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二十八章:祀天 四

第二百二十八章:祀天 四

  <=""></>  “怎么回事,为何东宫太子殿下还不念诵祀天祭文?”

  当祀天坛上出现变故的【大魏宫廷】时候,事实上坛下那些伫立着的【大魏宫廷】大梁民众们也逐渐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

  毕竟任谁看到那位东宫太子爷摊着那份祭文傻傻地站着,久久不见他念诵祭文,总会发觉些什么。

  “莫不是【大魏宫廷】祀天坛上发生了什么变故?”

  宗卫沈彧等人面面相觑,很显然,他们的【大魏宫廷】想法与他们殿下赵弘润大同小异:今日若东宫太子搞砸了,那可大事不妙。

  逐渐地,周围的【大魏宫廷】人群们,亦逐渐响起窃窃私议。

  而就在民众们逐渐感觉不安时,忽然高坛之上传来了念诵祭文的【大魏宫廷】声音:“大魏皇帝谨遣太子弘礼,敢昭告于天父昊天氏……”

  『唔?』

  宗卫沈彧等人听到那声音愣了一下,因为他们感觉,那似乎并不像是【大魏宫廷】东宫太子弘礼的【大魏宫廷】声音。

  『是【大魏宫廷】谁在念诵祭文?究竟祀天坛上发生了什么事?』

  沈彧等人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而与此同时,在祀天坛上,相信绝大多数人看傻了,因为他们看得清清楚楚,那个声音,并非是【大魏宫廷】东宫太子弘礼在念诵祭文,而是【大魏宫廷】在他身后的【大魏宫廷】那名幕僚,那名叫做骆瑸的【大魏宫廷】幕僚,正声情并茂地背诵通篇祭文。

  虽然说摹敬笪汗ⅰ壳篇祀天祭文正是【大魏宫廷】那骆瑸所著,可这并不绝对意味此人就能背诵通篇文字啊<="r">。

  而那骆瑸,便洋洋洒洒通篇背诵了下来,而且没有丝毫的【大魏宫廷】停顿,仿佛就跟当真对照着那篇祭文念诵的【大魏宫廷】一样,更难能可谓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此人在背诵过程中非但没有丝毫的【大魏宫廷】口误。而且念地声情并茂、抑扬顿挫,哪怕是【大魏宫廷】最苛刻的【大魏宫廷】祭祀礼官,恐怕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此人……』

  赵弘润不由地眯了眯眼睛。有些吃惊地望着那骆瑸。

  要知道,虽然一篇祀天祭文充其量也就是【大魏宫廷】千字左右。但问题是【大魏宫廷】,但凡用于祭祀的【大魏宫廷】祭文,用词相对生僻,一般人就算是【大魏宫廷】对照着祭文念,也很难念得像骆瑸那般有如行云流水般的【大魏宫廷】通畅。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哪怕是【大魏宫廷】赵弘润,都没有万般把握。

  不可否认,只要看过一遍的【大魏宫廷】文章。赵弘润几乎都能默写下来,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能一字不差、毫无口误地背诵下来,毕竟口诵与默写,是【大魏宫廷】有着本质恰敬笪汗ⅰ盔别的【大魏宫廷】,前者难度更大。

  而那骆瑸,却从头到尾毫无停顿地将他所著的【大魏宫廷】那篇祀天祭文给背了出来,眼瞅着这一幕,祀天坛上大多数人都不禁为之目瞪口呆。

  『此人,也有过目不忘的【大魏宫廷】才能?』

  作为过目不忘才能的【大魏宫廷】拥有者,赵弘润并不是【大魏宫廷】自以为是【大魏宫廷】地以为。这天底下当真就没有能在才能天赋上超越他的【大魏宫廷】奇才,但是【大魏宫廷】,他也从未想过这么快就遇上一位。

  虽然并不能肯定那骆瑸的【大魏宫廷】天赋当真远超他赵弘润。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便是【大魏宫廷】,这骆瑸亦拥有着过目不忘的【大魏宫廷】天赋。

  否则,他绝对不能如此顺畅地将通篇祭文背诵出来。

  而除了惊讶于骆瑸的【大魏宫廷】才能外,赵弘润更加吃惊于此人的【大魏宫廷】胆气。

  要知道,眼下那骆瑸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东宫太子弘礼身边的【大魏宫廷】幕僚,此番他能踏上祀天坛,也只是【大魏宫廷】因为东宫太子弘礼对他格外器重,让他手捧那份祭文罢了。否则,似他这般平民身份。根本没有资格踏足这里。

  没见连玉珑公主,连众皇子的【大魏宫廷】宗卫们都没有资格踏足这里么?

  可就是【大魏宫廷】这样一位顶着平民身份的【大魏宫廷】幕僚。当着祀天坛底下近十万大梁百姓的【大魏宫廷】面,面色自若地背诵出他所著的【大魏宫廷】通篇祭文,并且做到毫无停顿,且不说他的【大魏宫廷】才能,单单是【大魏宫廷】这份胆量,就足以使人更高看一筹。

  『骆瑸……应该不是【大魏宫廷】雍王的【大魏宫廷】人!』

  赵弘润轻吐了一口气,凭着骆瑸方才出人意料的【大魏宫廷】举动,他终于认定,这骆瑸十有*不会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人。

  因为此番若没有骆瑸的【大魏宫廷】话,相信东宫太子这回铁定要倒霉,很有可能会在雍王弘誉后续一系列传出的【大魏宫廷】谣言中被打倒,被迫戴上『被天所弃』的【大魏宫廷】高帽子,从此一蹶不振。

  当然,不排除那至今还在演戏,明明是【大魏宫廷】雍王的【大魏宫廷】人,却帮东宫太子解围,从而得到后者的【大魏宫廷】信任等等,只不过,这种可能性在赵弘润看来实在太小了。

  明明可以一棒子打倒,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难不成雍王弘誉觉得凭借此事还不足以搬倒东宫太子,因此设下计中计?

  倘若当真如此,那赵弘润只能承认,雍王弘誉这位二哥,实在是【大魏宫廷】也太工于心计了<="l">。

  只不过,当赵弘润从雍王弘誉眼中瞧出了些许惊愕与难以置信时,他心中释然了:骆瑸不会是【大魏宫廷】雍王的【大魏宫廷】人,并且,雍王弘誉也未料到那骆瑸竟然用这种方式替东宫太子解了围。

  『假唱……不,应该是【大魏宫廷】假念。』

  赵弘润饶有兴致地望了一眼太子弘礼与幕僚骆瑸,旋即拿眼偷瞧身边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表情。

  看得出来,雍王弘誉明显有些失望,皱着眉望着那骆瑸,眼神很是【大魏宫廷】复杂。

  而这个时候,赵弘润总算也猜到了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整个意图:一石二鸟!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一石二鸟。

  很显然,雍王弘誉非但打算借今日的【大魏宫廷】祀天仪式一闷棍将东宫太子打晕,更要借机离间东宫太子与其幕僚骆瑸的【大魏宫廷】关系。

  至于为何要离间两者的【大魏宫廷】关系,待看到方才那骆瑸精彩的【大魏宫廷】表演后,相信不难猜测。

  此人,是【大魏宫廷】名副其实的【大魏宫廷】俊杰!

  留这样一个人在东宫太子身边担任幕僚,相信雍王弘誉心中必定不安,势必要想办法将其除掉,可没想到,那骆瑸凭着自身的【大魏宫廷】才能,一举挫败了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阴谋,使其功亏一篑。

  『既然骆瑸不会是【大魏宫廷】雍王的【大魏宫廷】人。换而言之,“机关”在那份祭文上……』

  赵弘润瞥了一眼东宫太子手中的【大魏宫廷】祭文。

  在肯定了这一点后,赵弘润已经大概猜到雍王弘誉所用的【大魏宫廷】手段了。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一种会逐渐褪色的【大魏宫廷】墨汁而已。

  『呵,看来吏部内。有雍王皇兄的【大魏宫廷】人。……可惜,真可惜啊……』

  赵弘润暗暗为雍王弘誉感到惋惜,在他看来,今日这位二哥这招招数,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高明。

  若是【大魏宫廷】设计成功的【大魏宫廷】话,东宫太子弘礼今日铁定要倒霉。

  别看太子弘礼眼下方寸大乱,可等到事情过后,待等他仔细回想。第一个会怀疑的【大魏宫廷】,保准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幕僚骆瑸。

  因为经手过那份祭文的【大魏宫廷】,就只有太子的【大魏宫廷】宗卫长冯述,以及幕僚骆瑸。

  排除掉绝不可能出现背叛的【大魏宫廷】宗卫,值得怀疑的【大魏宫廷】,也就只剩下骆瑸了。

  这是【大魏宫廷】人之常情。

  换句话说,若是【大魏宫廷】此计成功的【大魏宫廷】话,雍王弘誉非但暂时搬到了太子弘礼,同时也设计了那骆瑸,使太子弘礼不会再信任这位幕僚。

  只可惜。如此高明的【大魏宫廷】一石二鸟之计,却败在了那骆瑸手中。

  相信今日之后,太子弘礼非但不会按照雍王弘誉所希望的【大魏宫廷】那样怀疑骆瑸。反而会对他更加信任。

  这就意味着,日后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日子不会好过,毕竟赵弘润看得出来,那骆瑸可是【大魏宫廷】有真才实学的【大魏宫廷】,不像他,只是【大魏宫廷】借助杰出的【大魏宫廷】天赋混日子而已。

  『实在可惜……』

  赵弘润暗自替雍王弘誉这位二哥感到惋惜<="r">。

  毕竟总得说来,他还是【大魏宫廷】比较倾向于这位二哥夺得皇位的【大魏宫廷】,因为比起东宫太子,这位二哥给他的【大魏宫廷】印象要好得多。多得多。

  不过,好感归好感。并不意味着赵弘润要帮他一把。

  莫以为前一阵子在玉珑公主那件事中,雍王弘誉借他出入宫令与出入城令。就表示赵弘润欠他一个人情。

  事实上较真起来,去年端阳日在文德殿内,赵弘润破坏了东宫的【大魏宫廷】『立言』大计,应该是【大魏宫廷】雍王欠他一个人情才对。

  只不过那时赵弘润只是【大魏宫廷】为了自己泄愤,并未将这个人情算到雍王头上。

  但不管怎样,雍王在事后借几块令牌给赵弘润,也不能说是【大魏宫廷】因此欠下什么人情。

  当然,更主要的【大魏宫廷】原因,还是【大魏宫廷】在于一旦被牵扯到皇帝争夺,赵弘润俨然也会被打上『雍王』的【大魏宫廷】标签,日后再想抽身,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因此,似这种事关夺嫡的【大魏宫廷】不归路,还是【大魏宫廷】能避就避,尽量保持中立为好,反正日后无论是【大魏宫廷】东宫还是【大魏宫廷】雍王上位,都不至于对这位『肃王』怎样,顶多就是【大魏宫廷】权重、权轻的【大魏宫廷】区别而已。

  隔岸观火、待价而沽,这才是【大魏宫廷】上位者的【大魏宫廷】选择。

  正因为如此,赵弘润不会去向东宫太子告密,告诉对方雍王弘誉会在今日祀天仪式中陷害算计他。同样也不会选择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阵营,帮着他设计陷害东宫太子。

  两不相帮,才是【大魏宫廷】最聪明的【大魏宫廷】选择。

  “哈……”

  可能是【大魏宫廷】最精彩的【大魏宫廷】部分过了,赵弘润直感觉困意又袭上了心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虽然东宫太子暂时逃过一劫,不过,只要后续雍王皇兄丢出那“天弃太子”谣言,相信也能达到起初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只不过效果没有原先预计的【大魏宫廷】那么好罢了。另外,太子“遗失”祭文上的【大魏宫廷】文字,相信父皇与朝廷事后也会追究,这些事,应该足够东宫焦头烂额了……雍王最大的【大魏宫廷】遗憾,恐怕就是【大魏宫廷】没能借此离间太子与骆瑸的【大魏宫廷】关系吧。……那骆瑸,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个不可多得的【大魏宫廷】人才。……话说,不晓得父皇会气成什么样,终归这祀天仪式差点就搞砸……唔?』

  正值赵弘润暗暗偷笑着望向其父皇魏天子的【大魏宫廷】面色时,他惊愕地发现,魏天子尽管脸上遍布阴沉之色,但是【大魏宫廷】那眼神……却并无愠怒。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没有丝毫的【大魏宫廷】愠怒,唯有坦然淡定。

  突然间,魏天子似乎注意到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目光,转过头来瞧了他一眼。

  而让赵弘润感觉目瞪口呆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魏天子望着他,嘴角竟扬起了一丝一闪而逝的【大魏宫廷】笑意。

  『笑?这个时候?』

  赵弘润愕然地瞪了眼睛,再仔细看时,却发现魏天子早已收回了视线。

  『怎么感觉……是【大魏宫廷】我要被坑啊?』

  脑海中清晰回望着方才魏天子那一闪而逝的【大魏宫廷】笑意,赵弘润隐隐有种要被坑的【大魏宫廷】预感。(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大魏宫廷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房贷计算器  圣墟  凡人修仙传  笔趣阁  白袍总管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开天录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调教大宋  深渊主宰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正道潜龙  谎话大王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深圳民升激光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