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四十七章:熊拓的【大魏宫廷】来意

第二百四十七章:熊拓的【大魏宫廷】来意

  因为房间里多了赵弘润与芈姜、芈芮三名客人,因此,暘城君熊拓与黄砷从炕榻移步到了屋内的【大魏宫廷】桌旁。

  在询问了一番芈姜、芈芮姐妹在大梁的【大魏宫廷】生活情况后,熊拓满意地望了一眼赵弘润。

  毕竟赵弘润自目前看来,的【大魏宫廷】确做到了当初在正阳县时对他的【大魏宫廷】承诺:善待芈姜、芈芮姐妹二人。

  这让熊拓对赵弘润印象亦改善了几分,不过,该说的【大魏宫廷】他还是【大魏宫廷】要说。

  “姬润,你在本公子这边诈取了那么多的【大魏宫廷】财物,我小妹吃些那几盒糕点你还要说三道四,实在太不像话了!”

  “那是【大魏宫廷】几盒么?”瞅了一眼躲在熊拓身后冲自己做鬼脸的【大魏宫廷】芈芮,赵弘润冷笑着说道:“你问问这蠢丫头,近些日子一日三餐她都吃的【大魏宫廷】什么?……一个不合她心意,就大哭大闹,赖在地上打滚。”

  二人的【大魏宫廷】溺爱,使得他明知真相亦不得不给自家小妹撑腰:“我楚国赔给你那么多钱物,我小妹吃些糕点怎么了?”

  “就是【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芈芮在旁帮腔道。

  狠狠瞪了一眼芈芮,赵弘润面无表情地说道:“这蠢丫头就是【大魏宫廷】欠缺管教,她如今寄养在本王这边,自然凡事由本王来决定,暘城君就不必过多操心了!”

  『嚯?』

  暘城君熊拓闻言面色一冷,不满地说道:“要管教,也是【大魏宫廷】本公子来管教,轮得到你么?”

  “你来管教?哈哈哈!……你就管教成这幅德行?”

  “本公子觉得挺好。”

  “挺好?”

  “怎得?”

  眼瞅着赵弘润与熊拓那争锋相对式的【大魏宫廷】谈话,芈姜无语地摇了摇头。

  事实上她也想不通,这两个明明性格相近的【大魏宫廷】人。为何总之不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每次看到对方都是【大魏宫廷】一副深仇大恨的【大魏宫廷】样子。

  唔,不过说起来,这两人还真是【大魏宫廷】有一段轻易难以化解的【大魏宫廷】恩怨的【大魏宫廷】。

  平心而论,若不是【大魏宫廷】有芈姜充当二人之间的【大魏宫廷】纽带,恐怕赵弘润与熊拓二人。还真是【大魏宫廷】不能化解曾经的【大魏宫廷】恩怨,也难怪他们相互瞧对方不顺眼。

  “这位是【大魏宫廷】?”

  芈姜望了一眼在旁乐呵呵看戏的【大魏宫廷】黄砷,岔开了话题。

  熊拓闻言一愣,心知是【大魏宫廷】这位大妹不喜他与赵弘润争吵,却以一声冷哼终止了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争吵,旋即换了一副笑脸介绍道:“这位是【大魏宫廷】黄砷公子,季连氏的【大魏宫廷】后人,如今在宫廷担任士大夫一职……”

  从旁,赵弘润瞥了一眼芈姜。意有所指地补充道:“当初本王所指的【大魏宫廷】士大夫,便是【大魏宫廷】这位!”

  『小心眼的【大魏宫廷】男人……』

  芈姜颇有些无语地瞥了一眼赵弘润,她当然明白赵弘润说这话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

  谁叫当初赵弘润在提起黄砷之后,她们姐妹都不相信区区一介士大夫能做主与赵弘润签订合约,如今得暘城君熊拓解释,芈姜这才恍然:黄砷的【大魏宫廷】确只是【大魏宫廷】一介士大夫,但是【大魏宫廷】他高贵的【大魏宫廷】出身,足以担任魏楚言和的【大魏宫廷】使节。

  『谁叫你当初未曾言及此人乃季连氏的【大魏宫廷】后人?』

  芈姜暗自嘀咕一句。懒得去理睬赵弘润那仿佛问罪似的【大魏宫廷】眼神,好奇问道:“拓公子与黄砷公子此番为何到大梁来?”

  听到这句询问。熊拓脸上的【大魏宫廷】神色正经了许多,在望了一眼赵弘润后,正色解释道:“当初某与黄砷公子,跟这个姬润虽然签订了罢兵言和的【大魏宫廷】约定,但,姬润并不能代表整个魏国。因此,我与黄砷此番来到魏国大梁,就是【大魏宫廷】为了与魏……魏王签约后续的【大魏宫廷】和约。”

  在提到魏王、即魏天子时,熊拓的【大魏宫廷】表情说不出的【大魏宫廷】别扭,很显然。这个记仇的【大魏宫廷】家伙,还未忘却十余年前被魏天子所坑的【大魏宫廷】那件恨事。

  “喔。”芈姜点了点头,自顾自斟了一杯茶。因为她知道,虽然赵弘润与熊拓都不会怎么在意,但这件事说到底,并不是【大魏宫廷】以她目前的【大魏宫廷】身份能够追问深究的【大魏宫廷】。

  正如当初赵弘润对她们姐妹所说的【大魏宫廷】,哪怕她们是【大魏宫廷】楚国汝南君熊灏的【大魏宫廷】女儿,但是【大魏宫廷】如今就只是【大魏宫廷】普普通通的【大魏宫廷】两名楚女,没有资格插手干涉魏、楚两国的【大魏宫廷】国家大事。

  见芈姜自顾自喝茶不再说话,赵弘润与熊拓便明白了芈姜的【大魏宫廷】意思,也就全然当她不存在,先谈正事。

  “此番来我大梁,谁是【大魏宫廷】主使?是【大魏宫廷】你,还是【大魏宫廷】黄砷公子?”赵弘润目视着熊拓与黄砷二人,正色问道。

  可出乎他意料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黄砷摇了摇头,主动说道:“此番代表我大楚出使贵国,拓公子与某皆只是【大魏宫廷】副使,主使另有其人。”

  赵弘润一听很是【大魏宫廷】惊讶,疑惑问道:“是【大魏宫廷】谁?”

  这时,就见暘城君熊拓冷笑了一声,淡淡说道:“是【大魏宫廷】谁,打下了贵国大半个宋郡?”

  赵弘润闻言一愣,待细细思忖后古怪说道:“固陵君熊吾?”

  熊拓耸了耸肩,自斟自饮喝了一杯酒,啧啧赞叹道:“唔,你们魏国的【大魏宫廷】酒水倒还不错。”

  赵弘润没有理会熊拓对他们魏国酒水的【大魏宫廷】评价,诧异地问道:“为何是【大魏宫廷】固陵君熊吾?”

  “还能为什么?不服气呗!”熊拓桀桀怪笑道。

  要知道,固陵君熊吾着实可以被评价为前一阵子楚魏之役中最悲催的【大魏宫廷】一位,明明为楚国攻下了不少魏国的【大魏宫廷】地盘,可结果,却被暘城君熊拓给坑了,使得那位邑君的【大魏宫廷】赫赫功勋泡汤,成为了熊拓与赵弘润谈条件的【大魏宫廷】筹码。

  望了一眼笑容古怪的【大魏宫廷】熊拓,黄砷苦笑一声,对赵弘润解释道:“事实上,这次的【大魏宫廷】主使是【大魏宫廷】熊吾公子,而副使,最初仅黄某一人。熊拓公子之所以陪同,润公子想来不难猜测到原因。”

  “你跟熊吾,有所冲突?”赵弘润诧异地望着熊拓。

  只见熊拓又饮了一杯酒,淡淡说道:“拜你所赐。本公子的【大魏宫廷】新军,完全不是【大魏宫廷】熊吾麾下军队的【大魏宫廷】对手。……不过,米已成炊,他就算再是【大魏宫廷】不满,又能如何?父王只要楚魏言和,哪会去理睬那厮的【大魏宫廷】种种抱怨?”

  赵弘润隐约听出了一些深意。皱皱眉,试探问道:“你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说,熊吾这回是【大魏宫廷】来找茬的【大魏宫廷】?”

  熊拓闻言脸上付出几许阴冷的【大魏宫廷】笑容,压低声音说道:“姬润,你替某杀了他,某保证我大楚绝不会因此怪罪魏国,如何?”

  『这家伙……』

  赵弘润深深望了一眼熊拓,还未开口,就听黄砷在旁急地满头冷汗。连忙说道:“润公子不可,虽说熊吾公子是【大魏宫廷】纠缠不休,才迫使大王任命他为主使节,但……终归是【大魏宫廷】主使节啊。”说着,他有些无奈地望了一眼熊拓。

  似乎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黄砷的【大魏宫廷】目光,熊拓撇撇嘴,淡淡说道:“开个玩笑罢了,黄砷公子莫要在意。……你以为对面这个姬润真会犯傻替本公子杀了那熊吾么?”

  黄砷微叹了一口气。古怪说道:“话虽如此,可拓公子用激将法让熊吾公子留在雍丘。不也是【大魏宫廷】想试试,上次导致我大楚使节遇害的【大魏宫廷】那伙贼人,会不会再次动手杀了熊吾公子么?”

  『嚯!这熊拓够狠呐……』

  赵弘润望了一眼熊拓,只感觉自己眼皮直跳:有这么一位兄弟,相信那固陵君熊吾前世也不晓得造了什么孽。

  “你以为那伙魏人犯傻么?”

  眼瞅着黄砷古怪的【大魏宫廷】眼神,熊拓撇撇嘴说道:“上次我大楚的【大魏宫廷】使节在雍丘遇害。相信魏国的【大魏宫廷】朝廷此刻必定会对雍丘一带严加防范,那伙魏人贼子有胆量再杀熊吾就怪了!”

  “咳!”赵弘润咳嗽一声打断了熊拓的【大魏宫廷】话,面无表情地说道:“暘城君说话要慎重,上次杀害贵国使节的【大魏宫廷】凶手,怎么可能会是【大魏宫廷】我魏人?”

  熊拓闻言撇撇嘴。浑不在意地说道:“得了吧!……上次的【大魏宫廷】使节队伍,近两百人无一活口,能做到这一点的【大魏宫廷】,要么是【大魏宫廷】我楚人,要么是【大魏宫廷】你魏人。可本公子并没有叫人那么做,如此,真相显而易见了。……不过,若是【大魏宫廷】你们那伙魏人真有这个胆子,连熊吾都宰了,本公子倒是【大魏宫廷】会好好感谢他们。”

  此后,赵弘润与熊拓、黄砷二人又聊了几句,这才知道,其实这次的【大魏宫廷】楚使队伍,仍然按照惯例停留在雍丘附近,等待着大魏朝廷派礼部官员前往迎接。

  而熊拓与黄砷,则提早一步混入了大梁,或有可能是【大魏宫廷】他们担心再次遭到同一伙人的【大魏宫廷】袭击,也有可能,是【大魏宫廷】熊拓为了与赵弘润谈论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大魏宫廷】私密之事。

  这不,在送赵弘润出驿馆的【大魏宫廷】时候,熊拓便低声向前者提出了曾经所提过的【大魏宫廷】那件事。

  “那件事……考虑得如何了?据本公子所知,你们魏国驻军六营,今年正巧要淘汰一批军备……”

  “你消息挺灵通啊。”赵弘润古怪地望了眼熊拓,晒笑道:“想吃下?”

  熊拓毫不隐藏此行的【大魏宫廷】最大目的【大魏宫廷】:“本公子如今缺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大量的【大魏宫廷】军备与粮草。……能想办法截下么?”

  “那可是【大魏宫廷】八万人的【大魏宫廷】全副武装。”赵弘润皱了皱眉:“你要全吃下?就不怕吃撑?”

  “哼!”熊拓轻哼一声,淡淡说道:“本公子顷刻间就能拉起一支十几万的【大魏宫廷】军队,八万军备算什么?……至于报酬,我楚西的【大魏宫廷】贵族虽然财势不如楚东,但至少也能使你满意!如何?”

  赵弘润皱眉望了一眼熊拓,摇头说道:“别想了!那批军备,就算被淘汰,也是【大魏宫廷】要交到地方卫戎军手中的【大魏宫廷】。”

  “你可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啊……”

  “少给本王来这套!……私下交易军备,而且还是【大魏宫廷】驻军六营的【大魏宫廷】军备,这可是【大魏宫廷】一等一的【大魏宫廷】大罪!”

  熊拓闻言嘿嘿一笑,低声说道:“私下交易,在你魏国确是【大魏宫廷】大罪,可若是【大魏宫廷】……并不能算是【大魏宫廷】私下交易呢?”

  『……』

  赵弘润隐约听出了些什么,皱眉望着熊拓。

  “本公子等你回信。”

  低声对赵弘润说了一句,熊拓便当即返回了驿馆。(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房贷计算器  都市之神帝驾到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深圳民升激光  笔趣阁  三寸人间  都市之神帝驾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凡人修仙传  调教大宋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谎话大王  努努书坊  都市奇门医圣  谎话大王  正道潜龙  修真聊天群  深渊主宰  神级奶爸  山东布洛尔  白袍总管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