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二十一章:南梁王赵元佐

第三百二十一章:南梁王赵元佐

  南梁王赵元佐,这位曾经参与到上一代皇位争夺战争的【大魏宫廷】三伯,究竟会是【大魏宫廷】一个怎样的【大魏宫廷】人呢?

  抱持着诸般的【大魏宫廷】猜测与想象,赵弘润再一次地失眠了。

  好在这回情况并不严重,大约四更天的【大魏宫廷】时候,他便已昏昏入睡,一直睡到他六王叔赵元俼亲自登门来叫他。

  二人在王府内简单用了些饭菜,旋即便动身前往城外。

  此番赵弘润并没有带太多人,仅仅带了沈彧、褚亨、穆青三人而已,而赵元俼,则只带了他的【大魏宫廷】宗卫长王琫与另外一名宗卫,总共七人而已。

  “六叔,此番三伯回归大梁,难道朝廷没有出迎的【大魏宫廷】意思么?”

  在乘着马匹慢悠悠地前往城外十里亭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润忍不住询问道,因为此时朝中,尚未传开南梁王回归大梁的【大魏宫廷】消息,这意味着有人刻意封锁了消息,同时也表明,朝廷没有大张旗鼓派人出城迎接的【大魏宫廷】意思。

  赵元俼闻言微微笑道:“那是【大魏宫廷】你三伯,是【大魏宫廷】曾经被定为叛逆的【大魏宫廷】人啊。……朝中有不少官员,曾亲身经历十七年前那场争夺皇位的【大魏宫廷】战争,比如何相叙、贺枚、李鬻,在你父皇还未表明态度前,他们是【大魏宫廷】绝不敢露面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歪了歪脑袋,好笑地说道:“父皇都已主动将三伯召回大梁了,这还不算是【大魏宫廷】表明态度么?”

  赵元俼扭头看了一眼赵弘润,调侃道:“你父皇还看似站在兵铸局那边咧,可实际上呢?”

  “……”听赵元俼提到此事,赵弘润微微有些脸红,辩解道:“我那是【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怒火攻心,不曾细细琢磨,若是【大魏宫廷】细细琢磨的【大魏宫廷】话,也不至于看不清……”

  “哈哈哈。”

  赵元俼不置与否地笑了,摇摇头说道:“且不提此事。来,弘润,六叔考验考验你的【大魏宫廷】骑术。”

  说罢。他双腿一夹马腹,胯下骏马仿佛利箭离弓,瞬时窜了出去。

  赵弘润愣了愣,顿时反应过来。手中马鞭一抽胯下战马的【大魏宫廷】屁股,亦紧随了上去。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任凭赵弘润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缩短他与赵元俼的【大魏宫廷】距离,反而间距越拉越大。

  大概过了一盏茶工夫。赵元俼主动放缓了速度,策马伫立在原地,望着身后方追赶而来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摇摇头笑着调侃道:“曾统帅八万大军的【大魏宫廷】肃王,不想骑术竟这等不堪,亏六叔还有意让让你。”

  赵弘润闻言面色微红。

  事实上,他哪里懂得什么骑术,所谓的【大魏宫廷】骑术,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人在奔跑的【大魏宫廷】战马马背上活动自如,比如浚水军骁骑营的【大魏宫廷】骑兵。

  似赵弘润这种所谓的【大魏宫廷】骑术。顶多只能算是【大魏宫廷】借助马力代步罢了。

  这种事,其实赵弘润自己也心知肚明。

  不过,也就是【大魏宫廷】在这位六王叔面前,赵弘润罕见地会耍无赖。

  “不算!我适才还未准备好呢!”

  “那要不要再试试?你来发号施令?”赵元俼眨眨眼调侃道。

  赵弘润不由有些气短,毕竟在他面前的【大魏宫廷】,那可是【大魏宫廷】玩了半辈子犬马的【大魏宫廷】六王叔,骑术精湛恐怕不下于那些训练有素的【大魏宫廷】浚水军骑兵,说实话赵弘润真没有什么把握。

  “唔……若要比,咱得换马!”赵弘润眼珠子一转,盯上了赵元俼胯下那匹骏马。

  “嘿。倒是【大魏宫廷】滑头!”赵元俼轻笑一声,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不得不说,赵元俼的【大魏宫廷】马果然要比赵弘润那匹马来得优秀,奔跑起来的【大魏宫廷】感觉完全不同。但尽管如此,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输了,而且,输地比之前一次还惨。

  “服气了?”

  “哼!”

  两人换回了坐骑。

  不过尽管输了,赵弘润对赵元俼那匹马却是【大魏宫廷】十分好奇。

  要知道,赵弘润所乘的【大魏宫廷】马匹。那是【大魏宫廷】从兵部辖下的【大魏宫廷】驾部得来的【大魏宫廷】,称得上是【大魏宫廷】魏国内最优等的【大魏宫廷】骏马,主要是【大魏宫廷】供给于驻军六营的【大魏宫廷】骑兵队的【大魏宫廷】。

  可没想到,这种军马在脚力与爆发力上,却远逊色于赵元俼那匹马,这让赵弘润有些纳闷。

  “六叔,你这匹……并非是【大魏宫廷】产自河北的【大魏宫廷】马吧?”

  赵元俼微微一笑,调侃道:“弘润对于相马也有涉及?”

  “只是【大魏宫廷】感觉……感觉六叔这匹马的【大魏宫廷】脚力要比我这匹马优秀。”

  听闻此言,赵元俼也不隐瞒,如实说道:“此乃草原马,由乌氏牧养的【大魏宫廷】马匹。”

  乌氏?西戎的【大魏宫廷】一支?

  赵弘润面露惊讶之色。

  见他这幅表情,赵元俼似乎误会了,笑着说道:“事实上,六叔还有一些羌马,弘润若是【大魏宫廷】有兴趣的【大魏宫廷】话,六叔可以送你几匹乌氏马以及羌马的【大魏宫廷】幼种。”

  “幼马?”赵弘润不解地望着望着赵元俼,古怪说道:“六叔干嘛不直接与我成年的【大魏宫廷】马呢?”

  “那有什么意思?”赵元俼闻言有些哭笑不得,旋即向这个侄子灌注道:“所谓赌马,就是【大魏宫廷】要自己饲养培育,这才有乐趣,拿别人的【大魏宫廷】马,这有什么意思?”

  赵弘润闻言恍然大悟,他这才醒悟,原来他六叔赠送他幼年的【大魏宫廷】马匹,是【大魏宫廷】为了将他拉到赌马的【大魏宫廷】圈子里。

  赌马,这可以说是【大魏宫廷】大魏贵族间最常见、也是【大魏宫廷】最奢侈的【大魏宫廷】赌赛了,其中花费,远比所爆料出来的【大魏宫廷】某某姬赵一族子弟为女任一掷千金要高地多,那可不是【大魏宫廷】一般的【大魏宫廷】贵族玩得起的【大魏宫廷】。

  “我可没有那么多钱。”赵弘润闷闷地说道,要知道他现在还欠着户部与工部一屁股债呢。

  “哈哈,无妨。”赵元俼似乎是【大魏宫廷】看穿了赵弘润酸溜溜的【大魏宫廷】心思,笑着说道:“赛马并不一定要赌,总之,尝试看看罢。……人活一世,要懂得及时享乐,才不枉这一生啊。”

  不愧是【大魏宫廷】大纨绔的【大魏宫廷】发言……

  尽管忍不住吐糟了一番,但不可否认赵弘润对这位六王叔的【大魏宫廷】发言极为热诚。

  他这位六王叔,仿佛一辈子都在玩,似这般洒脱而自由自在的【大魏宫廷】纨绔生活,曾经让赵弘润憧憬向往不已。

  当然了,哪怕是【大魏宫廷】如今,也依旧羡慕憧憬。

  只可惜,赵弘润隐隐已经感觉到,他可能做不到像这位六王叔这样洒脱。因为他在接受了这位六王叔关于那些幼马的【大魏宫廷】馈赠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大魏宫廷】并非是【大魏宫廷】如何将其培育地出色,让六王叔大吃一惊,而是【大魏宫廷】在想。若将魏马与乌氏马、羌马配种杂交,能否繁衍出更出色、更优秀的【大魏宫廷】骏马。

  由此可见,赵弘润这辈子恐怕做不到像他六王叔赵元俼那样洒脱自在,性格决定命运。

  有的【大魏宫廷】人,命中注定无法只为自己而活。比如为魏国殚精竭虑的【大魏宫廷】魏天子,再比如赵弘润……

  这也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口口声声不满魏天子将冶造局塞给他,却仍然全心全意奉献力量的【大魏宫廷】原因。

  大梁南郊十里亭,很快就到了。

  迎送不过十里地,这是【大魏宫廷】魏人的【大魏宫廷】习俗,大概就是【大魏宫廷】,尽管不舍、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的【大魏宫廷】意思。

  让宗卫们将马匹拴在十里亭外的【大魏宫廷】拴马桩上,赵弘润与赵元俼迈步走入十里亭。

  对于这座亭子,赵弘润并不陌生。

  他曾在这里与玉珑公主等待何昕贤的【大魏宫廷】到来,也曾在这里送别他六哥赵弘昭与其新婚妻室嫆姬夫妇俩。哦,还曾在这里与芈姜、芈芮姐妹送走楚暘城君熊拓。

  但说到在这里接什么人,那可还真是【大魏宫廷】头一遭。

  “六叔,三伯什么时候到?”赵弘润望了一眼天色,问道。

  只可惜,这事赵元俼还不清楚,他一边吩咐其宗卫长王琫从马匹的【大魏宫廷】背囊中取出一些肉干、果干,还有几壶酒水,一边对赵弘润说道:“放心,这条是【大魏宫廷】官道。安心等些时候,你那三伯会来的【大魏宫廷】。”

  “唔。”赵弘润点了点头。

  两人对坐下来,边饮酒边闲聊着。

  期间,赵元俼向赵弘润讲述了一些他在陇西一带时的【大魏宫廷】所见所闻。包括他与乌氏一族的【大魏宫廷】交易,以及与一小队羌人所发生的【大魏宫廷】冲突,听得赵弘润津津有味,丝毫未曾感觉到时间的【大魏宫廷】流逝。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直伫立在赵元俼身后的【大魏宫廷】宗卫长王琫眼神一凛,低声说道:“王爷。来了!”

  赵元俼讲述自己经历的【大魏宫廷】声音戛然而止,扭头望向来路。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亦下意识地转头望向那条官道,只见那条官道上,慢悠悠地行驶来一辆马车。

  那会是【大魏宫廷】三伯?

  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眼中露出几许难以置信之色,毕竟那辆马车实在是【大魏宫廷】太破旧了,车厢外的【大魏宫廷】木板表皮东一块西一块地脱落,通体灰不溜秋的【大魏宫廷】,很难想象竟会是【大魏宫廷】堂堂一位王爷的【大魏宫廷】坐乘。

  而在那辆马车的【大魏宫廷】四周,有四名骑着马匹的【大魏宫廷】护卫如果说摹敬笪汗ⅰ壳四名穿着跟寻常百姓似的【大魏宫廷】男子也能算是【大魏宫廷】护卫的【大魏宫廷】话。

  但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并不敢小看那四名平民打扮的【大魏宫廷】中年男子,包括驾驭着马车的【大魏宫廷】那名中年马夫。

  因为在这五个人身上,赵弘润嗅到了与沈彧,与王琫,与百里跋、司马安等人相似的【大魏宫廷】气息。

  宗卫出身!

  似那种举止气势仿佛将军般的【大魏宫廷】护卫,就唯有宗卫!

  “……”

  马车缓缓地降下了速度,而那四名骑士中,有一人缓缓策马来到了亭子前,面无表情地看着亭子里的【大魏宫廷】众人。

  此时,赵元俼身后的【大魏宫廷】宗卫长王琫,以及另外一名宗卫,不动声色地站到了他家王爷身前,与那名骑士对视着。

  沈彧、褚亨、穆青三名年轻的【大魏宫廷】宗卫,忽然感觉亭子内外的【大魏宫廷】气氛有些不对劲。

  这几个家伙……

  他们惊骇地望着那四名骑士,右手已不受控制地摸向腰间的【大魏宫廷】武器。

  而就在这时,那辆马车停了下来。

  一名身穿着素白布衣的【大魏宫廷】中年人,缓缓走下了马车,用一双仿佛能看穿一切的【大魏宫廷】眸子,扫向亭子内的【大魏宫廷】众人。

  那便是【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

  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激动,赵弘润感觉体内的【大魏宫廷】血液都为止凝结了一般。(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谎话大王  大魏宫廷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正道潜龙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深圳民升激光  山东布洛尔  都市奇门医圣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调教大宋  深圳民升激光  白袍总管  都市之神帝驾到  努努书坊  圣墟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贞观帝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