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三十六章:羱族青羊部落 二

第三百三十六章:羱族青羊部落 二

  PS.奉上今天的【大魏宫廷】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那是【大魏宫廷】……鄙视的【大魏宫廷】眼神么?』

  赵弘润回忆着芈姜在撇开视线前,他从她眼中所瞧见的【大魏宫廷】,很显然,方才那名羱族少女挑逗赵弘润,或者说是【大魏宫廷】向他示爱的【大魏宫廷】举动,这个腹黑的【大魏宫廷】女人肯定是【大魏宫廷】都看在眼里了。

  『不会是【大魏宫廷】在吃醋吧?』

  赵弘润回过头去,恶意满满地冲着芈姜邪邪笑了笑。

  虽然不清楚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原因,使得他与芈姜之间有了一种仿佛心有灵犀的【大魏宫廷】默契,但这种默契,还真是【大魏宫廷】不可思议。

  这不,明明赵弘润没有说话,但他心中所想的【大魏宫廷】事,芈姜似乎有所察觉,以至于她忽然又转过头来,愤慨地瞪了一眼赵弘润,将后者吓了一跳。

  赵弘润挠了挠脸,放弃了继续挑衅芈姜的【大魏宫廷】打算,毕竟他感觉到,那个腹黑的【大魏宫廷】女人已经出奇的【大魏宫廷】愤怒了,或者说,是【大魏宫廷】羞愤。

  而此时,青羊部落的【大魏宫廷】族长阿穆图又说了几句赵弘润听不懂的【大魏宫廷】羱族话,旋即,那几名方才倒酒的【大魏宫廷】羱族少女,又合力托着一只巨大的【大魏宫廷】木盘走入了帐内,木盘内所盛放的【大魏宫廷】,那是【大魏宫廷】一只硕大的【大魏宫廷】烤全羊。

  『那是【大魏宫廷】羊羔?怎么会这么大?』

  赵弘润很是【大魏宫廷】纳闷,毕竟按理来说,烤羊羔所选用的【大魏宫廷】羊羔,不至于会那么大才对,都快记得上魏国的【大魏宫廷】成年羊只了。

  似乎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赵弘润纳闷的【大魏宫廷】神色,赵元俼低声解释道:“这就是【大魏宫廷】羱羊。羱族人视为宝羊的【大魏宫廷】羊。”

  『这就是【大魏宫廷】羱羊?』

  首次见到实物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恍然地点了点头。

  据他所知,羊在羱族人眼中是【大魏宫廷】神圣的【大魏宫廷】动物,或者说是【大魏宫廷】上天赐予的【大魏宫廷】神物。

  在羊的【大魏宫廷】身上,羱族人能够得到足以使他们在贫瘠的【大魏宫廷】草原上生存下来的【大魏宫廷】必须品。

  比如羱族人身上所穿的【大魏宫廷】衣物,那皆是【大魏宫廷】用羊皮缝制而成的【大魏宫廷】羊皮袄或羊皮裙。

  再比如羊奶酒、奶酪、羊肉等。

  甚至于,连羊的【大魏宫廷】骨头与羊角。羱族人都能充分地利用:他们将羊角制成酒杯,将羊骨头削尖作为长矛的【大魏宫廷】骨刃,毫不夸张地说,一只羊浑身上下任何一个部位,羱族人都能充分利用。

  正是【大魏宫廷】因为有了羊,羱族人哪怕不像魏人那样耕种粮食,也能生存下来。

  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如此,羱族人将羊视为神圣的【大魏宫廷】动物,制定了许许多多与羊有关的【大魏宫廷】规定与习俗。

  在这里。羱族人的【大魏宫廷】任何一个活动、庆典,都离不开羊。

  而同时,羱族人也不允许在没有必要的【大魏宫廷】情况下伤害羊只,哪怕是【大魏宫廷】两个部落发生冲突,也绝不会杀戮对方部落的【大魏宫廷】羊只,这是【大魏宫廷】默定的【大魏宫廷】规矩。

  而在所有羊只中,羱羊,一种比一般羊只体型巨大、且浑身长有白色长毛的【大魏宫廷】犄角羊。则被羱族人视为更加神圣的【大魏宫廷】宝羊,如若不是【大魏宫廷】重大的【大魏宫廷】庆典、或者说有贵客来做客。否则是【大魏宫廷】绝对不会宰杀的【大魏宫廷】。

  由此可见,赵弘润他六王叔赵元俼在这支青羊部落中的【大魏宫廷】贵宾地位,着实不低。

  随着几名青羊部落的【大魏宫廷】羱族少女将那只盛放着烤羱羊羊羔的【大魏宫廷】木盘摆在地上,族长阿穆图拿起一柄金光闪闪的【大魏宫廷】小匕首,起身走向了羊羔。

  这个赵弘润懂:这是【大魏宫廷】『分食』习俗。

  在比较古老的【大魏宫廷】种族文化中,仍旧保留着『分食』的【大魏宫廷】习惯。比如羱族人,他们不会很奢侈地一次烤许多只羊羔,让每一名宾客人手一只,他们只会挑一只比较肥壮的【大魏宫廷】羊羔宰杀烤制,用锋利的【大魏宫廷】割肉小刀从羊羔上割下不同部位的【大魏宫廷】肉。按照宾客的【大魏宫廷】地位高低,将其分给招待的【大魏宫廷】宾客或者家人。

  事实上,魏人原来也有这种习俗,比如在祀天仪式中,东宫太子弘礼就曾在作为祭品的【大魏宫廷】牛身上割下血肉,将最好的【大魏宫廷】血肉奉献给『天父』或『地母』,余下的【大魏宫廷】血肉,才由朝臣以及围观祭祀的【大魏宫廷】百姓分食。

  这是【大魏宫廷】最佳的【大魏宫廷】例子。

  但不可否认,这种分食的【大魏宫廷】习俗,在魏国已经逐渐被人遗忘了,只有在祭祀天地的【大魏宫廷】时候才会沿用。

  在帐内众人的【大魏宫廷】注视下,族长阿穆图麻利地羊羔分割,将其按照地位高低分给不同的【大魏宫廷】人。

  比如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六王叔赵元俼,他就分到了一整只羊头,按理来说,羊的【大魏宫廷】首部是【大魏宫廷】最尊贵的【大魏宫廷】,唯有部落的【大魏宫廷】族长才有资格享用,由此不难猜测,赵元俼作为宾客,在青羊部落的【大魏宫廷】地位着实崇高。

  而除此以外,赵元俼那几名宗卫,以及赵弘润那几名宗卫,分别收获了一只后腿与前腿。

  在吃猪肉的【大魏宫廷】时候,前腿肉要比后腿肉好吃,但吃羊肉的【大魏宫廷】时候恰恰相反,由于羊的【大魏宫廷】爆发力皆在后腿上,因此,后腿肉要比前腿肉有韧性,尤其是【大魏宫廷】羊羔,肉味鲜嫩而耐嚼。

  从这不难看出,在这些羱族人的【大魏宫廷】压力,赵元俼那位宗卫,“贵客地位”显然要比赵弘润身后的【大魏宫廷】那位宗卫们高。

  不过待等轮到赵弘润时,他不由地有些犯愣了,因为他分到了两个球。

  这个部位,羱族人称呼为『羊球』,而赵弘润则叫它,『羊****』。

  无论是【大魏宫廷】怎样称呼,不得不说,当赵弘润看到属于他的【大魏宫廷】那份食物时,整个人都傻住了。

  倒不是【大魏宫廷】说这个部位不好,事实上,羊球与羊眼珠,是【大魏宫廷】羊身上最贵重的【大魏宫廷】部位之一,一般情况下,羱族人会将这对羊球给部落中最受期待的【大魏宫廷】少年,这非但是【大魏宫廷】大补的【大魏宫廷】东西,其寓意也很好。

  只是【大魏宫廷】在赵弘润看来,这有些微妙。

  毕竟端给他那盘装有一对羊球的【大魏宫廷】木盘的【大魏宫廷】,正是【大魏宫廷】那名方才挑逗过他的【大魏宫廷】羱族少女,而此时,这名羱族少女正眉目含情地望着他呢。

  赵弘润抬头偷偷望了一眼族长阿穆图以及帐内其余的【大魏宫廷】羱族人,从他们笑眯眯的【大魏宫廷】表情中。感受到了深深的【大魏宫廷】“恶意”。

  “羱族人不允许浪费从羊身上获取的【大魏宫廷】食物哦,尤其是【大魏宫廷】从宝羊身上获取的【大魏宫廷】。……不想与他们为敌,就得老老实实接受属于自己的【大魏宫廷】那份食物,并且,全部吃掉它。”

  在一旁,六王叔赵元俼一边咀嚼着从羊头上获得的【大魏宫廷】眼珠子。一边一脸坏笑地“落井下石”。

  那一瞬间,赵弘润仿佛感觉整个帐篷的【大魏宫廷】人都在瞧着自己,让他好生不自在。

  『罢了,入乡随俗吧。』

  安慰了自己一句,赵弘润伸手抓起一只羊球,放入嘴里咬了一口,慢慢咀嚼着。

  说实话,作为羊身上最是【大魏宫廷】大补的【大魏宫廷】部位,羊球的【大魏宫廷】味道十分美味。就是【大魏宫廷】它的【大魏宫廷】位置有些微妙。

  这不,赵弘润都能感觉到,当他在咀嚼羊球的【大魏宫廷】时候,身后的【大魏宫廷】玉珑公主早已羞红了脸,就连芈姜脸上也泛起了阵阵绯红,唯有没心没肺的【大魏宫廷】芈芮正两眼放光地热衷于消灭属于她的【大魏宫廷】那份食物。

  可能是【大魏宫廷】心理作用吧,待等赵弘润就着羊奶酒吃完了那对羊球后,他感觉身体里仿佛燃起了一团火焰。同时,那名羱族少女的【大魏宫廷】目光。亦变得更加火热而温柔,直勾勾地瞧着赵弘润。

  『不太妙啊……』

  赵弘润赶紧低下了头。

  要知道,在羱族人的【大魏宫廷】风俗中,未婚的【大魏宫廷】少女与已婚的【大魏宫廷】女子,两者的【大魏宫廷】习俗是【大魏宫廷】不同的【大魏宫廷】。

  打个比方说,羱族的【大魏宫廷】男人会将自己的【大魏宫廷】妻妾献给尊贵的【大魏宫廷】客人侍寝。但是【大魏宫廷】未经人事的【大魏宫廷】羱族少女,一旦碰过了,那是【大魏宫廷】要负责的【大魏宫廷】。

  难不成回大梁的【大魏宫廷】时候,要带一名羱族的【大魏宫廷】少女回去?

  唔,其实倒也没什么不好……

  赵弘润偷偷抬头打量着那名羱族少女。

  不可否认。似这种异族风情的【大魏宫廷】羱族少女,与以往赵弘润所见过的【大魏宫廷】魏女、楚女大相径庭,她们最大的【大魏宫廷】不同就是【大魏宫廷】热情、开放,比如,哪怕是【大魏宫廷】初次见面,这名美丽的【大魏宫廷】羱族少女就有勇气向赵弘润示爱,并且挑逗他。

  不过说实话,这种火热的【大魏宫廷】热情,让赵弘润感觉有些吃不消。

  更别说身后还有一个芈姜虎视眈眈地盯着他,虽然说两者实际上没啥关系吧,但赵弘润隐隐有种在妻子面前与其他女人偷情的【大魏宫廷】错觉。

  在作为主菜的【大魏宫廷】羱羊羊羔后,菜色就比较常见了,比如一锅羊汤,别看这一锅羊汤味道鲜美,肉也丰富,但事实上它是【大魏宫廷】及不上刚才那道羱羊羊羔的【大魏宫廷】。

  不过在不懂羱族人文化的【大魏宫廷】人看来,或许这锅羊汤肉,才是【大魏宫廷】真正的【大魏宫廷】大餐吧。

  之后,羱族人又奉上了作为饭后甜点的【大魏宫廷】羊奶酪,以及一种称之为羊饼的【大魏宫廷】食物,分给那些还未吃饱的【大魏宫廷】人。

  事实,将羊饼撕碎抛在羊奶里,这才是【大魏宫廷】羱族人最日常的【大魏宫廷】食物,宰羊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大魏宫廷】那么频繁的【大魏宫廷】事。

  酒足饭饱之后,帐内的【大魏宫廷】青羊部落的【大魏宫廷】男人,纷纷告辞,回到他们自己的【大魏宫廷】帐篷去了。

  而赵元俼,也与青羊部落的【大魏宫廷】族长阿穆图聊起了『借道』的【大魏宫廷】事。

  阿穆图是【大魏宫廷】会讲魏言的【大魏宫廷】,他告诉赵元俼,这次在宿营地里的【大魏宫廷】羱族人,大概有十四支比较大的【大魏宫廷】部落,大约占三川之地内的【大魏宫廷】羱族大部落的【大魏宫廷】一半左右,而这十四支大部落中,又有一半以上对『借道』一事心存猜忌。

  “……包括我青羊部落。”

  阿穆图很直言不讳地向赵元俼表达了他对魏国亦心存警惕的【大魏宫廷】心态。

  对于,赵弘润倒不感觉意外,毕竟对于三川之地的【大魏宫廷】羱族人而言,魏国是【大魏宫廷】一个庞大的【大魏宫廷】国家,有着用于征战的【大魏宫廷】正规军,武器、装备无不领先羱族人数十年。

  打个比方说,在羱族人这边贵重的【大魏宫廷】铁剑,在魏国比比皆是【大魏宫廷】。

  更要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羱族人赖以居住的【大魏宫廷】三川之地,那是【大魏宫廷】曾经从魏国手中夺来的【大魏宫廷】,因此,羱族人一直提防着魏国为了夺回国土,与他们发生战争,将他们在次驱赶到那遥远的【大魏宫廷】、贫瘠的【大魏宫廷】北方去。

  “那么……羯族人与羝族人呢?”

  赵元俼正色问道。

  阿穆图抱着双臂,微微摇了摇头。

  当日,赵弘润这才得知,原来三川之地的【大魏宫廷】阴戎,大致可分为三类:爱好和平、与魏国多有接触的【大魏宫廷】羱族人,以及曾被羱族视为下等人、且如今对魏国态度不明的【大魏宫廷】羝族人,还有那视三川之地为他们所用、强烈拒绝魏人借道的【大魏宫廷】羯族人。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大魏宫廷】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凡人修仙传  贞观帝师  神级奶爸  正道潜龙  谎话大王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调教大宋  都市之神帝驾到  笔趣阁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修真聊天群  房贷计算器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圣墟  笔趣阁  调教大宋  谎话大王  深渊主宰  大魏宫廷  白袍总管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