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二百九十八章:羞愤

第二百九十八章:羞愤

  『Ps:别误以为是【大魏宫廷】漏了一章,其实是【大魏宫廷】碍于如今某点的【大魏宫廷】限制,某些剧情不好详细描写,因此,只好一笔带过了。』

  ————以下正文————

  “呀——”

  随着一声诱人的【大魏宫廷】高亢呻吟声响起,坐跨在赵弘润腰上的【大魏宫廷】女人,整个人好似一只大虾似的【大魏宫廷】绷紧了。

  旋即,她无力地俯下身来,趴在赵弘润胸口娇喘不已。

  望着怀中的【大魏宫廷】女人脸上所洋溢的【大魏宫廷】满足笑容,赵弘润作怪地伸手捏了捏她的【大魏宫廷】鼻子,调侃道:“最近,越来越大胆了嘛……芈姜。”

  『……芈姜?』

  一愣神的【大魏宫廷】工夫,使得赵弘润头脑一清,他猛然睁开眼睛,这才发现那一幕旖旎不过是【大魏宫廷】梦里的【大魏宫廷】幻境而已。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怎么可能会是【大魏宫廷】芈姜?

  毕竟昨晚上赵弘润安抚好苏姑娘的【大魏宫廷】情绪后,夜已深了,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便在苏姑娘的【大魏宫廷】翠筱苑里睡下了。

  反正沈淑妃与乌贵嫔睡在西苑,他与苏姑娘在东苑,怕什么?

  想到苏姑娘,躺在榻上的【大魏宫廷】赵弘润伸手一揽,希望能够抱到美人。

  但让他有些意外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竟然揽了一个空。

  “唔?”

  赵弘润在床榻上坐了起来,四周打量着屋内,他疑惑地发现,无论是【大魏宫廷】榻上还是【大魏宫廷】屋内,都不见苏姑娘的【大魏宫廷】踪影。

  “哪去了?”

  传上衣物,赵弘润起身下了床榻。

  临走前,他不由得回过头来望了一眼那张床榻,毕竟昨晚可谓是【大魏宫廷】艳事不浅:睡前与苏姑娘缠绵了大半宿的【大魏宫廷】他,在梦里又与“芈姜”闹腾了一回,害得他至今仍感觉四肢有些软绵绵的【大魏宫廷】,使不上劲。

  “踏踏踏——”

  摇摇头将昨晚梦里的【大魏宫廷】荒唐抛之脑后,赵弘润走到二楼的【大魏宫廷】隔壁,同时口中喊着苏姑娘与其丫环绿儿的【大魏宫廷】名,但让他感觉有些迷惑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主仆二人似乎都不在屋内。

  『去哪了呢?不会是【大魏宫廷】被娘叫过去了吧?这可要命了……』

  赵弘润暗自嘀咕了几句。

  他又喊了几声。

  结果。苏姑娘与其丫环绿儿未露面,倒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宗卫沈彧急匆匆地从楼下跑了上来。

  “沈彧?”赵弘润有些惊讶,毕竟按理来说,翠筱苑的【大魏宫廷】二楼如今是【大魏宫廷】苏姑娘的【大魏宫廷】闺房。沈彧不应该会擅自闯进来才对。

  心中疑惑的【大魏宫廷】赵弘润转头望向沈彧,却见他神色似乎有些惊慌,几番欲言又止。

  “怎么了?”赵弘润皱眉问道。

  只见沈彧抱了抱拳,压低声音说道:“殿下,苏姑娘回一方水榭了。”

  『……』

  赵弘润听得莫名其妙。呆愣愣地瞧了沈彧半响这才回过神来,皱皱眉,有些不悦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难道府内有人欺负她?”

  说到这里,他神色变得更加凝重而不悦了:“是【大魏宫廷】芈芮么?”

  也难怪赵弘润会怀疑芈芮,毕竟按理来说,沈淑妃、乌贵嫔以及玉珑公主,都不至于会对苏姑娘如何。

  而芈姜,更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来,这与她的【大魏宫廷】性格不符。

  至于羊舌杏,尽管昨晚上这小丫头对苏姑娘抱持着一定的【大魏宫廷】敌意。但是【大魏宫廷】真要赵弘润相信这个单纯的【大魏宫廷】小丫头会说什么狠毒的【大魏宫廷】话赶走苏姑娘,他更情愿相信天会塌下来。

  因此想来想去,最有嫌疑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芈芮了。

  毕竟这丫头犯傻的【大魏宫廷】时候看似还挺可爱的【大魏宫廷】,可她狠下心肠的【大魏宫廷】时候,相信足以使许多人震惊。

  但让赵弘润感觉诧异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沈彧摇了摇头,说道:“昨晚,芈氏姐妹被沈淑妃与乌贵嫔拉到西苑闲聊,聊到很晚,那丫头醒来的【大魏宫廷】时候。苏姑娘早已走了……”

  一听不是【大魏宫廷】芈芮,赵弘润愈发纳闷了:“既然不是【大魏宫廷】芈芮那丫头,那是【大魏宫廷】谁?”

  沈彧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昨晚卑职与高括留在此翠筱苑。一宿未睡……并且,也一宿未见有谁进出。这翠筱苑内,应该就只有殿下,以及苏姑娘、绿儿主仆二人。”

  “……”赵弘润皱了皱眉,用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眼神望着沈彧:“沈彧,你不会是【大魏宫廷】想说我吧?”

  沈彧连忙抱拳说道:“卑职不敢。卑职只是【大魏宫廷】想向殿下保证,昨晚翠筱苑内,并无第四个人。”

  “这就奇了……”赵弘润嘀咕了一句,皱皱眉回忆着昨晚的【大魏宫廷】经历。

  要知道在昨晚上,他可是【大魏宫廷】将因为在饭桌上的【大魏宫廷】事而心情有些沮丧的【大魏宫廷】苏姑娘哄得服服帖帖,眉开眼笑,并且二人还缠绵了大半宿,怎么次日大清早起来,苏姑娘就不辞而别了呢?

  “苏姑娘……何时离开的【大魏宫廷】?可曾有人跟着?”赵弘润皱眉问道。

  沈彧低声禀道:“回禀殿下,苏姑娘离府的【大魏宫廷】时候,正巧在庭院被种招、何苗二人瞧见,据说他们曾询问过苏姑娘,为何要离开,但是【大魏宫廷】苏姑娘没有开口解释,执意要离去。因此,种招、何苗二人随暗中护送苏姑娘回到了一方水榭,直到亲眼看到苏姑娘回到一方水榭的【大魏宫廷】楼坊,何苗才回来将此事禀告于我。”

  “种招还留在一方水榭?”

  “是【大魏宫廷】!”沈彧点了点头。

  “好!”赵弘润满意于宗卫们的【大魏宫廷】忠诚与严谨,闻言当即说道:“走,随我到一方水榭去。”

  “是【大魏宫廷】!”

  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当即离开了肃王府,与沈彧一同乘坐马车,往一方水榭而去。

  待等他赶到一方水榭时,已是【大魏宫廷】巳时三刻左右,正如沈彧所说的【大魏宫廷】,宗卫种招果然是【大魏宫廷】守在一方水榭内三楼的【大魏宫廷】翠筱轩雅间外。

  瞧见赵弘润与沈彧二人来到后,种招赶忙向自家殿下行礼:“公子。”

  “唔。”赵弘润点了点头,问种招道:“苏姑娘在里面么?”

  种招点点头说道:“卑职寸步不离地守着。”

  见此,赵弘润点了点头,拨开种招,走向那扇紧闭的【大魏宫廷】房门。

  他推了推,发现房门紧闭,门内的【大魏宫廷】门栓卡地死死的【大魏宫廷】。

  见此,赵弘润皱了皱眉,只好伸手敲了敲房门。

  “笃笃笃——”

  待等敲门声刚落,屋内便响起了丫环绿儿那尖脆的【大魏宫廷】嗓音。

  “谁呀?!”

  “是【大魏宫廷】我。”赵弘润沉声回答道。

  “你……”屋内的【大魏宫廷】绿儿显然是【大魏宫廷】辨别出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声音。语气参杂着几分气愤与畏惧,愤愤地说道:“你来做什么?我家小姐乏了,正在歇息,不待客!”

  赵弘润与宗卫沈彧、种招三人面面相觑。

  要知道自打赵弘润成为苏姑娘的【大魏宫廷】入幕之宾后。这还是【大魏宫廷】他头一遭吃到闭门羹。

  想了想,赵弘润在门外喊道:“苏姑娘?苏姑娘?”

  没喊几声,屋内便响起了绿儿那听上去有些气急坏败的【大魏宫廷】声音:“跟你说了我家小姐乏了,正在歇息,你怎么就听不懂呢?……你回去吧!”

  “……”赵弘润皱了皱眉。只感觉心里有些烦躁,伸手一推房门,这才发现,这扇门非但被门栓拴地死死的【大魏宫廷】,甚至于,门后边还堵着什么类似柜子的【大魏宫廷】东西,难怪赵弘润推了一下纹丝不动。

  察觉此事,赵弘润心中没来由地更加焦躁了,语气低沉地说道:“绿儿,别胡闹。开门!”

  “都说了小姐不想见你……唔,不是【大魏宫廷】,小姐正在歇息……”绿儿仿佛是【大魏宫廷】说漏了嘴,后半句急急忙忙地更正道。

  见此,赵弘润退后了两步,使了个眼色给沈彧与种招二人。

  沈彧与种招二人对视一眼,虽感觉此举有些不妥,但奈何这是【大魏宫廷】自家殿下的【大魏宫廷】意思。

  于是【大魏宫廷】,他二人深吸一口气,同时奋力撞向木门。

  只听砰地一声。整扇木门被他俩撞了下来,斜靠在门后的【大魏宫廷】那只柜子上。

  “呀!”

  待等沈彧与种招二人撞开了门,清除了障碍,小丫环绿儿显然也听到了动静。尖叫一声扑了过来:“你们要死啊!”

  只可惜还没等她靠近赵弘润,就被沈彧给按住了。

  瞥了一眼满脸气愤的【大魏宫廷】绿儿,赵弘润微微皱了皱眉,不顾前者的【大魏宫廷】话语阻拦,径直走向内室。

  忽然间,他瞧见苏姑娘正伏在榻沿。双肩微微颤抖着。

  “……”赵弘润张了张嘴,轻轻走了过去,伸出双手想将苏姑娘扶起来。

  然而,苏姑娘挣扎了一下,仍是【大魏宫廷】伏在榻沿,埋头在被褥中。

  见此,赵弘润索性在她身旁半跪着蹲了下来,双手生生使劲将她扳了过来,他这时才惊愕地发现,苏姑娘一双美丽的【大魏宫廷】眼眸此刻通红,甚至微微有些红肿,看来多半是【大魏宫廷】哭了好一阵了。

  “怎么了?”赵弘润心疼地问道,伸手想去拭去她脸上的【大魏宫廷】泪水。

  只可惜,苏姑娘显然是【大魏宫廷】心中存有怨气,撇过了头去。

  此时,屋门传来砰地一声响动,看来多半是【大魏宫廷】沈彧、种招有意提醒赵弘润与苏姑娘,他们已经离开了屋内。

  当然了,也带走了那个仍在大喊大叫的【大魏宫廷】小丫环。

  见此,赵弘润再一次将苏姑娘揽在怀中。

  苏姑娘犹豫了一下,在抬头深深望了一眼赵弘润后,这才没有再挣扎,仍由他将她搂入怀中。

  “究竟怎么了?”赵弘润轻声问道。

  苏姑娘轻咬着嘴唇,眼眸中闪过几分羞愤之色,良久才用仍带着几分梗咽的【大魏宫廷】语气说道:“你不记得了么?”

  “我记得什么啊?”赵弘润苦笑地说道:“我只知道,昨晚睡前咱们还好好的【大魏宫廷】……欢愉了大半宿呢。”

  “欢愉……”苏姑娘俏脸微微泛红,旋即,不知她想到了什么,面色又顿时有些泛白,用颤抖的【大魏宫廷】声音提醒道:“那欢愉之后呢?”

  “欢愉之后?”赵弘润满脸不解。

  见此,苏姑娘低声说道:“在那之后,你喊了奴家的【大魏宫廷】名……”

  “哈?”赵弘润感觉更是【大魏宫廷】莫名其妙,不解问道:“我喊了你的【大魏宫廷】名,你为何要生气?”

  苏姑娘闻言稍稍沉默了片刻,旋即这才低声说道:“润郎在****后柔声唤奴家的【大魏宫廷】名,奴家只会欢喜,岂会生气?只不过……”

  “只不过?”

  怀中的【大魏宫廷】苏姑娘缓缓抬起头来,用满是【大魏宫廷】羞愤的【大魏宫廷】目光死死看着赵弘润:“只不过,润郎当时喊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芈姜!”

  “……”

  那一瞬间,赵弘润还真体会到了心脏骤停的【大魏宫廷】感觉。(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调教大宋  三寸人间  神级奶爸  深渊主宰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白袍总管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都市之神帝驾到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圣墟  深圳民升激光  努努书坊  谎话大王  三寸人间  正道潜龙  开天录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调教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