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八十五章:靠山 二

第二百八十五章:靠山 二

  『博浪沙……那可是【大魏宫廷】在原阳王一系的【大魏宫廷】封地内啊。』

  魏天子皱眉思忖着。

  作为统治着整个大魏疆土的【大魏宫廷】君王,魏天子不敢保证能记住国内的【大魏宫廷】每一块土地,但是【大魏宫廷】大梁周边地方,他还是【大魏宫廷】很清楚的【大魏宫廷】,怎么可能不晓得博浪沙就在原阳国的【大魏宫廷】东郊,属原阳王那一支他姬姓赵氏分支的【大魏宫廷】族人所有。

  沉思了片刻,魏天子皱眉问道:“你是【大魏宫廷】想让朕出面,替你争取到那片土地么?”

  虽然他话是【大魏宫廷】这么说,但不可否认,此时的【大魏宫廷】魏天子着实有些头疼,毕竟原阳王那一支并不是【大魏宫廷】他封的【大魏宫廷】,而是【大魏宫廷】他大魏开国先王册封的【大魏宫廷】,属先王遗留。因此,除非原阳王那一系主动认可这件事,否则,哪怕他贵为当今大魏君王,也无权去侵夺同族的【大魏宫廷】封地。

  宗府的【大魏宫廷】态度,国内其余姬姓赵氏旁支对此的【大魏宫廷】态度,使得这件事牵扯极大,一个不好,他就会失去姬姓赵氏族人的【大魏宫廷】支持。

  “不能换一块地么?朕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博浪沙。”

  思忖了半响后,魏天子有些头疼地问道。

  而就在这时,却见赵弘润笑了一声,从怀中取出一张纸,递给其父皇,口中笑着说道:“事实上,此事儿臣已经解决了。”

  『解决了?那你过来找朕做什么?』

  魏天子将信将疑地接过纸张瞅了几眼,旋即立马面色微变。

  毕竟这份契约上写地清清楚楚:原阳王士子赵成琇将博浪沙那十几里地,以十五万两的【大魏宫廷】价格租给了他这个儿子,租期是【大魏宫廷】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年。

  虽然是【大魏宫廷】租借,可这跟售卖已经没有什么区别。

  “……”

  皱眉瞧了一眼赵弘润,魏天子再次将目光投向手中的【大魏宫廷】契约,面色越来越沉。

  他在意的【大魏宫廷】,并非是【大魏宫廷】赵弘润钻了大魏的【大魏宫廷】刑律,在明知大魏刑律不允许封地私下售卖的【大魏宫廷】情况下,以这种租借的【大魏宫廷】方式达成问题,毕竟姬姓赵氏宗族的【大魏宫廷】教育方式就是【大魏宫廷】如此:规规矩矩地不择手段。只要是【大魏宫廷】不违反基本原则,什么手段都是【大魏宫廷】可以用的【大魏宫廷】。

  因此,赵弘润有本事将这块原属于原阳王一系的【大魏宫廷】土地转为他自己私有,这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本事。魏天子只会赞许,并不会指责。

  可问题就在于,这份地契侵害了原阳王一系的【大魏宫廷】利益!

  不得不说,魏天子是【大魏宫廷】一位高瞻远瞩的【大魏宫廷】君王,他自然明白。别看如今博浪沙还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一块荒地,但是【大魏宫廷】一旦他儿子赵弘润投入大笔资金将这里建造成河港,这块名为博浪沙的【大魏宫廷】土地,其价值必定将迅速升值,然而原阳王赵文楷那个愚蠢的【大魏宫廷】世子赵成琇,竟然以区区十五万就将这片土地卖给了赵弘润,这简直就是【大魏宫廷】愚蠢之极!

  而比起那个愚蠢的【大魏宫廷】远房族侄,自己这个儿子……

  魏天子忍不住瞥了一眼赵弘润,暗自将自己儿子与那个族侄赵成琇比较了一番,所得出的【大魏宫廷】结论。让身为人父的【大魏宫廷】他体会到了一种莫名的【大魏宫廷】骄傲。

  “宗府……找上你了?”魏天子语气平静地问道。

  赵弘润闻言微微吃了一惊,不过转念一想,倒也不觉得奇怪了,毕竟眼前这位父皇,是【大魏宫廷】他都没有把握能战胜的【大魏宫廷】明君,他能猜到这个可能性,这并不意外。

  “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点点头,如实说道:“二伯约儿臣今日到宗府去一趟。”

  听闻此言,魏天子的【大魏宫廷】表情就变得有些古怪了,毕竟他已经猜到了赵弘润前来找他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你是【大魏宫廷】要朕给你撑腰么?”

  赵弘润笑着说道:“老子替儿子撑腰。这不是【大魏宫廷】天经地义的【大魏宫廷】事嘛!……对吧,父皇?”

  『……』

  魏天子颇有些哭笑不得,毕竟平日里可不见眼前这个儿子如此乖巧。

  无语地摇了摇头,魏天子沉吟了片刻。简洁地说道:“说服朕!”

  『嘁!』

  见刻意地讨好并没能达成目的【大魏宫廷】,尽管此事并未出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意料,但依旧使他有些失望与不满。

  这便是【大魏宫廷】皇室父子与一般家庭的【大魏宫廷】区别所在,身为一国之君的【大魏宫廷】魏天子,是【大魏宫廷】不可能仅凭赵弘润一声『父皇』讨好而决定支持他的【大魏宫廷】。

  想了想,赵弘润正色说道:“父皇。儿臣以为,快速提升国力的【大魏宫廷】战略,最好是【大魏宫廷】先集中力量集中技术发展某一块地,以集约管理取代旧有落后的【大魏宫廷】,单纯靠人力推动国力的【大魏宫廷】旧模式。……即资源集约、工艺集约、与人力集约。”

  『……』

  魏天子张了张嘴,心情着实有些复杂,毕竟有时候,当眼前这个儿子针对大魏目前的【大魏宫廷】弊端与日后的【大魏宫廷】发展方向侃侃而谈时,作为人父的【大魏宫廷】他,竟然隐隐有种跟不上儿子思维的【大魏宫廷】感觉。

  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他听不懂。

  “说得具体些。”魏天子打断道。

  可能是【大魏宫廷】猜到了什么,赵弘润顿了顿,补充说明道:“所谓的【大魏宫廷】集约化,指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高效、充分地利用人力物力,以最小投入取得最大利润为最主要方针。……打个比方,就说蜡烛的【大魏宫廷】那件事。原本我大魏国内的【大魏宫廷】蜡烛,乃是【大魏宫廷】由虞部与国内众多大大小小的【大魏宫廷】工坊制作,因为工艺的【大魏宫廷】关系,人力投入极大,但是【大魏宫廷】效率,即每日内产出成品蜡烛的【大魏宫廷】数量却并不高,运输、销售的【大魏宫廷】渠道也很混乱。而如今,我冶造局负责打造与维修模具,虞部负责生产蜡烛,仓部负责从市场收购原料以及向市场推出成品蜡烛,这整个过程所需要的【大魏宫廷】人力物力,比起以往少了许多,但是【大魏宫廷】利润却比起以往何止翻了一倍,为何?原因就在于冶造局、虞部、仓部三者间分工明确,各自负责整个利益链的【大魏宫廷】其中一环,似这种提高工艺技术,削减所需人力并且提高人力相关经验的【大魏宫廷】方式,便是【大魏宫廷】集约式管理。”

  “唔。”魏天子点了点头,他大致是【大魏宫廷】记住了,不过想要弄懂,恐怕还要回去后仔细琢磨琢磨,或者与三位中书大臣相互探讨一番:“这与你建造河港有何关系?”

  “父皇别急,容儿臣慢慢道来。”赵弘润顿了顿,又开口说道:“而我冶造局的【大魏宫廷】发展模式,儿臣也是【大魏宫廷】沿用这条方针,其具体步骤就是【大魏宫廷】。在大梁城外建造一片工艺顶尖的【大魏宫廷】工坊、地炉等设施,父皇不妨可以称呼其为『工业区』。这片工业区,儿臣已决定不惜成本来建设,使我冶造局拥有国内最优越的【大魏宫廷】工坊与地炉等设施。同时,培养熟练工,并且磨练工匠们的【大魏宫廷】现有技术,如此一来,制造器械的【大魏宫廷】效率便可大大增加。……父皇可以视为。日后儿臣所建的【大魏宫廷】那片工业区,将会是【大魏宫廷】我大魏最高效率的【大魏宫廷】生产基地。国家若需要武器,工业区凭借顶尖的【大魏宫廷】模具熔铸技术,可以成批成批地出产武器;而若是【大魏宫廷】国家需要防具,同样的【大魏宫廷】道理,我冶造局亦能在短时间内出产远超世人想象的【大魏宫廷】防具。为何?因为这片工业区,集中了最顶尖的【大魏宫廷】设施、最顶尖的【大魏宫廷】工匠与最顶尖的【大魏宫廷】技术!”

  说到这里,赵弘润抬头望了一眼魏天子,忽然反问道:“父皇觉得,到那时候。地方上的【大魏宫廷】工坊,有能力与我冶造局的【大魏宫廷】工业区媲美么?……事实上到那时候,只要原料足够,我冶造局,便能独立担负起驻军六营、甚至是【大魏宫廷】国内所有军队所需的【大魏宫廷】武器与防具,到那时候,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直接将矿石从地方运到大梁,由我冶造局来生产,最后再将成品运往各个军队,似这般更加便捷、高效呢?”

  魏天子缓缓闭上眼睛。思忖了片刻,半响后这才点点头喃喃说道:“因此你想加强仓部的【大魏宫廷】输运力……”说到这里,他抬起头来,望着赵弘润微笑着说道:“你已说服朕一半了。”

  『……』

  望着魏天子那笑眯眯的【大魏宫廷】神色。赵弘润仿佛是【大魏宫廷】猜到了什么,有些怏怏地说道:“方才,只是【大魏宫廷】针对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发展方面,另外嘛……博浪沙河港的【大魏宫廷】利益,日后儿臣愿意交给朝廷一部分!”

  “成交!”魏天子笑眯眯地答应道。

  望着魏天子那满脸的【大魏宫廷】笑容,赵弘润撇撇嘴。在心中腹绯了一番:似这种跟自己儿子还斤斤计较的【大魏宫廷】老子,除了眼前这位恐怕也没谁了。

  “莫要以为自己吃了亏。”仿佛是【大魏宫廷】看穿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心思,魏天子笑着宽慰道:“赵成琇看不到博浪沙日后的【大魏宫廷】价值,但朕看得到。……那远比你从楚国弄来的【大魏宫廷】财富更加庞大,且源源不绝。别怪朕说得直白,哪怕你如今被许多人尊称为肃王,哪怕你是【大魏宫廷】朕的【大魏宫廷】儿子,你冶造局,日后也断然守不住博浪沙与祥福港那两座遍布黄金的【大魏宫廷】河港。……让朝廷得利,这是【大魏宫廷】你保住对那两座河港支配权的【大魏宫廷】最佳办法。”

  说到这里,他站起身来,拍拍儿子肩膀,笑着说道:“朕会给你留个一两成的【大魏宫廷】,相信这足以使你有资格的【大魏宫廷】钱去运营冶造局。”

  “才一两成?”赵弘润一脸不满。

  “你当朕是【大魏宫廷】那赵成琇么?”魏天子闻言笑道:“罢了,看来你前期需要投入大量金钱的【大魏宫廷】份上,朕就给你两成。……莫贪心,唯有朝廷的【大魏宫廷】鼎力支持,你才能按照你所设想的【大魏宫廷】,去建设那两座河港,逐步改变大梁,甚至是【大魏宫廷】……整个大魏。”说到最后四个字时,他眼中闪过一丝莫名异色,一闪而逝。

  “两成啊……”

  赵弘润心中嘀咕了一阵,虽然他仍感觉有些不满足,但不可否认,他父皇所说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正确的【大魏宫廷】:单单他冶造局,是【大魏宫廷】守不住这两座庞大的【大魏宫廷】金山的【大魏宫廷】,唯有拉朝廷六部入伙、甚至是【大魏宫廷】将军方也拉拢过来,组成强大的【大魏宫廷】利益团体,才能避免那庞大的【大魏宫廷】财富被别的【大魏宫廷】势力所觊视。

  “去宗府吧,时候不早了。”

  可能是【大魏宫廷】看出赵弘润还有些怏怏不乐,魏天子也不拆穿,拍拍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肩膀提醒道。

  毕竟魏天子也明白,那两座河港的【大魏宫廷】利润远非当初从楚国弄来的【大魏宫廷】那笔恰敬笪汗ⅰ慨财可比,那极有可能是【大魏宫廷】两座永不枯竭的【大魏宫廷】金山。

  “对了,待会朕叫郎卫统领周骥,亲自送你去宗府。”魏天子微笑着补充道。

  郎(廊)卫,那可是【大魏宫廷】比禁卫地位更高半阶的【大魏宫廷】宫廷卫军,只负责守卫大魏宫廷内一些重要的【大魏宫廷】殿阁,是【大魏宫廷】兵卫、禁卫、郎卫『三卫』中地位最高的【大魏宫廷】卫军。

  而魏天子叫郎卫统领周骥亲自护送赵弘润前往宗府,其中意味,不言而喻。(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开天录  正道潜龙  修真聊天群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三寸人间  白袍总管  笔趣阁  凡人修仙传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调教大宋  笔趣阁  都市之神帝驾到  贞观帝师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深渊主宰  正道潜龙  都市奇门医圣  都市奇门医圣  都市之神帝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