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七十九章:真与幻 二

第二百七十九章:真与幻 二

  “笃笃笃,笃笃笃。”

  正值赵弘润睡地迷迷糊糊之际,忽然房间外传来一阵叩门声。

  说实话,那阵叩门声并不响,但不知为何,就是【大魏宫廷】搅和地赵弘润难以安心地继续入睡。

  “高括,高括?”

  赵弘润低声喊着宗卫高括,因为今天应该是【大魏宫廷】由高括值守的【大魏宫廷】,但不知为何,赵弘润连喊了几声,也不见高括应答。

  “这家伙,跑哪去了?”

  赵弘润烦躁地下了榻,踩上靴子一脸愤愤地走到房门前,将房门给打开了。

  然而,屋外叩门的【大魏宫廷】人,却让赵弘润眼神一凛。

  『芈姜?她怎么会在我这里?她不是【大魏宫廷】在避着我么?再说了,这深更半夜的【大魏宫廷】,她来我屋内做什么?』

  “有事?”

  赵弘润坐到芈姜对面的【大魏宫廷】桌子上,不解地问道。

  只见芈姜抬起头,闷闷地瞅着赵弘润,半响这才淡淡问道:“姬润,你还得忙多久?”

  “什么?”赵弘润一时没反应来。

  见此,芈姜眼神一冷,语气也冷淡了几分,显然是【大魏宫廷】有些生气了:“你不是【大魏宫廷】答应我妹,说好一起去城外玩的【大魏宫廷】么?你可知,她方才又因为此事乱发脾气?”

  『关我屁事?』

  赵弘润撇了撇嘴,正要说话,忽然心中一愣:去城外玩?这个话题似乎……

  他皱眉望着芈姜,语气莫名地问道:“深更半夜的【大魏宫廷】,你就为了这点事搅和本王休息?”

  “深更半夜?不是【大魏宫廷】才戌时么?”芈姜眼神古怪地扫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别想着趁机岔开话题。别人不清楚你,我还不清楚么?……这件事究竟怎么说?”

  『才戌时?』

  赵弘润皱了皱眉,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毕竟他从凝香宫返回文昭阁时就已经是【大魏宫廷】戌时了。

  而在此之后,他还跟……

  『我跟谁聊了来着?』

  望了一眼面前神色冷淡的【大魏宫廷】芈姜,赵弘润心中暗暗称奇。

  他本能地感觉。在他从凝香宫返回文昭阁之后,在芈姜前来之前,他应该还有跟另外一个人聊起某件事来着,但不知为何,他想不起来。

  这可是【大魏宫廷】一件从未发生过的【大魏宫廷】事!

  要知道,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天赋,那可真是【大魏宫廷】名副其实的【大魏宫廷】过目不忘,只要他眼睛看到的【大魏宫廷】事物,绝没有忘却的【大魏宫廷】可能。哪怕时日隔得过久,他才能在一段时间后想起来,而似眼下这种“忘却这件事”,可真是【大魏宫廷】头一遭。

  不过对此,赵弘润并不感到惊恐什么的【大魏宫廷】。

  平心而论,倘若换做一般人,多半会因为自己天赋的【大魏宫廷】莫名消失而惊恐不安,但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不会。毕竟过目不忘的【大魏宫廷】天赋好是【大魏宫廷】好,但它是【大魏宫廷】一柄双刃剑。无论是【大魏宫廷】他想记住或者不想记住的【大魏宫廷】东西,只要是【大魏宫廷】入了他那双眼睛,就没有忘却的【大魏宫廷】可能。

  反正有没有这个天赋才能,他都是【大魏宫廷】地位崇高的【大魏宫廷】大魏肃王。

  “为何不说话?心中愧疚了么?”芈姜冷冷地问道。

  “心中愧疚?怎么可能?”赵弘润哂笑着摇了摇头,正要说话,却听芈姜用冷淡的【大魏宫廷】口吻接上了他的【大魏宫廷】话:“我觉得也是【大魏宫廷】。心中愧疚,首先得要有心,似你这种没心没肺的【大魏宫廷】人,怎么可能会心中愧疚?”

  『说话还真是【大魏宫廷】一如既往的【大魏宫廷】恶毒啊……』

  赵弘润吐了口气,闷闷地瞅着芈姜。

  还别说。平日里的【大魏宫廷】芈姜,绝对称得上是【大魏宫廷】大家闺秀的【大魏宫廷】典范,但若是【大魏宫廷】惹恼了她,她开口说几句恶毒的【大魏宫廷】话就足以把人给气死。

  比如……

  赵弘润脑海中不由地浮现出那句芈姜一直用来攻击他的【大魏宫廷】话。

  “怪不得你个子还没我高。”芈姜淡淡地说道:“堂堂的【大魏宫廷】大魏肃王,谁能想到其实是【大魏宫廷】个矮身短腿的【大魏宫廷】家伙……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没心没肺的【大魏宫廷】人都这下场?”

  『……』

  赵弘润额角的【大魏宫廷】青筋逐渐绷紧。

  对于个子,这无疑是【大魏宫廷】他心中的【大魏宫廷】痛,虽然说其实按照他的【大魏宫廷】年龄来说,他并不算矮,可谁叫出现的【大魏宫廷】周围的【大魏宫廷】人,个子几乎都要比他高呢?

  哪怕是【大魏宫廷】芈姜,都要比高半个脑袋,这简直就是【大魏宫廷】难以容忍的【大魏宫廷】挑衅!

  强忍着怒气,赵弘润沉声说道:“本王再说一遍,本王才十五,明白么?本王日后有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机会……”

  “我遇到你时,你十四,如今,你十五,这都过了大半年了,也没见你长高嘛。”芈姜淡淡地说道。

  赵弘润张了张嘴,竟无言以对,良久后闷闷地沉声说道:“你今日话有点多啊,芈姜,不似是【大魏宫廷】平日里的【大魏宫廷】你。”

  芈姜闻言冷冷扫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少说废话!你说吧,这件事怎么解决?我妹如今就在房间里跟我闹。”

  “你叫她来跟我闹啊。”赵弘润撇撇嘴说道。

  “就是【大魏宫廷】因为她不敢与你说,因此才跟我闹。”芈姜瞥了赵弘润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总之,你答应过她的【大魏宫廷】,堂堂大魏的【大魏宫廷】肃王,不至于对个小丫头出尔反尔吧?”

  “……”赵弘润闷闷地瞅着芈姜,半响后,放缓了语气,皱眉说道:“好啦!你俩都莫要闹了,这几****冶造局有很多事得盘算……过些日子,行么?”

  芈姜眼中闪过几分不想信任之色,淡淡说道:“都等了一个多月了。”

  “这不能怪我啊,我也没办法。”坐在芈姜对面,赵弘润没好气地说道:“要怪就怪父皇,要不是【大魏宫廷】他陷害我,我早带着你们出城打猎去了。”

  话刚说完,赵弘润自己就愣住了。

  『父皇?』

  他瞅了瞅芈姜,只感觉心中那奇怪的【大魏宫廷】感觉又出现了,仿佛这个对话曾经经历过,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姬润。那你还要忙多久?”芈姜皱眉问道。

  赵弘润想了想,思忖着回答道:“至少还得有个……三五十日吧。”

  “三五十日?”芈姜不解地瞪大了眼睛,可能是【大魏宫廷】没听懂赵弘润想要表达的【大魏宫廷】意思。

  见此,赵弘润苦笑着补充道:“短则三五日,长则……十日左右吧。”

  “还要那么久?”芈姜顿时又皱紧了眉头。

  “我有什么办法?我如今在冶造局当差,自然不像你们这些吃白食的【大魏宫廷】这么自由自在。”赵弘润撇撇嘴嘲讽了一句。

  说到这里。他瞥了一眼似乎要发作的【大魏宫廷】芈姜,淡淡说道:“不想承认吃白食么?那就替本王办点事吧。”

  “可以!你报出名字来,我替你去将其抓来,任你杀剐!”芈姜肃然地说道。

  “……”赵弘润像看待蠢货似的【大魏宫廷】眼神盯着芈姜半响,这才徐徐说道:“本王不需要你去帮我杀人或者做别的【大魏宫廷】犯禁勾当。”

  “那是【大魏宫廷】什么事?”芈姜疑惑地问道。

  赵弘润摸了摸下巴,缓缓说道:“前两日,本王的【大魏宫廷】肃王府已翻修竣工,不过,若要搬过去住。府上还缺些应用之物,明日你替我去购置些日常所需。”

  听闻此言,芈姜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语气不可捉摸地问道:“肃王府竣工了?那……那我能搬过去住么?我不想住在深宫高墙之内。”

  “只要你乐意。”赵弘润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听闻此言,芈姜眼中露出几分欢喜之色,一双眼睛仿佛更具神采:“那我可以自己挑屋子,自己布置屋子么?我喜欢安静的【大魏宫廷】地方。”

  “当然。……明日我叫吕牧带足了钱,你带着她们三个。一同到城内的【大魏宫廷】市集逛逛,替我购置些府上所需的【大魏宫廷】东西回来。”说到这里。赵弘润心中一愣,因为他再次感受到了那种奇怪的【大魏宫廷】既视感,仿佛这句话对并非芈姜的【大魏宫廷】其他什么人说过。

  『他们三个……带着她们三个?是【大魏宫廷】玉珑皇姐!』

  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面色微微变了变,他猛然抬起头,死死盯着芈姜,半响后眯着眼睛淡淡说道:“嘿!真是【大魏宫廷】小瞧你了!”

  “什么?”芈姜不解地抬起头来。

  “不承认么?”赵弘润冷哼一声。旋即他好似想到了什么,怏怏地撇了撇嘴:“唔,话说摹敬笪汗ⅰ裤也没办法承认,你只是【大魏宫廷】我记忆中的【大魏宫廷】芈姜而已,言行举止皆受到我潜意识的【大魏宫廷】驱使……”说罢。他上上下下打量着芈姜,沾沾自喜地啧啧赞叹道:“不愧是【大魏宫廷】我,虚构出来的【大魏宫廷】芈姜简直无懈可击,差点就被我自己给骗了,虽说我自己被自己的【大魏宫廷】骗已不是【大魏宫廷】第一回了,不过……哎,自己跟自己的【大魏宫廷】记忆斗,还真是【大魏宫廷】……”

  “你……怎么了?”芈姜惊愕地望着赵弘润,喃喃说道:“不对劲,你真的【大魏宫廷】不对劲……”

  『芈姜的【大魏宫廷】这句话,可不是【大魏宫廷】发生在这个时候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似笑非笑地看着芈姜。

  忽然,他感觉嘴唇上一片温热,待他仔细瞧去时,愕然发现芈姜忽然吻在了他嘴唇上。

  “殿下,殿下?……诶?”

  房门被推开,宗卫吕牧推门走了进来,看了一个满眼。

  “呃……”愣了半响,吕牧假意茫然地张望了几眼四周,嘴里嘀咕道:“奇怪了,殿下呢?”说罢,他一边脑门流着冷汗,一边连忙退出了屋外,并且迅速关上了房门。

  而就在这时,芈姜一把推开了赵弘润,盯着他再次说道:“你不对劲,你真的【大魏宫廷】不对劲……”

  说罢,她转身蹦向屋外,可在临走出屋子前,她回头瞧了一眼赵弘润,似笑非笑地说道:“这句话,是【大魏宫廷】发生了这个时候,对么?”

  『……』

  赵弘润目瞪口呆地望着芈姜消失在屋门外,嘴里喃喃嘀咕道:“麻烦大了……”

  他很清楚,方才芈姜脸上那似笑非笑的【大魏宫廷】神情,酷似一个人。

  而此人,恰恰就是【大魏宫廷】他赵弘润本人!

  不过……

  “真是【大魏宫廷】真实啊,这份触感……不愧是【大魏宫廷】我的【大魏宫廷】记忆!”

  摸了摸自己的【大魏宫廷】嘴唇,他有些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贞观帝师  努努书坊  都市奇门医圣  开天录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都市奇门医圣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山东布洛尔  谎话大王  白袍总管  凡人修仙传  正道潜龙  贞观帝师  房贷计算器  深渊主宰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修真聊天群  笔趣阁  修真聊天群  房贷计算器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大魏宫廷  神级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