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五十一章:大盗贼桓虎 二

第三百五十一章:大盗贼桓虎 二

  直觉,让三卫军总统领李钲瞬息间便感觉到了大盗贼桓虎所身具的【大魏宫廷】威胁,第一时间迎战此人。

  尽管处于没有坐骑可借力的【大魏宫廷】劣势,但李钲还真是【大魏宫廷】没想到,对方无论是【大魏宫廷】在腕力还是【大魏宫廷】对于武艺的【大魏宫廷】精熟方面,皆不逊色于他多少。

  “锵——”

  “锵锵——”

  二人力拼了数个回合,由于有坐骑借力,桓虎的【大魏宫廷】稍稍占据上风,这让这位大盗贼心中略有些吃惊。

  “看来阁下并非是【大魏宫廷】寻常的【大魏宫廷】护卫长呢。”望了一眼自己那因为反震之力而微微有些颤抖的【大魏宫廷】右手,桓虎惊讶地说道。

  李钲亦不动声色地小幅度活动着攥着宝剑的【大魏宫廷】右手,方才的【大魏宫廷】力拼,让他的【大魏宫廷】右手也有些发麻。

  『这家伙的【大魏宫廷】口音……』

  “你是【大魏宫廷】韩人?”李钲眯着眼睛问道。

  桓虎惊讶地看着李钲,笑着说道:“难得阁下还辨别地出韩国的【大魏宫廷】话。……没错,大爷是【大魏宫廷】韩地的【大魏宫廷】桓虎。”

  『韩地?』

  李钲不觉有些意外,毕竟似『宋地』、『韩地』这种称呼,一般而言只有外邦人才会这样讲述,就好比魏人自称时只会说『大魏』或『魏国』,基本上不会有人称之为『魏地』。

  不过这层关系李钲无暇细想,闻言后厉声呵斥道:“贵国还未与我大魏宣战,为何袭击我大魏的【大魏宫廷】领土?……难不成是【大魏宫廷】要不宣而战么?!”

  “……”桓虎略有些惊愕地看着李钲,手中的【大魏宫廷】战刀刀背轻轻敲击着背脊,一脸调侃地说道:“喂喂,我说,阁下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搞错什么了?……桓虎大爷是【大魏宫廷】韩人没错。不过,与你口中的【大魏宫廷】『韩国』,可没有什么关系。……不过话说回来,你若是【大魏宫廷】硬要认为是【大魏宫廷】韩国对你们不宣而战,也无所谓。”

  『这……这帮人是【大魏宫廷】“贼”?』

  李钲闻言心中吃了一惊。

  所谓的【大魏宫廷】『贼』,从确切的【大魏宫廷】字面意思理解即是【大魏宫廷】『不被本国朝廷承认其子民身份、甚至是【大魏宫廷】给予通缉的【大魏宫廷】不法之徒』。

  换而言之。眼前这帮人,是【大魏宫廷】蹿起于韩国的【大魏宫廷】马贼,被这样的【大魏宫廷】家伙袭击,哪怕事后魏国向韩国提出外交抗议,韩国也是【大魏宫廷】不会受理的【大魏宫廷】。

  可这个解释,李钲简直难以接受,要知道他亲眼所见,这帮马贼的【大魏宫廷】战斗素养极高,战斗力丝毫不亚于他们魏国的【大魏宫廷】精锐骑兵。这样的【大魏宫廷】家伙,竟然会不被韩国所承认的【大魏宫廷】贼寇?

  开什么玩笑!

  这伙人绝对是【大魏宫廷】韩国的【大魏宫廷】精锐骑兵所假冒的【大魏宫廷】吧?

  “看来阁下不打算说真话。……没关系,待李某擒拿了阁下后,有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工夫撬开阁下的【大魏宫廷】嘴。”眼神一冷,李钲不打算再跟对方废话了。

  “喔?”桓虎闻言,亦微微垂下了手中的【大魏宫廷】战刀,似嘲弄般咧嘴笑道:“办得到么?”

  话音刚落,他俩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同时出招,手中的【大魏宫廷】兵刃狠狠劈向对方。

  别看桓虎方才在借助马力后占了些许便宜。可如今,因为他策马伫立于原地,灵活大减,反而被李钲逼得险象环生。

  很难想象,身穿着一身沉重甲胄的【大魏宫廷】李钲,竟然如此灵活。仿佛他身上沉重的【大魏宫廷】甲胄轻如薄纸一般。

  『娘的【大魏宫廷】!……托大了!这厮不好惹……』

  即便是【大魏宫廷】桓虎,亦被李钲逼地手忙脚乱。

  “落马!”随着李钲重喝一声,迅速窜到桓虎身后方的【大魏宫廷】他,手中的【大魏宫廷】宝剑狠狠斩向桓虎的【大魏宫廷】后背。

  而就在这时,只见桓虎双腿一夹马腹。在李钲手中的【大魏宫廷】利剑砍到他后背的【大魏宫廷】同时,驾驭着胯下战马,使其两条后腿重重向后一蹬。

  李钲措不及防,被马蹄蹬中,砰地一声被踹飞两丈远。

  而趁着这工夫,桓虎赶忙策马向前,旋即拨转马头,与李钲保持了距离。

  他微微动了动后背的【大魏宫廷】肌肉,只感觉后背传来阵阵刺痛,不过从那阵痛觉,他判断出后背的【大魏宫廷】剑伤并不那么严重。

  显然,那是【大魏宫廷】他胯下爱马及时用后蹄踹飞了李钲,使得李钲未能完全劈中,顶多算是【大魏宫廷】“擦伤”而已。

  『差点就丧命了……这家伙什么来头?!』

  桓虎惊疑不定地望着李钲。

  他原以为对方只不过是【大魏宫廷】魏王身边的【大魏宫廷】护卫长而已,可眼下看来,对方的【大魏宫廷】实力岂止是【大魏宫廷】护卫长那么简单?

  而与此同时,被踹飞两丈远的【大魏宫廷】李钲亦早已用利剑支撑着身体,从地上翻身起来,但由于胸口被马蹄踹中,他的【大魏宫廷】脏腑明显受到了震伤,嘴边亦流下了一丝鲜血。

  抬手擦拭掉嘴边的【大魏宫廷】血迹,李钲低头望了一眼自己的【大魏宫廷】铠甲,只见在胸甲上,清晰可见两个马蹄印。

  他难以置信地望着桓虎。

  『竟能使战马后蹬,这……』

  之前毫无防备的【大魏宫廷】李钲,不禁有些傻眼。

  要知道魏国不是【大魏宫廷】没有骑术精湛的【大魏宫廷】骑兵,可似这种神乎其神的【大魏宫廷】骑术,他却从未听说过。

  在他看来,战马只是【大魏宫廷】代步、借力的【大魏宫廷】工具啊,什么时候,连战马都变得如此具有杀伤力?

  不过事到如今,哪怕敌手再是【大魏宫廷】棘手,也容不得他有丝毫的【大魏宫廷】退缩。

  可让李钲惊愕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当他站起身再次朝对方而去时,那个名叫桓虎的【大魏宫廷】大盗贼,却主动策马回避了。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李钲脸上的【大魏宫廷】惊怒之色,桓虎舔舔嘴唇笑道:“与一个实力在自己之上的【大魏宫廷】家伙厮杀,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什么明智的【大魏宫廷】事。……事实上,我并没有定要与你厮杀的【大魏宫廷】必要。”

  说话时,他转头望了一眼乱糟糟的【大魏宫廷】四周,嘴边扬起几分淡淡的【大魏宫廷】笑容。

  听到这话,李钲心中咯噔一下,他紧张地望向四周,这才发现,他麾下的【大魏宫廷】百余名虎贲禁卫,已对方这群马贼杀死了十几人。

  这才过了多久?

  而就在李钲心中焦急之时。他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急促的【大魏宫廷】马蹄声响,近在咫尺。

  他下意识地转头望去,震惊地看到那桓虎不知何时已策马来到了他身边,但见其胯下战马后腿站立,旋即前腿重重下踏。

  而借助着这股马力,桓虎一脸狞笑地高举手中的【大魏宫廷】战刀。朝着李钲的【大魏宫廷】脑门狠狠劈了下来。

  闪避,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钲唯有硬着头皮举刀抵挡。

  只听“锵”地一声巨响,桓虎那借助了战马重踏之力的【大魏宫廷】刀劲,重重劈在李钲横档的【大魏宫廷】刀身上,但见李钲闷哼一声,一条腿竟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整个人在这股巨力的【大魏宫廷】压制下瑟瑟发抖,全凭意志支撑。

  “你这厮……好卑鄙!”李钲一边咬牙支撑着。一边破口骂道。

  “过奖过奖。”桓虎嘿嘿一笑,手中的【大魏宫廷】战刀使劲下压,直将李钲压制在地。

  忽然,他小声说道:“那位也在这营地内吧,你们魏人的【大魏宫廷】王……”

  『……』

  李钲闻言下意识地眼瞳一缩,而就在这时,桓虎压制着他的【大魏宫廷】右手一转刀身,刀刃朝着李钲支撑着刀刃的【大魏宫廷】左手五指平削而去。仿佛要将李钲左手的【大魏宫廷】五个手指头削下来。

  好在李钲反应快,否则。他左手的【大魏宫廷】手指头恐怕要被桓虎给削下来。

  『这厮还有半分身为习武之人的【大魏宫廷】自尊么?!』

  气地面色涨红的【大魏宫廷】李钲,用尽浑身最后一丝力气,将桓虎压制着他的【大魏宫廷】刀刃奋力弹开,可就在他准备反攻时,桓虎却早已驾驭着战马又逃出了两丈远,根本不给李钲反击的【大魏宫廷】机会。

  『这个家伙简直……』

  李钲感觉自己的【大魏宫廷】胸腔都快气炸了。他从来没见过如此卑鄙的【大魏宫廷】家伙。

  这不,哪怕是【大魏宫廷】方才的【大魏宫廷】诡异并未得逞,但桓虎仍不放弃用言语攻势瓦解李钲的【大魏宫廷】心理防御:“哎呀,你们这边的【大魏宫廷】情况看来不乐观啊,喂。你的【大魏宫廷】人,快被我那些小崽子们杀干净了哟,可惜你作为他们的【大魏宫廷】头领,却丝毫忙也帮不上……不过话说回来,你们魏人的【大魏宫廷】王在哪呢?喂,乖乖将其交给大爷我可好,省得大爷我多费力……”

  『果然是【大魏宫廷】冲着陛下而来的【大魏宫廷】么?』

  李钲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大魏宫廷】桓虎,别说转移视线,他连眼睛都不敢眨。

  平心而论,通过方才几回交手,李钲对桓虎的【大魏宫廷】实力已大致有些估计:对方的【大魏宫廷】实力不俗,但还不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对手。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眼前这家伙狡诈卑鄙,三番两次用下三滥的【大魏宫廷】招数,使得他李钲明明实力比对方高出一筹,却反而落于下风。

  『怎么办?』

  李钲的【大魏宫廷】额头逐渐渗出一层冷汗,有些踟蹰不安。

  他忍不住开始犹豫,究竟是【大魏宫廷】该继续跟面前这个家伙耗着,还是【大魏宫廷】放弃此人去指挥麾下的【大魏宫廷】虎贲禁卫,毕竟眼下虎贲禁卫的【大魏宫廷】处境越来越不妙,他们只是【大魏宫廷】被动地防守着,可单单防守,又岂能击退这些凶悍的【大魏宫廷】马贼呢?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沉喝。

  “众虎贲禁卫听令,由本王接管指挥。……前队举盾。”

  『唔?』

  李钲与桓虎不约而同地转过身去,意外地发现一名身穿绛紫色锦服的【大魏宫廷】贵族少年在十余骑的【大魏宫廷】保护下杀到了虎贲禁卫们身边,正指挥着虎贲禁卫们重新布置阵型。

  “肃王殿下?”

  李钲惊讶地轻呼一声,他发现那名贵族少年,竟然是【大魏宫廷】肃王弘润。

  在李钲的【大魏宫廷】注视下,赵弘润一边指挥着虎贲禁卫,一边振奋他们因为被马贼压制而低落的【大魏宫廷】士气:“诸位放心,援军即刻便至,虎贲军的【大魏宫廷】同泽正在回援路上,待他们赶到,便是【大魏宫廷】这些贼子的【大魏宫廷】死期!……不过是【大魏宫廷】些蟊贼罢了,给本王守住,莫要辱了我虎贲禁卫的【大魏宫廷】精锐之名!”

  “喔喔——”

  一听到被派出去的【大魏宫廷】人即将回援,这些留守的【大魏宫廷】虎贲禁卫顿时士气一振。

  而这,也让李钲暗自松了口气。

  旋即,他立马惊醒过来,戒备地望着桓虎,提防这个卑鄙的【大魏宫廷】家伙故技重施,再次偷袭他。

  可让李钲意外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回桓虎却并未偷袭他,而是【大魏宫廷】目不转睛地望着正在指挥着虎贲禁卫的【大魏宫廷】赵弘润,眼中流露出几分释然与惊讶之色。

  “肃王……”桓虎饶有兴致地问道:“莫不是【大魏宫廷】那以两万余兵力击溃了十六万楚军的【大魏宫廷】肃王姬润么?”

  “啊,正是【大魏宫廷】这位殿下。”

  因为赵弘润接管了指挥,李钲终于能定下心神来与桓虎对峙,闻言冷笑说道:“局势改变了啊……蟊贼。”

  “……”桓虎皱了皱眉,若有所思。(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圣墟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修真聊天群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山东布洛尔  努努书坊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三寸人间  开天录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贞观帝师  都市奇门医圣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努努书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