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五十九章:功课

第三百五十九章:功课

  “说是【大魏宫廷】协助……事实上是【大魏宫廷】担心司马安会滥杀无辜的【大魏宫廷】三川之民吧?”

  望了一眼赵弘润,魏天子似笑非笑地调侃道:“比如,青羊部落……据朕所知,听你六叔说,青羊部落有个叫做乌娜的【大魏宫廷】小姑娘,在你帐篷呆了两宿啊……”

  『真多嘴啊,六叔!』

  赵弘润心中暗骂多嘴的【大魏宫廷】六王叔赵元俼,不过脸上却未有表现出来,正色说道:“儿臣是【大魏宫廷】着眼于大局为重。……事实上,儿臣并不认为司马安大将军会是【大魏宫廷】出征阴戎的【大魏宫廷】最佳人选,不过目前只有砀山军可用,也是【大魏宫廷】没有办法的【大魏宫廷】事。不过即便如此,儿臣觉得还是【大魏宫廷】有必要派个人在司马安大将军身边,以免这位大将军做出『不好的【大魏宫廷】决定』。”

  魏天子自然听得懂儿子口中那『不好的【大魏宫廷】决定』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什么,毕竟司马安是【大魏宫廷】跟随了他十几二十年的【大魏宫廷】宗卫,他又岂会不了解这名宗卫的【大魏宫廷】性格。

  正因为清楚了解,魏天子才要提醒眼前这个儿子。

  “弘润,你觉得,你能够驾御司马安么?”

  『驾御?』

  赵弘润很惊讶于其父皇竟然用了『驾御』这个词。

  毕竟以司马安的【大魏宫廷】身份,用『驾御』这个词并不合适,哪怕是【大魏宫廷】对于赵弘润这位肃王而言。

  似乎是【大魏宫廷】看出了赵弘润心中的【大魏宫廷】疑惑,魏天子轻笑着说道:“『能驾驭司马安的【大魏宫廷】唯有父皇』,你是【大魏宫廷】想这么说吧?但这,并非是【大魏宫廷】朕似这般问你的【大魏宫廷】真正目的【大魏宫廷】。”

  顿了顿,魏天子沉声说道:“你应该已经知晓了,百里跋、徐殷、司马安、李钲,以及成皋关的【大魏宫廷】大将军朱亥,皆乃朕为皇子时的【大魏宫廷】宗卫……”

  『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当初十名宗卫,就只剩下这五位了。唔,不过话说回来,三伯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也只剩下了五位……』

  赵弘润暗暗嘀咕道。

  尽管并不清楚十七年前发生在大梁的【大魏宫廷】那场内乱的【大魏宫廷】具体过程,但从魏天子与南梁王赵元佐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们几近战死一半,便能想到到当年那场动乱究竟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大魏宫廷】惨烈。

  见赵弘润没有说话,魏天子可能是【大魏宫廷】会错了意,自顾自说道:“司马安那家伙,可不似百里跋那样和善好说话,若是【大魏宫廷】你与他意见相左,甚至是【大魏宫廷】激怒了他,哪怕你头上顶着『肃王』的【大魏宫廷】王衔,哪怕你是【大魏宫廷】朕的【大魏宫廷】儿子,他也会让你明白,他才是【大魏宫廷】一军的【大魏宫廷】主帅。”

  『啊啊,是【大魏宫廷】个刚愎自负的【大魏宫廷】人啊……』

  赵弘润在脑海中回想起三个月前庆功宴上所见到的【大魏宫廷】司马安。

  倘若说当时三位将军中,百里跋给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印象是【大魏宫廷】和善,徐殷给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印象是【大魏宫廷】爽直,那么司马安,就是【大魏宫廷】一个阴沉寡言、大将军气场极其强烈的【大魏宫廷】那么一个人。

  以至于当时司马安因为赵弘润将那笔战后利益分了他砀山军一笔,而举杯向赵弘润敬了一杯酒时,赵弘润竟然有种受宠若惊的【大魏宫廷】错觉。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司马安的【大魏宫廷】气场实在太过于强大,以至于赵弘润明明贵为皇八子、贵为肃王,亦下意识地将自己的【大魏宫廷】地位排在这位大将军之后。

  这既是【大魏宫廷】所谓的【大魏宫廷】威迫力,让人本能地不敢冒犯。

  想驾御这样一位刚愎、骄傲、自负的【大魏宫廷】大将军,谈何容易?

  想了想,赵弘润摇头说道:“儿臣并无驾御司马安大将军的【大魏宫廷】意思,儿臣只是【大魏宫廷】希望当司马安大将军做出错误的【大魏宫廷】决定时,能说服他改变心意……”

  听闻此言,魏天子似笑非笑地望着赵弘润,忽然笑着说道:“看在你前几日救驾有功的【大魏宫廷】份上,朕就如你所愿,命你为此番出征羯族人的【大魏宫廷】『主帅』。”

  『什么?』

  赵弘润闻言大吃一惊,要知道他想求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监军』,而非是【大魏宫廷】『主帅』啊。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若是【大魏宫廷】他担任主帅,那司马安大将军摆在什么位置?副将?

  天啊,这可是【大魏宫廷】会出乱子的【大魏宫廷】!

  想当初,就连和善的【大魏宫廷】百里跋大将军都因为『军队话语权』而与赵弘润发生了一些摩擦,好在最终百里跋主动退让,这才没有导致魏军指挥层的【大魏宫廷】分裂,而司马安,怎么看都不像是【大魏宫廷】会主动退让的【大魏宫廷】主,倘若魏天子当真将自己儿子任命为主帅,相信司马安心中必定会极度不满。

  到时候,司马安会听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调遣才怪。

  『父皇究竟在想什么?』

  赵弘润皱眉望着其父皇,张嘴刚要说话,却见其父皇抬手阻止了他的【大魏宫廷】开口。

  “朕主意已决,你为『主帅』,司马安担任你的【大魏宫廷】『副将』。”

  “……”赵弘润一听眉头深深皱起。

  只见他狐疑地地望着他父皇,古怪说道:“父皇,你不会是【大魏宫廷】因为儿臣只送上两只兔子作为礼物,因此故意给儿臣使绊子吧?”

  『……』

  眼瞅着儿子那怀疑的【大魏宫廷】眼神,魏天子只感觉心中泛起阵阵莫名的【大魏宫廷】悲哀,冷哼两声挤兑道:“哼哼,臭小子,还敢提这桩事。……明明与你六叔狩得了一头熊,却将其赠予青羊部落那个叫做乌娜的【大魏宫廷】小姑娘,竟然只是【大魏宫廷】给朕两只兔子,还说什么『父皇那边随便给两只兔子就得了』……”

  『可恶!一定是【大魏宫廷】六叔将我的【大魏宫廷】话当成笑话给父皇说了。』

  赵弘润一脸怏怏之色。

  不过就在这时,魏天子收起了作为父亲却被儿子薄待的【大魏宫廷】愤慨,突然间用严肃而诚恳的【大魏宫廷】口吻说道:“虽然朕对你这个不孝的【大魏宫廷】儿子的【大魏宫廷】确有气,但朕不会因此而故意为难你。……弘润,去驾御司马安,就当是【大魏宫廷】朕给你布置的【大魏宫廷】功课。”

  『功课?我干嘛要接受这种莫名其妙的【大魏宫廷】功课?』

  赵弘润一脸反感地望着魏天子。

  虽然他也知道他父皇这是【大魏宫廷】在磨练他,但说实话,他很反感这种强制的【大魏宫廷】教育方式。

  可能是【大魏宫廷】猜到了赵弘润心中反感的【大魏宫廷】情绪,魏天子冷笑两声,淡淡说道:“不愿意么?那你就老老实实呆在大梁吧!……不过这样一来,就不能保证司马安那家伙会对三川之民做什么了,你也知道,那家伙是【大魏宫廷】相当排斥外族人的【大魏宫廷】……若是【大魏宫廷】不幸的【大魏宫廷】话,那个对你有情愫的【大魏宫廷】小姑娘乌娜,亦有可能死在砀山军的【大魏宫廷】手中呢,那可真遗憾……”

  魏天子摆出一副惋惜感慨的【大魏宫廷】模样。

  『……可恶!』

  赵弘润气地怒火中烧。

  很显然,他又一次被他父皇抓到了把柄。

  但气愤归气愤,有一点赵弘润心中清楚,那就是【大魏宫廷】他父皇不像是【大魏宫廷】在开玩笑。

  所谓的【大魏宫廷】『君无戏言』,难道指的【大魏宫廷】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为君者不会(不可)口出妄言』?

  不,这句话的【大魏宫廷】本质是【大魏宫廷】,『为君者,有时只需要一个诱因,就会改变主意,将戏言变成真实。』

  打个比方说,眼下魏天子那句『乖乖留在大梁』或许还只是【大魏宫廷】一句玩笑,但只要赵弘润亲口拒绝其父皇所强加的【大魏宫廷】功课,那么,这句戏言恐怕立马会变成金口玉言。

  到时候,后悔的【大魏宫廷】可就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了。

  『嘁!残酷无情的【大魏宫廷】统治者、暴君……』

  赵弘润在心中暗骂了几句,却不得不乖乖就范,冷冷说道:“好,主帅就主帅。”

  “很好!”魏天子满意地笑了笑,丝毫看不出是【大魏宫廷】一位刚刚威胁过自己亲生儿子的【大魏宫廷】君王:“对了,这次,朕便不给你上次那样的【大魏宫廷】金令了,否则起不到考验你的【大魏宫廷】效果。”

  『啧!』

  赵弘润不爽地撇了撇嘴。

  “还有一件事。……待你等出征的【大魏宫廷】时候,朕会派一位御史担任『监军』,此人并不参与你与司马安的【大魏宫廷】决策,只会在旁观察并记录你与司马安二人的【大魏宫廷】一言一行,作为朕评价你这次功课的【大魏宫廷】依据。并且,战报亦会由此人来拟写。……对了,别妄想笼络或贿赂御史,否则评价降低,可别怪朕没提醒你。”

  『也就是【大魏宫廷】说,作弊行不通?』

  被自己父皇堵死了最后退路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只感觉一阵胸闷。

  想了想,他闷闷不乐地问道:“那……有什么好处么?”

  “好处?”魏天子愣了愣,似乎还未考虑好这一点。

  “好处就是【大魏宫廷】……”只见他思忖了半响,最终却没说出什么话来,仿佛是【大魏宫廷】还未考虑过这件事。

  『君王的【大魏宫廷】任性……』

  赵弘润心中冷哼一声,他哪里还会看不出来,这所谓的【大魏宫廷】『功课』,显然是【大魏宫廷】这位父皇临时起意才提出来的【大魏宫廷】,可偏偏他还无法拒绝。

  这正应了他六王叔赵元俼的【大魏宫廷】那句话,『唯有君王才有其任性的【大魏宫廷】资格,其余人只得迎合。』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儿子鄙夷的【大魏宫廷】目光,魏天子亦稍稍有些尴尬,忽然,他心中微动,轻笑着说道:“将商水县作为好处,如何?”

  “商水?”

  “啊,只要你完成朕交付于你的【大魏宫廷】功课,并且使朕满意,朕便将商水县赐予你作为封邑,这可是【大魏宫廷】近几十年来已不曾出现过的【大魏宫廷】殊誉啊。”

  『嘁!我要封邑干嘛?……等会!商水?』

  赵弘润不可思议地望向魏天子。

  而此时,魏天子笑呵呵地说道:“有些事,藏着掖着,不如名正言顺啊……”

  『……』

  赵弘润心中闪过几丝惊诧,他隐隐感觉,他之后几年的【大魏宫廷】发展规划,似乎是【大魏宫廷】被这位父皇给预测到了。

  的【大魏宫廷】确,在赵弘润心中的【大魏宫廷】蓝图中,商水是【大魏宫廷】一座战略意义非常重大的【大魏宫廷】城池,它的【大魏宫廷】地理位置以及目前城中的【大魏宫廷】人口比重,都极符合作为赵弘润隐藏在心底的【大魏宫廷】某个宏伟目标的【大魏宫廷】试剑石,尽管这个宏伟目标目前就连赵弘润自己都还未感受到。

  只是【大魏宫廷】直觉告诉赵弘润:商水很重要。

  “成交!”(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修真聊天群  神级奶爸  神级奶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开天录  笔趣阁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凡人修仙传  大魏宫廷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谎话大王  贞观帝师  努努书坊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正道潜龙  山东布洛尔  深圳民升激光  房贷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