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八十一章:冤家路窄 二

第二百八十一章:冤家路窄 二

  “肃王?可是【大魏宫廷】那大梁的【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

  原阳王世子赵成琇眯着眼睛沉声问道。

  那些卫军哪里清楚自家世子殿下与那位肃王殿下之间的【大魏宫廷】恩怨,闻言肯定道:“正是【大魏宫廷】前一阵子击退了楚军的【大魏宫廷】肃王弘润!……殿下要不唤醒王爷?”

  “……”赵成琇眯着眼睛摸了摸下巴,语气古怪地说道:“你回去罢。”

  那名卫军队长瞧见自家世子殿下的【大魏宫廷】表情,脸上露出几分惊容,压低声音提醒道:“殿下,那可是【大魏宫廷】肃王啊……”

  赵成琇闻言冷冷扫了一眼卫军队长,淡淡说道:“本世子难不成还要你来教做事?!”

  听闻此言,那名卫军队长脑门上渗出了几分冷汗,连忙叩地告罪道:“卑职不敢!”

  “下去吧!”

  “……是【大魏宫廷】。”

  带着几名卫军,那名队长一脸迟疑之色地离开了。

  而望着这一行人离去的【大魏宫廷】背影,赵成琇脸上浮现出几分报复的【大魏宫廷】神色,喃喃说道:“当初是【大魏宫廷】在大梁,可如今,却是【大魏宫廷】在我原阳……哼,在城外乖乖带着吧,赵弘润!”

  说罢,他眼角余光瞥见一名王府上的【大魏宫廷】侍女从面前走过,对方那娇媚的【大魏宫廷】容颜,让赵成琇眼睛一亮。

  “那个谁,你过来。”нéíуапGě.сОМ

  那名侍女停下脚步,疑惑地指了指自己。

  见此,赵成琇笑嘻嘻地说道:“对,就是【大魏宫廷】你,到本世子这儿来。”

  “是【大魏宫廷】。”那名侍女并无什么不情愿,一脸娇羞地走到赵成琇身旁,按照他的【大魏宫廷】意思,坐在他腿上,一脸羞涩地任由他轻薄。

  “殿下今日似乎心情不错?”

  “嘿嘿嘿!”赵成琇怪笑了两声,右手肆无忌惮地伸出怀中侍女的【大魏宫廷】衣服内,肆意揉捏着其胸前的【大魏宫廷】那两团坚挺而柔软的【大魏宫廷】部位,可脑子里,他却幻想着赵弘润沉着脸枯等在城外的【大魏宫廷】情景,嘿嘿怪笑了出声。

  正如赵成琇所猜测的【大魏宫廷】那样,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那辆马车此刻正停驻在这座国主城的【大魏宫廷】城外。

  甚至于为了表示自己的【大魏宫廷】诚意,赵弘润还特地从马车下走了下来,站在城下。

  毕竟在他想来,若是【大魏宫廷】原阳王赵文楷得知他前来拜访,十有八九会亲自出城迎接,毕竟赵弘润自认为他肃王的【大魏宫廷】名号在大梁附近还是【大魏宫廷】有些效果的【大魏宫廷】。

  到时候,他降尊立于城外,等候着原阳王赵文楷的【大魏宫廷】到来,这可以充分显示他的【大魏宫廷】诚意,使得后续的【大魏宫廷】交涉变得更加顺利。

  只可惜,赵弘润并不清楚,原阳王赵文楷素来有睡午觉的【大魏宫廷】习惯,再者,那几名卫军因为原阳王世子赵成琇的【大魏宫廷】关系,也并没能将『肃王前来拜访』的【大魏宫廷】这个消息真正传达给原阳王赵文楷。

  否则,赵弘润就不会傻傻地再等候在城外了。

  而在枯等的【大魏宫廷】期间,赵弘润借由打量眼前这座国主城,计算其占地面积来打发时间。

  据他来时的【大魏宫廷】目测,这座国主城东西、南北大概皆是【大魏宫廷】一里多地左右,粗略估计大概三百七八十亩左右,虽然这个面积只是【大魏宫廷】原阳县的【大魏宫廷】一半左右,但不可否认,比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十个肃王府还要大。

  不得不说,单单靠原阳境内那些百姓的【大魏宫廷】赋税,是【大魏宫廷】不足以维持这座国主城的【大魏宫廷】。

  事实就是【大魏宫廷】,这原阳王一系,其实就是【大魏宫廷】当初赵弘润口中那『把持着大魏境内赚钱商业』那一类大贵族之一。

  原阳王这一系,他们有各自名下的【大魏宫廷】商人与商队,当地百姓的【大魏宫廷】赋税,其实不过是【大魏宫廷】个象征意义而已,聊胜于无。

  当然了,其实说起来,原阳王这一系,也并不是【大魏宫廷】寻常的【大魏宫廷】姬姓一支。

  要知道,在大魏境内,并不是【大魏宫廷】所有姬姓赵氏血脉,都享有封国的【大魏宫廷】,至少在近几十年,甚至是【大魏宫廷】近百年,历代大魏天子还未真正赏赐过某位姬姓族人以土地,毕竟似这种封国,那可都是【大魏宫廷】永久性的【大魏宫廷】,一旦封出去了,除非这一支的【大魏宫廷】姬姓族人断了血脉,否则,国家是【大魏宫廷】没有办法收回的【大魏宫廷】。

  因此,无论是【大魏宫廷】历代大魏天子还是【大魏宫廷】朝廷,都很谨慎地对待着这类事,绝不轻易赏赐姬姓族人土地,哪怕对方做出了什么贡献,顶多也就是【大魏宫廷】赏赐金银财宝而已。

  可既然如此,原阳王赵文楷的【大魏宫廷】封国,又是【大魏宫廷】从哪里得来的【大魏宫廷】呢?

  答案是【大魏宫廷】,传承!

  相信,有不少人感觉纳闷,纳闷于原阳王赵文楷的【大魏宫廷】封国,为何距离大梁这般近,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位姬姓族人地位特殊么?

  事实上,这个说法是【大魏宫廷】错误的【大魏宫廷】,并不是【大魏宫廷】原阳国靠近大梁,而应该是【大魏宫廷】大梁靠近原阳国。

  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先有的【大魏宫廷】原阳国,随后才有的【大魏宫廷】大梁。

  大梁,为何叫做大梁,而不是【大魏宫廷】大魏、大赵或者别的【大魏宫廷】什么称呼?

  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大梁这片土地,在古时曾是【大魏宫廷】梁国的【大魏宫廷】领地,姬姓赵氏的【大魏宫廷】人从陇西出来,攻下了这片土地,随后将都城建立在这片当时称之为梁地的【大魏宫廷】土地上,因此,这座王都才称做大梁。

  打个比方,倘若有朝一日,下任魏王或者下下任的【大魏宫廷】魏王觉得大梁位置不好,准备将王都迁往如今的【大魏宫廷】宋地,那么,日后的【大魏宫廷】魏国王都,就会沿用如今对宋地那些城池的【大魏宫廷】称呼。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尽管如今梁人、郑人等人士早已融入了魏人当中,但准确说起来,姬姓赵氏在这片土地属于是【大魏宫廷】外来者,魏人的【大魏宫廷】源头,在陇西那边荒凉之地。

  而原阳王一系,据说就是【大魏宫廷】当初魏人攻占梁国期间,出力最多的【大魏宫廷】一位姬姓族人的【大魏宫廷】后裔,当时的【大魏宫廷】魏王为了表彰这名姬姓族人的【大魏宫廷】功勋,将原阳附近一大片土地划分为对方,封其为王,用来激励其余姬姓族人。

  而随着魏人逐渐攻占了梁国、郑国,原先的【大魏宫廷】旧王都对于这位所占领的【大魏宫廷】土地鞭长莫及,因此,历代魏王陆续地将王都从陇西向东搬迁,最终将王都确立在大梁这片水源丰富、水运便利的【大魏宫廷】土地上。

  所以说,是【大魏宫廷】先有的【大魏宫廷】原阳国,后有的【大魏宫廷】魏王都大梁。

  若不是【大魏宫廷】因为如此,任何一个国家一般都不会将封国设在距离王都这么近的【大魏宫廷】地方。

  “奇怪了,原阳王怎么还不出来?”

  就在赵弘润打量着眼前这座原阳国主城的【大魏宫廷】时候,身旁的【大魏宫廷】宗卫沈彧纳闷地嘀咕道。

  要知道,他们已在城外等候了大概有半个时辰,这个时间,都足够面积比这座城不知大多少倍的【大魏宫廷】大梁,将消息从城门传入皇宫了。

  『……』

  赵弘润闻言默然不语。

  他原以为原阳王赵文楷在听说了他前来拜访的【大魏宫廷】消息后,会立马出城迎接,可如今看来,他似乎是【大魏宫廷】想多了。

  不过尽管如此,他也没有了回马车上的【大魏宫廷】念头,因为在他看来这太傻了。

  “去催催。”

  思忖了片刻后,赵弘润淡淡说道。

  “是【大魏宫廷】。”

  沈彧点点头,迈步走向方才交涉过的【大魏宫廷】那名卫军队长,抱抱拳打着招呼道:“这位兄弟,方才当真是【大魏宫廷】将我家殿下前来拜访的【大魏宫廷】消息禀告你家王爷了么?”

  那名卫军队长心中暗暗叫苦,因为只有他们寥寥几人才知道,这个消息并没有传达给原阳王,而是【大魏宫廷】被他们的【大魏宫廷】世子殿下赵成琇给拦截了下来。

  问题就在于,他岂敢将这件事告诉沈彧?

  想了想,他勉强地笑道:“要不,我再去瞅瞅?”

  沈彧愣了愣,倒也没有多想,客气地抱拳道:“有劳兄弟了。”说着,他从怀中摸出几个小锭银,暗中塞入对方手中。

  『这钱拿着可烫手啊……』

  卫军队长暗暗叹息,却又不敢推辞以免引起沈彧的【大魏宫廷】怀疑,于是【大魏宫廷】假意推辞了一番后,便收了下来。

  此时此刻,他也就只能将希望寄托于那位世子殿下赵成琇了。

  他带着方才那两名卫军,再次回到城内,回到了原阳王府。

  就在原先的【大魏宫廷】那座殿堂的【大魏宫廷】前殿,卫军队长看到他们家世子殿下正搂着一名侍女笑嘻嘻地逗乐。

  “殿下。”

  卫军队长赶忙上前行礼。

  可能是【大魏宫廷】被人打断了与侍女的【大魏宫廷】取乐,原阳王世子赵成琇一脸不爽地转过头来,一眼便瞧见了这名卫军队长。

  只见他似笑非笑地打量了卫军队长几眼,问道:“赵弘润在城外等了多久了?”

  “已过大半个时辰了,殿下。”说着,卫军队长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补充道,“据卑职所见,那位肃王与他身边几名宗卫们,已有些不耐烦了。”

  “不耐烦就回去呗。”赵成琇捏着怀中那名貌美的【大魏宫廷】侍女的【大魏宫廷】脸蛋,淡淡说道:“回去告诉他,就说我爹正在午睡,没工夫见他。”

  那名卫军队长听闻此言吓得面色发白,心说,我若是【大魏宫廷】真这么说,那几名脾气看起来都不怎么好的【大魏宫廷】宗卫们,还不得当场拔刀将我给砍了?

  也难怪,毕竟方才为了安抚赵弘润等人,这名卫军队长假称原阳王已得知此事,如今若是【大魏宫廷】真照赵成琇所说的【大魏宫廷】话回覆赵弘润等人,岂不是【大魏宫廷】意味着他在戏耍那位肃王?

  “世子殿下,这不好吧?卑职以为,还是【大魏宫廷】知会一声王爷吧,万一那位肃王真是【大魏宫廷】为要事而来,岂不是【大魏宫廷】误了事?”

  “……”赵成琇闻言扫了一眼卫军队长,冷冷问道:“收人家好处了?”

  卫军队长闻言额头不由地再次渗出冷汗,他不敢隐瞒,连忙从怀中将沈彧所给的【大魏宫廷】几个小锭银取了出来。

  “哼!”赵成琇瞧见那些银子,心中更气:倘若说赵弘润不会做人倒也算了,偏偏他会做人,但上回就是【大魏宫廷】死活不肯将那笔从楚国得来的【大魏宫廷】巨款分给他们一份,以至于叫他赵成琇在哥几个堂兄堂弟面前颜面尽失,一群人白白跑了一趟大梁,结果连根毛都没捞到。

  他越来越气,打定主意不再理睬。

  忽然,他心中一动。

  『奇怪了,晾了那赵弘润半个多时辰,也不见他愤怒离开……看来他是【大魏宫廷】有事所求啊。』

  转了转眼珠,赵成琇脸上露出几许古怪笑容。

  “这件事,没必要通知我爹,你把那赵弘润领进来,本世子来接见他!”(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笔趣阁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神级奶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深圳民升激光  正道潜龙  努努书坊  调教大宋  调教大宋  大魏宫廷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开天录  谎话大王  深圳民升激光  都市奇门医圣  三寸人间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