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五十四章:危机解除之后 二

第三百五十四章:危机解除之后 二

  危机解除后,礼部的【大魏宫廷】官员以及襄王弘璟各自告别的【大魏宫廷】魏天子,回各自的【大魏宫廷】帐篷。

  而此时,李钲这才将赵弘润之所以即刻返回青羊部落的【大魏宫廷】原因透露给魏天子,这算是【大魏宫廷】让接受了那两只兔子的【大魏宫廷】礼物后表情一直显得很奇怪的【大魏宫廷】魏天子,面色好看了许多。

  “你是【大魏宫廷】说,元俼受伤了?”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陛下。……据肃王殿下所言,俼王爷被一名马贼临死前的【大魏宫廷】手弩射中,虽然只是【大魏宫廷】皮外伤,但因为流血过多,至今昏迷未醒。”

  『……』

  魏天子闻言皱了皱眉。

  毕竟从赵弘润讲述的【大魏宫廷】情况可以得知,他六王弟赵元俼此番也算是【大魏宫廷】命大,那支弩矢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射中肩胛,并非射中要害。

  可依当时的【大魏宫廷】情况,万一是【大魏宫廷】射中脑袋呢?

  如若当真如此,相信他们魏国就会在这块土地上失去一位王室成员。

  想到这里,魏天子怒从心头起,攥着拳头愠色说道:“给朕通缉那桓虎,死活不论!”

  “是【大魏宫廷】!”李钲点头应道。

  “另外,再召成皋军前来护驾。”

  “这……”李钲闻言犹豫道:“陛下,此举恐引来非议。……若是【大魏宫廷】召成皋军前来护驾,恐怕此地的【大魏宫廷】羱族人会对此心生怀疑,不利于『借道』之事的【大魏宫廷】洽谈啊。”

  魏天子闻言深思了片刻,摇摇头叹息道:“朕不知那桓虎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究竟是【大魏宫廷】真要虏掠朕,还是【大魏宫廷】这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借口,其真正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为破坏我大魏与阴戎的【大魏宫廷】会谈。……他成功了。朕可以断定,明日,那羯角部落的【大魏宫廷】族长比塔图,必定会拿今夜的【大魏宫廷】袭击说事,『借道』之事,已经很难谈妥了。”

  不过说到这里,魏天子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这样,你叫成皋军派一千五百步兵、五百骑兵前来护驾。”

  『话虽如此,可陛下心中,看来还是【大魏宫廷】希望洽谈之事能够谈妥啊……』

  “是【大魏宫廷】,陛下。”李钲闻言心中了然,抱拳应下此事。

  “陛下还有何吩咐?若是【大魏宫廷】没有,末将先行告退了。”

  魏天子闻言思忖了片刻,忽然说道:“你先去派人向成皋关传达此事,随后……随后跟朕到青羊部落走一遭,朕亦记挂着元俼的【大魏宫廷】伤势。”

  “是【大魏宫廷】,陛下。”

  而与此同时,魏天子口中的【大魏宫廷】赵元俼,已从昏迷中悠悠转醒。

  醒过来一瞧,他发现帐内留有两人:一位是【大魏宫廷】剑术相当出色的【大魏宫廷】,他侄子赵弘润身边疑似肃王妃人选之一的【大魏宫廷】女人芈姜,还有一位则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侄女,玉珑公主。

  不得不说,芈姜的【大魏宫廷】直觉相当敏锐,赵元俼只是【大魏宫廷】稍稍动了动身体,跪坐在地闭目养神的【大魏宫廷】她,立马便已察觉到,猛地睁开了眼睛。

  见此,赵元俼连忙举起一根手指竖立在嘴边,示意切莫声张,毕竟此时玉珑公主正依在帐内一根支撑帐篷的【大魏宫廷】柱子旁睡熟了。

  看到赵元俼的【大魏宫廷】示意,芈姜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继续闭目养神去了。

  这让赵元俼对此女印象大佳。

  『真是【大魏宫廷】个好女人……』

  赵元俼心中暗赞了一声,替他侄子弘润能找到芈姜这样本事出色而又听话的【大魏宫廷】女人感到高兴,随后,他的【大魏宫廷】目光便不由自主地望向了熟睡中的【大魏宫廷】玉珑公主。

  『真像啊……』

  赵元俼望向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目光中,罕见地流露出几分温情。

  要知道,这位六王叔此前对于玉珑公主,从来可都是【大魏宫廷】不假辞色的【大魏宫廷】。

  而就在这时,赵元俼的【大魏宫廷】宗卫长王琫端着一只盛满清水的【大魏宫廷】木盆走入了帐内,瞧见自家王爷已坐起身来,欣喜地说道:“王爷,您醒了?”

  『这家伙!』

  赵元俼心中暗道一声不好。

  果不其然,在听到王琫的【大魏宫廷】话后,玉珑公主亦悠悠苏醒过来,揉了揉眼睛,待望见面前不远处的【大魏宫廷】六王叔赵元俼已苏醒过来后,欣喜地唤道:“六叔,您醒了?”

  “……”

  而此时,赵元俼望向她的【大魏宫廷】眼神,早已恢复了以往的【大魏宫廷】冷漠,哪里有方才半分温情可言。

  他冷漠地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咦?』

  玉珑公主呆住了,有些转不过弯了。

  要知道,眼前这位六叔方才可是【大魏宫廷】豁出性命救了她啊,可为何,他的【大魏宫廷】神情还是【大魏宫廷】像平时那样冷淡?

  “我……”玉珑公主抿了抿嘴唇,有些委屈地说道:“弘润托我照看六叔……”

  『弘润啊……』

  赵元俼暗自叹了口气,已预感到事后会被赵弘润追问某些事。

  可他脸上却不表露丝毫,淡淡说道:“唔,王叔已无恙,你走吧。”

  “……”玉珑公主可能是【大魏宫廷】没想到眼前这位六王叔对她竟会是【大魏宫廷】这般冷漠,与对待赵弘润简直是【大魏宫廷】天壤之别,不禁倍感委屈,小声说道:“六叔,您救了我,我想在这照顾你……”

  “不必了。”赵元俼冷漠地拒绝了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好意,并着重语气说道:“我救你,只是【大魏宫廷】因为你乃王女,乃我后辈,仅此而已。……另外,我从未说过你可以喊我『六叔』,你可以喊我『怡王叔』。”

  『六叔』与『怡王叔』,孰亲孰远,一听便知。

  而听到赵元俼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大魏宫廷】冷漠话语,玉珑公主再也承受不住,满心委屈,哭着就跑出了帐篷。

  见此,赵元俼暗自叹了口气,一抬头,正巧瞧见芈姜疑惑地瞅着他。

  赵元俼遂说道:“本王这边已不需要保护了,你与她一道去吧。”

  一听这话,芈姜心中愈加感觉奇怪了,毕竟这位怡王,哪怕是【大魏宫廷】跟她这个外人说话,语气都要比对侄女玉珑公主客气地多。

  不过芈姜并没有问,毕竟这是【大魏宫廷】人家的【大魏宫廷】家事,她目前没有立场询问。

  于是【大魏宫廷】,她点点头,拾起身旁的【大魏宫廷】佩剑便追了出去。

  从旁,赵元俼的【大魏宫廷】宗卫长王琫始终默然旁观着,直到芈姜也离开了帐篷,他这才怅然地叹了口气,用劝说的【大魏宫廷】口吻对自家王爷说道:“王爷,您这又是【大魏宫廷】何必呢?”

  赵元俼眼中闪过几分不忍与愧疚,摇摇头说道:“与她太过亲近,反而对她不好。……她好不容易在弘润的【大魏宫廷】帮助下,获得了历代王女苦求不得的【大魏宫廷】自由,我不希望她被我牵连。”

  说罢,他岔开话题问道:“王琫,那拨马贼的【大魏宫廷】身份,有何发现么?”

  王琫闻言摇了摇头,皱眉说道:“肃王殿下已搜查过那些马贼的【大魏宫廷】死尸,可惜并未找到能够证明其身份的【大魏宫廷】物件。某亦搜寻了一回,亦没有收获。不过……”

  “不过什么?”

  只见王琫眼中露出几分回忆之色,犹豫说道:“我曾依稀听到那些马贼所用的【大魏宫廷】方言,并不像是【大魏宫廷】我大魏这边的【大魏宫廷】话,倒有点像是【大魏宫廷】……韩人。”

  “韩人?”

  赵元俼闻言皱了皱眉,狐疑问道:“韩人为何要来袭击此地?”说到这里,他心中微动,皱眉问道:“你是【大魏宫廷】说,这些马贼是【大魏宫廷】受人主使?是【大魏宫廷】外邦之人么?”

  王琫摇了摇头,压低声音说道:“事实上,卑职怀疑是【大魏宫廷】我们魏人。”

  “我魏人?”赵元俼面露不可思议之色:“你不会是【大魏宫廷】想说,是【大魏宫廷】我魏人雇佣了这些马贼,袭击此地?”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大魏宫廷】第一回了,王爷。”王琫凑近了几分,压低声音说道:“据某听说,去年在雍丘,楚国使节熊汾亦遭到了袭击,导致楚国对我大魏开战……某怀疑,去年那件事的【大魏宫廷】背后主谋,与今朝之事,恐怕是【大魏宫廷】出自同一些人的【大魏宫廷】手。”

  “……”赵元俼望了一眼王琫,默然不语。

  此时他脑海中,不由地回想起那名被芈姜所杀的【大魏宫廷】马贼在临死前朝玉珑公主射出那枚弩矢的【大魏宫廷】一幕,只感觉胸口一阵阵地紧缩,一阵仿佛心有余悸般的【大魏宫廷】后惧,再次弥漫上他心头。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她的【大魏宫廷】女儿便香消玉殒……』

  很不可思议地,赵弘润心目中从来都是【大魏宫廷】笑呵呵的【大魏宫廷】六王叔赵元俼,此刻露出了阴沉而冷寒的【大魏宫廷】一面,低声咬牙切齿地说道:“王琫,给本王去查清楚,这次前来袭击的【大魏宫廷】马贼,究竟是【大魏宫廷】何人主使!……本王要将这些人,挫骨扬灰!”

  此时的【大魏宫廷】赵元俼,与当初在赵弘润面前露出真实阴沉一面的【大魏宫廷】魏天子,简直如出一辙。

  然而王琫却丝毫不感觉惊诧,因为他知道,那些唆使这拨马贼前来袭击的【大魏宫廷】背后主谋,已触及到了他们家王爷心中不可触碰的【大魏宫廷】逆鳞。

  “王爷放心,某定会追查出这件事背后的【大魏宫廷】主使。”王琫信誓旦旦地承诺道。

  就在这时,帐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大魏宫廷】脚步声,随即,赵元俼的【大魏宫廷】一名宗卫撩起帐幕提醒了一句:“王爷,肃王来了。”

  听闻此言,赵元俼深吸一口气,恢复了以往温文尔雅的【大魏宫廷】模样,微笑着看着赵弘润从帐外走入。

  “六叔,你醒了?”赵弘润惊喜地问道。

  “呵呵。”赵元俼挥挥手示意王琫退下去做自己的【大魏宫廷】事,旋即将目光投向赵弘润,笑着说道:“你六叔什么大阵仗没见过,区区几个小蟊贼,能杀的【大魏宫廷】了你六叔我么?”说罢,他上下打量了几眼赵弘润,笑问道:“去护驾了?”

  被六叔戳穿此事,赵弘润感觉有些尴尬。

  毕竟他虽然口口声声说对其父皇有诸多不满,但当他父皇遇袭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润难免还是【大魏宫廷】感到万分担心,或许这就是【大魏宫廷】所谓的【大魏宫廷】血浓于水吧。

  “话说回来,方才我在回来的【大魏宫廷】时候,瞧见了玉珑皇姐哭哭啼啼地跑回自己帐篷……”

  赵弘润有意无意地注视着六王叔赵元俼,低声说道:“是【大魏宫廷】因为萧淑嫒吧?其实六叔很在意玉珑皇姐,却偏偏装出对她极其厌恶的【大魏宫廷】模样……”

  『来了……』

  对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试探,赵元俼早有预料,因此并不感觉惊奇。

  只见他在沉默了片刻后,注视着赵弘润正色说道:“上辈人的【大魏宫廷】事,作为小辈,你莫要干涉。……倘若你是【大魏宫廷】想从六叔口中问出什么的【大魏宫廷】话,放弃吧。”

  “……”赵弘润心中涌出几分愕然。

  因为,这还是【大魏宫廷】六王叔首次用如此严肃的【大魏宫廷】口吻与他说话。

  不容反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圣墟  都市之神帝驾到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神级奶爸  笔趣阁  正道潜龙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山东布洛尔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之神帝驾到  白袍总管  开天录  贞观帝师  都市奇门医圣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都市奇门医圣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调教大宋  谎话大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