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零七章:远方的【大魏宫廷】变故

第三百零七章:远方的【大魏宫廷】变故

  “其实,六叔也曾有心爱的【大魏宫廷】女人吧?”

  赵弘润注意到了他六王叔在提到『王妃』时所流露的【大魏宫廷】片刻失神,偷偷瞄着他问道。

  六王叔赵元俼脸上闪过几分淡淡的【大魏宫廷】温柔笑容,但他并没有细说,只是【大魏宫廷】用手使劲蹂躏着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头发。

  “到底是【大魏宫廷】有还是【大魏宫廷】没有啊?”赵弘润不放弃地追问道。

  他那隐隐带着几分向父辈撒娇似的【大魏宫廷】口吻,让身后的【大魏宫廷】宗卫沈彧、穆青等人满脸骇然。

  要知道在沈彧等人眼中,他们家殿下人小鬼大,是【大魏宫廷】属于那种作风相当硬派的【大魏宫廷】人,哪怕是【大魏宫廷】对其生父魏天子,也从未有过类似撒娇的【大魏宫廷】事。

  也难怪,因为宗卫沈彧等人并不清楚赵弘润与其六王叔赵元俼的【大魏宫廷】交情,毕竟沈彧等人被宗府派遣到赵弘润身边时,赵元俼早已离开了大梁,至今已有五六年未曾归还。

  “我怎么感觉,咱们殿下对这位六王爷比对陛下更加亲近?”

  在赵弘润与赵元俼的【大魏宫廷】身后,宗卫穆青小声地对沈彧言道。

  结果沈彧一听立马瞪起了眼珠子,示意这个口无遮拦的【大魏宫廷】家伙谨慎说话。

  不过说实话,就连沈彧也感觉,他们家殿下与其这位六王叔在一起,其融洽亲近的【大魏宫廷】氛围,似乎还真要比与魏天子在一起时更像父子。

  当然了,似这种话,他们是【大魏宫廷】不敢说的【大魏宫廷】,只能烂在心底。

  事实上,六王叔在赵弘润心目中的【大魏宫廷】地位,的【大魏宫廷】确要比魏天子更高,仅排在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母亲沈淑妃后边,比他父亲魏天子、他弟弟赵弘宣、他敬重的【大魏宫廷】六皇兄赵弘昭还要高。

  倘若父亲可以挑选的【大魏宫廷】话,赵弘润绝对不会选择他那位连自己儿子都要利用的【大魏宫廷】父亲,而倾向于眼前这位真正从小照顾着他的【大魏宫廷】六王叔。

  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份仿佛比父子更亲近的【大魏宫廷】交情,使得赵弘润对赵元俼有时会没大没小,但赵元俼从未因此训斥过他,而是【大魏宫廷】通过类似朋友的【大魏宫廷】方式。与赵弘润接触。

  幽默、温柔、宽容、又懂得玩,赵弘润一直以来都认为他六王叔是【大魏宫廷】整个大魏最具人格魅力的【大魏宫廷】男子。

  这样出色的【大魏宫廷】男人,身边怎么可能却缺少女人?

  事实上,这位六王叔的【大魏宫廷】女人。哪怕是【大魏宫廷】赵弘润道听途说,也让他暗自咋舌不已。

  毕竟这位六王叔换女人,那可真跟换衣服似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毫不怀疑,哪怕坐拥后宫佳丽的【大魏宫廷】他父皇魏天子。论其女人来也没有眼前这位六王叔多。

  但这样一位“滥情”的【大魏宫廷】六王叔,如今年过三十七岁仍然没有成婚,没有子嗣,这就让赵弘润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了。

  赵弘润怀疑,这位六王叔心底藏着一位深爱的【大魏宫廷】女人,但是【大魏宫廷】出于某些原因,他无法与那个女人在一起,以至于其府上的【大魏宫廷】王妃之位空悬至今。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哪怕时隔五年多再次问及,赵元俼依旧没有袒露心声的【大魏宫廷】意思。这让赵弘润难免觉得有些气馁。

  “不管六叔承认不承认,反正我心里早已肯定,六叔心中肯定藏着一位深爱的【大魏宫廷】女人。”

  听闻此言,赵元俼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道:“时隔五六年,弘润你还真是【大魏宫廷】让六叔刮目相看啊。……真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长大了呢,如此坦荡地对六叔说出『女人』二字,六叔还记得你小时候提到此事的【大魏宫廷】时候,扭扭捏捏,害羞地不像话呢!”他摸着下巴上的【大魏宫廷】胡须。调侃道。

  赵弘润罕见地面色一红,隐隐有些恼羞成怒的【大魏宫廷】意思。

  “谁会跟一个五六岁的【大魏宫廷】小孩灌输男女之事啊!”

  “哈哈哈。”赵元俼哈哈一笑,旋即望着赵弘润点点头,感慨地说道:“真的【大魏宫廷】长大了呢。弘润。”

  “……”赵弘润愣了愣,旋即故意装出不满的【大魏宫廷】样子,说道:“既然六叔知晓侄儿长大了,就莫要再用曾经哄小孩似的【大魏宫廷】方式敷衍我,成么?”

  “呵呵。”赵元俼微笑着。

  『这笑两声到底什么意思啊?究竟是【大魏宫廷】成还是【大魏宫廷】不成啊?』

  赵弘润愤愤地盯着赵元俼。

  见此,赵元俼摊了摊手。无奈地连声说道:“好好好。……你问罢。”

  赵弘润闻言大喜,连忙问道:“六叔心中,其实是【大魏宫廷】有深爱的【大魏宫廷】女人吧?”

  赵元俼沉吟了一番,旋即微笑着点了点头:“是【大魏宫廷】!”

  『大八卦啊……』

  赵弘润心中仿佛燃烧起浓浓八卦之焰,连忙又追问道:“是【大魏宫廷】谁?”

  “你猜?”赵元俼眨了眨眼睛。

  “……”赵弘润气地说不出来话,但隐隐也明白了几分:六王叔不想提起“她”的【大魏宫廷】名字。

  想到这里,他试探着问道:“不问名字总成了吧?……六叔啥时候爱上那个女人的【大魏宫廷】?”

  赵元俼闻言上下打量了赵弘润几眼,笑道:“像你这么大的【大魏宫廷】时候。”

  『好家伙……』

  赵弘润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旋即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她……还在人世么?”

  “……”赵元俼微微一愣,似乎有些惊讶地望着赵弘润,旋即微微摇了摇头。

  那一瞬间,赵弘润注意到这位六王叔眼眸中的【大魏宫廷】神彩暗淡了几分。

  『果然如此。』

  赵弘润心中暗自叹了口气,他早就猜到情况就是【大魏宫廷】这样,如今得到六王叔亲口承认,他更加确信了:这位看似“滥情”的【大魏宫廷】六王叔,实际上恐怕是【大魏宫廷】一位极为专情的【大魏宫廷】男人。

  “聊聊别的【大魏宫廷】吧。”赵元俼淡淡说道。

  赵弘润知道方才这个话题对于六王叔而言恐怕极为沉重,连忙改变了话题:“话说,六叔你这几年究竟在哪啊?怎么一走就是【大魏宫廷】五六年啊。”

  见赵弘润改变了话题,赵元俼脸上的【大魏宫廷】笑容变得多了,他笑呵呵地说道:“去陇西跑了一趟。”

  “陇西……”

  赵弘润喃喃重复道。

  不得不说,尽管真正的【大魏宫廷】魏人是【大魏宫廷】从陇西的【大魏宫廷】山林里走出来的【大魏宫廷】,但是【大魏宫廷】如今,很少有魏人还曾记得他们的【大魏宫廷】故地陇西。

  哪怕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也只知道那是【大魏宫廷】一片土地贫瘠、环境十分恶劣的【大魏宫廷】土地。

  “陇西……还有我魏人居住着么?”赵弘润好奇问道。

  “自然是【大魏宫廷】有的【大魏宫廷】。”赵元俼怪异地瞧了眼赵弘润,好笑地说道:“没在宫学好好念书吧?陇西那可是【大魏宫廷】咱们大魏的【大魏宫廷】故地,我姬赵一族的【大魏宫廷】源地,祖宗庙宇。你说有没有魏人居住着?”

  “宫学又不教这个。”赵弘润翻了翻白眼,旋即又好奇问道:“话说六叔当年去陇西干嘛?”

  赵元俼笑了笑,说道:“去拜访陇西的【大魏宫廷】魏君。”

  “魏君?”赵弘润愣了愣,要知道大魏不像楚国。可没有什么君什么君的【大魏宫廷】册封,一般而言,君就是【大魏宫廷】指代君王、国君。

  这就不对了,大魏的【大魏宫廷】君王那可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父皇赵元偲,怎么又冒出来一位魏君?

  “六叔口中的【大魏宫廷】魏君是【大魏宫廷】……”

  赵元俼猜到了赵弘润心中的【大魏宫廷】惊愕。笑着解释道:“事实上,应该称作族长才对。”

  赵弘润一听就更加糊涂了,毕竟『族长』更适合用于家族、氏族对当家、首领的【大魏宫廷】称呼。

  忽然,他心中一动,试探着问道:“莫非是【大魏宫廷】我姬赵一族?”

  “唔。”赵元俼点了点头,旋即更正道:“是【大魏宫廷】同源于『姬』姓没错,不过非我『赵氏』,而是【大魏宫廷】『魏氏』。”

  “魏氏?”赵弘润脸上露出了古怪的【大魏宫廷】表情。

  见此,赵元俼笑着说道:“难道没人告诉过你,我『姬姓赵氏』出于自『姬姓魏氏』?”

  赵弘润茫然地摇了摇头。

  见此。赵元俼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解释道:“六叔也不晓得多少年前,那时候,还没我姬赵氏,当时我正统的【大魏宫廷】魏人,乃姬姓魏氏。后来,因为陇西的【大魏宫廷】土地实在太贫瘠了,因此,一部分人向东迁移,那便是【大魏宫廷】我姬赵氏一族的【大魏宫廷】先祖。……先祖朝着太阳升起的【大魏宫廷】方向迁移。在长途跋涉后,终于在三川郡定居下来。”

  “定居在三川郡?”赵弘润惊讶地问道。

  “对!”赵元俼点点头肯定道:“那时候我大魏还未攻灭梁国、郑国,将王都迁移至大梁,那是【大魏宫廷】后来的【大魏宫廷】事了。”

  “原来如此。”赵弘润释然地点了点头。

  可转念仔细一想。他隐隐感觉有点不对劲,遂疑惑问道:“等会,六叔,倘若三川郡是【大魏宫廷】我姬赵一族的【大魏宫廷】发祥地,为何『成皋关』……”

  所谓的【大魏宫廷】三川郡,指的【大魏宫廷】便是【大魏宫廷】『成皋关』向西的【大魏宫廷】一大片三川之地。土地辽阔堪比颍水郡,并且这里土地肥沃、水源丰富,近代朝廷工部正准备在此投入大量人力,开发这片土地。

  但怪就怪在,『成皋关』设立在三川郡的【大魏宫廷】东侧,它并没有将偌大的【大魏宫廷】三川郡包裹起来,仿佛将这片拒之门外似的【大魏宫廷】。

  曾经赵弘润并没有去细想这件事,而如今细细一想,就感觉不大对劲。

  “六叔,成皋关……真是【大魏宫廷】为了防备韩人所设的【大魏宫廷】么?”

  “……”赵元俼略有些意外地望着赵弘润,旋即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成皋关外的【大魏宫廷】三川郡,如今被『戎国』所占据着,戎人切断了我大魏姬姓赵氏与陇西姬姓魏氏的【大魏宫廷】通道,以至于,咱们这边根本不知陇西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

  仔细琢磨着六王叔说这句话时的【大魏宫廷】语气,赵弘润试探着问道:“难道所谓的【大魏宫廷】『陇西不稳』,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

  “啊。”打断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赵元俼点点头,凝重地说道:“陇西,正被羌、秦两个氏国的【大魏宫廷】攻打下岌岌可危,陇西的【大魏宫廷】魏君多番派人前往我大魏求援,但因为戎人切断了我大魏与陇西的【大魏宫廷】要道,求援的【大魏宫廷】讯息始终未能送至。”

  “情况很严重么?”赵弘润闻言惊愕地问道。

  “唔。”赵元俼点了点头。

  “几乎要灭国……”(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都市之神帝驾到  修真聊天群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大魏宫廷  房贷计算器  山东布洛尔  贞观帝师  努努书坊  调教大宋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开天录  白袍总管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努努书坊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凡人修仙传  正道潜龙  神级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