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三十九章:杀鸡儆猴 二

第二百三十九章:杀鸡儆猴 二

  cpa300_4();  平心而论,虽然赵弘润至今双手还未真正沾染鲜血,但他从来就不是【大魏宫廷】心慈手软、假仁假义之辈,这与他多年来所接受的【大魏宫廷】宫廷式教育有着最直接的【大魏宫廷】关系。

  宫学的【大魏宫廷】授课,事实上有分两部分,一部分讲师们,教授众皇子们仁义道德;而另外一部分讲师们,教授的【大魏宫廷】却是【大魏宫廷】御下之道。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那些直接由宗府派至宫学,教授众皇子们的【大魏宫廷】,绝非是【大魏宫廷】什么圣贤之言,而是【大魏宫廷】更加符合上位者身份的【大魏宫廷】学识。

  比如,什么叫做『规矩』,什么叫做『手段』,什么样的【大魏宫廷】事可以被接受,而什么样的【大魏宫廷】事又不能被接受。

  而这些看似离经叛道,不被士人出身的【大魏宫廷】学士们所接受的【大魏宫廷】课程,却是【大魏宫廷】诸皇子们必须掌握的【大魏宫廷】。

  而对赵弘润印象最深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那句『规规矩矩地不择手段』。

  在这句话中,『规规矩矩』的【大魏宫廷】含义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能够控制事态,因此整句话的【大魏宫廷】解释就是【大魏宫廷】:在能够掌控全局、控制事态的【大魏宫廷】前提下,为了利益而不择手段是【大魏宫廷】允许的【大魏宫廷】。

  利益,这正是【大魏宫廷】宗府式教学的【大魏宫廷】核心思想。

  而今日,赵弘润也并非是【大魏宫廷】因为郑锦那一句『那厮』而决定重惩此人,他更加在意的【大魏宫廷】,仍然是【大魏宫廷】利益。

  当然,这里的【大魏宫廷】利益并不是【大魏宫廷】指实物,而是【大魏宫廷】指冶造局那些官吏与工匠们的【大魏宫廷】心态。

  在赵弘润看来,这些人由于以往冶造局在六部二十四中垫底惯了,以至于面对别的【大魏宫廷】司署,尤其是【大魏宫廷】像兵部兵铸局这样位高权重的【大魏宫廷】司署时,往往底气不足。

  他实在难以想象,这一群围观的【大魏宫廷】冶造局官吏与工匠们,明明人数是【大魏宫廷】郑锦那帮人的【大魏宫廷】几倍。可是【大魏宫廷】在此之前呢,却任由郑锦在那气焰嚣张地破口大骂,甚至指名道姓叫王甫那位冶造局的【大魏宫廷】局丞滚出来。

  在赵弘润看来。冶造局内的【大魏宫廷】这些人,心态早已被扭曲了。以至于无论碰到谁,都不自觉地将自己摆在下位,这让赵弘润十分不喜。

  他所希望的【大魏宫廷】冶造局,应该是【大魏宫廷】充满激情、热情氛围的【大魏宫廷】司署,应该是【大魏宫廷】高高在上,受到其他司署仰望的【大魏宫廷】,毕竟这个司署肩负着大魏技术研发与改进的【大魏宫廷】重任,象征着大魏基础国力与尖端技术。

  但是【大魏宫廷】如今看来。整个冶造局死气沉沉,局内的【大魏宫廷】官吏与工匠们,除了打铁精进冶铁工艺外,仿佛就不知该做些什么,或者说,根本没有什么动力与积极性做其他的【大魏宫廷】研究。

  热情、荣誉感、成就感,似冶造局这种特殊的【大魏宫廷】司署,一旦失去了那几种氛围,那可就全完了。

  “啪——”

  “啪——”

  “啪——”

  宗卫沈彧与穆青二人,依旧在狠狠抽打着那郑锦的【大魏宫廷】脸。

  但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心中并没有丝毫痛快的【大魏宫廷】意思。事实上,若没有什么特殊的【大魏宫廷】原因,依郑锦之前那识时务的【大魏宫廷】自我惩戒。已经足以让赵弘润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然而,赵弘润却并没有放过他,原因就在于,他要让冶造局的【大魏宫廷】那些官吏与工匠们,眼睁睁看着他们心中高高在上的【大魏宫廷】兵铸局郎官,当着他们的【大魏宫廷】面被狠狠抽打耳光。

  赵弘润希望用自己的【大魏宫廷】行动使他们明白:没有任何司署,能凌驾于冶造局之上,冶造局,是【大魏宫廷】大魏朝廷中最特殊的【大魏宫廷】司署!

  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在场的【大魏宫廷】人,恐怕没有人能够明白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良苦用心。

  不过不明白归不明白。效果还是【大魏宫廷】显而易见的【大魏宫廷】,这不。周围那些冶造局的【大魏宫廷】官吏与工匠,在目睹兵铸局的【大魏宫廷】郎官郑锦遭到此等惩罚后,眼中对其的【大魏宫廷】畏惧逐渐烟消云散,整个人的【大魏宫廷】心态也逐渐发生了改变。

  这仿佛,这些在气势上原本躬身屈膝的【大魏宫廷】冶造局官吏与工匠们,他们忽然挺直了脊梁。

  虽然说这是【大魏宫廷】一个很玄学的【大魏宫廷】比喻,但不可否认,这些冶造局的【大魏宫廷】官员与工匠们,他们给予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感觉正是【大魏宫廷】如此。

  无疑,要使一群懦弱的【大魏宫廷】人重新恢复自信,最好的【大魏宫廷】办法,就是【大魏宫廷】将他们以往最畏惧的【大魏宫廷】人揪出来狠揍一顿,让他们意识到,他们如今有更强大的【大魏宫廷】靠山,可以不必再向以往畏惧的【大魏宫廷】人卑躬屈膝。

  当然了,除了这个原因外,赵弘润也是【大魏宫廷】想着借这个兵铸局的【大魏宫廷】郎官郑锦,叫朝廷六部二十四司署的【大魏宫廷】其余官员清楚明白一个事实:当他肃王赵弘润入主了冶造局后,冶造局,就不再是【大魏宫廷】像以往那样,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来登门找麻烦的【大魏宫廷】了。

  因此,今日擅闯冶造局的【大魏宫廷】这些人,赵弘润都不打算放过。

  杀掉不至于,但至少要起到杀鸡儆猴的【大魏宫廷】效果。

  毕竟若只是【大魏宫廷】不轻不重的【大魏宫廷】惩戒,赵弘润可受不了每隔几天就冒出一个郑锦、王锦、李锦,来冶造局找麻烦。

  然而,赵弘润“凶残”的【大魏宫廷】惩戒,却是【大魏宫廷】吓坏了冶造局的【大魏宫廷】局丞王甫。

  事实上,王甫起初是【大魏宫廷】想过借赵弘润这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手来惩戒一下郑锦这个以往一直对他们冶造局呼来喝去的【大魏宫廷】家伙,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惩戒手法竟然是【大魏宫廷】如此的【大魏宫廷】……凶残。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凶残。

  王甫转头望向那郑锦,只见此时的【大魏宫廷】郑锦,早已被抽得面颊红肿、嘴唇流血,甚至于,连牙齿都被穆青打下来两颗。

  可即便如此,那位肃王殿下似乎仍不满意。

  见此,王甫硬着头皮走到赵弘润身旁,小声说道:“殿下,这郑锦,其母乃兵铸局局丞李缙的【大魏宫廷】妹妹,而李缙,乃兵部尚书李鬻大人之子……”

  赵弘润闻言瞥了一眼王甫,淡淡说道:“你想说什么?”

  王甫望了眼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表情,小心翼翼地说道:“下官以为,殿下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手下留情?”

  听闻此言,赵弘润轻笑着调侃道:“王局丞怕了?本王还以为,王局丞恨不得借本王的【大魏宫廷】手,好好重惩一番此人呢!”

  王甫闻言面色一白,他哪里还会不明白自己的【大魏宫廷】伎俩早已被这位肃王殿下看穿,连忙拱手告罪道:“殿下恕罪。下官……”

  “行了。”赵弘润挥挥手打断了王甫的【大魏宫廷】解释,平静地说道:“本王知道,你们冶造局以往经历不少苦楚。所以,本王并不介意按你所期待的【大魏宫廷】那样做。权当给你们出出气。……因此,你不必向本王告罪。”

  “殿下……”王甫面色微微动容。

  要知道,赵弘润在看穿了他的【大魏宫廷】伎俩后,仍然还是【大魏宫廷】出面替他们教训了郑锦,这是【大魏宫廷】多大的【大魏宫廷】恩情?

  不过最让王甫感动的【大魏宫廷】,还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接下来这句话。

  “你们知道记住,如今冶造局有本王为你等撑腰,只有你们欺负别人的【大魏宫廷】份。绝没有任何人再欺负你们头上来!”

  听闻此言,王甫只感觉胸腔内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他讪讪地说道:“这……我等岂敢欺负同僚。”

  “呵,本王就是【大魏宫廷】这么一说,日后究竟怎么做,还是【大魏宫廷】在于你们自己。”

  “谨遵肃王殿下教诲。”

  而此时,那郑锦早已被打地满脸鲜血。

  此人凄惨到何等程度已不需赘叙,毕竟,就连代为惩罚的【大魏宫廷】宗卫穆青,此刻也是【大魏宫廷】甩着右手。露出一副龇牙咧嘴的【大魏宫廷】模样。

  很显然,就连朝郑锦的【大魏宫廷】抽打耳光的【大魏宫廷】穆青此刻都感觉右手手掌一片刺痛,更别说郑锦了。早已两眼泛白,昏死过去。

  “殿下,我的【大魏宫廷】手快没知觉了。”穆青甩着右手无奈地说道。

  而与此同时,沈彧亦随手将昏死过去的【大魏宫廷】郑锦丢在地上,回头冲赵弘润说道:“殿下,要不要用冷水泼醒他?”

  听闻此言,在场所有人纷纷露出了古怪的【大魏宫廷】表情,他们心说,这都将人生生打地昏死过去了。难不成还要泼醒继续打?这……究竟心狠到何等程度啊!

  此时,一名跟随郑锦而来的【大魏宫廷】兵铸局公吏鼓起勇气。对赵弘润说道:“肃王殿下难道还不满意么?……郑大人亦是【大魏宫廷】朝中官员,肃王殿下无端使宗卫侮打郑大人。这桩事我等定会上报本署尚书大人!”

  “……”赵弘润闻言转过头去,瞥了一眼那名公吏,淡淡说道:“随意!……不过前提是【大魏宫廷】,你们能出的【大魏宫廷】去!”说罢,他转头望向周围的【大魏宫廷】冶造局官员,冷冷说道:“给本王把大门关上!”

  话音刚落,便有几名手脚利索的【大魏宫廷】匠徒跑过去将冶造局的【大魏宫廷】大门给关上了。

  见此,那一干公吏面色大变,惊声叫道:“肃王殿下您要做什么?”

  “做什么?”赵弘润冷哼一声,淡淡说道:“你等未经允许,擅闯我冶造局,辱骂我冶造局的【大魏宫廷】官员与工匠,以为能安然无恙地出去?”

  说罢,赵弘润环视了一眼那些匠工们,淡淡说道:“你们几十个人,不至于连十几个都打不过吧?”

  “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一名工匠舔舔嘴唇,小声问道。

  “教训教训他们,我冶造局,不是【大魏宫廷】什么阿猫阿狗随随便便就能擅闯的【大魏宫廷】。教训到诸位满意为止,然后给本王将这些人丢出去。……凡事,有本王担待着!”

  丢下一句话,赵弘润自顾自朝主屋走了过去。

  众冶造局的【大魏宫廷】工匠们面面相觑,旋即,一个个颇有默契地挽起袖子,诡笑着将那一干兵铸局的【大魏宫廷】公吏围了过去。

  “你……你们要做什么?!”

  那十几名公吏眼瞅着那一个个因为多年打铁而五大三粗的【大魏宫廷】铁匠们,咽着唾沫连连退后,口中仍想威胁些什么。

  只可惜,他们还未威胁出口,就被冶造局这一群健壮的【大魏宫廷】匠工们给淹没了。

  “打死你们这群狗娘养的【大魏宫廷】!”

  “老子早瞧你们不顺眼了!”

  在一阵惨叫声中,那一干兵铸局的【大魏宫廷】公吏们被愤怒的【大魏宫廷】冶造局工匠们狠狠暴揍了一顿,之后,按照赵弘润所言,将包括那个郑锦在内的【大魏宫廷】所有兵铸局的【大魏宫廷】人,全部丢出了门外。

  『这下可闹大了……』

  冶造局局丞王甫目瞪口呆地看着躺在门外哀嚎惨叫的【大魏宫廷】那一干兵铸局的【大魏宫廷】人,用颤颤巍巍的【大魏宫廷】右手擦了擦额头的【大魏宫廷】冷汗。

  “快……快关门。”(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贞观帝师  努努书坊  修真聊天群  正道潜龙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笔趣阁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之神帝驾到  谎话大王  深渊主宰  白袍总管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白袍总管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圣墟  房贷计算器  开天录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