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五十七章:王与王的【大魏宫廷】默契

第二百五十七章:王与王的【大魏宫廷】默契

  很遗憾的【大魏宫廷】,之后的【大魏宫廷】整整两日,赵弘润都没有逮到机会与六哥赵弘昭畅谈一番。※%※%,

  这让他不由地产生了一种错觉: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这位六哥故意在躲着他?否则,怎么每回都那么巧么?

  那怎么可能是【大魏宫廷】巧合,毕竟赵弘润每隔一段时间便叫人到雅风阁去探问,按理来说,只要他六哥赵弘昭回过雅风阁一次,就应该不会不知道赵弘润正在找他,希望能与他再彻谈一番。

  很有可能,赵弘昭是【大魏宫廷】猜到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意图,因此有意避而不见,借此来向赵弘润表达他的【大魏宫廷】心意:我意已决,你莫要再来劝我了。

  见此,赵弘润也没有丝毫办法,毕竟这位六哥,其洞察人心的【大魏宫廷】本事还要在他之上,若是【大魏宫廷】这位六哥当真是【大魏宫廷】有意要避开他,他还真没有办法能逮到这位六哥。

  想了想,赵弘润径直往垂拱殿而去。

  因为他觉得,似眼下这种僵局,或许他们的【大魏宫廷】父皇魏天子是【大魏宫廷】目前最佳的【大魏宫廷】突破口:若是【大魏宫廷】说服魏天子,使他做出不允许赵弘昭离开大魏前往齐国的【大魏宫廷】圣谕,相信那位自幼得到魏天子器重与疼爱的【大魏宫廷】六哥,断然不可能忤逆他们父皇的【大魏宫廷】意思。

  而等到赵弘润来到垂拱殿时,正如他所预料的【大魏宫廷】那样,他父皇魏天子还是【大魏宫廷】一如既往地在殿内的【大魏宫廷】龙案后审批奏章。

  不得不说,每日瞧见这一幕,赵弘润便对那个高高在上的【大魏宫廷】位子敬谢不敏:如果当大魏天子就势必得承受这种苦闷而枯燥的【大魏宫廷】工作,成天到晚面对着那仿佛永远也批阅不完的【大魏宫廷】章折,那么这个天子的【大魏宫廷】位置,爱谁谁当,反正他是【大魏宫廷】没有这个兴趣。

  “……”

  可能是【大魏宫廷】眼角余光瞥见了从殿外走入的【大魏宫廷】赵弘润,魏天子抬起头来瞧了一眼儿子。随即继续将手中批阅了一半章折批完,只是【大魏宫廷】口中淡淡说道:“弘润,有什么事么?朕有言在先,朕今日没工夫陪你胡闹。”

  听闻此言,赵弘润微微皱了皱,因为他隐约听出了些什么。

  于是【大魏宫廷】。他脸上露出几分笑容,笑着说道:“那可真是【大魏宫廷】巧了,六哥这几日也是【大魏宫廷】忙碌地很呢!”

  ……

  魏天子正在审批章折的【大魏宫廷】手一顿,瞥了一眼那仿佛脸上写着我就在这等你忙完字样的【大魏宫廷】儿子,无声地叹了口气:“去殿外等着朕!”

  “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拱了拱手,临走前,亦不忘与殿内的【大魏宫廷】三位中书大臣与大太监童宪点点头,打个招呼。

  只见殿内三位中书大臣们相互瞧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相信他们也清楚这两日里所发生的【大魏宫廷】事。同时也清楚今日赵弘润这位肃王殿下究竟为何而来,毕竟他们乃垂拱殿的【大魏宫廷】内朝之臣,是【大魏宫廷】魏天子最信任的【大魏宫廷】内臣。因此,有时候大太监童宪向魏天子禀告重要事物的【大魏宫廷】时候,往往不会回避他们。

  而在殿外,赵弘润也没有走多远,就站在垂拱殿迎面的【大魏宫廷】花园入口,在与附近的【大魏宫廷】禁卫们与郎卫们点点头打了声招呼后。便在那负手而立,等待着他父皇。

  他并没有等多久。片刻之后,他父皇魏天子便从垂拱殿内走了出来,跟着其身后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随身伺候的【大魏宫廷】大太监童宪所领着的【大魏宫廷】两名内侍监的【大魏宫廷】小太监。

  “陪朕到园子里走走。”

  魏天子走了过来,在路过赵弘润时,口中丢下一句话。

  父子二人迈入走向垂拱殿对过的【大魏宫廷】小园子。而见此,大太监童宪与身后两名小太监远远地跟着,为这对父子二人留出单独谈话的【大魏宫廷】空间。

  “父皇,儿臣感觉这几日六哥在避着儿臣。”

  一边与魏天子在园子里漫步,赵弘润一边口中说道。

  “何以见得?”魏天子微笑着问道。

  “待大前日六哥回到大梁。儿臣与他小谈了片刻后,前日与昨日,儿臣想再与他谈谈,却始终是【大魏宫廷】找不着他人……”

  “呵呵。”魏天子微微一笑,笑着说道:“弘昭在大梁有众多曾经一同参加雅风诗会的【大魏宫廷】好友,如今他阔别大半年回到大梁,自然要与以往的【大魏宫廷】知己挚友好好畅谈一番,你找不着他人,有什么奇怪的【大魏宫廷】?”

  “是【大魏宫廷】这个理,儿臣起初也是【大魏宫廷】这么想的【大魏宫廷】。”赵弘润点了点头,旋即,在瞄了一眼其父皇的【大魏宫廷】表情后,语气莫名地说道:“不过方才在垂拱殿内,儿臣忽然感觉,可能不只是【大魏宫廷】六哥在避着儿臣,似乎就连父皇也在避着儿臣……”

  魏天子闻言向前迈步的【大魏宫廷】动作一顿,转过头来瞥了一眼赵弘润,苦笑着摇了摇头:“弘润,你想朕怎样?”

  听到其父皇那无奈的【大魏宫廷】语气,赵弘润就知道父皇话中有话,低声问道:“父皇被六哥说服了么?”

  魏天子望了一眼赵弘润,负背双手站在院子里一棵苍松树前,幽幽地说道:“为人父,朕又如何会舍得自己的【大魏宫廷】儿子离开家门,前往千里迢迢之外的【大魏宫廷】齐国。可为人君,正如你说言,朕被弘昭所说服了……一个与我大魏世代交好的【大魏宫廷】齐国,朕作为大魏的【大魏宫廷】君王,实在抵御不住这等诱惑呐。”

  听到这句话,赵弘润并不感觉惊讶。

  因为在大前天听到赵弘昭那句大魏需要一个强大的【大魏宫廷】盟友来协助抵御北方的【大魏宫廷】韩国与南方的【大魏宫廷】楚国后,赵弘润便已经猜到了赵弘昭的【大魏宫廷】意图。

  很显然,这位六哥是【大魏宫廷】打算在齐国扎根下来,使姬氏一族的【大魏宫廷】血脉流入齐国,在齐国的【大魏宫廷】贵族间占据一定的【大魏宫廷】言语权,甚至是【大魏宫廷】实际的【大魏宫廷】权柄,而这样做的【大魏宫廷】好处就在于,本来就与大魏不存在什么利益冲突的【大魏宫廷】齐国,与他们大魏的【大魏宫廷】关系会越来越紧密。

  甚至于说不定,日后的【大魏宫廷】某一代的【大魏宫廷】齐王,或许其体内还会流淌着姬氏一族的【大魏宫廷】鲜血。

  到时候,魏国与齐国,那可就真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一衣带水的【大魏宫廷】兄弟盟国了,好处不言而喻。

  当然,那可能是【大魏宫廷】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大魏宫廷】日后,然而。就算是【大魏宫廷】如今,睿王赴齐亦极其有利于魏国与齐国的【大魏宫廷】邦交。

  就这么说吧,倘若赵弘昭不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所敬重的【大魏宫廷】六哥,只是【大魏宫廷】像东宫太子、襄王弘璟这种陌生人般的【大魏宫廷】兄弟,赵弘润反而会对此大力支持。

  因为这有利于紧密魏国与齐国两国之间的【大魏宫廷】关系。

  然而,偏偏就是【大魏宫廷】这位受到赵弘润敬重的【大魏宫廷】六哥赵弘昭。

  平心而论。赵弘润真有心破坏他六哥回到齐国,不过他也清楚,若是【大魏宫廷】他当真做出了这种事,那么,他六哥先前所营造的【大魏宫廷】齐魏和睦的【大魏宫廷】局面,怕是【大魏宫廷】也要被他破坏殆尽了。

  这将导致大魏失去齐国以及齐王僖的【大魏宫廷】信任,破坏他六哥好不容易促成的【大魏宫廷】齐魏联盟,白白便宜了楚国。

  可若是【大魏宫廷】置之不理,他六哥岂不是【大魏宫廷】一辈子都得呆在齐国。呆在那人生地不熟的【大魏宫廷】异国他乡?

  不得不说,赵弘润心中有些挣扎。

  似乎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儿子脸上的【大魏宫廷】挣扎神色,魏天子微笑着说道:“你是【大魏宫廷】在担心弘昭会在齐国受苦么?这一点朕倒是【大魏宫廷】不担心。……在这一点上,吕僖向朕出示了诚意,非但将遗忘最疼爱的【大魏宫廷】女儿许配给弘昭,更扶持他坐上齐国右相的【大魏宫廷】职位……呵呵呵,尚缺一年才满弱冠之龄的【大魏宫廷】齐国右相,而且还是【大魏宫廷】我姬氏王族的【大魏宫廷】宗族子弟。似这种疯狂的【大魏宫廷】事,想来也只有齐王僖才做得出来。……他也不怕我姬氏将他吕氏齐国取而代之。啧啧!”

  “以六哥的【大魏宫廷】德品,怎么可能会去夺齐国的【大魏宫廷】基业?”赵弘润撇了撇嘴。

  “是【大魏宫廷】啊。”魏天子闻言长叹了口气,语气莫名地说道:“所以世间才引为佳话,齐王僖视人之准,天下无出其右。……他摸透了弘昭的【大魏宫廷】秉性,所以才要着手培养弘昭。叫弘昭支撑齐国二十年……”

  “什么意思?”赵弘润困惑地抬头望向魏天子。

  只见魏天子脸上流露出罕见的【大魏宫廷】敬重神色,沉声说道:“传闻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吕僖虽乃齐国历代齐王中最是【大魏宫廷】贤明的【大魏宫廷】君王,但帝风却不佳,以往沉醉于酒色。又奢求长生而滥服那些所谓的【大魏宫廷】仙丹,的【大魏宫廷】确已病入膏肓、药石不灵,据齐国的【大魏宫廷】名医诊断,恐怕最多也只能再支撑三到五年……因此,吕僖一直在苦苦寻觅一位值得他培养,一位足以在他亡故后支撑起整个齐国的【大魏宫廷】贤良之才。……而这个时候,弘昭远赴临淄。”

  “六哥被吕僖看中了?”赵弘润惊讶道,可一转念又感觉有点不对劲:“不对啊,齐国据说人才济济,怎么可能找不出一个足以支撑齐国的【大魏宫廷】人呢?……比如那田耽,那可是【大魏宫廷】让暘城君熊拓、固陵君熊吾见之色变的【大魏宫廷】人啊!”

  “可田耽那是【大魏宫廷】田氏一族的【大魏宫廷】人。”魏天子隐晦地提醒道:“是【大魏宫廷】外人啊。”

  赵弘润闻言恍然大悟:“父皇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吕僖担心有朝一日他不在了,田氏有可能会夺他吕氏的【大魏宫廷】基业?”

  “防范于未然吧,终归,目前的【大魏宫廷】齐国,田氏一族的【大魏宫廷】势力太大了。……因此在齐国,没有一定地位的【大魏宫廷】人,是【大魏宫廷】不足以对抗田氏的【大魏宫廷】。而在这一点上,弘昭乃是【大魏宫廷】朕的【大魏宫廷】六子、我大魏的【大魏宫廷】睿王,又是【大魏宫廷】他齐国的【大魏宫廷】王女之夫,他是【大魏宫廷】有资格与能力抗衡田氏的【大魏宫廷】。”

  “那父皇口中所说的【大魏宫廷】,吕僖希望六哥支撑齐国二十年又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为何二十年?”

  “因为吕僖将最小的【大魏宫廷】儿子公子栾,丢给了弘昭教导。”

  这岂不是【大魏宫廷】……

  听到这句话,赵弘润亦不由有些吃惊,他当然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想了想,赵弘润试探着问道:“吕僖很看好他最年幼的【大魏宫廷】儿子公子栾么?万一他不成器呢?”

  只见魏天子望了一眼赵弘润,语气莫名地说道:“那不是【大魏宫廷】还有一个选择么?比如说,弘昭与嫆姬日后所生的【大魏宫廷】儿子,同样有着一半吕氏的【大魏宫廷】血脉。……更巧妙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就算弘昭挡不住田氏,叫田氏当真做出谋国之举,谋夺了吕氏的【大魏宫廷】基业,他与嫆姬所生之子,也可凭借着与我大魏的【大魏宫廷】血亲关系,从我大魏这边获取帮助,复辟吕氏齐国。……那吕僖,可是【大魏宫廷】深谋远虑地很呐!”

  ……

  赵弘润无言地张了张嘴。

  他意识到,在魏天子与齐王僖已取得默契的【大魏宫廷】情况下,他是【大魏宫廷】无法说服眼前这位父皇,将他六哥扣留在大魏了。(未完待续。)u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深渊主宰  谎话大王  圣墟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努努书坊  神级奶爸  正道潜龙  贞观帝师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深圳民升激光  调教大宋  三寸人间  都市之神帝驾到  房贷计算器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