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八十二章:交涉

第二百八十二章:交涉

  当赵弘润发现接见他的【大魏宫廷】并非原阳王赵文楷,而是【大魏宫廷】前一阵子在大梁有过一次见面的【大魏宫廷】原阳王世子赵成琇时,他便意识到,今日前来原阳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十有八九是【大魏宫廷】没办法达成了。

  也难怪,毕竟原阳王世子赵成琇表露敌意的【大魏宫廷】态度实在是【大魏宫廷】太明显了,非但在原阳王府内安置了众多的【大魏宫廷】卫军,并且待等赵弘润与沈彧等人走入王府,来到前殿后,这家伙仍然没有起身迎接的【大魏宫廷】意思,只是【大魏宫廷】搂着一名貌美的【大魏宫廷】侍女淡淡地瞅着赵弘润这一行人,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这家伙……』

  赵弘润哪里会看不出这是【大魏宫廷】赵成琇有意朝自己示威,毕竟后者脸上的【大魏宫廷】得意之色实在过于明显。

  正因为如此,赵弘润自打走入了王府正殿的【大魏宫廷】前殿后,只顾假意地打量四周,或者不时地淡淡扫赵成琇一眼,就是【大魏宫廷】不开口询问,因为他知道,赵成琇会忍不住主动问及的【大魏宫廷】。

  果不其然,赵成琇故意摆出那种种架势,显然就是【大魏宫廷】为了给这个已结下仇怨的【大魏宫廷】堂弟来个下马威,可奈何赵弘润就是【大魏宫廷】不乖乖就范,不率先开口询问。

  对此赵成琇有些遗憾,毕竟倘若赵弘润率先询问的【大魏宫廷】话,他自然可以摆一摆架子,戏弄对方一番,可奈何赵弘润始终不开口,于是【大魏宫廷】心中的【大魏宫廷】那份迫切,促使赵成琇忍不住率先开了口。

  Нёǐуапge.сОМ

  “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很意外?”搂着怀中的【大魏宫廷】美貌侍女,赵成琇满脸嘲讽意味地问道。

  赵弘润闻言瞥了一眼赵成琇,脸上露出几分淡淡的【大魏宫廷】笑容。

  一看赵成琇的【大魏宫廷】架势,他便能猜到此人接见他多半是【大魏宫廷】不安好心,因此,他并没有贸然开口,为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避免陷入被动。

  而事实证明,赵弘润高估了赵成琇的【大魏宫廷】耐心,只不过片刻工夫,这赵成琇便忍耐不住,率先与他搭话。

  这就避免了他率先开口却遭到对方冷嘲热讽的【大魏宫廷】尴尬。

  “为何要意外?此乃原阳王府,你乃原阳王世子,你会在此,理所当然,又有什么值得意外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淡淡说道。

  吃了一个软钉子,赵成琇面上微微有些难看,至于原因,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他率先开口所说的【大魏宫廷】那句话非但没能让赵弘润感到难受,反而被其淡淡地嘲讽了一句。

  思忖了半响后,赵成琇神色冷淡地问道:“肃王今日到访我原阳,不知有何贵干?”

  赵弘润并未立即搭理他,只顾着打量着挂在前殿的【大魏宫廷】那寥寥几副书画,半响后这才语气淡然地反问道:“本王今日前来,是【大魏宫廷】有件公事要与原阳王商议。”

  这句话的【大魏宫廷】言外之意,无非就是【大魏宫廷】提醒赵成琇:第一,本王今日是【大魏宫廷】为公事而来;第二,本王想见的【大魏宫廷】并非是【大魏宫廷】你赵成琇,而是【大魏宫廷】你父王原阳王。

  赵成琇眼眉一挑,仿佛是【大魏宫廷】听懂了赵弘润话中的【大魏宫廷】深意,面色很是【大魏宫廷】不渝,用近乎质问的【大魏宫廷】口吻问道:“肃王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本世子没有资格与肃王商议是【大魏宫廷】么?”

  “等你继承了你父原阳王的【大魏宫廷】位子再说吧。”赵弘润回头瞧了一眼赵成琇,不咸不淡地说道:“而在此之前,即便本王将这件公事与你说了,那也是【大魏宫廷】无用。”

  “喔?”赵成琇闻言,面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冷冷说道:“肃王不说来意,又怎知本世子能不能做主么?”说罢,他冷笑着补充道:“我本王正在午睡,若要等他醒来,哼,肃王就在此,再等个个把时辰吧!”

  瞥了一眼赵成琇脸上那不服气似的【大魏宫廷】表情,赵弘润假意思忖了片刻。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他装出正在思考的【大魏宫廷】样子,可事实上,他也的【大魏宫廷】确正在思考,只不过,他是【大魏宫廷】故意让赵成琇看到他犹豫的【大魏宫廷】样子罢了。

  平心而论,赵弘润并不倾向于与赵成琇谈论此事,毕竟他俩之间有过一段恩怨,他可不相信赵成琇会与他化解干戈,否则,方才就不会只顾着搂着那名貌美的【大魏宫廷】侍女,早就起身恭迎他了。

  可反过来说,若是【大魏宫廷】无视了赵成琇这句话,再次得罪此人倒是【大魏宫廷】事小,问题在于就没有话头,难不成待会赵弘润还要自己主动开口不成?那可是【大魏宫廷】他尽量想避免的【大魏宫廷】。

  盘算了半响,赵弘润终于打定主意,点头说道:“好,既然如此,本王与世子一谈,也无什么大碍。”

  听闻此言,赵成琇脸上露出几许得意的【大魏宫廷】笑容,因为在他看来,这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向他服软的【大魏宫廷】迹象,值得他为此骄傲。

  “请肃王明示吧。”他淡淡地说道。

  见此,赵弘润也不再隐瞒,如实说道:“原阳东郊有一块名为博浪沙的【大魏宫廷】荒地,本王看中了它,准备在这块地上建造一座巨型的【大魏宫廷】河港。”

  『……』

  赵成琇闻言皱眉望了一眼赵弘润,作为原阳王世子,他因为长久以来在这片土地奔马狩猎的【大魏宫廷】关系,因此,他对这片土地相当熟悉,自然晓得博浪沙究竟是【大魏宫廷】一块怎样的【大魏宫廷】荒地。

  说句毫不夸张的【大魏宫廷】话,博浪沙那块荒地,有与没有其实没多大区别,因为那里根本没有人居住,并且地形复杂恶劣,泥泞难行,虽然据说生存着一些狸、獾,但赵成琇以往并不会到那里狩猎,简直可以说是【大魏宫廷】一点用处也无。

  而如今,赵弘润竟打算在那边荒芜之地上盖一座巨型的【大魏宫廷】河港,若不是【大魏宫廷】与赵弘润有一段恩怨,恐怕赵成琇早就跳起来大声支持了。

  毕竟河港意味着运输,意味着大批的【大魏宫廷】人力物力,简单地说,倘若赵弘润果真在博浪沙建造了一座河港,那么,对于周边邻县的【大魏宫廷】增益是【大魏宫廷】极其巨大的【大魏宫廷】,像中牟、黄池等县均能从中获利,哪怕是【大魏宫廷】他原阳,也会因为这座河港而加快发展,使得这片土地变得更加富饶。

  因此从理智角度来说,赵成琇是【大魏宫廷】不应当拒绝这种诱惑的【大魏宫廷】,毕竟原阳若逐渐变得富饶,对于他亦大有裨益。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此刻在赵弘润面前的【大魏宫廷】,乃是【大魏宫廷】原阳王世子赵成琇,而不是【大魏宫廷】其父原阳王赵文楷。

  相信若是【大魏宫廷】原阳王赵文楷听说了这件事,必定会支持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决定,但是【大魏宫廷】赵成琇嘛,哪怕知道在博浪沙建造河港对于他原阳亦多有裨益,可是【大魏宫廷】却无法估算出具体的【大魏宫廷】价值,因此显得有些犹豫不定。

  他可能是【大魏宫廷】在犹豫,究竟面子与利益哪个更加值得重视。

  不比赵弘润等人,要知道,似赵弘润以及他那些兄弟们,那可是【大魏宫廷】自小受到魏天子帝王权术熏陶,那皆是【大魏宫廷】一个个彻头彻尾的【大魏宫廷】利益至高者,讲究『规规矩矩地不择手段』,甚至于为了自己利益,似雍王弘誉,甚至敢在祀天仪式上陷害东宫太子。

  对于他们而言,利益高于面子,只要利益足够,哪怕是【大魏宫廷】曾经的【大魏宫廷】敌人,也可以化解干戈,赵弘润便是【大魏宫廷】一个典型的【大魏宫廷】例子。

  曾几何时,赵弘润恨不得将暘城君熊拓千刀万剐,可当他意识到,楚国内必须有一个权势旗鼓相当的【大魏宫廷】人与溧阳君熊盛争夺楚王位置,促使楚国能在日后几年内陷入内乱不可自拔时,赵弘润借助芈姜的【大魏宫廷】关系,顺势就与暘城君熊拓化解的【大魏宫廷】恩怨。

  只可惜,此刻在他对面的【大魏宫廷】赵成琇,尽管年纪要比赵弘润大五六岁,但是【大魏宫廷】心思、想法,却恐怕还停留在要面子的【大魏宫廷】人生阶段。

  不过也难怪,谁叫赵弘润上次实在不给赵成琇面子呢。

  记得上次赵弘润从楚国运来了大批的【大魏宫廷】钱物后,以赵成琇为首的【大魏宫廷】那些封王世子们,结伴往大梁而去,殷切希望能从中分得一份,毕竟这些世子那可都是【大魏宫廷】惯于犬马声色的【大魏宫廷】姬姓纨绔子弟,父辈给予的【大魏宫廷】钱,哪里够用。

  但赵弘润却不顾同族之情,哪怕是【大魏宫廷】一个铜钱也没有分给他们,这使得那些封王的【大魏宫廷】世子们纷纷埋怨赵成琇,因为据他们所知,极有可能是【大魏宫廷】赵成琇在一方水榭内与肃王赵弘润发生了冲突,这才导致赵弘润拒绝分一杯羹给他们。

  这使得本来信誓旦旦保证能分得一笔恰敬笪汗ⅰ慨的【大魏宫廷】赵成琇,在那些堂兄堂弟中颜面尽失,闷闷不乐地返回原阳。

  至于报复赵弘润,说实话当时赵成琇虽然想过,但并不没有怎么在意,毕竟他还有自大到有什么地方可以制约这位堂弟的【大魏宫廷】。

  可就连他也没想到,赵弘润竟然会拜访他原阳,提出要在博浪沙建造一座河港的【大魏宫廷】建议。

  不得不说,这是【大魏宫廷】原阳加快繁荣发展的【大魏宫廷】机会,但同样的【大魏宫廷】,恐怕也是【大魏宫廷】唯一能使赵弘润“不痛快”的【大魏宫廷】机会。

  究竟是【大魏宫廷】选择利益还是【大魏宫廷】挽回面子?

  赵成琇陷入了内心的【大魏宫廷】挣扎。

  理智告诉他,若是【大魏宫廷】他拒绝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建议,他极有可能会被他父王赵文楷狠狠训斥。

  毕竟原阳虽然位置靠近大梁,但却算不上是【大魏宫廷】怎么繁荣的【大魏宫廷】地段,向来是【大魏宫廷】不温不火,因此,若能在博浪沙建造河港,对于他们这支姬姓赵氏中的【大魏宫廷】原阳一系,可谓是【大魏宫廷】百利而无一害。

  然而问题就在于,尽管明知这是【大魏宫廷】双赢的【大魏宫廷】事,但若是【大魏宫廷】似这般答应了对方,赵成琇心里显然会觉得不甘心,毕竟他可没有多少能制约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机会。

  说白了,其实就是【大魏宫廷】赵成琇内心已经同意了这件事,但是【大魏宫廷】碍于颜面,他觉得必须让赵弘润再额外付出些代价,借此挽回颜面,否则,他在那些堂兄堂弟们面前抬不起头来。

  想到这里,赵成琇假意沉思了片刻,淡淡说道:“肃王欲在博浪沙建造河港,此事并无不可,不过嘛……”他顿了顿,终于提出了要求:“博浪沙虽荒芜,但终归是【大魏宫廷】我原阳国的【大魏宫廷】封地,肃王若欲在那建造河港,就把那块地买下巴。……一百万两白银!”

  『……』

  赵弘润抬起头来,用看傻子一样的【大魏宫廷】目光瞅着赵成琇。(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深渊主宰  神级奶爸  深圳民升激光  凡人修仙传  笔趣阁  白袍总管  调教大宋  房贷计算器  山东布洛尔  谎话大王  努努书坊  圣墟  白袍总管  调教大宋  修真聊天群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大魏宫廷  正道潜龙  凡人修仙传  开天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