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三十一章:黄雀 二

第二百三十一章:黄雀 二

  <=""></>  『被坑了!』

  赵弘润阴着脸盯着怒容满脸的【大魏宫廷】魏天子。

  他终于醒悟到,方才在祀天坛上,他父皇魏天子冲着他诡异一笑,那绝对不是【大魏宫廷】幻觉。

  而是【大魏宫廷】,而是【大魏宫廷】一种让他十分痛恶的【大魏宫廷】,『胜者对败者的【大魏宫廷】嘲弄』,就如前几日在垂拱殿外『哈哈哈』的【大魏宫廷】怪笑一样。

  『原来如此……可能这老狐狸早就知道雍王会在今日祀天仪式上陷害太子,可他却选择了袖手旁观,目的【大魏宫廷】……竟然是【大魏宫廷】坑我么?!』

  好似隐隐想通了什么,赵弘润恨地咬牙切齿。

  要知道,他才不想到那什么六部二十四司当值,以往他手中没钱,想去玩也没有经济基础,可如今他手中有大笔的【大魏宫廷】钱,更是【大魏宫廷】开启潇洒生活的【大魏宫廷】时候,他怎么会乐意苦逼地去当官?

  想到这里,赵弘润拱手说道:“父皇明鉴,皇儿与今日之事无关,父皇就算要惩罚,也惩罚不到皇儿头上来!”

  『惩罚……?』

  雍王弘誉、襄王弘璟、庆王弘信三人不由地转过头来,神色古怪地望着赵弘润,旋即释然地点了点头: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他们父皇方才口中的【大魏宫廷】“惩戒”,对于他们三人来说简直就是【大魏宫廷】莫大的【大魏宫廷】喜讯,不过对于这位根本无心争夺皇位的【大魏宫廷】八弟而言,那就纯粹真是【大魏宫廷】惩戒了。

  一想到这里,就连雍王弘誉就有些尴尬内疚,毕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他的【大魏宫廷】关系,赵弘润才受到牵连。

  “你想说什么?!”

  魏天子瞪着一双眼睛,脸上布满了从未有过的【大魏宫廷】怒容,咬牙切齿般反问道。

  然而赵弘润却不惧,因为他敢肯定,别看他们父皇此刻怒容满脸,事实上<="r">。这头老狐狸心中多半是【大魏宫廷】在大笑。

  但是【大魏宫廷】,他却不能拆穿他父皇的【大魏宫廷】伪装。

  要知道,他之所以能在此时看穿他父皇的【大魏宫廷】伪装。那是【大魏宫廷】因为魏天子在祀天坛上冲着他诡异地笑了一笑,而这。只是【大魏宫廷】一个专门给他的【大魏宫廷】讯息。

  换而言之,赵弘润若是【大魏宫廷】拆穿了他父皇的【大魏宫廷】把戏,那就太不守规矩了。

  因此,赵弘润只有强忍着心中的【大魏宫廷】郁闷,硬着头皮老老实实地替自己辩解:“父皇明鉴,皇儿与此事无关……”

  “无关?”魏天子冷笑了两声,眯着眼睛冷冷说道:“朕就不信,以你的【大魏宫廷】聪慧。看不出今日祀天仪式上会发生的【大魏宫廷】事!……可你提醒过朕么?”

  『我提醒个屁啊!你不一样清清楚楚?!』

  赵弘润恨地直咬牙。

  “你没有提醒朕,也没有提醒太子,更没有提醒朝廷!……你只是【大魏宫廷】袖手旁观、隔山观火,你也是【大魏宫廷】我姬氏子嗣,难道就不晓得,一旦祀天大典出现差池,将会使我姬氏、使朝廷颜面丧尽么?!”

  “……”赵弘润气地那叫一个胸闷。

  而就在这时,雍王弘誉隐晦地低声说道:“老八,莫要再忤逆父皇,使父皇愈加动怒了。”

  『他动怒?他动怒个屁!』

  作为殿内恐怕是【大魏宫廷】唯一的【大魏宫廷】知情者。赵弘润眼瞅着自己这群哥哥们被他们父皇耍地团团转,心中又好气又好笑。

  “就这么决定了!”瞪了一眼赵弘润,魏天子怒声说道:“你若不服。朕便治你一个知情不报之罪!”

  而此时,雍王弘誉、襄王弘璟、庆王弘信三人恨不得魏天子尽快解决此事,于是【大魏宫廷】,纷纷劝说赵弘润,并暗示赵弘润,他们会在事后补偿。

  『这个老狐狸……』

  面对着三位兄长连番的【大魏宫廷】小声劝说,赵弘润是【大魏宫廷】有口难言。

  最终,他不得不选择了沉默。

  而见此,魏天子便转头望向太子弘礼。冷冷说道:“弘礼,你是【大魏宫廷】太子。你先选一个司部。”

  不得不说,太子弘礼的【大魏宫廷】表情很是【大魏宫廷】复杂。

  要知道。魏天子让他选择一个司部,就意味着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往那个司部塞人,比起以往偷偷摸摸,不知要自由多少。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拥有这个待遇的【大魏宫廷】并非只是【大魏宫廷】他一人,这就让他很是【大魏宫廷】纠结。

  不过事到如今,他也不敢忤逆魏天子。因为在他看来,连赵弘润这位如今极为受到他们父皇宠信的【大魏宫廷】弟弟,这回也遭到了喝斥,可想而知他们父皇心中的【大魏宫廷】怒火。

  想了想,太子弘礼低声说道:“皇儿选……吏部文选司。”

  『文选司啊……要命!』

  雍王弘誉等人闻言皱眉望向了一眼太子。

  要知道,文选司是【大魏宫廷】吏部负责提拔官员的【大魏宫廷】司部,虽然被御史台分去了许多职权,但不可否认,仍然是【大魏宫廷】权利相当大的【大魏宫廷】司部,说白了,若太子掌握了文选司,但凡想要当官、却又不想经过科试的【大魏宫廷】人,都会蜂蛹拥向太子,这意味着什么?

  “弘誉<="l">。”魏天子的【大魏宫廷】眼神望向了雍王弘誉。

  只见雍王弘誉瞥了一眼东宫太子,在思忖一下后,低声说道:“父皇,皇儿选……刑部督缉司。”

  『老二,这是【大魏宫廷】打算钳制太子么?』

  襄王弘璟闻言暗暗一笑,要知道,刑部督缉司是【大魏宫廷】一个专门抓捕犯人、搜集罪证的【大魏宫廷】司部,这就意味着,一旦日后太子弘礼手底下的【大魏宫廷】人做了什么不干净的【大魏宫廷】事,雍王弘誉有千百个理由去找茬。

  当然,如今朝廷最权重的【大魏宫廷】稽查府部,实际上是【大魏宫廷】御史台,但很遗憾,从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口风不难猜测出,这个府衙,他们父皇不打算交给他们,否则不会说出『让御史台评测他们政绩』的【大魏宫廷】话来。

  『吏部、刑部都有人了……』

  襄王弘璟思忖了一下,也说道:“父皇,皇儿选户部辖下的【大魏宫廷】仓部……”

  而在此之后,庆王弘信亦做出了他的【大魏宫廷】选择:“兵部,职方司。”

  终于,只剩下了赵弘润一人。

  只见在魏天子怒容未减的【大魏宫廷】目光下,在雍王弘誉等人的【大魏宫廷】眼神暗示下,赵弘润恨恨地咬了咬牙,在沉思了半响后。这才沉声说道:“工部……冶造局!”

  自此,所有留在大梁的【大魏宫廷】、并且已出阁的【大魏宫廷】皇子,皆已作出了选择。

  见此。魏天子亦不留他几个儿子,在说了一番敲打的【大魏宫廷】狠话后。就让几个儿子退下了。

  唯独赵弘润站在殿内一动未动。

  “弘润,莫要冲动,父皇正在气头上……”

  可能雍王弘誉也猜到赵弘润想做什么,暗中拉了拉他,希望这位八弟莫要冲动,暂时先离开。

  只可惜赵弘润并没有听从:“没事,小弟有事要与父皇理论。弟(弘宣),你也先回去吧。”

  “哥?”赵弘宣畏惧地望了一眼魏天子。听话地乖乖离开了。

  待等几个兄弟都离开了垂拱殿后,赵弘润这才转头望向魏天子,满脸不悦地冷冷说道:“满意了?”

  魏天子一言不发,依旧是【大魏宫廷】满脸的【大魏宫廷】余怒,只见他缓缓起身走向窗口,目视着他的【大魏宫廷】那些儿子们逐一走远,他这才转过头去,面朝赵弘润。

  正如赵弘润所料,此刻的【大魏宫廷】魏天子,脸上哪有什么愠怒。只有掩饰不住的【大魏宫廷】笑容。

  “弘润,你,两胜三负了。”魏天子笑呵呵地说道。

  赵弘润闻言心中那个气啊。撇撇嘴不悦说道:“这次不算!”

  “不算么?”魏天子丝毫不以为杵,笑着说道:“为何不算?朕,可是【大魏宫廷】已达到了朕想要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

  『……』

  赵弘润皱了皱眉,默然不语<="l">。

  虽然他不清楚魏天子口中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具体指哪些,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大魏宫廷】限制他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自由,省得闲下来后到处乱跑。

  或许是【大魏宫廷】看到了赵弘润脸上的【大魏宫廷】不快,魏天子笑了笑,语重心长地说道:“弘润啊。大人间的【大魏宫廷】尔虞我诈,那可不是【大魏宫廷】那么简单的【大魏宫廷】。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若有人要算计你,他不会提前通知你。明白么?”

  “……”

  魏天子自然看得出这个儿子还未心服口服,也不在意,笑着说道:“想必你也猜到了,不错,朕早就知道弘誉会在今日暗算东宫,只是【大魏宫廷】出于某些考虑,未曾干涉而已。……而你呢?据朕所知,庆功宴那晚,弘誉就暗示过你,你也是【大魏宫廷】知情的【大魏宫廷】。可惜,你的【大魏宫廷】眼界还是【大魏宫廷】太窄了,你只是【大魏宫廷】看到弘誉算计太子,却未曾考虑,这件事弄到最后,对你是【大魏宫廷】否有害。……既然你并未考虑到,那就别怪朕利用这件事来算计你。……知情不报,与谋者同罪!”

  “……”

  赵弘润默然不语。

  因为事实上正如魏天子所言,他只将『雍王弘誉陷害太子』一事当成了一场好戏,从未想过要干涉,也从未考虑到这件事是【大魏宫廷】否会被某些有心人利用。

  忽然,赵弘润心中微动,试探问道:“那倘若今日皇儿借口托病,不去那祀天坛呢?”

  魏天子闻言脸上露出了几分浓浓的【大魏宫廷】笑容:“不,你不会的【大魏宫廷】,你可是【大魏宫廷】十分喜欢朕赏赐给你的【大魏宫廷】那座『肃王府』啊……你不会让朕有任何借口收回那允许你出阁的【大魏宫廷】承诺。”

  『这个阴险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张着嘴,却又无言以对。

  “乖乖去工部当值吧。”魏天子拍了拍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肩膀,一副胜利者的【大魏宫廷】口吻。

  见此,赵弘润恨地牙痒痒,低声说道:“别得意,皇儿迟早要讨回来的【大魏宫廷】。”

  “办得到么?”魏天子回头望了一眼赵弘润,用看似平淡却仿佛隐隐蕴含着某种压力的【大魏宫廷】口吻正色说道:“朕,可是【大魏宫廷】不会再小看你了。”

  望着魏天子那严肃的【大魏宫廷】表情,赵弘润忽然感觉到一股无法言喻的【大魏宫廷】压迫力,仿佛在一瞬间,魏天子的【大魏宫廷】身躯变得高大起来,仿佛一座山岳似的【大魏宫廷】,压地他喘不过气。

  『不会再小看我了……就是【大魏宫廷】说,以后若要来,就要来真格的【大魏宫廷】么?有意思!』

  深深望了一眼魏天子,赵弘润亦不多说什么,振了振衣袖,转身而去:“走着瞧!”

  然而就在他刚刚要迈向外殿时,忽然魏天子喊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么?”赵弘润疑惑地转过头去。

  只见魏天子抬起右手,竖起三根手指,同时,脸上布满了让赵弘润倍感痛恶的【大魏宫廷】笑容:“三负!”

  『……可恶!』

  赵弘润咬了咬牙,恨恨地甩袖离开了垂拱殿。(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三寸人间  都市奇门医圣  修真聊天群  白袍总管  都市奇门医圣  神级奶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圣墟  都市之神帝驾到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山东布洛尔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努努书坊  房贷计算器  都市之神帝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