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三十二章:反响

第二百三十二章:反响

  <=""></>

  最近有点太洋洋得意了么?

  在回到文昭阁之后,赵弘润暗自思忖着魏天子对他所说的【大魏宫廷】话。

  说实话,赵弘润并不认可新得的【大魏宫廷】那一负,因为他觉得,今日的【大魏宫廷】祀天仪式,他顶多就是【大魏宫廷】一个旁观的【大魏宫廷】路人而已,根本不关他什么事。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父皇淡然的【大魏宫廷】话,让他无法反驳:朕已达到了朕想要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你呢?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若用事实结果说话,赵弘润无言以对。

  “喂,干嘛板着脸?喏,这个给你吃。”

  小巫女芈芮嘴里鼓鼓囊囊地,将手中的【大魏宫廷】盘子递给赵弘润,仿佛是【大魏宫廷】客气的【大魏宫廷】样子。

  她全然没有想过,赵弘润才是【大魏宫廷】这座文昭阁的【大魏宫廷】主人,她们这帮人全是【大魏宫廷】在这里借宿而已。

  “自己留着慢慢吃。”

  轻轻拍了拍这个馋嘴的【大魏宫廷】蠢丫头的【大魏宫廷】脑袋,赵弘润迈步走向寝卧。

  待等他经过正在喝茶的【大魏宫廷】芈姜身旁时,后者纳闷地问道:“是【大魏宫廷】遇到了什么麻烦么?”

  “唔。”

  赵弘润没有心情细说,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大魏宫廷】卧室,头枕着双手躺在床榻上,准备理清思绪。

  虽然有些马后炮之嫌,但是【大魏宫廷】经过回忆,赵弘润还真回想起了一些被他忽视的【大魏宫廷】细节。

  比如,在那一****与魏天子从凝香宫出来时,魏天子就曾在途中突然询问他对东宫以及雍王的【大魏宫廷】看法。

  当时赵弘润下意识地想撇清关系,免得被牵连到争夺皇位的【大魏宫廷】战争中,可如今仔细想想,那是【大魏宫廷】否意味着其父皇魏天子也在犹豫呢?

  倘若真是【大魏宫廷】如此的【大魏宫廷】话,那么,魏天子对今日雍王弘誉陷害东宫太子一事视而不见、故作不知,也就不难猜证了。

  因此,魏天子要给雍王弘誉一个公平与东宫太子竞争的【大魏宫廷】机会,或者说,他给了此刻在大梁内所有对皇位有意思的【大魏宫廷】皇子们一个机会。

  而若要提高雍王弘誉等几人的【大魏宫廷】地位。就难免会降低东宫太子弘礼的【大魏宫廷】权威,说白了,魏天子会在东宫太子弘礼犯下重大失误的【大魏宫廷】时候提起此事。

  比如今日祀天仪式上的【大魏宫廷】那桩事。

  真是【大魏宫廷】一个阴险的【大魏宫廷】老狐狸啊……

  赵弘润躺在床榻上,长长吐了口气。

  谁能想到。明明只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陷害太子弘礼的【大魏宫廷】这桩事,竟然会被魏天子给利用,借以达成他想想要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太子弘礼遭到敲打,其余雍王弘誉等三位皇子被痛骂了一顿后却又抬高地位,连带着本来只是【大魏宫廷】看好戏的【大魏宫廷】他赵弘润也遭了秧。

  这一石三鸟之计。魏天子用得可真是【大魏宫廷】纯熟。

  不过,即便赵弘润却有些佩服其父皇竟然能因势利导到这种地步,但是【大魏宫廷】对于这位父皇的【大魏宫廷】不宣而战,赵弘润依旧感觉很是【大魏宫廷】气愤。

  卑鄙,真的【大魏宫廷】很卑鄙!

  赵弘润愤愤不平地想着。

  可待等冷静下来思忖了一番后,他又逐渐觉得,其实魏天子“教导”地没错,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整整引来威胁的【大魏宫廷】,往往不是【大魏宫廷】已摆在台面上的【大魏宫廷】事物。

  就如同雍王弘誉那样。不动则已,一动险些一棒子直接将东宫太子打趴下。

  倘若说真正的【大魏宫廷】尔虞我诈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不宣而战的【大魏宫廷】阴谋,那么不可否认,以赵弘润以往那吊儿郎当的【大魏宫廷】样子,他能滋润地过到如今,还真是【大魏宫廷】托了他早早明言对皇位毫无兴趣的【大魏宫廷】福。

  两胜三负……还败一场。

  茫然地望着殿顶的【大魏宫廷】部位,赵弘润嘴里喃喃嘀咕着。

  他知道,从这会儿开始,他要想从他父皇那里扳回一场胜利,那远远要比之前难得多。毕竟魏天子已明确告诉了赵弘润,他不会再小瞧他这个儿子。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魏天子已经将他赵弘润视为同等高度的【大魏宫廷】对手,同时也意味着,父子战争要比之前提升一个档次。以往某些幼稚的【大魏宫廷】伎俩,将不会再适合用在这里,会逐渐被成熟的【大魏宫廷】计谋所取代。

  打个比方说,要是【大魏宫廷】如今赵弘润还想着去祸害皇宫花园里观鱼池内的【大魏宫廷】金鳞赬尾,使魏天子心疼胸闷作为报复,那他也就太掉价了。非但不配作为与大魏君王较量的【大魏宫廷】对手,更会使魏天子感到失望。

  不过嘛,单纯作为宣泄郁闷的【大魏宫廷】途径还是【大魏宫廷】不成问题的【大魏宫廷】。

  待等我肃王府翻修完成后,我势必要将观鱼池内的【大魏宫廷】鱼全部搬到我肃王府的【大魏宫廷】水池里去!

  赵弘润恶狠狠地想着。

  想着想着,待等困意再次涌上心头,他便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毕竟,昨晚太兴奋,他一宿未睡,这会儿其实早已困得不行了。

  待等他再次恢复意识睁开眼睛时,早已到了次日的【大魏宫廷】晌午,宗卫们也早早地就准备好了饭菜,就等着自家殿下起来用饭。

  而与此同时,朝廷已正式颁布了昨日魏天子对诸已出阁皇子们的【大魏宫廷】“惩戒措施”,即让东宫太子弘礼、雍王弘誉、襄王弘璟、庆王弘信以及肃王弘润五人,各自执掌一个六部的【大魏宫廷】司部。

  尽管颁布圣旨的【大魏宫廷】中书令蔺玉阳口口声声表示,此举只是【大魏宫廷】魏天子希望他那些精力充沛却又不知该用到何处的【大魏宫廷】儿子们,为大魏社稷增砖添瓦,但这种明面上的【大魏宫廷】说辞,根本无法欺瞒朝中那些大臣们的【大魏宫廷】眼睛。

  而针对此事,六部尚书们私下组织了一次小型的【大魏宫廷】会面,参加会面的【大魏宫廷】成员,也仅仅局限于六部尚书,分别是【大魏宫廷】吏部尚书贺枚、户部尚书李粱、礼部尚书社宥、兵部尚书李鬻、刑部尚书周焉与工部尚书曹稚。

  “诸位,如何看待今日的【大魏宫廷】圣旨?”吏部尚书贺枚环视着其余五位同僚。

  事实上,今日的【大魏宫廷】聚会,便是【大魏宫廷】这位吏部尚书建议的【大魏宫廷】。

  他希望其余五位同僚能支持他,一同联名上书,希望能劝说魏天子收回这条圣旨。

  别以为东宫太子弘礼入主了吏部的【大魏宫廷】文选司,吏部就能凭此恢复以往的【大魏宫廷】地位。

  要知道,东宫太子弘礼向来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襄王弘璟、庆王弘信三人的【大魏宫廷】眼中钉,说白了,若东宫太子弘礼入主吏部文选司,那么毋庸置疑。吏部就会成为雍王、襄王、庆王三位皇子的【大魏宫廷】打击对象。

  这对于已被从六部之首位置拉下来的【大魏宫廷】吏部而言,实则是【大魏宫廷】一波新的【大魏宫廷】灾厄。

  “忤逆圣上?”工部尚书曹稚,这个年纪比在座的【大魏宫廷】尚书大臣们都要老的【大魏宫廷】老头子,摆摆手笑呵呵地说道:“算了。君无戏言,岂有收回的【大魏宫廷】道理?”

  你当然这么说咯!

  吏部尚书贺枚颇有些郁闷地望了一眼工部尚书曹稚,心中愤愤不平。

  在他看来,工部这回又是【大魏宫廷】走了大运,被那位肃王殿下选中。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日后工部有肃王赵弘润撑腰,六部之中,谁敢再给工部脸色看?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吏部、兵部、户部,朝廷六部中已有一半部府清楚领略过那位肃王弘润的【大魏宫廷】手段,除了兵部只是【大魏宫廷】损失了些颜面外,吏部、户部,那可是【大魏宫廷】因为那位殿下而权力大失。

  这就使得肃王弘润在朝廷六部之中凶名大涨。

  可偏偏,这位肃王殿下还是【大魏宫廷】十分罕见地皇位毫无兴趣,这让吏部尚书贺枚连砍了工部尚书曹稚的【大魏宫廷】心思都有:偏偏怎么是【大魏宫廷】这个曹老头的【大魏宫廷】工部占了大便宜。而不是【大魏宫廷】我吏部呢?

  诚然,正如吏部尚书贺枚所猜测的【大魏宫廷】,工部尚书曹稚对魏天子此番的【大魏宫廷】决定大力支持。

  因为选择了他工部的【大魏宫廷】肃王弘润,那可是【大魏宫廷】一位颇为特殊的【大魏宫廷】皇子,既未被争夺皇位牵连,而且威名赫赫,有这位皇子作为后台,相信工部必定会得到迅猛的【大魏宫廷】发展,更何况这位肃王殿下以往与他工部的【大魏宫廷】关系极好。

  当然了,其实眼红工部的【大魏宫廷】。也不仅仅只局限于吏部而已,毕竟肃王弘润那拒绝加入皇位争夺的【大魏宫廷】立场,对于一些同样不希望被皇子争夺皇位所牵连的【大魏宫廷】部府而言,绝对是【大魏宫廷】最佳的【大魏宫廷】选择。

  只可惜。那位肃王选择了工部的【大魏宫廷】冶造局,选了一个不起眼的【大魏宫廷】司部。

  而除了工部尚书曹稚支持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决定,礼部尚书杜宥其实对此并无所谓,毕竟,这次没有一个皇子选择他礼部,这就意味着他礼部可以置身事外。也难怪礼部尚书杜宥从一开始就一副无所谓的【大魏宫廷】样子,坐在那自顾自地喝茶,也不插嘴。

  因此,最关键的【大魏宫廷】,还是【大魏宫廷】在吏部、刑部、兵部与户部。

  然而良久之后,刑部尚书周焉却微笑着说道:“周某同意曹大人的【大魏宫廷】意见,陛下乃是【大魏宫廷】君,而我等是【大魏宫廷】臣,岂有臣违背君意的【大魏宫廷】道理?”

  雍王究竟给了这周焉什么好处?

  吏部尚书贺枚皱了皱眉。

  而他万分失望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继刑部尚书周焉之后,户部尚书李粱亦出言支持前者的【大魏宫廷】话,唯有兵部尚书李鬻显得有些犹豫,但最终,仍然还是【大魏宫廷】站在了票多的【大魏宫廷】一方。

  换而言之,除了礼部尚书杜宥置身于外,其余五个部府,除吏部尚书贺枚外,几乎全都投了支持票。

  见此,吏部尚书贺枚这位两鬓也已花白的【大魏宫廷】老大人怒了,低声质问道:“诸位,莫不是【大魏宫廷】已联合一致,要致我吏部于死地不成?!”

  终归是【大魏宫廷】多年的【大魏宫廷】朝中同僚,五位尚书们连连劝说贺枚这位平时其实脾气很好的【大魏宫廷】吏部尚书,其中,刑部尚书周焉更是【大魏宫廷】笑着说道:“贺大人误会了,周某只是【大魏宫廷】觉得,我等身为臣子,忤逆陛下心意,这实在不妥,再者,曹大人恐怕也不会轻易放手他们工部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大魏宫廷】坚强后台……”

  “呵呵呵。”工部尚书曹稚笑而不语,毫不介意周焉的【大魏宫廷】调侃。

  “不如这样,我等六人私下约定一事,那几位皇子殿下想怎么闹,咱们不去管,但是【大魏宫廷】,咱们亦不出面偏帮,如何?”刑部尚书周焉环视着五位同僚,正色问道。

  若有人违背了今日的【大魏宫廷】约定呢?

  很巧,这个念头几乎同时在六位尚书大人心头浮现,但是【大魏宫廷】,却没有任何一人说破此事。

  因为在座的【大魏宫廷】谁都清楚,他们身为各部的【大魏宫廷】尚书,想要从始至终保持中立,难如登天,他们充其量只能暂时维持眼下相对平静的【大魏宫廷】局面,直到局面变得无法挽回。(未完待续。)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修真聊天群  贞观帝师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神级奶爸  三寸人间  都市之神帝驾到  谎话大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正道潜龙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神级奶爸  深渊主宰  深渊主宰  调教大宋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笔趣阁  深圳民升激光  凡人修仙传  都市奇门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