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四十四章:危机降临

第三百四十四章:危机降临

  在结伴了一段路后,雍王弘誉便带着他那十位宗卫们准备离开。|

  据这位王兄笑称,他听有人说这附近曾经有一头白皮老虎出没,因此,他想尝试着狩猎那头白皮老虎。

  能够生擒固然是【大魏宫廷】最好,如若不能,便猎杀此兽,将皮毛剥下,作为献给他们父皇的【大魏宫廷】礼物。

  听闻此言,赵弘润愣了半响。

  十一个人,在这深山野林狩猎猛虎?

  从某种角度而言,这位二王兄博得他们父皇的【大魏宫廷】欢心,也真是【大魏宫廷】够拼的【大魏宫廷】。

  不过这也给赵弘润提了个醒:莫非诸位王兄历来参加狩猎,都要给父皇带回一份礼物?

  “既然如此,二王兄可要多加小心啊。”

  “多谢弘润,为兄会小心的【大魏宫廷】。”

  待等雍王弘誉向他们六王叔赵元俼告别后,他带着他那十名宗卫便驾马离开了。

  望了一眼雍王弘誉离去的【大魏宫廷】背影,赵弘润纳闷地转头对六王叔赵元俼说道:“六叔,你不喜二王兄么?”

  赵元俼不解地问道:“何出此言?”

  只见赵弘润耸了耸肩,说道:“方才二王兄在时,你的【大魏宫廷】话可不多。”

  “喔。”赵元俼闻言脸上露出了释然的【大魏宫廷】神色,微笑着说道:“那并非是【大魏宫廷】不喜雍王,只是【大魏宫廷】避嫌而已。……终归他与你不同,他是【大魏宫廷】力争皇位的【大魏宫廷】皇子,与他走得太过于亲近,难免会被人误会的【大魏宫廷】,到时候就麻烦多多了。”

  “原来如此。”赵弘润亦释然了,他这才想起,眼前这位六王叔是【大魏宫廷】不喜欢与他人争执的【大魏宫廷】,更不喜欢陷身在权利争斗的【大魏宫廷】漩涡中。

  “不过话说回来,二王兄还真是【大魏宫廷】胆气十足。十一个人就敢在这种深山老林狩猎猛虎。”

  赵元俼微微一笑,意有所指地说道:“有所图啊……你二王兄活得也甚辛苦。”

  赵弘润闻言乐了,他当然听得懂赵元俼这话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笑着说道:“还是【大魏宫廷】我叔侄二人逍遥自在。”

  “哈哈。”赵元俼哈哈一笑,旋即。他沉思道:“话说回来,若是【大魏宫廷】你二王兄果真献上白虎皮给你父皇作为礼物,你这边倒是【大魏宫廷】也不能太寒碜了……你想好拿什么礼物献给你父皇了么?”

  “想好了。”赵弘润耸耸肩,漫不经心地说道:“回去的【大魏宫廷】时候给父皇拎两兔子就得了。”

  “……”赵元俼目瞪口呆地看着赵弘润,旋即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在笑了一阵后,他眼珠微转,坏笑道:“这样吧,六叔协助你狩一头熊。至于将这只熊究竟献给你父皇作为礼物,还是【大魏宫廷】送给阿穆图那个小女儿,就由你自己来想,如何?”说罢,他不等赵弘润回答,又坏笑着重复道:“只能一头。”

  这还用想?给父皇逮两兔子就得了。

  赵弘润瞬间便愉快地做出了决定,尽管不适应羱族的【大魏宫廷】习俗,但男儿的【大魏宫廷】天性使然,似这种上好的【大魏宫廷】猎物,自然要赠予佳人咯。

  反正在赵弘润看来。他父皇也不会缺一块熊皮毯子什么的【大魏宫廷】。

  不过由此可见,这位六王叔从某种角度上说,还是【大魏宫廷】挺“缺德”的【大魏宫廷】。

  可能是【大魏宫廷】猜到了六王叔是【大魏宫廷】故意在逗自己。赵弘润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随后,他好奇地问道:“六叔,真去猎熊?”

  “你六叔什么时候骗过你?”赵元俼用拇指指了指背后,说道:“没瞧见都准备好了么?”

  准备?什么准备?

  赵弘润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这位六王叔,随即,他回过头去望了一眼六王叔的【大魏宫廷】那十名宗卫。

  他目瞪口呆地他发现,这位六王叔的【大魏宫廷】宗卫中,竟然有两名身材魁梧的【大魏宫廷】宗卫各自背着一架重弩。一架能射出枪杆粗细弩箭的【大魏宫廷】重弩。

  竟然是【大魏宫廷】攻城武器……

  赵弘润有些看傻了,记得方才出行时。他还真没发现他六叔的【大魏宫廷】宗卫中竟然还扛着那种吓人的【大魏宫廷】兵器。

  他目瞪口呆地问道:“六叔,你带着那玩意做什么?”

  赵元俼满脸奇怪地说道:“不是【大魏宫廷】说了去猎熊么?”

  您也太……

  赵弘润真有些无语了。苦笑着说道:“你从哪弄来的【大魏宫廷】?这玩意,应该堆在兵部的【大魏宫廷】库房里吧?”

  赵元俼嘿嘿笑了笑:“六叔自然有办法。”

  得!

  赵弘润翻了翻白眼:“六叔,那是【大魏宫廷】军用的【大魏宫廷】兵器啊。”

  “反正是【大魏宫廷】堆在兵部库房等着生锈,六叔借出来用用怎么了?回头再还回去呗。”说着,赵元俼仿佛是【大魏宫廷】想到了什么,回头瞅着赵元俼嘀咕道:“话说回来,你小子如今可是【大魏宫廷】执掌冶造局了啊,怎么,回头徇徇私,给六叔打造几副狩猎用的【大魏宫廷】猎具?”

  猎具啊……

  赵弘润脑海中不由地浮现出那两架吓人的【大魏宫廷】重弩,一脸无语之色:“似方才的【大魏宫廷】重弩,五万银子一架!”

  赵元俼闻言露出了惊恐的【大魏宫廷】表情:“臭小子,你抢钱啊!”

  赵弘润耸了耸肩,没好气地说道:“反正六叔你有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钱,我听说前几日还跟哪个家伙赌马来着,输了一大笔恰敬笪汗ⅰ慨吧?”

  “呃……”赵元俼面色尴尬地挠了挠脸。

  就在这时,他们一行人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

  赵弘润疑惑地回头过去,正巧望见一队人马向他们而来。

  “王爷,是【大魏宫廷】冲着咱们来的【大魏宫廷】。”赵元俼的【大魏宫廷】宗卫长王琫小声提醒了一句,因为他注意到,对方是【大魏宫廷】故意接近他们,就跟方才那些羯族羯角部落的【大魏宫廷】人一样。

  “……”赵元俼眼眸内的【大魏宫廷】神色微微一沉,但却抬手做了一个手势,示意王琫稍安勿躁,静观其变。

  而不同于赵元俼等人的【大魏宫廷】戒备,赵弘润在瞧清楚来人后,脸上却露出了几分笑容。

  原来,驾驭着马匹驰骋在那支队伍前方的【大魏宫廷】,竟然就是【大魏宫廷】昨日在那堆巨大篝火旁相遇的【大魏宫廷】那名秦国少年,秦少君。

  不得不说。今日的【大魏宫廷】秦少君换了一身猎服,扎着发束,显得英气十足。

  赵弘润下意识地抬起手。准备与对方打声招呼。

  可没想到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秦少君却驾驭着骏马径直从他身旁不远处疾驰而过。

  隐约间。赵弘润好似还听到一声听起来挺做作的【大魏宫廷】冷哼。

  什么情况?

  赵弘润倍感莫名其妙。

  而此时,秦少君身后的【大魏宫廷】护卫们亦紧跟上他们的【大魏宫廷】主人,不过在经过赵弘润身旁时,这群五大三粗的【大魏宫廷】壮汉也没忘了狠狠瞪后者一眼。

  一队人马,驰骋而去,转眼之间便只留下了一个背影,这让抬着手准备与秦少君打招呼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好不尴尬。

  怎么回事?

  全神戒备的【大魏宫廷】宗卫们面面相觑,他们有种古怪的【大魏宫廷】感觉。仿佛这队人马故意从他们身边疾驰而过,就是【大魏宫廷】为了狠狠瞪赵弘润一眼。

  至于他们这些人,全被对方当成了空气。

  “是【大魏宫廷】认识的【大魏宫廷】人?”赵元俼惊愕地问道。

  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大魏宫廷】因为这队人马的【大魏宫廷】“敌意”有些特别,那不像是【大魏宫廷】羯族羯角部落那种纯粹的【大魏宫廷】敌意,而像是【大魏宫廷】……另外一种微妙的【大魏宫廷】敌意。

  并且,专门只针对赵弘润一人。

  赵弘润满脸尴尬地收回了抬起的【大魏宫廷】手,讪讪说道:“若是【大魏宫廷】之前,我会说姑且是【大魏宫廷】,可眼下嘛……我也不知该如何解释。”

  赵元俼闻言眼神微微一凝。放眼望向远去的【大魏宫廷】那队人马。

  莫非这些人,就是【大魏宫廷】将陇西之事告诉给弘润的【大魏宫廷】秦人么?

  他低着头,若有所思。

  这时。就连宗卫沈彧亦策马靠了过来,满脸不解地问道:“殿下,您是【大魏宫廷】什么时候得罪了那些人么?”

  这不,就连沈彧都看出来了。

  毕竟秦少君那队人马的【大魏宫廷】“敌意”,那是【大魏宫廷】专门针对赵弘润一人的【大魏宫廷】,这跟针对所有魏人的【大魏宫廷】那些羯族羯角部落的【大魏宫廷】人,可是【大魏宫廷】有着本质的【大魏宫廷】区别的【大魏宫廷】。

  我得罪了他们了……么?

  赵弘润挠挠头,使劲回忆,但仍旧想不起来究竟何时得罪了秦少君那一行人。

  “莫名其妙。”他低声嘀咕了一句。

  当日。六王叔赵元俼与他的【大魏宫廷】宗卫们,果真用那两架重弩。协助赵弘润狩获了一头棕灰色皮毛的【大魏宫廷】熊。

  望着那两架攻城兵器范畴的【大魏宫廷】重弩轻易便刺穿了那棕熊厚实的【大魏宫廷】熊皮,赵弘润再一次深刻体会到了先进兵器所带来的【大魏宫廷】压倒性的【大魏宫廷】杀伤力。

  而除了那头熊外。赵弘润一行人还收获了其他不少猎物,不过大多是【大魏宫廷】狐、狸、狼、狈、山鸡等猎物,很遗憾地没有遇到虎豹之类的【大魏宫廷】猛兽。

  待等夜晚返回青羊部落的【大魏宫廷】宿营地时,天色已趋近黄昏,而羱族青羊部落的【大魏宫廷】人,亦准备好了似昨晚般丰盛的【大魏宫廷】晚餐,款待为他们部落带来了许多猎物的【大魏宫廷】赵元俼、赵弘润一行人。

  而就在整个宿营地内人烤制肉食,准备庆典之时,在距离宿营地大概三里外的【大魏宫廷】邙山半山腰,却有一帮人啃食着血淋淋的【大魏宫廷】野兽生肉,远远注视着篝火繁华的【大魏宫廷】宿营地。

  “噔噔噔……”

  随着一阵脚步声响起,一名男子跑上了山,走到一块山石旁,望着那名吊儿郎当坐姿,正一脸自若啃食地生肉的【大魏宫廷】男人。

  “老大,咱们查过了,那个家伙给咱们的【大魏宫廷】消息应该不会有错,那个营地,的【大魏宫廷】确有不少魏人……很有可能,魏国的【大魏宫廷】王当真就在此地。”

  那名被称之为老大的【大魏宫廷】男人,闻言啃肉的【大魏宫廷】动作一顿,随手将血淋淋的【大魏宫廷】兽腿丢在一旁,用手抹了抹嘴边的【大魏宫廷】兽血。

  “既然雇主给予的【大魏宫廷】消息准确,那咱们就没有收手的【大魏宫廷】道理了……”说罢,他缓缓站了起来,吮吸着手指上的【大魏宫廷】几丝兽血,压低声音轻笑道:“小的【大魏宫廷】们,待会,谁都可以杀,但是【大魏宫廷】那个魏国的【大魏宫廷】王,咱们那位出手阔绰的【大魏宫廷】雇主,要求生擒!……明白么?”

  “老大放心,兄弟们不会坏事的【大魏宫廷】,嘿嘿……”

  附近,那些手下抽出了腰间的【大魏宫廷】刀刃,一脸凶相地舔了舔刀身。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修真聊天群  开天录  都市奇门医圣  开天录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笔趣阁  谎话大王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调教大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凡人修仙传  凡人修仙传  都市奇门医圣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谎话大王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