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零八章:远方的【大魏宫廷】变故 二

第三百零八章:远方的【大魏宫廷】变故 二

  『几乎要灭国……?』

  赵弘润骇然地望了一眼赵元俼,要不是【大魏宫廷】这位六王叔在说起此事时满脸凝重之色,他真以为他在开玩笑。

  这算什么?

  大魏这边刚刚稳定下来,母氏国几乎要灭国了?那些与姬姓赵氏一族血缘相近的【大魏宫廷】姬姓魏氏一族,几近覆灭?

  赵弘润简直不知该说什么。

  可能是【大魏宫廷】瞧见了赵弘润满脸惊骇的【大魏宫廷】神色,赵元俼忽然收起了脸上的【大魏宫廷】凝重,笑着说道:“哈哈,是【大魏宫廷】六叔说得太过于危言耸听了。……事实上,陇西仍有一战之力。”

  『……』

  赵弘润望了眼赵元俼,没有说话。

  因为他知道,这位六叔既然说出几近灭国的【大魏宫廷】话,那就意味着陇西的【大魏宫廷】境况着实危险,他这位看似没正行的【大魏宫廷】六叔,是【大魏宫廷】不会在这种国家大事上开玩笑的【大魏宫廷】。

  良久,赵弘润试探着问道:“难道说六叔前往陇西,就是【大魏宫廷】为了确认这个消息是【大魏宫廷】否真实?”

  “唔!”可能是【大魏宫廷】意识到自己的【大魏宫廷】笑容未能起到什么效果,赵元俼便收起了脸上的【大魏宫廷】笑,再一次用凝重的【大魏宫廷】口吻说道:“若要支援陇西,就必须穿过三川郡,戎国,是【大魏宫廷】不会坐视不理的【大魏宫廷】。……因此,首先要确认这个消息是【大魏宫廷】否可靠,再来考虑,是【大魏宫廷】否要与戎国交涉。并且,做好与戎国交兵的【大魏宫廷】准备。”

  “我大魏与戎国的【大魏宫廷】关系不好么?”

  “谈不上好与不好。”赵元俼摇摇头,皱眉说道:“以往两家井水不犯河水吧,除了交易些盐、铁、马匹、粮食外,几乎没什么接触。”

  “还有交易?”赵弘润闻言愕然道:“既然存在着交易,为何不直接向戎国借道?”

  赵元俼摇了摇头,更正道:“首先,『戎国』只是【大魏宫廷】六叔我对他们城邦的【大魏宫廷】范称,事实上,我大魏以往称其为『西戎』,西戎与巴国一样。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大魏宫廷】国家,皆是【大魏宫廷】由众多的【大魏宫廷】大部落以及小部落组成,大部落统治小部落,比方说陇西北方的【大魏宫廷】『林胡』、『乌氏』、『义渠』等等。还有隔断了我大魏与陇西联系的【大魏宫廷】『阴戎』。……要向阴戎借道,就要说服阴戎所有那些大大小小的【大魏宫廷】部落族长。”

  “很难?”

  “唔。首先,你要在三川之地寻找那些部落的【大魏宫廷】坐落。再者,阴戎并非所有的【大魏宫廷】部落都对我大魏抱持善意。……以往与我大魏交易的【大魏宫廷】,顶多只是【大魏宫廷】其中一二罢了。”

  听到这里。赵弘润就已经明白了。

  很显然,阴戎不可能会同意大魏派遣精锐军队通过三川之地,去支援陇西,毕竟他们也会担心,万一大魏的【大魏宫廷】军队突然对他们犯难,那该怎么办?

  因此,倘若大魏执意要派出军队前往支援陇西的【大魏宫廷】话,那就意味着阴戎多半会组织兵力展开堵截。

  “这件事我父皇知道了么?”赵弘润问道。

  赵元俼点了点头,微笑说道:“六叔已向你父皇详细陈述这些年来的【大魏宫廷】所见所闻,相信明日。你父皇就会召见群臣展开商议。”

  “商议?”赵弘润愣了愣,旋即脸上露出几许莫名的【大魏宫廷】古怪之色。

  不可否认,这件事的【大魏宫廷】确应该好好商议。

  毕竟据赵元俼所言,陇西距离大魏的【大魏宫廷】颍水君相当遥远,并且中间又隔着强大的【大魏宫廷】『阴戎』,想出兵支援陇西,十有八九就意味着要与阴戎兵戈相见。

  若大魏的【大魏宫廷】拳头够硬,那么自然能闯过去,反之,大魏就只能缩回成皋关。眼睁睁地看着陇西那姬姓魏氏的【大魏宫廷】母氏国族人被外族欺凌。

  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一件可以轻易做出决定的【大魏宫廷】事,毕竟大魏目前自身都不是【大魏宫廷】那么强大,倘若抽出大量兵力前往支援陇西,万一楚、韩两国趁机进攻怎么办?

  到时候。那可真是【大魏宫廷】顾此失彼,一个不好,非但陇西的【大魏宫廷】姬魏氏要覆灭,颍水郡这边的【大魏宫廷】姬赵氏都要覆灭。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赵弘润皱着眉头久久不说话,赵元俼一拍他后背,没好气地说道:“似这等国家大事。用得着你小子来操心么?你还是【大魏宫廷】在意在意周身的【大魏宫廷】事吧。”说罢,他温声叮嘱道:“得悉陇西的【大魏宫廷】变故,你父皇应该没有闲情来计较你的【大魏宫廷】事了,你明日去与他说说话,顺着他点,这件事就过去了,明白么?”

  赵弘润点了点头,旋即又忍不住问道:“依六叔之见,陇西还能坚持多久?”

  听赵弘润又提到陇西的【大魏宫廷】事,赵元俼愣了愣,眼神有些莫名地瞧了赵弘润几眼,旋即皱眉说道:“不好说……但,陇西魏氏,近十几年来损失了大量的【大魏宫廷】男丁,尤其是【大魏宫廷】最近几年,情况尤其严重……”

  『原来如此。』

  赵弘润顿时就恍然了。原来是【大魏宫廷】陇西那边连年与其他氏族的【大魏宫廷】人发生战争,导致魏氏一族男丁萧条,怪不得六王叔赵元俼会说『几近灭国』。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若是【大魏宫廷】国内的【大魏宫廷】男丁在连年的【大魏宫廷】战争中牺牲,最终连国土都保不住了,难不成还要国内的【大魏宫廷】妇孺老幼提着武器上战场杀敌么?

  『实在不行就让陇西的【大魏宫廷】魏氏也迁出来呗。』

  似这种话,赵弘润也就只能在心底想想,毕竟大魏的【大魏宫廷】姬姓赵氏出自陇西的【大魏宫廷】姬姓魏氏,倘若真将魏氏族人接到大魏来,那到时候,『赵氏』与『魏氏』究竟谁当家做主?

  这可是【大魏宫廷】一个相当尖锐的【大魏宫廷】问题,要知道楚国就是【大魏宫廷】因为『芈氏』与『屈氏』这两支同样出自『熊姓』的【大魏宫廷】氏族彼此关系摹敬笪汗ⅰ垦以调和,才引发了一系列的【大魏宫廷】内乱。

  相信大魏国内那些姬姓赵氏一族的【大魏宫廷】人,多半不会让魏氏的【大魏宫廷】同姓族人踏足颍水郡,毕竟谁都不是【大魏宫廷】傻子。

  『可难道真的【大魏宫廷】要袖手旁观么?』

  赵弘润皱紧了眉头。

  他很清楚,目前的【大魏宫廷】大魏,在北方韩国与南方楚国两者的【大魏宫廷】威胁下,并没有出兵冒着与阴戎开战的【大魏宫廷】危险长途跋涉去支援陇西的【大魏宫廷】实力,因此,最好的【大魏宫廷】办法就是【大魏宫廷】让陇西的【大魏宫廷】姬姓魏氏一族迁移到大魏来。

  这个办法要远比大梁这边直接出兵支援陇西更加稳妥,当然了,其危害性也不小。

  『算了,我想这些做什么。这些事,自有父皇与朝臣们去操心。』

  赵弘润摇摇头将这些胡思乱想抛之脑后。

  叔侄二人在漆黑寂静的【大魏宫廷】街道走了一阵。最终还是【大魏宫廷】乘坐了马车,来到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肃王府。

  此时夜色已深,赵弘润发现赵元俼脸上也已有了几分困倦之色,也就没有拉着这位六王叔彻夜长谈。反正来日方长嘛。

  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便亲自将六王叔赵元俼与他那几名不晓得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宗卫出身的【大魏宫廷】随从们安置在了西苑。

  毕竟沈淑妃与乌贵嫔早已搬回了皇宫,西苑的【大魏宫廷】屋子足够赵元俼与他的【大魏宫廷】随从们居住。

  道了别,赵弘润也回自己的【大魏宫廷】房间歇息去了。

  作为肃王府的【大魏宫廷】主人,赵弘润居住在王府的【大魏宫廷】北屋正殿。在内殿靠东北侧的【大魏宫廷】房间里。

  值得一提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在他房间外,曾高挂一块『逍遥轩』的【大魏宫廷】匾额,想来那是【大魏宫廷】他为了纪念曾经被其父皇派禁卫摘掉的【大魏宫廷】那一块『逍遥阁』的【大魏宫廷】匾额。

  不过没挂几日,就被赵弘润自己摘掉了,毕竟他并不认为自己如今的【大魏宫廷】日子过得有多么逍遥,挂着这块匾额,纯粹给他自己添堵。

  而对此,宗卫们习以为常,毕竟他们家殿下有时候就是【大魏宫廷】这么矛盾、纠结。

  次日天明。赵弘润早早就起来了。

  他叫厨房的【大魏宫廷】庖厨们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大魏宫廷】菜肴,来弥补昨日未曾为他六王叔赵元俼所摆的【大魏宫廷】接风洗尘宴席。

  因为邀请的【大魏宫廷】以及作陪的【大魏宫廷】皆是【大魏宫廷】自己人,因此赵弘润并没有将宴席设在前殿,而是【大魏宫廷】设在北屋的【大魏宫廷】偏厅。

  毕竟他总感觉一人独坐的【大魏宫廷】案宴要比众人围坐的【大魏宫廷】桌宴疏远许多。

  可能是【大魏宫廷】长途跋涉的【大魏宫廷】赶路实在过于劳累,赵元俼直到巳时三刻时才在偏厅露面。

  待迈步走入偏厅,赵元俼便笑着向自己这位侄儿表示感谢,感谢他有些替他设这个接风宴。

  “六叔你有口福了,咱肃王府的【大魏宫廷】庖厨,那可是【大魏宫廷】从皇宫御膳房借来的【大魏宫廷】。”

  将赵元俼请到主宾客的【大魏宫廷】座位,赵弘润颇有些自得地说道。

  赵元俼闻言哈哈一笑。逗着他道:“那六叔真得见识见识了。……希望你这里有六叔未曾尝过的【大魏宫廷】珍馐。”

  听到这句话,赵弘润不觉有些气馁,毕竟眼前这位六王叔,那绝对是【大魏宫廷】吃的【大魏宫廷】行家。飞禽走兽、披羽带鳞,有什么是【大魏宫廷】这位六王叔没吃过的【大魏宫廷】?

  想了想,赵弘润恶狠狠地说道:“烤金鳞赬尾!……吃过不?”

  赵元俼愣了愣,哭笑不得看着赵弘润道:“你父皇的【大魏宫廷】宝鱼,就被你这么糟蹋?”说罢,他忽然话风一转。问道:“滋味怎样?”

  赵弘润忍不住想说句『不愧是【大魏宫廷】六王叔』,他哼哼着注视着赵元俼,半响气势一泄,撇撇嘴说道:“其实味道一般,与寻常的【大魏宫廷】鱼差不多。”

  “六叔也这么觉得。”赵元俼点点头。

  『这话……不大对啊?』

  赵弘润眨了眨眼睛,思忖了一下,旋即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盯着赵元俼,却见这位六王叔冲着他怪异地笑了笑。

  赵弘润顿时就明白了:不愧是【大魏宫廷】六王叔!

  就在此时,赵弘润邀请过来一同用饭的【大魏宫廷】玉珑公主、芈姜、芈芮、羊舌杏等人,出现在偏厅入口。

  而待等赵元俼瞧见玉珑公主时,他明显愣了一下,双目微睁,显得有些吃惊。

  见此,赵弘润连忙小声提醒道:“六叔,她是【大魏宫廷】玉珑啊。”

  赵元俼沉默了大概几个呼吸,旋即双眉逐渐皱了起来。

  “我知道。……不过,她为何住在你府上?”

  『六王叔……不喜欢玉珑皇姐?』

  赵弘润诧异地打量着赵元俼,只见赵元俼眉头紧皱,看似对玉珑公主有着不小的【大魏宫廷】成见。

  这还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第一次瞧见平时笑呵呵的【大魏宫廷】六王叔露出如此明确的【大魏宫廷】抵触情绪。(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白袍总管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深渊主宰  贞观帝师  笔趣阁  努努书坊  都市奇门医圣  深圳民升激光  房贷计算器  修真聊天群  圣墟  笔趣阁  努努书坊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深渊主宰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山东布洛尔  凡人修仙传  凡人修仙传  圣墟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