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四十七章:堪称精骑的【大魏宫廷】马贼

第三百四十七章:堪称精骑的【大魏宫廷】马贼

  <=""></>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大魏宫廷】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陛下。”

  三卫军总统领李钲撩起帐幕走入了魏天子所居住的【大魏宫廷】帐篷。

  “外面发生了何事?那阵笛声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

  魏天子坐在毛毯铺成的【大魏宫廷】床榻上问道。

  “末将已经派人去查询了,不过……”说到这里,李钲顿了顿,皱眉说道:“末将怀疑有可能是【大魏宫廷】羱族人遭到了袭击。”

  “……”魏天子闻言露出几分惊容,随后面色忽然就变得无比凝重。

  『袭击羱族人的【大魏宫廷】,究竟是【大魏宫廷】哪方人马?为何偏偏挑在这个时候?难不成是【大魏宫廷】为了破坏这次我大魏与阴戎的【大魏宫廷】会谈?』

  想到这里,魏天子不由地又想起了去年『楚国使节熊汾遇袭』一事,想到了儿子赵弘润所提过的【大魏宫廷】『大魏国内可能潜藏着反叛势力』,脸上的【大魏宫廷】神色逐渐变得阴沉下来。

  这个时候羱族人遇袭,对于魏国而言可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事。

  显而易见,这次袭击准是【大魏宫廷】针对魏国的【大魏宫廷】阴谋,可能是【大魏宫廷】为了破坏魏国与阴戎的【大魏宫廷】关系。

  这让魏天子本来就糟糕的【大魏宫廷】心情变得愈加糟糕。

  要知道,羯族羯角部落那群人,本来就在处心积虑地想破坏这次会谈,一个劲地挑衅他们魏国,而眼下,羱族人的【大魏宫廷】部落遭到不明势力的【大魏宫廷】袭击,这岂不是【大魏宫廷】给了那些羯族人挑唆羱族人的【大魏宫廷】借口?

  “若真有人袭击羱族人的【大魏宫廷】部落,便派虎贲禁卫前去增援!”魏天子沉声说道。

  “是【大魏宫廷】!”李钲闻言点头,正欲离开帐篷前去下令,却又听魏天子喊住了他:“等等。”

  “陛下还有何吩咐?”

  “仔细查询,袭击羱族人部落的【大魏宫廷】。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人。”

  “是【大魏宫廷】!”

  李钲抱拳离去。

  望了一眼晃动的【大魏宫廷】帐幕,一脸阴沉地低头思忖着。

  而与此同时,在青羊部落的【大魏宫廷】宿营地<="l">。那群袭击营地的【大魏宫廷】马贼,已突破了宗卫们的【大魏宫廷】防线。杀到了青羊部落的【大魏宫廷】营地内。

  不得不说,这帮马贼的【大魏宫廷】实力相当强悍,他们用手中的【大魏宫廷】弯刀,杀死了一名又一名青羊部落的【大魏宫廷】人。

  而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群马贼至今还未被杀一人。

  这份强悍的【大魏宫廷】战斗力,简直不亚于浚水军的【大魏宫廷】骁骑营骑兵。

  『难道是【大魏宫廷】韩国的【大魏宫廷】精锐骑兵?』

  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心中突然浮现一个在他看来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猜测。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此地可是【大魏宫廷】黄河南侧,韩国的【大魏宫廷】骑兵尚未攻破河东郡。怎么可能深入到黄河以南来?

  按理来说,倘若韩国的【大魏宫廷】骑兵大肆渡河的【大魏宫廷】话,西边的【大魏宫廷】成皋军以及东边的【大魏宫廷】南燕军,应该会发现并且提前预警才对。

  还有一点,赵弘润也十分在意。

  据他所知,这座宿营地,在刨除了他们魏人以外,光是【大魏宫廷】羱、羝、羯三族的【大魏宫廷】首领使者团人数,便有不下三四千之数,而附近。整个宿营地四面八方都吹响了羱族人用来预警的【大魏宫廷】警笛,这是【大魏宫廷】否意味着,整个宿营地遭到了全面袭击?

  倘若当真如此。那对方的【大魏宫廷】人数岂不是【大魏宫廷】得有数千人?

  这样庞大的【大魏宫廷】人数,成皋军竟然没有察觉到?

  不过眼下的【大魏宫廷】境况,却容不得赵弘润细细思忖这件事,毕竟那些马贼已突破了宗卫们的【大魏宫廷】防线,朝着营地深处杀来。

  眼瞅着冲在最前面的【大魏宫廷】那名凶悍的【大魏宫廷】马贼,赵弘润首次体会到了死亡的【大魏宫廷】威胁,那是【大魏宫廷】一种仿佛从骨子里泛起阵阵寒意的【大魏宫廷】错觉,让他握着匕首的【大魏宫廷】手不禁微微发抖。

  的【大魏宫廷】确,他是【大魏宫廷】统帅过八万人的【大魏宫廷】大军没错。可他何曾亲自上阵杀过敌?

  望着那名马贼手中那明晃晃的【大魏宫廷】弯刀,赵弘润只感觉自己仿佛被抽走了全身力气。难以动弹。

  “别傻愣着!”

  在赵弘润身旁不远处的【大魏宫廷】六王叔赵元俼奋力撞开了赵弘润与乌娜两人,在千钧一发之际。用自己手中的【大魏宫廷】剑,替赵弘润挡下了这一刀。

  只听“锵”地一声,那名马贼有些意外地望了一眼挡下了他一刀的【大魏宫廷】赵元俼,从后者身边疾驰而过,竟然并未拨转马头继续杀来,而是【大魏宫廷】继续朝前,用手中的【大魏宫廷】弯刀砍翻了一座照明用的【大魏宫廷】篝火。

  当啷一声,被安置在木头三脚支架上的【大魏宫廷】铜锅摔落在地,倾泻出一片炭火与动物脂油。

  在赵弘润惊愕的【大魏宫廷】目光中,那名马贼缓缓停下马来,砍断了附近一顶帐篷的【大魏宫廷】绳索,随后一拽那顶帐篷,罩在地上那堆炭火上。

  瞬时间,火焰蹿起,那顶帐篷剧烈燃烧起来。

  而与此同时,那名马贼再次故技重施,用手中的【大魏宫廷】弯刀,砍倒了一顶又一顶帐篷用来固定的【大魏宫廷】绳索。

  『这帮人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似乎并非是【大魏宫廷】为了杀人,而是【大魏宫廷】制造混乱?』

  赵弘润瞧见这一幕,心中大感错愕。

  可惜他来不及细想,就被身后的【大魏宫廷】乌娜一声尖叫给打断了思绪<="l">。

  原来,继那名马贼之后,又有两名马贼策马窜了过来。

  “小心点,弘润!”

  六王叔赵元俼沉声喊了一句,主动上前迎向其中一骑,可另外一骑,他却无暇顾及了。

  瞥了一眼身后的【大魏宫廷】乌娜,以及旁边不远处的【大魏宫廷】玉珑公主等三女,赵弘润深吸一口气,提着匕首正要主动上前。

  可就在这时,一只素手伸过来,轻轻将他拦了下来。

  “呆着。”

  只见芈姜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赵弘润,提着一柄剑踏着疾步迎了上去,在赵弘润睁大着眼睛的【大魏宫廷】目光注视下,片刻工夫就来到了那名马贼面前。

  由于芈姜的【大魏宫廷】疾步速度非常快,就连马贼也吓了一跳,仓促地挥刀,朝着芈姜砍了过来。

  然而,芈姜却对那柄危险的【大魏宫廷】弯刀视而不见,在疾奔途中轻轻一撇脑袋。便于咫尺之遥的【大魏宫廷】距离避过,旋即,只见她手中的【大魏宫廷】利剑迅速向上一挑。但见鲜血喷洒,竟将那名马贼的【大魏宫廷】左手削了下来。

  顷刻之间。那名马贼与芈姜擦身而过,芈姜回过头来,望了一眼手中染血的【大魏宫廷】利剑,又望了一眼那名马贼的【大魏宫廷】背影,波澜不惊的【大魏宫廷】眼眸中,竟隐隐露出几分惊诧。

  要知道,她方才可是【大魏宫廷】全力出击,打算直接击毙对方的【大魏宫廷】。可那名马贼,却在千钧一发之际,用左手挡了她一剑,以至于芈姜没能一剑杀死对方,只削断了对方一只手。

  在危机关头,仍有这种出色反应的【大魏宫廷】,绝非是【大魏宫廷】等闲人!

  “妹!拦下他!”

  芈姜在远处喊道。

  “知道了,姐。”

  玉珑公主身旁的【大魏宫廷】芈芮其实早在她姐姐失手之时,就已经准备就绪,如今听芈姜开口。她亦低头、弯腰,踏着疾步,以一种怪异的【大魏宫廷】姿势冲了上前。

  而在她面前。那名马贼尽管丢了一只手,满脸狰狞,但那凶悍的【大魏宫廷】气势却丝毫不减,竟用嘴咬住缰绳,用唯一剩下的【大魏宫廷】右手,握紧弯刀朝着冲上前来的【大魏宫廷】芈芮砍了下去。

  可惜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方才未能砍中芈姜,这次也同样没有砍中芈芮,这对姐妹的【大魏宫廷】身体。异常地柔韧。

  但见芈芮同样轻轻一撇头,以最小幅度的【大魏宫廷】动作便避开了那柄弯刀。随即,她轻轻跃起。手中的【大魏宫廷】利剑朝着那名马贼的【大魏宫廷】后背重重劈了下去。

  “啊——”

  那名马贼惨叫一声,整个人被甩飞下来,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滑到赵弘润面前不远,不再动弹了。

  『死了?』

  赵弘润略微松了口气,走上前几步,准备去检查这具尸体,希望能找到能够判断出这群人身份的【大魏宫廷】东西。

  可就当赵弘润走到那具尸体旁,正准备蹲下身来的【大魏宫廷】时候,忽然,那名马贼猛地睁开眼睛,用唯一的【大魏宫廷】右手拽住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胳膊,狠狠朝前一拽,同时,他张开嘴,仿佛是【大魏宫廷】企图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咽喉咬断<="l">。

  只可惜,这名马贼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没能咬断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喉咙,因为芈姜已迅速来到了这边,用手中的【大魏宫廷】利剑,洞穿了这名马贼的【大魏宫廷】头颈,将其死死钉在地上。

  这有惊无险的【大魏宫廷】一幕,吓得赵弘润双腿微微有些发软。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名马贼竟然凶悍如此,明明都快咽气了,仍想着再杀一人。

  “你是【大魏宫廷】在找死么?”

  芈姜皱眉注视着赵弘润,用近乎责怪的【大魏宫廷】口气斥道:“我一剑没杀死此人,你就应该猜到此人绝非寻常人。”

  她那听上去是【大魏宫廷】责怪的【大魏宫廷】呵斥声中,隐隐带着几分担心。

  “我怎么晓得这家伙竟然装死。”赵弘润一脸讪讪之色,旋即,他望向近在咫尺的【大魏宫廷】芈姜,颇有些不自然地说道:“那个……谢了。”

  “……”芈姜愣了愣,随后同样有些不自然地撇开了视线,淡淡说道:“不需要谢我。我救你,只是【大魏宫廷】因为你死了我也会死……仅此而已。”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芈芮的【大魏宫廷】叫声。

  “姐,快来帮我一把。”

  赵弘润与芈姜抬头望去,这才发现芈芮被几骑马贼给围住了。很显然,那些马贼已经察觉到芈氏姐妹的【大魏宫廷】威胁比那些宗卫们还要大。

  见此,芈姜从那名马贼的【大魏宫廷】头颈抽出利剑,甩了甩剑身上的【大魏宫廷】鲜血,踏着疾步上前帮忙,不过迈步了几步后,她忽然又停了脚步,回头对赵弘润低声说道:“自己小心些。”

  『她是【大魏宫廷】在担心我?』

  赵弘润心中泛起一个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念头,微微点了点头。

  见此,芈姜亦投入了厮杀,她迅速杀死了与赵元俼缠斗的【大魏宫廷】那名马贼,并用眼神示意这位王爷退后。

  “这可真是【大魏宫廷】……”

  赵元俼作为赵弘润信任的【大魏宫廷】六王叔,芈姜、芈芮姐妹的【大魏宫廷】身份,他还是【大魏宫廷】清楚的【大魏宫廷】,可他还真没想到,外表看起来柔弱娇小的【大魏宫廷】这对姐妹,杀人的【大魏宫廷】本事竟比那些宗卫们还要犀利。

  “弘润,你没事吧?”

  赵元俼退到了赵弘润身旁。

  而此时,赵弘润正在安抚担惊受怕的【大魏宫廷】玉珑公主,以及同样惊恐不安的【大魏宫廷】乌娜,闻言回过头来,微微摇了摇头。

  虽然暂时还未有性命之危,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心情却愈加沉重,因为他发现,越来越多的【大魏宫廷】马贼突破了青羊部落战士与宗卫们的【大魏宫廷】防线,杀入了这青羊部落的【大魏宫廷】宿营地,哪怕是【大魏宫廷】芈姜、芈芮出手帮忙,也难以将这些马贼击退。

  『这些人究竟是【大魏宫廷】何来头?他们为何要袭击羱族人?』

  赵弘润无法理解。

  ps.追更的【大魏宫廷】童鞋们,免费的【大魏宫廷】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山东布洛尔  房贷计算器  深渊主宰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深渊主宰  笔趣阁  努努书坊  神级奶爸  贞观帝师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白袍总管  调教大宋  修真聊天群  山东布洛尔  谎话大王  房贷计算器  都市之神帝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