渝的【大魏宫廷】徐贯,没有说话。

  要知道,他有意分给浚水营、砀山营、汾陉塞的【大魏宫廷】军费,其中有一部分其实也要经手于兵部的【大魏宫廷】,毕竟那三支驻军的【大魏宫廷】军卒可不会打造武器装备,他们若想要更换军备,就只有仰仗兵部。

  因此,将一部分份额让给兵部,并未出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意料,赵弘润感到新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那范骉如何会说出这么一番堪称奇葩的【大魏宫廷】分配方案来。

  难道他就不怕得罪兵部?

  然而出乎赵弘润意料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位户部左侍郎范骉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怎么想的【大魏宫廷】,仿佛还真不怕得罪兵部似的【大魏宫廷】,他在听了兵部左侍郎徐贯的【大魏宫廷】话后,义正言辞地说道:“此番肃王殿下阻击楚暘城君熊拓,并挥军攻打楚国期间,我户部向鄢陵输运大批军备粮饷辎重,耗费亦巨大,至于兵部……据本官所知。浚水营、砀山营、汾陉塞的【大魏宫廷】三支军队,其军备虽是【大魏宫廷】兵部所打造,但其费用,却出自我户部往年的【大魏宫廷】开支。换而言之,此番肃王殿下出征,兵部并无什么建树……不是【大魏宫廷】么?”

  『事实上,兵部还是【大魏宫廷】出了两百辆被锁在库房里的【大魏宫廷】战车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瞧了一眼兵部尚书李鬻与兵部左侍郎徐贯,见这两位大人面色难看。倒也没有不识趣地将心中所想说出来落井下石。

  不可否认,兵部左侍郎徐贯被范骉给问住了,毕竟事实正如范骉所言,在此番赵弘润出兵前后,兵部对于向楚国宣战一事犹豫不决,备战几乎毫无积极性可言,相反户部,却在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协助下,紧急调动了大批的【大魏宫廷】物资,趁着当时蔡河还未冻结。急急忙忙地运至了鄢陵一带,使得赵弘润有充足的【大魏宫廷】军粮与军备与暘城君熊拓在鄢水僵持。

  从这一点来说,户部一口气要走六成的【大魏宫廷】利益所得,虽然份额较多,但也算不上过份,毕竟户部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在这场仗中帮了赵弘润大忙,绝对不亚于工部的【大魏宫廷】助力。

  问题是【大魏宫廷】,剩下四成利益的【大魏宫廷】分配,就未免也太过于奇葩了吧?

  刨除范骉口中他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一成暂且不谈,魏天子的【大魏宫廷】两成与东宫太子的【大魏宫廷】一成。这算什么?

  说句大逆不道的【大魏宫廷】话,魏天子此番有做出什么对战局有利的【大魏宫廷】事么?没有!

  而东宫太子弘礼那就更不必多说,给他还不如给雍王弘誉呢,至少后者还协助户部一同帮忙统筹钱粮。调集物资运往鄢陵。

  “为何一成归东宫?”赵弘润淡淡问范骉道。

  只见范骉不慌不忙地解释道:“殿下不知,殿下出兵之后,东宫亦殚精竭虑屡屡造访我户部,催促钱粮输运之事,更联络大梁附近王侯……说句殿下不爱听的【大魏宫廷】,倘若肃王殿下当时不幸战败。相信太子殿下也好及时派出援军。为此,东宫可谓是【大魏宫廷】花费巨大。”

  『这就是【大魏宫廷】睁着眼说瞎话了。』

  垂拱殿内众朝臣们心中暗自嘀咕。

  不错,东宫太子弘礼的【大魏宫廷】确没少往户部跑,但他的【大魏宫廷】意图朝中官员谁都明白,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不希望户部落在雍王弘誉手中罢了,论建树,及得上在此之前的【大魏宫廷】雍王弘誉?

  可惜有些话,尽管众人心知肚明,却也不好说出口,以免得罪了那位东宫太子,祸及日后。

  『原来如此……看来东宫也打算伸手。』

  因为昨晚庆功宴上那一曲『肃王破暘城君熊拓兵阵曲』而对东宫太子弘礼稍稍有些改观的【大魏宫廷】赵弘润,眼下心中就像是【大魏宫廷】吃了什么脏东西似的【大魏宫廷】,很是【大魏宫廷】不舒服。

  他不由地暗暗摇头,那位东宫太子,太急功近利,实在是【大魏宫廷】太急功近利了!

  简直就是【大魏宫廷】『若示好必有所图』的【大魏宫廷】典型例子!

  论气度,根本不及雍王弘誉。

  看看雍王,人家帮着户部忙前忙后,可曾叫李粱、崔璨这两位与其交好的【大魏宫廷】户部官员帮忙开口?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殿内这些官员们缄口不言,而赵弘润当时又远在鄢陵的【大魏宫廷】,他还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大魏宫廷】话来。

  除非……

  瞥了一眼自顾自批阅章折、仿佛全然对殿内诸人视若无睹的【大魏宫廷】魏天子,赵弘润似笑非笑地说道:“父皇,看来您这两成拿得可烫手啊,皇儿以为您还是【大魏宫廷】莫要染指为好。”

  『这劣子!』

  魏天子闻言心中又好笑又好气。

  说实话,他对那些钱物并无所谓,毕竟他又不像别的【大魏宫廷】君王那样热衷于兴建琼楼高阁,也不打算造什么皇园、皇庄之类的【大魏宫廷】,宫廷所需开销,单凭内库已足以维持。

  再者,相比较物质上的【大魏宫廷】舒悦,魏天子显然更倾向于精神上的【大魏宫廷】欢愉。比如,使祖宗传下的【大魏宫廷】基业更加坚实雄厚。

  一言以蔽之,正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整个大魏江山都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他又何必去斤斤计较这些微不足道的【大魏宫廷】钱物利益?

  因此,魏天子对殿内这些人所争执的【大魏宫廷】东西,根本无所谓。

  可尽管如此,当听到赵弘润开口说出那句话时,他心里还是【大魏宫廷】有些不舒坦。

  他心说,儿子教训老子,这真是【大魏宫廷】没天理了!

  好在魏天子也明白儿子赵弘润说这番话的【大魏宫廷】用意,轻哼两声,权当没有听见,自得其乐般在龙案上写写画画,全然没有参合进去的【大魏宫廷】意思。

  而见此,范骉的【大魏宫廷】面色就显得比较难看了,他没想到眼前这位肃王殿下竟然如此大胆,毫不犹豫地就将他们大魏天子的【大魏宫廷】那一份给剥夺了,这,这让他如何为东宫太子弘礼的【大魏宫廷】那一份圆场?

  一想到东宫那位曾派人私下接触自己,让自己想办法在那批物资中替他谋取一份,此刻的【大魏宫廷】范骉便不由犯难起来。

  而更让他感觉力孤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们户部的【大魏宫廷】尚书李粱与右侍郎崔璨,看似全然没有要开口干涉的【大魏宫廷】意思。

  就如同礼部尚书社宥以及蔺玉阳、虞子启等三位中书大臣,俨然一副在旁看热闹的【大魏宫廷】架势。

  这让他心底多少有些没底气。(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神级奶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努努书坊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笔趣阁  神级奶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三寸人间  房贷计算器  山东布洛尔  深圳民升激光  开天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