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六十一章:成见

第三百六十一章:成见

  七月十七日晌午,作为先行军的【大魏宫廷】砀山军与商水军在大梁城外南郊集合。

  在朝廷高筑的【大魏宫廷】将台上,魏天子亲自为先行军誓师,恭祝凯旋,并正式任命肃王弘润为征讨三川羯族先锋即行军的【大魏宫廷】主帅,同时亦委任大将军司马安为副将。

  随后,先行军大军开拔,商水军在前,砀山军在后,两支协军携带着大量物资、兵器、辎重,缓缓朝着成皋关而去。

  简直是【大魏宫廷】噩梦啊……

  在脑海中回想着不久之前在将台上的【大魏宫廷】那一幕,驾驭着战马走在队伍前方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心中暗自叹了口气。

  按照常理,担任副将的【大魏宫廷】将军,都会在誓师之后主动与主帅会晤,说通俗点就是【大魏宫廷】表示一下态度,加深一下两者的【大魏宫廷】关系。

  然而,赵弘润从大军开拔之后足足等了两个时辰,都没有等到大将军司马安过来,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亏赵弘润之前还抱着或许事情没有预想的【大魏宫廷】那么糟糕这种侥幸心理,但事实证明,他太天真了。

  开局不利啊。

  赵弘润无奈地叹了口气。

  突然,但听一阵马蹄声从身后侧传来,由远及近,赵弘润下意识转过头定睛一瞧,这才发现那是【大魏宫廷】一名传令骑。

  而且从甲胄的【大魏宫廷】样式来看,是【大魏宫廷】砀山军的【大魏宫廷】传令骑。

  会是【大魏宫廷】司马安大将军派来的【大魏宫廷】人么?

  赵弘润暗自嘀咕着,同时手勒了勒缰绳。

  而此时,那名传令骑已策马转到了赵弘润身前方,抱拳说道:“肃王殿下,大将军命小人前来传话,请肃王麾下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加快赶路。按照眼下的【大魏宫廷】行程。两日内到不了成皋关。”

  ……是【大魏宫廷】嫌商水军行程太慢了么?

  赵弘润望了一眼自己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

  说实话,他也想加快行程,可问题是【大魏宫廷】,此番为了攻打羯族人,他鼓捣出好些战争兵器。

  不可否认,这些战争兵器至少是【大魏宫廷】目前世上领先水准。唯一的【大魏宫廷】弊端就是【大魏宫廷】沉重,比如像拆分成数个部件的【大魏宫廷】投石车、重弩、连弩车等等,都是【大魏宫廷】需要马车来驮运的【大魏宫廷】。

  然而,马匹在魏国亦属于战略级资源,哪怕是【大魏宫廷】劣等的【大魏宫廷】驽马,赵弘润也凑不出足够拉车的【大魏宫廷】数量,因此,无奈之下只好让一部分商水军士卒拉车。

  似这般行程,能快么?

  “麻烦你回去跟大将军说一句。商水军驮运着此战需用到的【大魏宫廷】新式兵器,因此才拖累了行程,望大将军多多体谅。”赵弘润和颜悦色地说道。

  那名传令骑漠然地点了点头,抱拳一鞠,旋即拨马离开了。

  而此时,赵弘润身边有一位身穿着皂青便服的【大魏宫廷】文官,从怀中取出一本册子以及一支笔。

  只见此人用嘴里的【大魏宫廷】唾液润了润笔尖,提笔在册子上写上貌恭而心不服几字。

  赵弘润眼角余光瞥见了这名文士的【大魏宫廷】举动。张望了一下,一眼就看到了册子上的【大魏宫廷】那几个字。心中忍不住苦笑起来。

  “眼睛够尖的【大魏宫廷】啊,邱大人。”

  不错,这位穿着皂青便服的【大魏宫廷】文士,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他老爹特地派来监察他儿子“功课”的【大魏宫廷】人,亦是【大魏宫廷】这支先行军的【大魏宫廷】监军,御史监的【大魏宫廷】御史。邱毓。

  邱毓,乃大梁城内的【大魏宫廷】邱姓名门世家出身,属书香门第,因此,年仅二十六岁的【大魏宫廷】他便已是【大魏宫廷】御史监的【大魏宫廷】御史。成为言官中的【大魏宫廷】一员,可谓是【大魏宫廷】前途似锦,可以视为是【大魏宫廷】魏国年轻辈的【大魏宫廷】中流砥柱一类。

  邱毓微微笑了笑,他当然听得出来赵弘润方才那句话中带着几分挖苦的【大魏宫廷】口吻,闻言笑着说道:“肃王恕罪啊,陛下令下官详细记录肃王您与大将军的【大魏宫廷】……事,不分巨细,这要是【大魏宫廷】搞砸了,下官步入御史监的【大魏宫廷】夙愿可就要泡汤了。”

  赵弘润一听有些奇怪,不解问道:“邱大人不已经是【大魏宫廷】御史了么?”

  邱毓摇了摇头,解释道:“虽说一只脚已迈入御史监,但目前下官还只是【大魏宫廷】补官。因此,……不敢疏忽啊。”

  “喔。”赵弘润了然地点了点头。

  这里所说的【大魏宫廷】补官,并非是【大魏宫廷】补授官职的【大魏宫廷】意思,而指的【大魏宫廷】候补的【大魏宫廷】官员,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还未转正的【大魏宫廷】临时工。

  要知道,作为魏天子去年才新设的【大魏宫廷】御史监,这个部府所具的【大魏宫廷】权柄却大得有些吓人,上到朝廷六部、下到地方县城,只要御史监想伸手调查,没有人可以阻拦。

  更要命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御史监直接对魏天子负责,这就彻底杜绝了有人用权势去威胁他们,以至于如今,朝中已有人逐渐将御史监摆在另外一个天子眼线,即内侍监同等的【大魏宫廷】高度。

  而事实不止如此。

  事实上,御史监的【大魏宫廷】权利比内侍监还要大,毕竟内侍监只不过是【大魏宫廷】监控着皇宫以及大梁罢了,但御史监,从理论上说,除了后宫之外,整个魏国畅行无阻,是【大魏宫廷】典型的【大魏宫廷】能将鸡毛当令箭使的【大魏宫廷】司署。

  正因为权柄超然,因此,御史监在提拔御史人选时格外严格,除了才学与品德外,还要考虑其家门情况,三代以内,只要有犯禁违法的【大魏宫廷】亲戚,就会被剔除出去。

  总而言之,能当上御史的【大魏宫廷】,无一不是【大魏宫廷】那种家世清白、根正苗红的【大魏宫廷】魏人。

  话说回来,正是【大魏宫廷】因为审查筛选太过于严格,使得御史监目前明显人手不足,目前主要工作就是【大魏宫廷】在朝中喷人,不,是【大魏宫廷】弹劾一些官员的【大魏宫廷】不端作风。

  不过大多都是【大魏宫廷】一些无关痛痒的【大魏宫廷】事,暂时还无力深入调查什么国内的【大魏宫廷】隐弊。

  当然了,日后可就不好说了。

  闲着无事,赵弘润向邱毓询问起御史监目前的【大魏宫廷】工作进展,借此打发时间。

  没想到他们正聊着,方才那名传令骑又折返回来了。

  “启禀肃王,大将军命小人前来传话,若是【大魏宫廷】商水军不能加快行程的【大魏宫廷】话。不如就在此分别,由大将军率领砀山军先行一步赶往三川,肃王在后方徐徐向前即可。”

  “……”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

  虽然不清楚究竟是【大魏宫廷】因为商水军的【大魏宫廷】行程的【大魏宫廷】确太过于缓慢,还是【大魏宫廷】司马安因为帅位旁落而心中不满,但是【大魏宫廷】后者的【大魏宫廷】态度已经很明确了:他希望分兵,不愿意跟着赵弘润慢悠悠地赶路。

  怎么可能让你率军先行一步?否则我去三川做什么?

  赵弘润皱眉思忖了片刻。颔首说道:“本王知晓了,会叫商水军加紧赶路的【大魏宫廷】。……麻烦你回去转告大将军:之后几日,商水军将协同砀山军一同对羯族人开战,本王以为两军需要磨合,而一同行军,亦不失为是【大魏宫廷】磨合,相互了解的【大魏宫廷】途径,希望大将军以大局为重。”

  “是【大魏宫廷】。”

  那名传令骑拨转马头离开了。

  望着此人离去的【大魏宫廷】背影,赵弘润无奈地叹了口气。

  大军出发这才多久?副将就要求分军……明明是【大魏宫廷】三万余兵力或要面对十几二十万三川之民的【大魏宫廷】困难级战役。没想到还未开打,己方军中便闹出不合,这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噩梦级的【大魏宫廷】开局啊!

  赵弘润疲倦地揉了揉眉骨。

  忽然,他心中一惊,转头望向身旁的【大魏宫廷】御史邱毓。

  果不其然,邱毓已再次掏出纸笔,将方才这一幕亦记了下来,并加以评注。

  “邱大人。不至于吧?”赵弘润苦笑着说道。

  邱毓小心翼翼地将纸笔放回怀中,笑呵呵地说道:“肩负王命。肃王莫怪。”

  “……”

  而另外一边,那名传令骑也已来到了身处于大队伍后方的【大魏宫廷】大将军司马安身侧,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一五一十地陈述了一遍。

  而听闻此言,大将军司马安依旧面沉似水、寡言少语,一双虎目注视着前方,也不知在看些什么。

  在他身旁。有一位身披白袍,三十年龄左右的【大魏宫廷】将领,闻言哈哈大笑,捂着额头故作悲伤地调侃着自家大将军道:“哎呀,不得了。被对方用大义凛然的【大魏宫廷】话给堵回来了,哈哈哈哈……”

  【砀山军,副帅级、先锋战克营大将:白方鸣】

  “……”司马安瞥了一眼白方鸣,漠然不语。

  倒是【大魏宫廷】司马安另外一边,一位年纪与白方鸣相仿,神色却似司马安那般阴沉寡言的【大魏宫廷】将军,闻言淡淡说道:“竟然无视我方的【大魏宫廷】挑衅,看来那肃王的【大魏宫廷】心性,不似传闻的【大魏宫廷】那般暴躁啊……这下不好办了。”

  【砀山军,副帅级、先锋攻拔营大将:闻续】

  “有什么不好办的【大魏宫廷】?”

  白方鸣抓了抓头发,一嘴漫不经心口吻地说道:“不就是【大魏宫廷】一个帅位嘛,咱们大将军根本不稀罕。”

  “你懂什么?”闻续皱了皱眉,不悦说道:“帅位事小,关键在于指挥,难道我砀山军还要给商水军那帮楚国降军打下手不成?”

  听到楚国降军四个字,始终面无表情的【大魏宫廷】司马安眼中闪过阵阵厉色。

  竟然重用一帮降军……简直荒唐!

  原来,这位大将军一直在盯着前方的【大魏宫廷】商水军,盯着这支原楚国降军。

  平心而论,司马安对于谁当主帅、谁当副将并没有什么不满,毕竟从关系上说,凭着他曾经乃是【大魏宫廷】魏天子身边宗卫出身的【大魏宫廷】身份,赵弘润还得喊他一声外叔。

  更何况,他司马安打仗向来我行我素,只要他麾下有如臂使指般的【大魏宫廷】砀山军,谁当主帅根本无所谓,哪怕是【大魏宫廷】一头猪去当主帅,他依然有自信能打赢这场仗。

  说白了,他根本就没有将商水军当成必须的【大魏宫廷】战力,从一开始就只想着用砀山军去横扫三川之民。

  但他无法接受,赵弘润竟然将一支楚国的【大魏宫廷】降军当成嫡系,还给后者配发了冶造局出产的【大魏宫廷】新式兵器。

  这简直……

  愚蠢!

  司马安心中暗自骂道。(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修真聊天群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开天录  谎话大王  三寸人间  深渊主宰  凡人修仙传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房贷计算器  开天录  圣墟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圣墟  都市奇门医圣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谎话大王  神级奶爸  深圳民升激光  正道潜龙  努努书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