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一十三章:军造署

第三百一十三章:军造署

  “大魏军式器械量造署……”

  嘴里念着这个晦涩的【大魏宫廷】名词,中书令蔺玉阳皱眉望着手中的【大魏宫廷】这份奏章。

  这份奏折是【大魏宫廷】昨日夜里送来的【大魏宫廷】,像其他奏章一样堆积在那众多的【大魏宫廷】奏章中,直到中书令蔺玉阳发现了它,才发现这份奏章的【大魏宫廷】不同寻常。

  这份奏章的【大魏宫廷】大意很明确,是【大魏宫廷】恳请魏天子同意在他们司署下再设一个『大魏军式器械量造署』的【大魏宫廷】分署,用于帮助兵铸局一起分担那总共多达十三万套的【大魏宫廷】军备打造。

  记得乍一眼瞧见章折内的【大魏宫廷】内容时,蔺玉阳着实有些发愣,心说不知哪个司署这好大的【大魏宫廷】口气,协助兵铸局打造那多达十三万套的【大魏宫廷】军备?

  不过转念仔细一想,蔺玉阳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毕竟有资格说出这番话的【大魏宫廷】,纵观整个大魏,刨除了兵铸局外,也就只有冶造局了。

  说实话,蔺玉阳贵为中书令,而王甫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冶造局的【大魏宫廷】局丞,位比二十四司的【大魏宫廷】司郎,两者的【大魏宫廷】官阶差距实在太大,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蔺玉阳根本不知这王甫究竟是【大魏宫廷】干嘛的【大魏宫廷】。

  但话虽如此,可『王甫』的【大魏宫廷】名字前却冠名有『冶造局』三字,这就让蔺玉阳不得不谨慎对待。

  如今朝内,谁不知道冶造局是【大魏宫廷】由肃王赵弘润执掌的【大魏宫廷】?

  换而言之,这个王甫在章折内的【大魏宫廷】呈恰敬笪汗ⅰ侩,很有可能就是【大魏宫廷】那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意思。

  而一旦这件事牵扯上那位肃王殿下,那就不是【大魏宫廷】他能够做主的【大魏宫廷】了,换而言之,这是【大魏宫廷】一份“比较敏感”的【大魏宫廷】奏章。

  于是【大魏宫廷】乎,蔺玉阳将这份奏章合起。拿着它来到了魏天子的【大魏宫廷】龙案前,恭敬说道:“陛下,臣这里有一份奏章需要陛下亲自过目。”

  此时魏天子正埋头与龙案后审批着章折,闻言随口说道:“摆在案上吧,蔺爱卿。”

  “是【大魏宫廷】。”蔺玉阳恭恭敬敬地将那份章折摆在龙案上,可他并没有立马回到座位。他见魏天子头也不抬地继续处理地政务,想了想,小声提醒道:“陛下,臣以为这份章折比较紧要。”

  “唔?”魏天子抬起头来,疑惑地瞧了一眼蔺玉阳。

  随后,他将信将疑地将王甫的【大魏宫廷】那份奏章拿了过来,仅仅瞥了一眼,便意识到蔺玉阳为何会说这份奏章比较紧要。

  “冶造局的【大魏宫廷】奏章?这可稀罕……”

  嘴里嘀咕着,但事实上魏天子心中隐隐有些不是【大魏宫廷】滋味。

  要知道。冶造局是【大魏宫廷】他儿子赵弘润所执掌的【大魏宫廷】司署,以往若是【大魏宫廷】冶造局在发展过程中遇到这种需要请示他的【大魏宫廷】问题,他那个儿子多半会在一同于凝香宫用饭的【大魏宫廷】饭桌上提起,征求他的【大魏宫廷】意见。

  或者直接点,直接来垂拱殿请示他。

  至于用章折上书这种方式,说实话以往一次也没有。

  这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意味着,他与他儿子之间的【大魏宫廷】关系,因为某件事变得生疏了呢?

  『……』

  魏天子心中有些不是【大魏宫廷】滋味。他有些后悔前几日与儿子赵弘润在苏姑娘那件事上闹得太僵,这不。这个儿子最近都不怎么与他亲近了,他以往的【大魏宫廷】努力几乎打了水漂。

  “童宪。”

  魏天子唤道。

  在魏天子身旁,大太监童宪闻言低了低头,恭敬应道:“老奴在。”

  “元俼……还住在肃王府么?”

  童宪奇怪地瞅了一眼魏天子,恭谨地回话道:“俼王爷已回到了城内自个儿的【大魏宫廷】『怡王府』。”

  怡王,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他六王叔赵元俼的【大魏宫廷】正经王号。不过因为他是【大魏宫廷】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兄弟而非是【大魏宫廷】子侄辈,因此,非正式场合下,魏人习惯尊称这些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兄弟为某某王爷,用以区别于肃王、雍王等皇子。

  “喔。”魏天子点了点头。

  其实他心里跟明镜似的【大魏宫廷】。想当初他赵弘润搬到了肃王府后,除了他娘沈淑妃在肃王府住了一小段日子,并且赵弘润在乔迁宴席时请过他以外,就没提过一句邀请他到府里住几日的【大魏宫廷】话。

  虽说魏天子身为魏国的【大魏宫廷】国君,的【大魏宫廷】确没可能离开皇宫到儿子的【大魏宫廷】肃王府住几日,不过,你当儿子,哪怕是【大魏宫廷】客套你提两句又怎么了?

  然而,赵弘润并没有提起。

  而前几日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六弟赵元俼回到大梁,赵弘润却热情地将其请到肃王府住了六日,每日设宴款待,真当魏天子这个当老子的【大魏宫廷】心中没有别的【大魏宫廷】想法么?

  『那劣子,究竟晓不晓得朕才是【大魏宫廷】他老子?!』

  魏天子不禁有些妒忌,妒忌他儿子赵弘润与他兄弟赵元俼之间的【大魏宫廷】感情,毕竟那份感情,可要比他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父子之情深厚地多。

  不过对此魏天子尽管心中不满也毫无办法,毕竟赵弘润与他六叔赵元俼在一起玩耍的【大魏宫廷】时候,魏天子心中最重视的【大魏宫廷】唯有赵弘昭,然后就是【大魏宫廷】太子、雍王、襄王、燕王、庆王等几个已封王的【大魏宫廷】儿子,对于赵弘润等未出阁的【大魏宫廷】儿子并不上心。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当初并未重视赵弘润而导致赵弘润对他六叔赵元俼要比对他这个当爹更加亲近,魏天子除了在心底抱怨几句,也是【大魏宫廷】毫无办法。

  至于对赵元俼,他更是【大魏宫廷】说不出口,毕竟从某些方面说,赵元俼对赵弘润,要远比他这个当爹的【大魏宫廷】好得多,难不成魏天子还能与他兄弟赵元俼说:你自己找个女人生儿子去,别来抢朕的【大魏宫廷】儿子?

  一脸怏怏地咂咂嘴,魏天子摊开了冶造局局丞王甫的【大魏宫廷】奏章。

  仅仅粗略扫了几眼,魏天子的【大魏宫廷】眉头便皱了起来。

  他看得出来,这份奏章绝不可能是【大魏宫廷】冶造局局丞王甫写的【大魏宫廷】,唔,准确地说,应该不是【大魏宫廷】王甫的【大魏宫廷】主意,毕竟魏天子绝不相信王甫有这个胆量,敢与兵铸局这个兵部亲儿子般的【大魏宫廷】司署抢饭碗。

  很显然。这是【大魏宫廷】他儿子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意思,王甫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代为出面而已。

  『那劣子想干什么?』

  魏天子沉思着。

  说实话,有时为了某些需要,新设一个司署,这并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大事,不需要了再将其给关了呗。

  但这个模式。并不适合用在冶造局。

  以魏天子对儿子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了解,今日在冶造局辖下新设一个什么什么分署容易,到时候再想将其给关了,恐怕就不是【大魏宫廷】一件简单的【大魏宫廷】事了。

  很显然,他儿子是【大魏宫廷】有企图插手兵器打造这件事,因此才会叫王甫上书,日后想再关掉这个司署,谈何容易?

  不过,『大魏军式器械量造署』这个名字。让魏天子难免对其有些上心。

  『军式……量造……量造?』

  魏天子不由得想到了前一阵子冶造局鼓捣出来的【大魏宫廷】,那种量产蜡烛的【大魏宫廷】模具,只不过十座大型模具,若一天十二个时辰无休止出产蜡烛的【大魏宫廷】产量,竟然几乎要挤垮国内那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大魏宫廷】蜡烛工坊。

  在此之前,谁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难道兵器、铁甲也可像那些蜡烛一样,大规模地量产?』

  想到这里,魏天子不禁有些心动。

  要知道。魏国以往将常驻军维持在八万左右,不像楚国似的【大魏宫廷】动辄数十万大军。除了兵源的【大魏宫廷】问题外,更主要的【大魏宫廷】还是【大魏宫廷】被军备所限制,毕竟武器、铠甲会磨损、耗损,也要更新换代,不可能叫一名士卒使用一柄武器到死。

  倒不是【大魏宫廷】说兵铸局的【大魏宫廷】军备量产不足,准确地说。应该是【大魏宫廷】局部时间内的【大魏宫廷】产量不足。

  打个比方说,驻军六营的【大魏宫廷】军备每两年一更替,可事实上,兵铸局只有一年在锻造武器装备,另外一年。则是【大魏宫廷】在储备熟铁的【大魏宫廷】库存。

  或许有人会问,为何不叫兵铸局不间断地铸造武器装备呢,如此,军备的【大魏宫廷】产量不是【大魏宫廷】可以翻倍么?

  但事实上这个行不通。

  毕竟兵铸局所打造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驻军六营的【大魏宫廷】军备,是【大魏宫廷】武装大魏最精锐的【大魏宫廷】军队所用的【大魏宫廷】武器装备,这就意味着,这些武器装备必须是【大魏宫廷】大魏目前最优质的【大魏宫廷】。

  倘若前一年兵铸局打造出来一批武器装备,结果第二年冶造局突然又改良出了更锋利、更坚固的【大魏宫廷】武器,这岂不意味兵铸局前一年的【大魏宫廷】投入全部白费了?

  驻军六营,谁不愿意拿更领先的【大魏宫廷】武器装备?谁愿意去领那些被淘汰的【大魏宫廷】?

  虽说冶造局已经好几年未曾对目前的【大魏宫廷】武器做出改进了,但这条规矩却未曾打破,毕竟谁也说不好冶造局会不会突然就拿出更先进的【大魏宫廷】武器来。

  正是【大魏宫廷】这个原因,让兵铸局前一年闲的【大魏宫廷】要死,可第二年却忙地几乎要发疯。

  可如今『量造』这个字眼,让魏天子意识到冶造局可能又有了什么进展。

  不可否认这是【大魏宫廷】一件好事,毕竟有时候爆发性的【大魏宫廷】短期产量更加重要,比如前线爆发大规模的【大魏宫廷】战争,需要紧急招募大量的【大魏宫廷】新军时,这一项尤其重要。

  若像兵铸局这样慢悠悠地铸造武器,如果没有武器储备,岂不是【大魏宫廷】会让前线的【大魏宫廷】战局失利?

  但倘若冶造局果真掌握了量产武器的【大魏宫廷】工艺,那就意味着,魏国不需要再额外储藏兵器,为了应付不可预测的【大魏宫廷】战争,而让大批的【大魏宫廷】武器堆积在兵库生锈。

  唯一的【大魏宫廷】问题是【大魏宫廷】,一旦冶造局介入了军器打造,日后它与兵铸局的【大魏宫廷】关系,恐怕就难以维持目前井水不犯河水的【大魏宫廷】局面了。

  不得不说,这份奏章的【大魏宫廷】确“敏感”,就连魏天子都迟迟难以做出决定。

  足足沉思了半个时辰,他这才提笔在这份奏章上做出批示:允!

  洪德十七年六月八日,为了协助兵铸局打造那批多达十三万的【大魏宫廷】武器装备,冶造局名下『大魏军式器械量造署』紧急立署,简称『军造署』。

  当这个消息传遍朝中后,兵铸局局丞李缙的【大魏宫廷】面色尤其难看,因为他知道,从今以后,打造军式武器装备这项肥缺,冶造局势必会介入其中与他们抢肉吃。

  可坏就坏在,赵弘润瞧准时机设立了『军造署』,偏偏兵铸局还无法提出抗议,毕竟从名义上说,冶造局是【大魏宫廷】为了帮助他们打造这批庞大的【大魏宫廷】军备,才设立的【大魏宫廷】这个新署。

  而对此,兵部尚书李鬻长叹了一口气。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让冶造局一个研发机构得到了能够打造军械的【大魏宫廷】权限,可想而知日后兵铸局的【大魏宫廷】处境。(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贞观帝师  白袍总管  谎话大王  正道潜龙  笔趣阁  努努书坊  开天录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调教大宋  都市之神帝驾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三寸人间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房贷计算器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