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六十二章:成见 二

第三百六十二章:成见 二

  因为被商水军的【大魏宫廷】行程所拖累,先行军当日一个下午,仅仅就只赶了二十几里路,连中牟县的【大魏宫廷】范围都没有走出。…≦,

  照这种行军速度,两日内能抵达成皋关就有鬼了。

  别说两日,五日能到就算是【大魏宫廷】谢天谢地了。

  正因为如此,当晚全军宿营的【大魏宫廷】时候,砀山军看待商水军的【大魏宫廷】目光明显已有些轻蔑与不爽。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半天工夫二十几里路,一日行程不到五十里,若是【大魏宫廷】放在一般军队中,这已算是【大魏宫廷】不错的【大魏宫廷】成绩了,可是【大魏宫廷】对驻军六营而言,这简直就是【大魏宫廷】耻辱!

  可能是【大魏宫廷】砀山军士卒们毫不掩饰的【大魏宫廷】冷淡目光,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隐隐也有所察觉了。

  “呼,呼。”

  随着一阵急促的【大魏宫廷】喘息声,有三名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年轻士卒,满脸疲倦地将一辆驮着沉重战争兵器的【大魏宫廷】马车拉入了驻地内。

  这三名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年轻士卒,年纪看起来都不大,充其量也就是【大魏宫廷】十六七岁而已,他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们所在的【大魏宫廷】位置,周围到处都是【大魏宫廷】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士卒,而他们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士卒,则在远处另外一块位置歇息。

  “真辛苦啊,拉着这么沉重的【大魏宫廷】车子还要赶二十几里路……”

  在这三名商水军士卒中,一名短发的【大魏宫廷】少年擦了擦额头的【大魏宫廷】汗水,旋即回顾两名同伴:“阿惠、阿武,你们还好吧?”

  两名同伴尽管累得气喘吁吁,仍回以微笑,示意自己并不在意。

  这三人,分别叫做李惠、乐豹、央武,除了央武是【大魏宫廷】在魏楚战争期间被征召入伍的【大魏宫廷】之外,其余李惠、乐豹二人。皆是【大魏宫廷】商水军在进驻商水县后,再次扩建募兵时入伍的【大魏宫廷】新兵。

  “话说,这车上装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什么啊?死沉死沉啊……”

  见两位同伴无恙,乐豹放下心来,好奇地打量着他们拉了一路的【大魏宫廷】这辆四轮拉车。

  他很好奇这辆拉车上究竟装着什么东西,为何如此的【大魏宫廷】沉重。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拉车上所装载的【大魏宫廷】“东西”外部,罩着一层青布,以至于看不见这其中究竟是【大魏宫廷】何物。

  偷偷看一眼不打紧吧?

  乐豹瞧瞧撩起青布的【大魏宫廷】一角,帐内张望着。

  此时,他的【大魏宫廷】同伴央武注意到了他的【大魏宫廷】举动,不解问道:“阿豹,你干嘛呢?”

  只见乐豹一面张望着青布内的【大魏宫廷】东西,一面说道:“我就是【大魏宫廷】瞧瞧这车上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东西,为何如此沉重。”

  央武闻言皱了皱眉。低声说道:“喂,这是【大魏宫廷】犯禁的【大魏宫廷】事啊。……伯长吩咐过,没有上头的【大魏宫廷】命令,是【大魏宫廷】不许揭开的【大魏宫廷】。”

  “我又没揭开,我就是【大魏宫廷】看看罢了。”

  “不要了吧……”看上去有些弱气的【大魏宫廷】李惠在旁劝道。

  正说着,忽听乐豹惊呼一声,竟一脸震惊地后退两步,跌坐在地。而他的【大魏宫廷】手中,仍捏着那层青布的【大魏宫廷】一角。

  由于乐豹的【大魏宫廷】关系。拉车上那个“东西”被揭了一小半,露出了其狰狞的【大魏宫廷】一面。

  原来,他们拉车上所装载的【大魏宫廷】,竟然一架连弩。

  好家伙,只见这架连弩,底盘的【大魏宫廷】基座有足足一丈方圆。通体用铁打造,弩弦足足有手指般粗细,不难猜测,这是【大魏宫廷】一个相当“带劲”的【大魏宫廷】玩意。

  而乐豹之所以会被吓一跳,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座连弩的【大魏宫廷】箭槽中。摆着三根比手指还要粗的【大魏宫廷】弩矢,尽管未曾搅紧上弦,但这恐怖的【大魏宫廷】战争兵器,也足以吓住他这种初入伍的【大魏宫廷】新兵。

  也难怪乐豹会露出畏惧的【大魏宫廷】神色,毕竟似这种玩意射中人体,那可不只是【大魏宫廷】中箭那么简单。

  然而,乐豹的【大魏宫廷】惊呼,引起了附近砀山军士卒的【大魏宫廷】注意。

  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士卒纷纷转过来,神色不善地瞅着乐豹这个大呼小叫的【大魏宫廷】家伙,而待等他们注意到拉车上的【大魏宫廷】利器后,眼中亦露出了惊色。

  而随便,这份震惊便被不爽所取代。

  这帮家伙……

  明明就只是【大魏宫廷】一群降兵而已……

  还是【大魏宫廷】一帮废物般的【大魏宫廷】降兵……

  可凭什么……

  ……凭什么会有那种东西啊!

  附近的【大魏宫廷】砀山军士卒们,纷纷停止了手中的【大魏宫廷】活,面色诡异地瞅着那座连弩。

  不远处,前来巡视的【大魏宫廷】砀山军大将闻续,待瞧见那座连弩时,眼中瞳孔亦不由地一缩。

  喂喂,这算哪门子的【大魏宫廷】连弩啊,这根本就是【大魏宫廷】……

  闻续实在不知该如何称呼印入眼帘的【大魏宫廷】那个怪物,说摹敬笪汗ⅰ壳是【大魏宫廷】重弩吧,那玩意上边的【大魏宫廷】三道箭槽,分明告诉众人,它是【大魏宫廷】连弩;可若是【大魏宫廷】说摹敬笪汗ⅰ壳是【大魏宫廷】连弩吧,那种粗细的【大魏宫廷】箭矢与弩弦,闻续别说瞧见,听都没听说过。

  难道这就是【大魏宫廷】冶造局的【大魏宫廷】配发给商水军的【大魏宫廷】“新装”?

  闻续皱着眉不说话。

  眼前这座连弩,让他本能地感觉到了威胁。

  不得不说,闻续的【大魏宫廷】直觉相当准,毕竟这座连弩,就是【大魏宫廷】冶造局以破盾为主要宗旨所研发的【大魏宫廷】新式弩车。

  所谓的【大魏宫廷】破盾,指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它能够一箭射暴如今魏国的【大魏宫廷】主流盾牌,穿透力极其强劲。

  虽然冶造局并没有透露,但事实上,这种弩车在研发过程中,就是【大魏宫廷】以目前魏国最坚固的【大魏宫廷】盾牌作为假想敌的【大魏宫廷】。

  而这其中,也包括砀山军士卒所惯用的【大魏宫廷】盾牌。

  这正是【大魏宫廷】闻续本能地感觉到威胁的【大魏宫廷】原因,毕竟砀山军的【大魏宫廷】作战方式,就是【大魏宫廷】依靠坚固的【大魏宫廷】盾牌挡下敌军的【大魏宫廷】攻击,再趁对方攻击间隙时展开攻击。

  但若是【大魏宫廷】面对这种弩车,砀山军就再没有后出手的【大魏宫廷】机会,他们会在第一轮攻势下就被射死,连带着手中的【大魏宫廷】盾牌也射暴。

  竟然……竟然配发给这帮降军如此骇人的【大魏宫廷】兵器,那位肃王殿下究竟在想什么?!

  闻续眼中露出了如同司马安那般的【大魏宫廷】阴鸷之色。

  他下意识地转过头去,望向商水军士卒歇息的【大魏宫廷】方向,只见在那里,到处都是【大魏宫廷】相似的【大魏宫廷】四轮拉车。

  而此时,商水军这边似乎也注意到了李惠、乐豹、央武三人引发的【大魏宫廷】乱子。见此,有几名老卒起身走了过来,其中一人狠狠一拍仍瘫坐在地的【大魏宫廷】乐豹的【大魏宫廷】脑袋。

  “喂,你干嘛?”

  平白无故被挨了一下,乐豹跳起来不满地叫道。

  然而,那名老卒却在望了一眼附近的【大魏宫廷】砀山军士卒后。指了指身后方他们商水军的【大魏宫廷】歇息地,冷冷说道:“小子,将车子拉到那边去。”

  “为何?”

  乐豹一脸不解。

  倒是【大魏宫廷】央武听懂了那名老卒的【大魏宫廷】话,低声说道:“别说了,咱们将车子拉到那边去,这里……不是【大魏宫廷】咱们呆的【大魏宫廷】地方。”

  那名老卒闻言略有些意外地望了一眼央武,低声说道:“既然明白了,就赶紧将车子拉走。”

  央武点点头,当即招呼李惠、乐豹二人。准备将车子拉走。

  而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声冷哼。

  “哼!……还有这玩意?”

  李惠、乐豹、央武三人以及几名老卒下意识地转过头去,这才发现车子旁不知何时站着一名足足有一丈高的【大魏宫廷】壮汉。

  从对方身上的【大魏宫廷】甲胄判断,对方显然是【大魏宫廷】一名将领。

  好……好高大……

  乐豹骇然地望着眼前那名高大而魁梧的【大魏宫廷】将领,虽然说魏人普遍高大,可这名将领却比一般魏卒要高出一个脑袋,那绝对是【大魏宫廷】足以令人窒息的【大魏宫廷】高大。

  庞猛?

  在远处观瞧的【大魏宫廷】大将闻续皱了皱眉。

  庞猛,乃是【大魏宫廷】战克营大将白方鸣麾下的【大魏宫廷】军侯。称得上砀山军第一力士,但这家伙也是【大魏宫廷】出了名的【大魏宫廷】没脑子。是【大魏宫廷】个十足的【大魏宫廷】莽夫,虽然作战英勇,但闻续仍然不希望这种家伙在自己麾下。

  这匹夫一露面,准要引发乱子……等会。

  闻续起初面色深皱,抬脚便向那边走去,可没走两步。他却听下了脚步,一脸若有所思。

  而此时,那战克营的【大魏宫廷】军侯庞猛转头望了一眼拉车上的【大魏宫廷】连弩,指着那几名商水军的【大魏宫廷】老兵说道:“喂,你们去伐些林木。待会我们军中做饭要用。”

  听闻此言,那几名商水军的【大魏宫廷】老兵皱了皱眉,而新入伍的【大魏宫廷】小卒乐豹更是【大魏宫廷】不满地说道:“凭什么我们要给你们去砍柴?你们自己去啊。”

  庞猛闻言脸上露出几许不快,抬起右手,用手指在乐豹脑门一弹,其劲道竟让后者一个踉跄。

  “凭什么?就凭你们拖累了我砀山军的【大魏宫廷】行程!……不过是【大魏宫廷】一帮败军降军而已,口气还真是【大魏宫廷】大啊!”

  那几名商水军的【大魏宫廷】老兵闻言脸上也泛起阵阵怒色,而其中那名方才打乐豹脑袋的【大魏宫廷】老卒,更是【大魏宫廷】冷冷说道:“不错,我等商水军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降军出身,但如今,却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说罢,他转头示意李惠、乐豹、央武三人道:“走。”

  李惠、乐豹、央武三人闻言正要将车子拉走,却没想到,庞猛一只手抓住了车子的【大魏宫廷】尾部,硬生生将三人的【大魏宫廷】拉力给抵消了。

  “你这家伙到底要干嘛啊!”乐豹气愤地质问道。

  “你这家伙?”庞猛面带薄怒地质问道:“小崽子,你可知,你在跟何人说话么?”

  乐豹一听不解地回答道:“你不是【大魏宫廷】砀山军的【大魏宫廷】么?难道不是【大魏宫廷】?”

  “好小子!”庞猛闻言心中大怒,举起拳头砸向乐豹的【大魏宫廷】胸口。

  而就在这时,一只手从旁伸出来,抓住了庞猛硕大的【大魏宫廷】拳头。

  “到此为止吧。……看在伍某的【大魏宫廷】面子上。”一名身穿将军甲胄的【大魏宫廷】年轻将领不知何时来到了这边。

  我五成的【大魏宫廷】力道……这家伙轻易就挡下来了?

  庞猛收回拳头,惊疑地望了一眼那名将军,旋即,见猎心喜地他大笑着说道:“谁他娘晓得你这家伙究竟是【大魏宫廷】谁啊!”

  说着,他朝着来人挥出拳头。

  可让庞猛吃惊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对方右手一托他的【大魏宫廷】手肘,在避开了他拳头的【大魏宫廷】同时,一转身埋入他周身,以手代刀在他肋下戳了一下。

  “……”肋下的【大魏宫廷】触觉,让庞猛下意识地停止了动作。

  因为这倒是【大魏宫廷】换做匕首或者短剑之类的【大魏宫廷】兵器的【大魏宫廷】话,他就已经被对方给干掉了。

  “我们商水军会负责贵军的【大魏宫廷】柴火的【大魏宫廷】,因此……就到此为止吧,这位将军。”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年轻将领微笑着说道。

  “……”庞猛用难以置信的【大魏宫廷】目光望了一眼对方,旋即重哼一声离开了。

  而远处,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大将闻续瞧见这一幕,摇摇头,眼中闪过几分嘲弄之色。

  真是【大魏宫廷】丢人啊,庞猛那匹夫,简简单单就被对方给干掉了。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家伙实力还真不错啊,商水军的【大魏宫廷】掌兵大将……伍忌!

  而与此同时,成功化解了争执的【大魏宫廷】伍忌,转身对李惠、乐豹、央武微笑着说道:“走吧,去我们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地方。”

  乐豹一脸憧憬地望着伍忌,连连点头,旋即,他小声对伙伴央武问道:“他是【大魏宫廷】谁啊?是【大魏宫廷】咱们商水军的【大魏宫廷】人么?”

  “你这家伙……”央武不可思议地瞧着乐豹,压低声音说道:“你训练时究竟在干什么啊?那是【大魏宫廷】咱们商水军的【大魏宫廷】伍忌大将啊!”

  “训练时那么多人,我哪晓得……”乐豹不满地嘀咕道。

  “亏伍忌将军还训练了咱们那么久……”央武无语地摇了摇头。

  望了一眼有些吵闹的【大魏宫廷】李惠、乐豹、央武三人,伍忌微微摇了摇头。

  旋即,他转过头去,环视了一眼周遭那些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士卒。

  这些人,跟浚水军真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一点都不像啊,还以为能像与浚水军时那样融洽地相处呢……

  伍忌微微叹了口气。

  从这些砀山军士卒冷淡的【大魏宫廷】目光,伍忌本能地感觉到,这是【大魏宫廷】一支与浚水军完全不同的【大魏宫廷】军队。

  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士卒,冷漠,而且明显排斥着他们。

  甚至于,带着若有若无的【大魏宫廷】敌意。(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修真聊天群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修真聊天群  圣墟  深渊主宰  圣墟  贞观帝师  谎话大王  房贷计算器  都市之神帝驾到  谎话大王  神级奶爸  笔趣阁  努努书坊  神级奶爸  开天录  深圳民升激光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深渊主宰  凡人修仙传